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事實證明,如果很多年後洛川願意回自己的這一生的話,或許他會現,自己內心的某種執念便是從今日開始形成的。

從這一刻開始,他想要的東西,便一定要得到。

他想要星火銘器術,那麼就算是借錢,就算欠下涼城各大豪強數不清的人情,他也一定要把那篇殘卷拍到手。

為此,甚至不惜得罪青州八大家。

這只是洛川的第二次開口叫價,便直接在南宮家所喊出的價格上加了一千萬星石,如此魄力恐怕就連無塵上人也只能望其項背。

他不怕這是青州八大家做的一個局,也不怕南宮家是在像自己坑無塵上人那般坑他。

因為就算這是個坑,裡面也藏著難以估算的寶藏。

洛川只會義無反顧地跳下去。

在洛川喊出三千萬的報價之後,青州八大家再次陷入了沉默。

白家已經徹底啞火,陳家似乎還在觀望,至於南宮家,則不知道在考慮些什麼。

然而,當前的事態卻不允許他們有太長思考的時間,因為尹水兒已經笑著開口道:「三千萬星石一次,三千萬星石兩次,三千萬星石……」

「三千……五百萬星石。」

終於,南宮家還是不願放棄這次機緣,再次壓過了洛川一頭,但在場的人誰都能夠聽出來,這一次南宮家的底氣似乎遠不如先前那般足了,叫價的聲音充滿了猶豫。

洛川頓時笑了,根本不給對方絲毫的喘息之機,即刻開口道:「四千萬。」

事實上,這一價格也幾乎是洛川的極限了,哪怕加上王大掌柜、渠爺與馮師兄三人的全部家當,以及自己手裡面在賣掉青木丸之後剩餘的五百來萬星石,也只有這麼多了。

舊愛,請自重! 但他所表現出來的自信心卻極為強大,讓人根本摸不准他究竟還能拿出多少資本,更重要的是,直到現在,南宮家都不知道與自己競爭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在外人看來,用四千萬星石買一冊煉器術的殘卷,這根本就是瘋了,對於洛川而言,他有自己的理由,卻不知道南宮家如此執著的原因何在。

梟少寵妻:老公,放肆撩 如此看來,這一篇殘卷除了能開啟星火銘器術之外,還有別的隱秘啊!

這麼想著,洛川心中的執念頓時更強了幾分,他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起來,如果將自己這大半年來所煉製的全部靈藥賣給星殿,能換來多少星石?

同一時間,渠爺和王大掌柜也托星殿的人給洛川帶來了好消息,他們二人聯合涼城各大豪強,又為洛川湊了將近兩千萬的星石!

手中拿著那沉甸甸的儲物袋,洛川眼睛眨都沒眨一下,因為他知道,大局已定!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件令眾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卻生了。

從南宮家的包廂中突然傳來了一道有些深沉的聲音。

「沒想到,在這小小的涼城當中,竟有如此藏龍卧虎之輩,我不知道尊下是何人,但如果尊下肯在拍賣會結束后賞個臉,與老夫見上一面的話,南宮家便不再爭了。」

此言一出,拍賣會一層樓的各位豪強這才知道,原來想要拍下這煉器殘卷的一方竟是南宮家的人!

由此也可以看出,星殿對於二層包廂中的各位貴客的**是保護得非常好的。

換一個說法,現如今南宮家所提出的要求,便是打破了星殿的規矩,想要知道與他們直接競爭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對此秦江沉聲道:「此事有風險,雖然你是我星殿中人,只要是在這涼城境內,哪怕是南宮家也奈何不了你,但如同青州八大家這般的存在,背地裡見不得光的事情做得太多了,你一旦表露了身份,那麼日後恐怕就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洛川當然明白秦江的意思,他略作猶豫之後,開口道:「不知道閣下想要與我談些什麼?」

對方頓時笑了:「到時尊下自然能知,老夫只能說,尊下一定不會失望。」

洛川握緊了手中的儲物袋,然後言簡意賅地說道:「好。」

此言一出,秦江頓時連連皺眉,洛川則笑著道:「南宮家勢力再大,也大不過凌劍宗,更大不過星殿,只要我不離開青州範圍,就算對方想要算計我也很難,而且這種事情一旦敗露,想必偌大一個南宮家也頂不住來自凌劍宗與星殿的雙重怒火吧?」

秦江嘆了一口氣:「話雖如此……」

憑良心講,秦江仍舊覺得洛川此舉非常不妥,但眼下木已成舟,台上的尹水兒已經當場宣布洛川以四千萬星石的高價拍得那篇煉器殘卷,此時再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因此秦江只能苦笑道:「如此,那待會兒去與南宮家見面的時候,老夫陪你去吧。」

