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更重要的是王家現在不依附於任何一個學院,上面肯定有古族之人的支持,這才讓其他學院忌憚,以後華南學院想要成長為超級大門派,自然少不了古族之人的支持了,所以百利而無一害。

在王心怡的陪同下,兩人一起去了王家,王家主自然是高興不已,雖然多年沒了聯繫,但畢竟還是一家。

進了王家,看到一個熟人,趙鈺笑了笑,眼中很是鄙視,竟然打過自家老婆的主意。

「王家主,上一次不好意思,因為華南學院事務繁忙,大病了幾天,修養了一個月才勉強緩了過來,特地前來拜訪王家主。」

王心怡的一番話說的趙鈺都刮目相看,自家大老婆撒起慌來都不帶臉紅心跳的。

「王院長客氣了,當日趙長老也說了,畢竟華南學院剛剛成立,肯定有不少的事情要操勞,身體吃不消也是情理之中,不過王院長,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不用這麼客氣,我比你父親大一些,我就佔個便宜,你可以稱我一聲王伯」王國盛滿臉堆笑。

「稱您一聲王伯也是應該的,如果沒有您的照顧,我們王家在趙家鎮也不好立足」王心怡點點頭,除了上一次王珂來提親外,王心怡對京都王家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怨念。

「都是一家人,先進來坐,咱們慢慢聊」王國盛的眼神在趙鈺的身上上下打量,雖然說王心怡是華南學院的院長,但是知道內情的人都不會把趙鈺放在一旁,他也是能左右華南學院的人。

王心怡和王家主聊了聊家常,趙家鎮王家以後也不用在向王家提供各種材料了,算是免去了貢品吧。

「『父親,我回來了」門外有人進來,看見王心怡的樣子瞬間有些失神,又看了看趙鈺,滿臉的不屑。

「今天有客人啊,這是?」王志鵬笑眯眯的看著王心怡。

「這是華南學院院長王心怡,家在趙家鎮,和我們是一脈的」王國盛說話的語氣頓時提高了不少。

「哦,這麼說算是妹妹了,小小年紀就能成為一個學院的院長,看來前途無量啊,我叫王志鵬,沒有妹妹你身份那麼高,我現在在古族跟著三長老修鍊,剛剛從古族回來」話雖謙虛,但是骨子裡卻充滿了傲氣。

王志鵬的確有他驕傲的資本,畢竟俗世中王家的人不少,但是能被選入古族的人卻少之又少,現在的他已經有半步尊者的實力了。

「謙虛了,能被選入古族也算是天資卓越之輩了,京都王家會越來越強的」王心怡只是笑了笑,對他的身份沒有絲毫的興趣,不就是古族么,自己要想進去早就去了。

「妹妹說不定你也能被選入古族,再有半年多的時間就是平原大比了,只要妹妹你表現的可以,我和三長老在說幾句話,就肯定沒有問題了」說完王志鵬的眼神又落在趙鈺的身上,打量了半天,都沒有查看到他到底什麼修為。

「小女子沒有什麼遠大志向,只要能讓華南學院在京都站穩腳跟就行了,所以還需要王伯你多多支持,這次來是想向王伯採購一些藥草的,等回了學院以後列出詳細清單,在派人來採購,既然王公子剛回來,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說完王心怡起身,趙鈺緊隨其後。

「不打擾,怎麼會打擾呢,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吧,都是一家人」王志鵬笑著,卻將身子慢慢的移到了正門中間,顯然不打算讓王心怡離開。

「王公子怎麼這麼客氣,您大老遠回來,肯定累了,我和院長就不打擾了,改日再來拜訪」趙鈺從後面站了出來,笑眯眯的牽起王心怡的手,路過王志鵬的身邊時伸出手,頂在王志鵬的腰間。

「王公子,真的不用這麼客氣,就不用送了」說完手掌上的力道越來越強,王志鵬則是一臉戲謔,自己再怎麼著也是從古族回來的人,而且趙鈺的年齡好像比自己小了不少,修為難不成還會更高?

