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多也就是,偶爾心情不太好的時候,說話大聲了點,眼神兇狠了點,拍桌子的動作粗魯了點,她也想不明白,那些同學怎麼一個個的,都會被嚇得臉色發青。

不過時間久了以後,洪寶石又覺得這樣也挺好玩的,看他們一個個跟只小兔子似的害怕她,不敢得罪她,她就覺得自己像只森林裡的大獅子一樣威風神氣。

哦,不對,應該是大老虎才對。據說,他們就是這麼形容她的。

洪寶石兩世加起來,足足在崇雅學院威風了六年,那氣場大的,隨意說句話就能震住他們。

只見她話剛說完,原本站在白露身後的那群學生,幾乎用最快的速度,毫不猶豫地退回到餐桌前坐下。

雖然他們早就不記得自己原先是坐在哪個位置,但這種情況下,誰還在乎這個,又不可能真的還吃得下飯了,不過是做做樣子,向洪老大表明立場而已。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樣?立場怎麼能這麼不堅定!」白露傻眼了。

白露身邊那些學生會的人也都傻眼了,唯一還能保持著鎮定的,估計也就剩下俞漫漫了。

俞漫漫低垂著雙眼,在別人注意不到的角度里,眼神是滿滿的鄙視,對白露的鄙視!

白露,你這個自大狂妄的廢物!自己出醜也就算了,還要拉著整個學生會的人跟著你一起丟臉!

但轉念一想,俞漫漫又覺得,這未必是件壞事。按常規來說,她得在高一當一整年的副會長,高二才能當上正會長。

可如果,白露提前被拉下台,那……

呵,俞漫漫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角的笑意,心裡正在百轉千回地算計著。

這一次,她不會出手幫白露,就讓白露越鬧越大吧,鬧到收不了場更好!

那樣一來,整個學生會的成員都會對白露產生怨恨。

「白露,你剛才說,不讓我走出這個飯堂,現在,我把這句話,原原本本的還給你!」

洪寶石笑,囂張道:「你今天要代表你們學生會全體跟我還有九班的人道歉,並保證,以後都不能再管我們九班的閑事,否則,你今天就別想離開這個飯堂半步!」 白露看了看洪寶石,又看了看身邊的學生會成員,只見他們全都一副埋怨的表情瞪著她。

白露現在變得裡外都不是人,原本她是想借題發揮,利用今天的事,在學生會,在整個高中部,豎立起自己的威信。

她怎麼也意料不到,事情最後會變成這樣的地步,現在整個學生會的人都埋怨她,那群原先還支持她的學生,現在裝得跟完全不認識她一樣。

枉她一腔熱情,最後卻變成了吃力不討好!

這都還不算完,瞧瞧洪寶石身後那一群,眼神跟狼一樣的學生,像是要把她給吃了似的。

烈焰交易:錯惹狼性總裁 看樣子,她今天是把九班的人都給得罪光了!

白露把自己捧得太高,如今根本就下不來台,站在那裡既丟臉又難堪,整個人灰頭土臉的,好不狼狽。

洪寶石抱著手臂看著她,見她沒什麼表示,又對她後邊的其他學生會成員道:「你們學生會今天能不能走出這個大門,就看你們會長的表示了。」

學生會的成員一聽,一個個的臉色又變得更難看了,剛才洪寶石還只說會長一個人不能離開,怎麼一轉眼就變成了他們全部人都不能離開了。

馬上就有人忍不住發難了,宣傳部長孔心怡,對著白露不客氣道:「白露,你這個會長是怎麼當的?我們學生會的人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九班的人作對了?你剛當上會長兩天,憑什麼代表我們整個學生會的人?」

「就是,剛剛明明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你幹嘛搞得這麼嚴重,人家九班的人對這兩位同學也沒怎麼樣嘛!」學習部長呂路遙說。

說完,呂路遙又看著劉婷跟張楚楚,問:「你們兩個自己說,他們九班的人剛才有沒有欺負你們?」

「我、我……」劉婷被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有,他們沒欺負我們,是會長誤會了。」倒是張楚楚識實務,馬上說道。

白露不可置信地看著劉婷跟張楚楚,她覺得自己真是好心沒好報,雖然她的動機不純,但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出手幫了她們呀。

學生會的另一個成員,紀檢部長楊鄧語豪,馬上一臉不耐煩道:「聽見沒?人家都說九班的人沒欺負她們,是會長自己沒搞清楚狀況,就在那邊小題大做,冤枉了九班的人。」

「會長,你快跟九班的人道歉吧!」衛生部長姚芸菲道。

「就是,快點道歉,這明明就是你的錯,不要拖累我們整個學生會的人。」文藝部長彭紫夜道。

「白露,你還是快跟九班的人道歉吧,你看人家洪同學多大度,都不跟你計較了,只是讓你道歉而已,這本來就是你的不對,讓你道歉也是應該的!」學習部長呂路遙又道。

「白露,你這麼是非不分,根本就不配當學生會的會長!」

這句話太重了,白露馬上看向說這句話的人,是她的同班同學,高二一班的學生委員,也是如今學生會的秘書處長吳思思。

白露氣憤地瞪著她,這個吳思思,去年她還是副會長的時候,她就一直不服她,總是時不時的跟她作對,如今居然說出這麼誅心的話來,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吳思思挑釁地回望著白露,口中繼續不客氣地指責道:「你看你今天把這事鬧的,原本崇雅學院高中部的全體同學都相處和睦,學生會的人跟九班的人也是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現在被你這麼一挑撥離間,同學們之間都傷了和氣,你說你是不是太過份了!」