聞言,洛川頓時心生感動,連連拜謝道:「秦殿尊抬愛,洛川沒齒難忘。」

秦江擺擺手,終於開口問道:「不過老夫真的很想知道,洛藥師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拍得此煉器殘卷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洛川不禁笑道:「若我說,我打算成為一名煉器師,秦殿尊可信?」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秦江顯得有些無奈,應道:「若洛藥師真的只是想成為一名煉器師的話,這代價未免也太大了些。」

洛川搖了搖頭:「不然,如果只是普通的煉器師,當然不值得我這麼做,但我想成為一名煉器宗師。」

聽得此言,秦江心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不可能,但細想一下洛川自第二次崛起后所創造的一個又一個奇迹,又哪裡還有什麼不可能呢?

在洛川出現之前,若有人告訴秦江,一位六品藥師就能煉出無暇聖葯,煉出九品青木丸,他只會當做一個笑話來聽。

在洛川出現之前,若有人告訴秦江,一位降星境強者,便能凝聚劍氣,使出肉身破音障的手段,他只會覺得這是天方夜譚。

但洛川的出現,卻將這一切變成了理所當然。

那麼,他想要成為一名煉器宗師,又為什麼不可能呢?

念及此處,秦江頓時自嘲一笑,長嘆道:「當真是後生可畏啊。」

洛川笑而不答,心中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可謂是既興奮又緊張,雖然他對星火燎原訣很有信心,但不真正學到手,他終究還是有些忐忑的。

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通過花錢的方式買到星火燎原訣的分卷。

想當初,不論是《百草洗鍊錄》,還是《萬木枯榮錄》,甚至是《白焰焚身訣》,洛川都是在一次次機緣巧合之下,用空手套白狼得來的。

哪裡像這一次為了開啟星火銘器術,竟然花了整整四千萬星石!

洛川不得不感慨,自己花錢的度真是遠賺錢的度啊。

青木丸賣出去的九百萬星石還沒捂熱乎,便盡數還給了星殿,而且還倒欠了王大掌柜和渠爺一大筆星石,馮笑那邊倒是好說,等回去自己給太上長老說說情,應該可以算是宗門對自己的投資吧……

「這星火銘器術,一定要物所值才可以啊!」

洛川正暗自祈禱著,便聽到自己身後響起了一陣不疾不徐的敲門聲,隨即一位星殿的拍賣人員出現在了洛川眼中。

手裡面正捧著洛川好不容易拍下的煉器殘卷!

洛川趕緊迎了上去,小心翼翼地從對方手中接過那一冊薄薄的書卷,隨即緩緩翻開。

轟!

一道金光猛地自洛川腦中炸開,正如洛川所預料到的那般,便在那殘卷到手的同一時間,在他腦中的星火燎原總訣頓時生了變化。

星火燎原總訣。

卷二:星火銘器術。

千錘百鍊!

洛川迫不及待地將心神落了上去,快瀏覽著多出來的內容,隨即瞪大了雙眼,整個人都有些傻了。

因為他分明能看出來,這所謂的《千錘百鍊》,其實應該算是各種高級法寶的圖鑑,上面寫著非常詳盡的介紹,包括每一件法寶上面有多少道銘文,原材料是什麼,最後的作用又是什麼,偏偏沒有……

如何打造法寶!

毫無疑問的是,擁有了《千錘百鍊》的洛川足以成為大梁帝國最博學的鑒寶大師,但,這似乎與煉器術,與煉器師沒有半點關係啊……

難道,洛川揮金如土般投入了整整四千萬星石,最後竟然做了賠本兒買賣?

「不可能,不可能,就算是《百草洗鍊錄》也記載了煉藥的方法,甚至還有如同摘星手這般的神通,這《千錘百鍊》不可能就這些內容,一定是我還沒有現其中的奧秘!」

良久之後洛川才回過神來,連連安慰著自己,隨即現那位星殿的拍賣人員仍舊面帶笑容地站在自己面前,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應該是,等著他付錢……

見狀,洛川忍不住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然後轉頭看向秦江,臉上帶著無比尷尬而苦澀的笑容。

「秦殿尊,那什麼,我現在想要反悔是不是已經來不及了?」

話音落下,秦江愣了,紅豆傻了,而那名星殿拍賣人員臉上的笑容,則變得無比的僵硬起來…… 洛川的後悔當然已經來不及了,正如秦江在之前對他說過的那樣,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誰敢欠星殿的錢。

就算是秦江自己也不行。

所以最後洛川還是不得不如數交付了四千萬星石,但誰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到底有多苦……

洛川這一前一後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片刻之前還意氣風發、豪氣衝天,現如今卻彷彿失了魂一般,整個人都顯得無比的木訥、痴傻。

在場最了解的他的當然是紅豆,因此在下一刻,紅豆走上前去拉著洛川的手,小心翼翼地問道:「少爺,是不是賠了?」

洛川心裏面有苦說不出,這豈止是賠了,簡直賠大發了啊!