王志鵬沒說話,王國盛也沒有阻止,也想看一看華南學院囂張的趙長老到底有什麼資本,至於趙鈺的身份,王國盛一直猜想和趙家有關係,雖然沒有打探出什麼來,但是敢和魂殿,太一學院叫板,背後僅僅有一個雪花神院還是不行的,所以肯定和趙家有關。

趙鈺的臉上依舊是一副笑意,手上的力道已經用了三分,沒想到王志鵬竟然也沒有絲毫的移動,不由得讓趙鈺來了興趣。

隨著趙鈺力道的不斷增強,王志鵬竟然感覺到身體有些滑動,右腳向下壓著,以便站穩身子,現在趙鈺恐怕已經是用盡了力氣吧。

趙鈺不著急,就一點點的增加著力度,倒是想看看這個王志鵬怎麼樣,以後避免不了要打交道的,古族王家的人他還沒有見到過,不知道相比於其他四大家實力如何。

王志鵬身體開始有了微微的抖動,臉上強忍著露出笑容,卻是比哭都難看,自己可是被選入古族的嬌子,竟然比不過一個小小學院的長老?

隨著身體抖動的越來越大,額頭上竟然開始冒出絲絲冷汗,臉上的表情也變的扭曲,滿面通紅,身體快要支撐不住。

趙鈺稍稍減少了一些手掌的力道,讓王志鵬得以喘息的機會,臉上稍微輕鬆一些,還好趙鈺已經用儘力氣,自己也沒有被推動,要不然在這位美麗的妹妹面前丟臉了。

可是沒有輕鬆多久,腰間又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道,王志鵬差點兒被推倒,右腳竟然陷入了地面之下,不過這樣使得身體能更加保持穩定。

趙鈺像是不死心一般,臉上為沒有了笑意,而是各種各樣豐富的表情,手掌上的力道忽強忽弱,甚至有時候還傳來微微的溫熱。

兩人僵持了半天,最後以趙鈺的失敗告終,繞過王志鵬,貼著門框走了出去,王心怡跟著趙鈺的腳步走了出去。

「他很強嗎?」王心怡皺了皺眉頭,能夠被選入古族,而且還不知道修鍊了多久,實力肯定不低,自己就沒有看出來。

「或許吧,不過以後他應該不會在攔我的路了吧」趙鈺笑了笑。

王國盛臉上得意的笑了,不管是你華南學院的院長還是長老,在我王家的面前,你們還是趙家鎮那個小地方來的人。

「兒子,坐過來吧,他們已經走遠了」

「我好像動不了了」王志鵬全身僵硬,被趙鈺一次一次的用力,身體肌肉都緊張的抽住了,只剩下臉面還能做一些表情了。

過了好半天,王志鵬才開始挪動身子,緩緩坐在椅子上,全是已經被冷汗打濕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正版傳奇】沖新服,註冊送裁決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從王家出來后,兩人回了華南學院,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修鍊之上,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天色已晚,今天不會在讓我一人獨守空床了吧」趙鈺抱著王心怡。

「你沒記住我的話嗎,先把修鍊塔修好再說」王心怡狠下心來要治一治趙鈺,如果現在自己心軟了,指不定以後又會怎麼欺騙自己,這男人有時候就得晾一晾,要不然他會越來越放肆的。

趙鈺拉下臉來,走向後山,找了個石洞鑽了進去,自己大老婆的脾氣趙鈺可是一清二楚,要是來強的,小趙鈺肯定要遭殃了。

「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我能參悟了這幅雪落圖,修建學院的資金就到手了,打造一個學院肯定要花不少錢,總不能將自己身上的寶貝給賣了吧」趙鈺將雪落圖從龍戒中取出。

捲軸緩緩打開,漫天飄雪,腳下是一片山谷,整個天地間被雪花所覆蓋,絲絲寒意從畫面中散出,趙鈺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僅僅是一副畫而已,竟然能散出這麼強的寒意,好冷」趙鈺抖了抖身子,如果趙鈺在絕情谷大雪紛飛之時是清醒的,或許會發現這幅圖和那裡很是相似,只是所站的角度不同而已。

