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後,該賈環上場了,正是月上柳梢頭時,他便在廊下唱了《月亮代表我的心》,贏得滿堂彩後,也終於進了榮慶堂的大門。

……

ps:一章擼不完了,拼死再搞一章!!巨臀妖豔女星曝大尺度牀照"!微信公衆:meinvgu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榮慶堂正堂內,高堂滿坐,遍佈珠翠。

賈母坐於正中,由武威公誥命夫人張氏並康安侯府誥命王氏相陪。

康安侯府便是諸葛道家,其父諸葛城承襲一等子爵,掌控東方軍團五萬大軍。

雖說相比於黃沙軍團、灞上大營等強力軍團遠遠遜色,但再怎樣說,也是一方諸侯,軍中巨頭。

因諸葛道每每與賈環交好,出生入死,交情漸深,康安侯府與賈府的關係也愈發親近。

賈環特意請了張氏和王氏,作爲孃家太太坐鎮榮國府。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諸多賈族族人的內眷,在堂上陪着賈母坐着。

也有王熙鳳、李紈一輩年輕些的,侍立在堂前。

還有一極特殊的人,挺着大肚子,坐在高堂下第一把椅子上。

此刻,紅着眼圈,看着進門的賈環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不是趙姨娘,又是何人?

至少在肚中孩兒未降生前,賈環一直都是她的命根子。

苦熬了這麼些年,終於看到賈環要成家立業了,趙姨娘豈有不激動的道理?

“娘,您這是……”

進來後第一眼就看到趙姨娘哭成了淚人,賈環唬了一跳,忙問道。

趙姨娘哽噎道:“蛆……蛆心的孽障,忙你的,娘就是……娘就是高興!”

不知多少人鬆了口氣,堂內誥命們,大都聽說過趙姨娘的行事風範。

知道她沒甚別的意思,都心底一寬。

聽趙姨娘這般一說,又見她瞪眼催他,賈環這才忙給賈母請安,給武威公夫人和康安侯府誥命請安。

門房秦大爺 因爲賈母和張氏、王氏三人一會兒還要去寧國府,當然,是從甬道過去,所以這會兒子不急着說什麼。

吩咐了王熙鳳和李紈兩人去暖閣將新娘請出。

臨出閣前,要給長輩行禮哭別。

這是在女家最重要的禮數。

王熙鳳和李紈帶着人去了東西暖閣,不一會兒,就和一羣嬤嬤們簇擁着兩個頭戴紅蓋頭的新娘出來。

送至賈母跟前。

賈母拉起林黛玉的手,看着她的紅蓋頭,道:“我那麼些子女,唯獨最疼你娘。她先走一步,去天上高樂去,就丟下咱娘倆,我疼你這麼些年,寵你這麼些年,今日,總算看到你平平安安的出閣了,也算了了我一樁大心願。

只盼你到了夫家,好生相夫教子,孝順親長,賢惠治家,方不負我這些年的疼愛!”

林黛玉泣聲拜下,道:“謹遵外祖母教誨。”

賈母又拉起史湘雲的手,聲音更哀傷了幾分,道:“雲兒啊,咱們史家,如今就剩咱們孃兒倆了……”

堂下賈環聽聞此言,面色一變。

他不知道賈母都知道了些什麼,又是怎麼知道的。

史家那一家子王八蛋,被打發去西域後,走一路死一路埋一路。

但這些消息都是絕密的,賈環不知賈母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麼……

就聽她繼續道:“保齡侯的血脈裏,你是第二個嫁到賈家的。我希望你能同我一樣,好生孝順親長,相夫教子,賢惠治家,不可好妒,你記下了嗎?”

史湘雲也傷感泣道:“孫女謹記姑祖母之言。”

“好,你們再給你們姨娘行個禮罷。”

賈母忽然又道。

林黛玉和史湘雲被攙扶着對準趙姨娘的方向,盈盈一拜,趙姨娘哭的已經說不出話來。

哆哆嗦嗦的從懷裏取出了兩個錦盒,要起身遞給二女。

賈母忙讓人攔住,趙姨娘的肚子着實太大了,不好折騰。

讓王熙鳳和李紈取來,送給了林黛玉和史湘雲。

到此,在女家該走的流程算是走完了。

不過,看着趙姨娘哭成那般,賈環心裏也極不好受。

從穿越至今,這個沒甚文化,行事也不多體面的女子,給了賈環太多關愛。

賈環猶記當初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睜開眼時,看到趙姨娘在佛前苦苦哀求的場景。

他臉上的笑容斂去,眼睛微微有些溼潤,在衆目睽睽下,走到趙姨娘身前跪下,柔聲道:“娘,兒子成親了,明兒帶她們去看您,您好好歇着。”