「可不是嘛,趕緊道歉。」

「趕緊道歉。」

「趕緊道歉。」

「趕緊道歉。」

學生會的成員開始集體向白露討伐,逼她向九班道歉。

洪寶石就像在看話一般的看著他們,這就是所謂的學生會,這就是所謂的正義的化身?真是笑話!

一點點小問題就能激起他們內訌,自己人打自己人。

平日里滿口的仁義道德,假仁假義,遇到一點事情,就互相推脫,互相攻擊。

洪寶石實在是瞧不起他們這種背信棄義的人,她抱著手臂,想看看白露還能承受多久壓力。

九班的人一個個也是覺得大快人心,但老大沒讓他們說話的時候,他們一向很自覺,哪怕此時此刻已經興奮得快要跳起來了,也不會放肆自己去落井下石。

九班的人,跟身後那一大群學生,全都安靜地站在洪寶石身後,不說話,但也不離開,彷彿隨時等著她的指令行事。

白露的內心很快就敗下陣來,她被逼無奈地小聲說道:「對、對不起,我道歉。」

洪寶石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問身邊的陶夭:「你聽見她說什麼了嗎?」

陶夭馬上默契道:「沒聽見,我只是好像隱隱約約地聽見一隻蚊子在叫。」

不待九班的其他人開口,學生會的其他人又馬上對著白露七嘴八舌起來。

「白露,道歉也得有個道歉的態度吧!你說這麼小聲,別說是他們了,我就站在你身邊我都聽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可不就是嘛,道歉也要拿出道歉的誠意來呀。」

「連話都說不清楚,還當我們會長呢,哼!」

白露難堪得真恨不得馬上找個洞鑽進去,她滿臉通紅,閉上眼睛,大聲道:「對不起!」

洪寶石懶得再跟她多廢唇舌,她朝身邊的人使了個眼神,她們幾個馬上會意。

「對不起什麼?說清楚點啊!」陶夭涼涼道。

「我為今天的事情道歉,對不起。」白露捏拳頭。

「你跟誰道歉呢?跟誰說對不起啊?閉著眼睛的道歉,鬼知道你在跟誰道歉啊。」葉華馨也戲謔道。

「我,白露,在這裡鄭重地向九班全體同學說聲對不起,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錯。可以了嗎?」白露睜開雙眼,看著她們,咬牙說道。

「九班的同學們,你們接受她的道歉了嗎?」祝七巧大聲歡快地問。

「聽老大的。」

「聽咱家洪校花的。」

「聽咱家洪老大的。」

「老大說接受就接受。」

「……」

同學們七嘴八舌的喊著,最後洪寶石舉起了右手,示意大家停聲。

洪寶石一步一步,走到白露面前,看著她的眼睛,問:「以後,還管我們九班的閑事了嗎?」 「不、不管了。」白露在她的逼視中,不自覺地退了兩步。

「告訴我,高中部,是誰的地盤?」洪寶石又問。

「是、是、是你們九班的地盤。」

「錯!」洪寶石糾正她,「高中部是全體學生的地盤,不是你們學生會的,也不是我們九班的。」

「是是是。」不管洪寶石說什麼,白露都趕緊點頭。

「但是,我們九班的人想幹什麼,那是我們九班自己的事情,請你們學生會的人以後不要再多管閑事,否則……」洪寶石挑起白露的下巴,邪魅一笑:「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不太好。」

「不會了,不會了,我以後都不會再管你們九班的事了。」

「不是你,是你們學生會。」洪寶石提醒她。

「我保證,我們整個學生會的人,都不會再管你們九班的事。」

洪寶石放開她,滿意地笑了笑,向後揮了揮手,喊道:「都散了吧!」

說完,她帶著祝七巧三人穿過學生會的人,走出飯堂。等她們四人離開以後,人群才真正散去。

學生會的人都覺得今天太沒面子了,都怪白露作死作出來的事情。 腹黑總裁:寶寶來襲 一個個又瞪了白露好幾眼才離開。

最後,整個飯堂只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仍然站在原地的白露,另一個,則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站在飯堂角落的穆晨。

穆晨今天下了課以後,把手上的筆記做完了才來飯堂吃飯,等他來到飯堂時,正好看見兩大波人,聚集在一起針鋒相對著。

他不是怕事的人,但他一個剛進入崇雅學院的學生,沒有必要在不明真相的時候,為任何人而強出頭。

所以,他只是站在角落裡,看著事情的發展,看著學生會的成員,在那個叫洪寶石的學生給的壓力下,對白露步步緊逼。

同時,他驚訝的發現,那名叫洪寶石的女生,居然就是昨天突然對他發花痴的那個女生。

雖然今天的事情經過,他知道的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後面的事,並不了解起因,但單單看洪寶石那一方的強勢逼人,他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肯定是洪寶石在恃強凌弱。