「師傅,我看這幅圖很完整啊,不像是從一副整畫上取下來的部分啊」趙鈺看了看邊角,從各個角度看去,這幅圖明明很完整的,怎麼可能是殘圖。

「那是因為你沒有看透,集中你所有的精力,慢慢去感悟,雖然這只是一副殘圖,但也是一副完整的圖,裡面究竟藏了什麼武技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感悟吧」說完古語老人沒了聲音。

趙鈺坐在洞中,兩隻眼睛開始在雪落圖上觀察起來,遠看一幅圖,近看還是一幅圖,兩眼一閉,沒有圖。

一連七天,趙鈺適應了雪落圖上透出的絲絲涼意,身體沒有之前那麼寒冷,可是除此之外,毫無收穫。

第二個七天,趙鈺從上開始,將雪落圖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細節,每一道紋路都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閉上眼都能將雪落圖畫出來,依然沒有任何收穫,唯一的感覺就是眼睛刺痛,可能是盯著看的太仔細。

第三個七天,趙鈺將雪落圖倒了過來,又仔細的看了無數遍,拿在手中反覆觀摩,又橫著看了無數遍,最終失去耐心,直接掛在石壁之上,毫無收穫。

第四個七天的開始,趙鈺選擇了放棄,找來筆墨,開始臨摹,不放過絲毫,就算是沒有參悟,也總要留下一副畫,以便日後繼續參悟,總不能白白便宜了其他人。

就為了這麼一幅畫,南華學院被滅了,如果就這麼拱手讓出,趙鈺可不願意。

就這麼一點一點的描繪著,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另一張雪落圖慢慢出現在石洞中。

趙鈺將兩幅圖掛在石洞中,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可是站在遠處時,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這讓趙鈺頓時充滿了疑惑。

無論從顏料大小還是畫中的各個細節,他都做到了近乎完美,如果把假的雪落圖拿出來,自己也看不出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和真的放在一起,總感覺少了什麼。

一連三日,趙鈺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但是就不知道少了什麼。

可能一個月來精神的高度集中,讓趙鈺的腦袋開始有些發疼,眼睛乾澀,眼皮沉重,趙鈺努力的想要睜開,還是閉上了眼。

就算是閉上了眼,腦海中還是在比較著兩幅話,慢慢的將自己置身於雪落圖之中。

趙鈺走入山谷之中,雪花一片片落下,趙鈺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化成了雪水,從指間流走。