賈母也勸道:“趙氏,環哥兒成親是喜事,你心裏高興也是有的,不過不可再哭了,當心哭壞了身子。”

張氏和王氏也跟着勸了兩句,其她婦人則多目光豔羨的看着趙姨娘。

這樣一個女子,雖顏色好看些,其她也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卻生出了這樣一個了得的好兒子。

只看賈環這般待趙姨娘,就知道他有多孝順。

這趙姨娘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啊……

趙姨娘聽聞勸說後,強忍住淚水,雙手捧着賈環的臉,叮囑道:“成親了,就長大了,日後,要好生過日子,不要讓你爹和娘擔心了。啊?”

賈環聞言,點頭笑道:“好,兒子記下了。”

“那快接了新娘去吧。”

趙姨娘眼神不捨的看着賈環,說道。

賈環站起身,秦風等人忙去外面張羅轎子。

全福太太也在外面用拂塵拂去轎內的塵土,又用暖香薰過轎子後,便進屋報了福。

刻薄的婚姻時代 然後,在衆人笑視中,賈環抱起了林黛玉,送入門前花轎中,又在一片大笑聲中折回,抱起史湘雲,送入另一頂花轎裏。

最後跪別了賈母、趙姨娘等人。

不過,賈母、張氏和王氏還有王熙鳳、李紈,也一起上了軟轎,她們會從甬道內,先一步入寧國府。

賈母還要做拜禮高堂呢。

……

從榮國府回寧國府的路就短的多了,爲了不驚嚇住新娘,戰鼓和號角也都撤了,中規中矩的換上了吹吹打打的樂臺班子。

不過統共就三十多步的路,也沒敲打幾段。

賈環一行人在寧國府門前下馬,因爲沒有人能騎馬入寧國。

不過新娘的花轎卻一直擡入了二門,賈環將兩位新娘都背入了寧安堂後宅正房中。

那裏有負責梳妝的嬤嬤,爲她們再次整理好妝容。

然後,等時機到時,由各自的貼身丫鬟領着她們上正堂,跨過馬鞍和火盆,拜堂成親。

不過將新娘背入內堂後,賈環就要負責去前面候着,一面拜謝來客,一面等候理妝完畢後,新娘上堂拜堂。

只是……

“環哥兒呢?環哥兒哪去了?”

賈母一行人入了寧安堂後,與在這裏候着的鎮國公府誥命郭氏和奮武侯府誥命劉氏以及靖海侯府誥命顧氏相互道了喜,又等了片刻,見秦風等人都進來了,賈環卻還不見人影,頓時尋找起來。

秦風忙道:“回老太太的話,晚輩剛看到環哥兒過儀門而去了,說是還要再接一個人。”

“什……什麼?還接一個人?”

賈母震驚道。

鎮國公府的郭氏疑惑道:“莫非,環哥兒去接杏兒公主了?”

武威公府的張氏搖頭道:“那不能,環兒情況特殊,雖有太上皇遺命在,他和明珠在一起沒人敢反對,但到底要顧及天家顏面,不好大辦。再者,環兒的大婦之位是留給明珠公主的,就算娶,也不能與平妻同拜堂。”

шωш▲ ttκǎ n▲ ¢ ○

郭氏聞言,淡淡的掃了張氏一眼。

張氏也輕描淡寫的回報了一眼。

所謂齊大非偶,牛繼宗和秦樑如今爲勳貴將門中的兩杆旗幟。

而在命婦誥命中,原本作爲“大姐頭”的郭氏,如今也有了強力競爭對手。

賈母一輩子富貴,什麼陣勢沒見過,若在平時也就當樂子看了,可今兒是她三孫子大喜的日子,她可不願看到內宅不綏,這兆頭可不好,忙岔開道:“那環哥兒去哪兒了?”

“來了來了!”

站在靠門近些的牛奔往外一瞅,頓時高興的喊叫起來。

然後衆人便看到,賈環站在一頂軟轎前,一邊說笑着一邊走着。

旁邊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跟着。

一直到了寧安堂門前,賈環親自壓下轎身,將人接了出來。

“老天爺!這老頭兒怎麼來了?”

牛奔喃喃道。

而接到信兒的賈政匆忙趕了過來,躬身賠笑道:“老相爺,您身體安康?怎敢驚動老相爺!”

來人正是李光地,他拄着柺杖,被賈環和其老來子李懷德攙扶着,看着賈政笑道:“是存周啊,老夫身體還行。

就算不行,你家小子給我下了請柬,我也得來啊!滿神京,他也沒請幾個人。”

“哪裏哪裏,實在惶恐,實在惶恐……老相爺,快快裏面請。”

賈政真真驚喜莫名,別人不清楚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的分量,他又怎會不知?

