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曹楠那幫老頭子一個個怒目圓瞪,就像是要吃人似的。

絕名劍宗的三千精銳弟子也紛紛祭出了自己的長劍,將周圍天地映照得白晃晃的一片。

這是要和青虹刀宗血拚的架勢!

青虹刀宗眾人都被絕名劍宗的這架勢有些嚇住了,不怕強的,就怕狠的,不怕狠的,就怕不要命的。

而很顯然,絕名劍宗是又強又狠又不要命。

尤其是曹楠那幾個老頭子,看那猙獰狂吠的樣子,他們真懷疑幾個老頭子會將他們給直接咬死。

他們也算是徹底見識到了,鹿羽在絕名劍宗的地位是多麼的崇高和超然。說句不好聽的,絕名劍宗分明就是鹿羽養的一條狗啊,不,是好多條瘋狗!

青虹刀宗被絕名劍宗搞的沒脾氣。他們就這樣被攔在這裡動彈不得。任他們和鹿羽有通天的仇恨,也不能去參戰,只能這樣遠遠著急的看著。

仇一刀當然也沒打算和曹楠這個糟老頭子同歸於盡。不過他一直都是憤憤不平。

「若我的破滅天地一出,定能鎖定勝局!鹿羽手段再強,也要在我的刀下破滅!」

他撿到了刀帝尊掉落的一個殘缺的玉簡,學到了霸世十三刀的第一招破滅天地。

上一次還在閉關的時候,他就和鹿羽交手過。鹿羽接下過他遠遠砍出的一刀。但是他並不認為,現在鹿羽還能接下他的刀。

經過這次閉關,他自認為將這一刀修鍊完美。在和鹿羽正面對決的時候,他自信可以一刀就鎖定鹿羽。

仇一刀這邊說的非常狂妄,不過也只是過過嘴癮,並不敢真的動手。

既然如此,絕名劍宗也就沒有和青虹刀宗爆發大戰。

這個時候,忽然聽得那一邊鹿羽一聲大喝:「仇一刀,今天,我便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霸世之刀!」

邪帝霸寵:血族萌妃 這一聲平地而起,就像是一道驚雷,在周圍空間中炸響。

對於鹿羽這話,眾人很是震驚。

在剛才的大戰中,眾人都見識到了鹿羽的劍法。王劍一出,當真是絢麗無比,劍法通神。

但越是劍法厲害,刀法就越不可能使的好。這基本上是常識了。

一個人要麼是出色的刀客,要麼是使劍的高手,兩者是不可能並立的。

首先,刀和劍是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武器,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反。擅長使刀的人,是難以施展出劍術的細膩的。而習慣用劍的人,更是不可能打出刀的氣勢。

而且,人的精力總歸是有限的,在人的一輩子中,能將一門武器修鍊到精湛,已算是非常不錯。 豪門驚夢ⅱ:尤克里裏契約 要同時將另外一門完全相反氣場的武器再修鍊得好,那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看鹿羽,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年紀,能修鍊到這麼神奇的劍術,已是很奇迹了。

在這麼短暫的生命中,怎麼可能再同時練好刀呢。

所以在鹿羽說出要使刀的時候,眾人的眼神都有些詫異。

大家都不看好鹿羽。

在他們看來,這次鹿羽真是裝逼裝大了!

本來鹿羽憑藉著目前的這些手段,還隱隱有壓制焱火老人和元香女王的架勢。

但如果鹿羽棄劍不用,改為用刀的話,只怕弄巧成拙,最後讓焱火老人和元香女王壓著打。

高手對決,勝敗往往就在一線之間。

鹿羽太託大了,他將為自己的自大付出生命的代價。

鹿羽手中並沒有刀,他將王劍收回之後,忽然大喝一聲:「刀來!」

嗡!

自他的右手中,釋放出一片青光絢麗,這片青光赫然凝結成了一道龍爪手。

「啊!龍爪手!」

別人不認識這招,白曼卻是再清楚不過的。

這一招正是他們龍族才會施展的龍爪手,之前白曼便施展過。

沒想到鹿羽連龍爪手都會施展!

白曼的眼睛都看直了。

說鹿羽和他們龍族沒關係,她死都不會相信。

唰!

這龍爪手有如流光一般飛出去,砸在了人群中,將一個刀客手中的刀給直接隔空奪了過來。

刀,已在手!

刀,是普通的刀,並非什麼名器。但是握刀的人,卻絕非尋常人!

鹿羽一刀在手,頓時氣勢橫流。

在心中有一股刀意在奔放,在身體中,有無數道的刀氣在奔騰!在狂放!

這是磅礴的刀意,這是凌厲的刀氣。

鹿羽緩緩的撫摸了一下刀,那眼神中充斥開一股瘋狂豪邁之意。

在鹿羽刀來的時候,元香女王和焱火老人都趁機緩過一口氣來。

場面中的混亂漸漸散去,鹿羽的其他招式也都收回了。這讓元香女王和焱火老人能夠一眼就重新鎖定了鹿羽的身影。

在這場面中,一切都變得安靜了。只剩下這邊的焱火老人和元香女王,還有那一邊的鹿羽,和刀。

「鹿羽他要託大來使刀,那就是找死!」

「殺了他!」

幾乎是同一時間,焱火老人和元香女王瘋了似的沖向鹿羽。

兩人紛紛打出了自己最為狂暴的攻擊。

他們知道這是一個絕妙的好機會,鹿羽既然自廢武功,收回了其他那些通天的手段,他們豈能不趁著這個好機會,將鹿羽給斬殺了。

轟!