身上也落滿了雪花,透著絲絲寒冷,趙鈺拍打了一下身子,嘴中吐出一口熱氣,在空中變成了霧。

雪越下越大,只是天氣沒有像之前那麼寒冷了,或許是已經習慣了吧,向遠處眺望,一片白茫茫。

趙鈺走下山谷,谷底種植著各種各樣的藥草,這些藥草他都沒有見過,很奇怪的是這些藥草會動,對於趙鈺的突然造訪顯得驚慌失措,竟然開始在谷底四處亂跑。

趙鈺來了興趣,這些藥草肯定是靈草,只有靈草才能有如此的行為,趙鈺開始在谷底瘋狂的追捕,對於寶貝,趙鈺向來是拼盡全力。

可是無論趙鈺怎麼追,總是差一點點,就可以將靈草收入納戒之中,不知道是不是靈寶草在和他開玩笑,只要趙鈺不追,它就不動。

趙鈺乾脆坐下身來,散出神識,想要透過靈草看看它到底是什麼,當趙鈺發現靈草中竟然有個小孩兒時突然不淡定了。

又將神識散去,看向其他的靈草,這些靈草體內有大人,有小孩,當神識掃去之時,靈草竟然都開始顫抖起來,體內的小孩在咿咿呀呀的哭著,大人們則是渾身發抖。

「我能影響他們的靈魂?」 妙姿曼舞俏麗妻 趙鈺長大了嘴巴,走了過去,那些靈草因為害怕而動作緩慢,被趙鈺輕易的抓到了手中,抓到的瞬間,趙鈺猛的睜開了眼睛。

再次看向雪落圖的時候,畫面已經活了,就像趙鈺沉浸在自己的腦海中一般。

一道亮光從雪落圖中射出,射入趙鈺的腦海之中。

劍魂之術,以魂寂劍,可幻海,可滅魂,可奪魄。

讀過功法以後,趙鈺的腦中出現一個小人,手執靈劍,從第一招開始,演練著一招一式,趙鈺站起身來,取出自己的紫色琉璃劍,跟著小人一遍又一遍的練習。

光束消失,小人也消失,在趙鈺的腦海中只留下了劍魂之術的功法。

趙鈺坐在石洞中,將紫色琉璃劍放在一旁,整個劍法一共有三層,第一層可幻海,影響人的神智,使人出現幻覺,第二層則是直接滅掉靈魂,肉身雖在,魂魄已死,第三層則是奪魄,讓對手變成自己的傀儡,為己所用。

只跟著小人隨意的練習了幾遍,全身就已經是大汗淋漓,身體彷彿被抽空一般。

除此之外,趙鈺想到了墨岩所學習的靈魂劍法,季老所傳授的靈魂劍法好像是劍魂之術其中的滅魂之術,但僅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趙鈺又想起了在死神之墓時,魂殿的魂尊,手中那一把靈魂刀,還有劍陣,和劍魂之術的第三層奪魄也有些相似,也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以魂養劍,可以使劍技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趙鈺想了很多,這只是一副雪落圖而已,幾乎將所有關於魂魄的劍技都囊括其中,那是不是剩下的七張圖也囊括了整個大陸之上所有的劍技,或者八圖融合之後便是整個天地間的劍技。

趙鈺腦海中飛快的閃過一幅幅畫面,起身的時候身上的汗水已經變干,兩隻眼睛發出淡藍色的光芒,整個石洞被藍光照亮。

「師傅,我已經領悟了其中的武技,只是有很多問題」趙鈺想了想,還是求救自己的師傅,雖然不知道墨玉中的師傅活了多少年,但是就憑他對八圖的了解,也許可以幫到自己。

「可能你想的是對的,八圖合一或許囊括了天下武技,而不僅僅是劍技,各種各樣的武技變化莫測,使用不同的武器會發揮出不同的威力,但是所謂九九歸一,就是所有的武技合起來可以用一來表示,也就是說天地之間的武技只有一種,由一種而演變出千千萬萬種不同的武技,而所謂的八圖,就是將所有的武技都合為一體,以畫的形式掩飾其中吧」劍魔一生痴迷劍道,對劍技的追求已經達到了瘋狂的地步,或許自己追求到最後也不過是一而已。

「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能畫出這麼一張圖,又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明悟其中,又將一副整圖分割開八幅完整的殘圖」趙鈺突然間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很小很小,外面的世界對趙鈺充滿了誘惑,還有自己一直所希望踏足的魔界,又會是怎樣的一副畫面。

石洞內很安靜,趙鈺和劍魔各有所思,劍魔將劍魂之術也練習了幾遍,嘴角露出笑容。

「沒有想到我也有今天,或許命中注定吧」劍魔笑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能從自己的徒弟身上學習到劍技,真不知道到底他是師傅,還是趙鈺是師傅。

只不過劍魔化身為玉,沒有辦法在恢複本體,或許有辦法,那也許是龍帝才能做到的事情,只不過可惜了。

本來四公主有著遠古帝龍血脈覺醒的跡象,不料後來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十幾年過去了,不知道現在龍族怎麼樣了。

天微微亮,趙鈺將兩幅雪落圖放在一起,真的雪落圖失去了原有的那種靈動之氣,但依舊是栩栩如生,趙鈺知道其中還藏有一絲意境,只能等到八圖集齊的時候在去領悟了,只是將八圖集齊有些困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一百年,還是一千年,或許更久的時間。

走出石洞,趙鈺將兩幅圖放在龍戒之中,伸了伸懶腰,遠遠看去華南學院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再是那麼荒涼。

「今天晚上終於能抱著美人睡覺了」趙鈺大笑幾聲,向大殿走去。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正版傳奇】沖新服,註冊送裁決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趙鈺四處看了看,這錢家實力還真是強,一個月的時間,將華南學院打造的如同皇宮一般,最重要的還是修鍊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