Blog

暗自攥緊了垂在身側的手,喬翠兒嗚咽著說了一句,「我討厭你們所有人!」,然後哭著跑開。

東方玉卿和秦瓊站在原地,看著喬翠兒嬌小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走廊,這才收回視線。

喬翠兒邊哭邊跑,淚眼婆娑地衝進電梯。

憑什麼秦菲就可以遇到像東方玉卿那樣優質的男人,還有那個戴眼鏡的臭男人也在處處維護她……而樓下還有疼愛她的大哥和女兒。

原本以為一切會進展順利,不料東方玉卿和秦瓊剛一轉身,便看到了令他們始料不及的女人。

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老婆,你……你怎麼出來了?」

對於東方玉卿的欲言又止,秦菲表示很失望。雖然不知道剛剛都發生了什麼,但她確實看到喬翠兒是哭著跑開的。

寒門嫡繡 對於秦菲的默不作聲,秦瓊嬉皮笑臉地出來圓場:「嫂子,你別誤會,是我請喬小姐過來……」

說到最後,秦瓊竟有些心虛,對於他剛才的行為,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恭維。

不過他秦瓊為了東方玉卿,完全可以兩肋插刀。就算時間倒流,他依然可以做到義無反顧。

「閉嘴,你最好祈禱她不要出事,否則我不會善罷甘休的。」秦菲倉促的說完,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沖著喬翠兒消失的方向跑去。

話說顧不上擦眼淚,喬翠兒抬手按下一樓大廳的按鍵,接著全身無力地靠在電梯牆壁上,垂著臉繼續哭著。

饒是秦菲速度再快,也沒有來得及阻止喬翠兒離開,索性按了另一部電梯的下行鍵。

好在電梯很快打開,秦菲想都沒想就鑽了進去。

眼看著電梯門就要關上,某人即刻在外面按下開門鍵,電梯門終於在閉合的前一秒重新開啟。 漫天劍光起。

無畏衝天凌銳志!

劍光再散,十八道劍光還在繼續刺來。

但方昊天這一次卻發現十八道劍光的氣勢出現了些許的減弱,而他也看到步步緊逼的白狼嘴角有血滲出。

「我看你能撐多久。」

方昊天陡然怒吼,九魂劍再變化。

轟隆!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每一把劍的劍尖都是輕輕一點,然後爆發劍光。

「星火燎天萬世秋!」

無數的劍光如飛蛾撲火般暴射。

白狼的十八道劍光仿如火燭,而方昊天的劍光則如飛蛾。

飛蛾撲火無疑是找死行為,但如果飛蛾有足夠多呢?

無數劍光與白狼的十八道劍光撞在一起,然後散開消失。

但這個過程,方昊天的臉色卻是不斷的恢復正常,而白狼的臉色卻是越來越白,嘴角的血開始不斷流出。

「玄魂雙修武者,居然真的這麼可怕……他用魂武與我戰,利用靈魂力控制飛劍遠距離跟我打,有足夠的時間去恢復身體……」

白狼雖然仍是步步緊逼,不可一世,誓將方昊天擊殺的架勢,但內心中卻是開始往下沉。

所有劍光消失了,方昊天已退了五百米。

但九魂劍的劍勢還沒有完,因為「星火燎原萬世秋」這一招,萬千劍光只是起點。

轟隆隆!

九魂劍將劍勢演完,發現最後的強攻。

但九魂劍還是無法將十八道劍光擊散,再一次被打落到江中。

不過那十八道劍光也開始搖搖欲墜,隨時可散的樣子。

「給我破!」

方昊天不退了,不但不退,反而前沖。

一直緊握的赤霄炎龍劍終於揮出。

又是一招「星火燎原萬世秋」。

砰砰砰……!

十八聲巨響,十八道劍光終於散開,然後方昊天到了白狼的面前。

白狼卻是笑了:「真以為我的傷有這麼重嗎?」

轟!

他手中的劍刺出,威力居然還是如此的驚人。

可是方昊天也笑了:「你畢竟是傷了,而且也真的很嚴重。」

轟!

赤霄炎龍劍與白狼的劍撞在了一起,但同時間裡,造化神鼎突然出現,只有拳頭般大小,就如一記重拳一般的撞在了白狼的身上。

砰!