兩個後期尊者靠著配合,打出了無比瑰麗的一擊。

而這個時候,鹿羽也出刀了。

唰!

這只是看似普通的一刀,但是揮出來之後,卻是萬空寂滅,萬道沉浮!

一道參天的刀芒,橫滅了天際,劃過一道奇特的弧度,朝著下方重重的轟落。

這是一柄天地巨刃,這是一道蒼天之影!

轟!

一刀劃過,就這樣將元香女王給劈成了兩半。

一刀,只有一刀!

迅疾無比的一刀,參天偉岸的一刀!

一刀之下,一個後期尊者直接覆滅!

這一刀過後,天地間久久都沒有聲響。

萬籟俱寂,萬物無聲!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眾人才反應過來。

一旦反應過來,頓時一個個是臉色駭然。

眾人從來沒有想到,天地間竟有如此神奇的刀法!

一刀,就將元香女王這個後期尊者給斬殺了。

眾人獃獃的看著鹿羽。在他們的眼睛中,持刀的鹿羽乃是這天地間最為偉岸的形象。

一開始大家覺得鹿羽這個劍客是不可能將刀施的好的,但是事實卻證明,鹿羽同時也是一個輝煌的刀客。

鹿羽同時將劍術和刀法都能施展到一個巔峰,鹿羽本身顛覆了眾人的認知,也創造了一個不可能的奇迹。

「什麼!」

最為震驚的要數仇一刀。

他自負自己那一招「破滅天地」乃是星落域的第一刀,但是在看到鹿羽這一刀之後,他被深深打擊了。

鹿羽讓他真正見識到了什麼是真正的刀法,什麼是真正的刀客!

他隱隱覺得鹿羽這一刀和他的破滅天地有些像,卻不知道鹿羽這一招,乃是將霸世十三刀前三刀一起融合的,遠遠超過了破滅天地一招之威。

霸世十三刀前三刀分別是破滅天地,橫刀斷流,劈斷山河!

鹿羽是這個世上除了刀帝尊之外,可能最懂霸世十三刀的人。

霸世十三刀的神奇,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如果將霸世十三刀分成單個來施展,那實在是辱沒了霸世十三刀。

霸世十三刀之強,在於這刀法的連貫和融合。

只有將霸世十三刀的刀式演練到一塊,才能真正展現天下第一刀法的神奇。

鹿羽對於十三招刀式都會運用,但是受限於現在的修為境界,目前只能將前面三刀給連貫起來。

饒是只能連貫前三刀,已是霸道絕倫之刀。

眾人已為鹿羽的刀法駭然,但是鹿羽卻對自己的表現很不滿意。

在他看來,就算他現在修為不濟,但應該還可以將霸世十三刀的第四招「刀臨深淵」給連貫起來的。

天心上國有王室弟子驚恐的叫道:「鹿羽,你敢殺我們國主,龍陌塵大人不會饒了你的!我們國主的背後,乃是龍陌塵大人!此時龍陌塵大人正火速趕來熔漿之海!」

焱火老人也是嘶吼道:「鹿羽,任你再狂再猛,遲早有天也要遭受龍陌塵大人的報復!」

「便讓我先來覆滅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鹿羽根本就不管焱火老人叫嚷什麼龍陌塵,而是以最為爽快直接的方式來回應。

提著一柄刀,就對著焱火老人追砍過去。

「啊!」

帶著系統去裝逼 焱火老人感受到了一種深切的危險,他拚命壓榨著自己的身體,全力出手。

恍然間,天地色變。

鹿羽一刀再起。

唰!唰!唰!

鹿羽將破滅天地,橫刀斷流,刀斷山河這三式幾乎都在同一時間內給施展出來。

這三式連貫在一起,便是那天地之絕響。

轟!

一刀過去,頓時成為焱火老人的噩夢。

焱火老人的情況比元香女王要好一點,因為他有了元香女王的前車之鑒,並非猝不及防,而是從一開始就祭出魂器全力招架。

後期尊者的修為底蘊畢竟非同小可,在他這全力招架之下,也勉強保證了自己不死。

但是他也在這一刀之下步步後退,已是腳步踉蹌。他的嘴角溢出了鮮血。

咔!

他剛才用來招架鹿羽這一刀的六級魂器,赫然就這樣碎裂開來。

鹿羽一刀竟能轟得六級魂器報廢,由此可見鹿羽這一刀有多麼的沉!

而這不過是一個開始,在倏忽之間,鹿羽又接連砍下了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唰!唰!唰!

迅疾無比的一刀,參天偉岸的一刀!

每一刀,都讓眾人看的如痴如醉,心神皆狂。

後退中的焱火老人只能是全力招架。

咔!咔!

伴隨著兩聲魂器斷裂的聲音,在接下鹿羽第二刀,和第三刀的時候,焱火老人的第二件魂器,和第三件魂器也報廢了。

焱火老人辛苦收藏的三件六級魂器,就這樣生生毀在了鹿羽的刀追擊之下。

而在招架鹿羽第四刀的時候,焱火老人已經拿不出魂器了!

轟!

焱火老人的身體被這一刀直接拍入到了熔漿之海!

焱火老人,亡!

到目前為止,元香女王和焱火老人這兩位後期尊者,已是全部葬身在鹿羽的手下!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鹿羽以一敵二的情況下,斬殺了強敵,贏得了大戰的勝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