穆晨心中對洪寶石的偏見又多了一樣,先是發花痴,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生,就上下其手,大吃豆腐。接著又以多欺少,恃強凌弱地欺負同學。

這樣的女生,不管長得再漂亮,也不可能進入他的眼。

穆晨已經打定主意,以後盡量避開這個女生,她要是再像昨天那樣,對他死纏爛打,他可不會再對她客氣。

經過他們這麼一鬧,吃飯的時間都已經過了,飯堂里估計也沒什麼好吃的,穆晨轉身離開飯堂,打算到學校的便利店去,隨便買點麵包泡麵的頂頂肚子。

洪寶石並不知道自己今天做的好事,全被穆晨給看見了,她還在跟祝七巧他們幾人談笑回味著,剛才自己的威風模樣。

洪寶石也就只在其他同學面前裝裝酷,在祝七巧她們三人面前,她總是會露出自己本來的面目。

洪寶石在祝七巧她們三個人眼裡,是既臭美,又自大,還非常的臭屁又死要面子,張揚得可愛。 轉眼,一個星期又過去了,洪寶石還是沒有找到機會接近穆晨。

不是沒有想過要直接到一班找他,相反,她好幾次下課期間跑到他們教室找他,可每次她去找他時,他都剛巧不在,巧得她都幾乎要以為他是在故意躲著她了。

不行!說好的,要好好彌補他的。

要是不快點把他再次拿下,她怎麼去好好對他?怎麼去好好珍惜他?怎麼去好好愛他?

重生到現在,都已經過去整整一個星期了,居然還沒把他拿下!

生可忍,熟不可忍!以她跟他上輩子這麼熟的關係,就更不可以忍!

洪寶石決定,就按著劇本套路來走吧,雖然沒什麼創意,但結果是她想要的就行。

於是,她讓人去打聽穆晨的動向。

「老大,」祝七巧風風火火地從教室外面跑進來,直跑到洪寶石課桌前,「據最可靠消息,今天下午放學以後,穆晨要參加校籃球隊新成員的競選比賽,過關了就能進入校隊。」

「哦?」洪寶石一愣,穆晨本就是校隊的呀!為什麼還要競選?

但她轉念一想,上一世認識穆晨的時候,已經開學快兩個月了,那時候他已經是校隊成員,至於是什麼時候進校隊的,她倒是不知道,看來就是這個時候進校隊的。

「同樣的事情,如果在不一樣的時間去做,結果會不會一樣?」她突然問。

「什麼意思?」祝七巧反應不過來。

「老大,你又有什麼好玩的夭蛾子?」陶夭興奮地眨著大眼睛望著她。

葉華馨咬了咬筆頭,思考了一會才說:「那得看是什麼事情,還得看是誰去做。」

洪寶石無視那兩隻豬,欣慰地望著葉華馨,感動道:「我的豬隊友裡面,果然還是有那麼一個依然長著腦子的。」

祝七巧:「……」

陶夭:「……」

葉華馨得意地用手遮著嘴「喔呵呵呵……」地笑了一會,才謙虛道:「老大謬讚,能為老大分憂解難,是我的榮幸。」

「快給我分析分析。」洪寶石忙說。

重生哈利波特 「那老大你得把事情說清楚一點啊,這麼模稜兩可的,我怎麼幫你分析啊。」葉華馨說。

「嗯……」洪寶石猶豫了一會兒,說:「打個比方,小明在中秋節跟小紅表白,小紅答應了。然後時間倒流,再重來一次,小明提前了兩個月,在端午節跟小紅表白,小紅會像之前那一次那樣答應嗎?」

「老大,中秋節在農曆八月十五,端午節是農曆五月初五,小明不止提前了兩個月啊。」祝七巧掰著自己的幾根手指數著。

洪寶石惱怒地抄起課桌上的軟草稿本,往祝七巧的頭上招呼了一下,怒道:「這不是重點好嗎!」

死傢伙,明知道她數學不好,還敢在她的話裡面挑骨頭。

「那既然都已經表白成功了?為什麼還要再表白一次?」陶夭也摸不著頭腦。

洪寶石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你沒聽見我剛剛說時間倒流了,什麼叫時間倒流你懂嗎?那當然就是所有的事情都得重新再發生一遍啊。」 「可是為什麼會時間倒流呢?」陶夭又問。

「拜託!你們幾個聽我說話的時候,能不能挑重點的地方聽!這些都不是重點好嗎!」洪寶石感覺自己都快要抓狂了。

「你的意思是說,小明要在不同的時間,向小紅表白。」葉華馨若有所思地問。

「正解!」洪寶石興奮地看著葉華馨。

果然,交朋友還是應該多交一些像葉華馨這種,習慣帶腦子出門的,那樣交流起來才能省心省力,一點就透。

「既然對象都是一樣,那早兩個月,晚兩個月,結果當然也一樣嘍。」葉華馨聳聳肩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