白狼渾身一震,這才是徹底震驚,他口裡一下子就噴了一大口血,身體倒飛。

但跟著讓他駭然的是江底下九魂劍再度呼嘯飛上,瘋狂向他絞殺而來。

「沒想到我會敗在他的手上……」

白狼至此不得不承認他打不過方昊天了。

沒辦法啊,方昊天的魂武與玄武可以融合使用,又可以分開。

以魂武對戰時,他可以利用玄武恢復身體。

用玄武對戰時,他又有時間去恢復靈魂力。

一身戰力,簡直無窮無盡。

白狼卻不一樣,雖然吃了丹藥,但吃的又不是仙丹,受了傷的身體總需要時間才能恢復。

但剛才為了抓住機會將方昊天一舉擊殺,他不顧一切的催動力量控制劍光,他的傷勢一直在加劇中。

他可是沒有方昊天之能,他沒有機會好好的讓身體恢復。

事到如此今,想殺方昊天已經不可能了。白狼已經重傷,而剛才施展的「不滅十八殺」已經是他最後也是最強大的殺招。

這一招奈何不了方昊天,便表示白狼的進攻手段已經技窮。

但並不代表白狼就會被方昊天的九魂劍殺死。

進攻手段技窮,並不代表他沒有保命手段。

「不死流瑩衣!」

白狼內心一喝。

只看到他的身周突然有一團流光出現,變成了一套流光衣服穿在他的身上。

九魂劍擊在流光衣上都被震開。

「嗖!」

白狼突然轉身,然後全速朝前方的暗處掠去。

「逃了?」

方昊天雙眼一眯,但最終他沒有追。

白狼並沒有喪失戰力,追上去也殺不了,因為只有方昊天自已才知道,他如此惡戰,雖然身體剛才得到很大的恢復,可是靈魂損耗的極為厲害也是需要時間恢復了。

既然追上去也殺不了白狼,而自已的靈魂力也需要時間恢復,方昊天只能放棄追殺白狼。

「雖然殺不了他,但知道了他的實力也是一大收穫……但白穆還是必須要殺,我先休息一會再潛入狼牙部落殺白穆……」

方昊天飛身朝另一邊的暗處飛去,然後鑽進一處密叢靜坐休息。

但方昊天都沒有察覺到,此時有一團若有若無的黑霧正不緊不慢的跟著白狼。

如果方昊天釋放感應力細心查看的話,還是有機會發現那團詭異的黑霧是魔氣,便知道有惡魔隱身跟蹤白狼。

但方昊天擊退白狼后一心想著先恢復靈魂力和身體,沒有去關注其他怕東西而無法知道這一點。

在方昊天坐下時,白狼也找到地方停下來。

噗噗……!

白狼一停下就連著噴了好幾口血。

「厲害。」白狼心有餘悸,「我當真小看了那傢伙。真沒想到他厲害至此,看來他擊殺嚴神宗當真沒有半點僥倖……玄魂雙修武者真的都是這麼妖孽,而從元武郡來的人都是這麼妖孽么?」

白狼不一樣。

他明知道實力不如黎承宣和辰鈞,至少是在打不贏的情況下他都敢有一統絕龍蠻荒的野心,都敢開始布局,自然有他的厲害之處。

但凡野心家,往往都是最聰明的人。

這樣的人,所思所想與眾不同。

在很多滄瀾郡的人看來,元武郡是一個窮地方,他們往往瞧不起窮地方出來的人。

但白狼這等有識之士的看法卻是剛好相反。

越窮地方出來的天才越厲害。

打個比方,都是十八歲修鍊到天人境的天才,一個是處於資源豐富環境有大量資源堆砌的天才,一個是處於窮山僻壤環境資源欠缺的天才,誰更天才?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後者的天資絕對遠在前者之上。

方昊天就是後者。

幾乎可以這麼說,現在跟他同年紀同修為的滄瀾郡天才一個都不如他,至少都沒有一個超越他。

至多持平,無法超越。

白狼見過的的元武郡人,方昊天並不是第一個。

但他所見過的元武郡人每一個都是很妖孽的存在。

不過白狼此時不得不承認,方昊天是他見過從元武郡過來的人當中是最年輕也是最妖孽的一個。

方昊天的妖孽不僅僅是他的天資,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是玄魂雙修武者。

「我該怎麼辦?他雖然幻化惡魔之身,但現在想來他應該是獲得了魔族的某種寶物……他絕對不是惡魔,所以想從這一點毀掉他是絕不可能……可是我今晚不能除去他,以後更加沒有機會……」

白狼有點茫然與恐懼。

如果剛才的對手是黎承宣,他被黎承宣打敗,白狼都不會如此。

他比黎承宣年輕,也比辰鈞年輕,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他深信他一定能超越辰鈞,超趙黎承宣,最終絕龍蠻荒三巨頭的實力以他為首,以他為尊。

所以他不怕黎承宣,更不怕辰鈞。

也正是如此,在實力還不能超越那兩人的情況下他就敢開始一統絕龍蠻荒的布局。

這一點也許黎承宣和辰鈞也都心知肚明。所以兩人在沒有十足把握殺白狼的情況下也都沒有採取滅殺白狼這個有大威脅的野心家,因為他們都不想真的將白狼逼到絕境,更不想跟白狼真的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算是黎承宣和辰鈞都有著一種僥倖的心理,希望有一天白狼真的超越了他們,越的一統絕龍蠻荒之時只殺他們兩人,而沒有採取過激的手段對他們的蠻落採取滅絕手段。

不管怎麼樣,白狼都有信心超越黎承宣和辰鈞。這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這個時間不會太久。

但現在,白狼被方昊天擊敗后他沒有了信心,知道他現在殺不了方昊天,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這樣的妖孽,而且還是玄魂雙修武者,簡直是無時不刻都在進步的存在。

剛才殺不了,現在估計更能,過了今晚就越不可能。

如果方昊天被殺,那也絕對是死在別人的手中,而不是他白狼之手。

無疑,現在方昊天成了白狼心中最大的絆腳石,最大的威脅,讓他生出了有方昊天在,他一統絕蠻荒的雄心再也沒有實現的一天了。

白狼的雄心,在跟方昊天這一戰中被打到了谷底。

也許白狼的人生,第一次沒有雄心萬丈,第一次對未來沒有了信心。

這種打擊,比在武力上被打敗更加可怕。

白狼其實不希望自已會有這樣的想法,不希望自已有失去信心的。

但他真的沒辦法不想啊!

方昊天雖然是從元武郡來的,但有了現在跟蠻王部落的淵源,一旦蠻王部落有危,方昊天定是不會坐視不管。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除非是蠻王部落一統絕龍蠻荒,換了別人,就不得不考虎方昊天這個巨大的危脅因素。

「父親,你沒信心了?」聲音突然從後面響起,「方昊天雖然妖孽,但他也不是不可戰勝的。」

「誰?」

白狼臉色劇變。霍然轉身。

他雖然身受重傷,剛才也處於心緒紊亂之際,但被人摸到身後才知道還是讓他極為震驚。

「穆兒?」白狼看清來人是誰了,他很驚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