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曹冬和黃山兩人揚起手中的傢伙事一左一右的朝著華新頭上砸了過去。

「啪啪|!」

華新還沒走出衛生間過道時就已經聽見了兩個人的聲音。

他雙手隨手就抓住了兩人的手腕,然後往中間一拉。

砰的一聲。

兩人的額頭就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眼睛直冒金星。

「剛才才放過你們兩人了,現在又來,真是找死。」

華新冷漠的撇了兩人一眼:「你們很喜歡廁所啊,那我就讓你們兩人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他說著,就拽著頭暈目眩的曹冬和黃山兩人進了男廁所。

然後,雙手抓住兩人的脖頸,就直接把兩人的臉按進了小便池子里。

小便池雖然自動清洗了,卻還有著小便的味道。

於是同時,小便池就自動感應了起來,嘩啦啦的清水就淋了兩人滿頭滿臉。曹冬和黃山兩人頓時就清醒了過來。一股略微刺鼻的騷臭味傳了過來,讓兩人一陣噁心。

「槽尼瑪的。」

「勞資弄死你。」

曹冬和黃山兩人頓時罵罵咧咧起來。

「給我好好的清醒清醒!」

華新按著兩人的頭,一張臉就和小便池來了一個最最親密的接觸。

隨後,又抓著兩人的領子,直接把兩人送進了隔間裡面,把整個頭都按進了馬桶里。

「嘴巴這麼臟,也給我好好的洗洗。」

「別特么來煩勞資,不然勞資弄死你分分鐘的事!」

華新沖著兩人的屁股就是猛的一腳踹了過去:「不作死便不會死!」 「咕嚕。」

「咕嚕。」

曹冬和黃山兩人被華新按進了馬桶裡面,灌了一肚子的馬桶水。

「呼呼。」

等華新鬆開兩人離開之後,曹冬和黃山兩人這才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踹著氣。

「嘔,嘔。」

兩人同時一陣乾嘔,卻根本嘔吐不出來。

宋醫生的隱婚新妻 良久。

曹冬和黃山兩人這才緩解過來。

「槽特么的。」

「勞資和他沒完。」

「嘔。」

曹冬一說道這裡,就感覺胃裡一陣反胃。

「瑪德。」

「槽。」

黃山也不由罵罵咧咧,一臉猙獰扭曲。

「瑪德。」

「彪哥啊。」

「叫彪哥過來,今天一定要弄死那小子。」

「好。」

「瑪德。」

「槽。」

曹冬和黃山兩人罵罵咧咧著,比剛才更加的狼狽。

兩人灰頭土臉的滾出了廁所之後,就悄悄的先溜了出去。

……

「雯雯,你哪裡不舒服,怎麼去了那麼久?」

嚴俊傑見到周雯,不由握著周雯的手問道。

「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嚴俊傑完全沒發現周雯的眼神有些躲躲閃閃的。

「沒什麼。」

「就是肚子剛才突然疼的厲害,廁所裡面多蹲了一下,出了點汗。」周雯連忙編著謊言,「現在沒事了。」

「那就好,心疼我的雯雯。」

嚴俊傑輕撫著周雯的臉頰,不由心疼的吻了上去。

便宜老公:天價小蠻妻 周雯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羞澀的道:「這麼多人看著呢。」

「哈哈。」

「你今天是我的新娘。」

嚴俊傑不由捧著周雯的臉蛋,就吻了上去。

周雯想避卻避不開,只能任由嚴俊傑吻了上去,後者卻並不知道周雯這嘴剛剛才含了華新的……

嚴穎看著周雯,心頭的疑惑還是化解不開,尤其是那麼的巧合,也太巧合了。

「華醫生。」

「今天是我和雯雯最重要的日子,雯雯的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想留給雯雯一個最美的回憶,你幫雯雯看看,以免出什麼叉子。」嚴俊傑見到華新走過來之後,就不由說道。

「哦。」

「好哇。」

華新撇了一眼周雯。

周雯感受到華新的眼神,根本就不能與華新坦然對視。

「俊傑。」

「我沒事。」

才剛剛背著未婚夫同華新那啥,周雯心虛。

「必須得看看。」

「如果等下行禮,你肚子不舒服怎麼辦?」

嚴俊傑反問,旋即看向華新道:「華醫生,那可就拜託你了。」

「好。」

「舉手之勞。」

華新隨口應了下來。

周雯無奈,只能答應了下來,但是心卻跳的很厲害。

嚴穎一直觀察著周雯,見到周雯的樣子,頓時覺得周雯一定是心虛。

「華醫生!」

等著華新給周雯裝模作樣的針灸了一翻之後,這才拉著華新走到了一邊。

「什麼事?還要一邊說?」

華新疑惑看著嚴穎。

「華醫生!」

「剛剛你有沒有看見什麼特別的人進出廁所,尤其是和周雯走的近的男人!」嚴穎皺著眉頭說道。

「怎麼?」

「你居然還懷疑你嫂子啊,今天可是你嫂子結婚的日子呢,她再怎麼饑渴,也不會現在亂`搞吧。」華新不可思議的說道。

「我也不相信。」

嚴穎皺著眉頭道:「但是,太巧合了。對,就是太巧合了,讓我不得不懷疑。」嚴穎就把剛才的巧合全部說給了華新聽。

「哦。」

「這麼巧?會不會是你聽錯了呢?」

「我進廁所就沒看見新娘子。」華新說道,還替周雯辯解了一把。

「那就奇怪了。」嚴穎還是打消不了心頭的疑惑,「該死,一定是我剛才聽錯了,電話聲音其實在女廁所裡面,我第一時間就跑到了男廁所,一定是那個時候讓那個姦夫給跑了。」

「是你想多了吧。」華新辯解道。

「哼。」

「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嚴穎哼道。

「嫂子。」

這個時候,一道聲音便傳了過來。

「什麼嫂子不嫂子的,誰是你的嫂子!」

嚴穎聽見聲音,不由撇了那人一眼,很是不耐煩的道。

「嘿嘿。」

「冰鴻大哥那麼喜歡你,非你不娶,你當然就是我們的嫂子了。」

唐傑沖著嚴穎諂媚的說道。

「我不認識什麼冰鴻不冰鴻的。」

嚴穎皺著眉頭,旋即挽起了華新的胳膊。

「華哥,我們走。」

「哦。」

「好。」

華新撇了一眼唐傑,哦了一聲。

韓娛之崛起 「你這是拿我當擋箭牌啊。」

「還是你已經喜歡到我不能自拔了,剛才衝進廁所裡面就想見我,現在這是要向我表白,要向世人宣布的節奏了么?」華新嬉笑道。

農家悍妻:王爺,請自重 「表你個頭。」嚴穎掐了華新一把,「煩死這些二代了。」

「哈哈。」華新大笑。

「等等!」

唐傑突然沖了過來,攔在了華新和嚴穎面前。

「嫂子。」

「他是誰?」

唐傑不由看向華新,眸子裡面閃爍著凌冽之色。

「他是我男朋友!」

「就這樣,你們不要來騷擾我了,還有叫韓冰鴻也不要來騷擾我了。」嚴穎挽著華新的胳膊,一副親密的樣子,看向唐傑等人一臉的不耐煩。

「嫂子。」

「你知道冰鴻大哥對你的心意,你要這麼傷害冰鴻大哥么?」

唐傑聞言,臉色就不好了。

「他是他,我是我。」

「我跟他什麼關係,什麼傷害不傷害一說。」

嚴穎很是不耐煩。

「小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