說難聽點,在太平之時,就算秦樑、牛繼宗、溫嚴正他們全部加起來,都沒這老頭兒的分量重。

這可是大秦碩果僅存的開國元老了,歷三帝,相二主,門生故舊遍佈朝野。

雖已風燭殘年,但打個噴嚏,大秦都會起一陣風雨。

最關鍵的是,此老極喜愛賈環。

在賈政看來,如今正處於風雨中的賈家,能得此老蒞臨,當真是雪中送炭,由不得他不激動。

李光地被迎進寧安堂後,賈母等人都紛紛起身相迎,賈母甚至要讓出正座。

不過李光地不肯,只在左手第一個軟座上坐了下來。

賈環一直攙扶着他落座。

待李光地坐下後,賈母也嗔怪賈環,怎敢驚動老相爺。

賈環卻笑道:“這不是怕老祖宗和爹擔心除了伯孃、乾孃她們外,沒人來賀喜嗎?所以孫兒想着,乾脆請個厲害的老頭兒來壓場子!”

“不許混說!怎敢對老相爺無禮?”

賈母聽的好笑,不過還是教訓道。

李光地卻笑的“嚯嚯”的,極開心,他對賈環道:“原來你請老夫來,是這個目的……不過,老夫可不算厲害的,方纔來時我聽說,還有人要來,小子,你去前面迎迎吧。”

賈環哈哈笑着搖頭,道:“除了您這老爺子,其他人可不能讓我出去迎。再說,我也沒請其他人來。”

李光地“誒”了聲,道:“來者都是客,你還分高低貴賤不成?”

賈母聽李光地這般說,也道:“環哥兒,既然老相爺說了還有客要來,你就去迎迎吧。”

賈環笑道:“老祖宗,今兒孫兒請來的,不是家人,也和家人差不多。伯孃、乾孃還有幾個嬸孃,都待孫兒如親子。幾個兄長平日裏也極愛護孫兒,不以異姓相待。

老相爺雖位高權重,平日往來不多,可待孫兒的恩德,孫兒永生不忘。

孫兒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也沒讀過什麼書,唯知一點做人的道理,那就是有恩報恩,有情還情。

如今該來的人,差不多都來了,牛伯伯和義父他們昨夜也來過了。

至於其他人,就由前面人打發了就是。

孫兒還急着趕緊拜堂成親入洞房呢!”

“哈哈哈!”

衆人聞言,又感動,又好笑。

不過,就在李光地似乎還想勸說什麼時,衆人就聽到門口傳來一道聲音:

“該來的都來了,那麼朕呢?朕當來不當來?”

……

ps:告罪一聲,估計錯誤,明兒才能寫完這一折……

爆的我手都有些抽筋,另外明天第一更應該在下午,要去單位寫了回來發。

然後解釋一下水的問題,本書的風格,就極少正面裝逼打臉,劇烈衝突也有,但很少。

尤其是園子戲,多由紅樓人物的性格和背景,來推演劇情。

所以真不是刻意的水,知道我的書友都知道,我真想盡早完本,然後好好修養一下身體,胃病至今未好,我和編輯聊天時也這樣說,爲此我甚至都不找編輯要推薦了……

但是卻不敢草草結尾,不敢爛尾,總要把該寫的坑都合理寫到。

因爲我實在怕愧對一直支持的書友,儘量做到善始善終吧。

最後捎帶一句,蛇孃的坑很快就要填了,別急啊…… “陛下?”

信誓旦旦 榮慶堂內的人都震驚的口忽然出現的人。.』.

連賈環都詫異的挑起眉尖。

倒是李光地依舊笑呵呵的模樣,不過也在李懷德的攙扶下,站起了身。

不止隆正帝,還有三人。

一個,身披鳳袍,氣度雍容,脣齒間帶着淺笑,貴氣逼人。

不是當今董皇后,又是哪個?

帝后之後,只跟着蘇培盛,和一名坤寧宮的女昭容。

可謂輕裝簡行。

當然,大部隨時宮人肯定在外面……

“賈小子,還不快去迎駕?帝后齊至,你皺哪門子眉頭?”

一旁李光地見賈環微微皺眉,雖不知賈環心裏到底想着什麼,卻也知這孫子行事沒有章法,有時候混帳大膽的讓人頭疼,趕緊提醒道。

李光地的話點沒點醒賈環不知道,但肯定點醒了賈母賈政和幾個誥命。

幾人也都知道賈環的尿性,唯恐他這時惹出是非來,都是一迭聲的催賈環迎駕謝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