那可是整整四千萬星石啊!

就這麼被他打了水漂!

哪怕他沒有紅豆那般視財如命,此時也覺得心臟一陣陣絞痛,連續好幾次深呼吸之後才努力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

「沒關係,賠了大不了再掙就是,不就是四千萬么,等你家少爺我成為中級藥師,賺這點兒錢還不是易如反掌!」

此言一出,便算是洛川徹底認栽了。

但一旁的秦江卻滿含深意地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先前答應南宮家的事情,倒是可以看做是一步好棋了,若是下好了,未必不能挽回損失。」

聞言,洛川頓時精神一振,猛地抬起頭來看著秦江,連連道:「秦殿尊果然老謀深算,啊不,是智慧過人!您說得對,我賠了沒關係,這不還有南宮家的人在么!」

秦江微微一笑,見洛川聽懂了自己的意思,也不再多言,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到了拍賣會上。

相反,洛川倒是對之後的拍賣沒什麼興趣了,一來現在他的口袋比狗舔的盤子還乾淨,二來他還得仔細想想待會兒怎麼坑南宮家的人一把。

他心中篤定,南宮家的人之所以會對此煉器殘卷如此執著,肯定不可能是因為在他們的腦袋裡面也有一本星火燎原總訣,那麼,南宮家就肯定有著與洛川同樣強大的理由做支撐,會是什麼呢?

洛川在腦中仔細回想著之前尹水兒對此煉器殘卷的介紹,突然眼前一亮。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此篇殘卷貌似是出自某位修行大能的洞天福地吧?

那麼,青州八大家的人都想拍下此卷,會不會與這件事情有關係?

洛川的心裏面沒有十成十的把握,但這並不妨礙他準備待會兒好好試探一番,或許可以忽悠南宮家的人用三千萬星石再把這煉器殘卷買回去?

念及此處,洛川一掃之前的頹喪,臉上重新煥發了神采,不住地發出無比瘮人的低笑聲,聽得秦江都忍不住心底發麻。

好在很快,今夜的星殿拍賣會就來到了尾聲。

此番作為壓軸登場的拍賣品是一把流光熠熠的飛刀,據尹水兒說是出自已故的鍛造大師,施野之手,最後被拍出了六千萬星石的天價,由青州八大家中的袁家收入囊中。

至此,本屆星殿拍賣會便算是圓滿結束了。

尹水兒還在台上做最後的陳詞,洛川便已經摩拳擦掌地站起身來,饑渴難耐地在包廂內踱著步。

他在等南宮家的人來請自己。

既然接下來準備坑南宮家的人一把,那麼首先他便不能表露出太過急切的意思來,否則豈不是很容易就被對方看出了貓膩?

所以他不能主動去找南宮家的人。

洛川就這麼耐著性子等了快一刻鐘的時間,眼看拍賣場一層樓的客人們都走得差不多了,才終於有一陣沉重的敲門聲緩緩傳來。

此時的秦江已經離開了包廂,去結算今夜星殿的盈虧了,所以房內就只剩下了洛川與紅豆二人。

聽到敲門聲之後,洛川趕緊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向紅豆打了個眼色,自顧自地端起了茶壺捧在手中,擺出了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

紅豆前去開了門,出現在主僕二人眼前的,是一位身形略顯臃腫的中年男子。

對方的衣著並不算華貴,相貌看起來也比較普通,倒是不知道為何缺了一根手指,讓人印象深刻。

來人看到包廂內年紀輕輕的主僕二人,眼中似乎閃過一絲意外,但卻保持著很好的風度,微微頷首道:「鄙人南宮無名,不知閣下是……?」

洛川懶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那胖子,笑著點頭致意:「我叫洛川。」

南宮無名的臉上第二次露出了驚訝之色,頓時疑道:「洛川?凌劍宗那位?」

洛川樂了:「難不成您還聽說過其他叫這名字的?」

「有意思……有意思……」南宮無名笑著摸了摸肚子上的贅肉,邁著輕盈的腳步走到包廂內,輕輕嘆道:「怪不得閣下能出得起這麼高的價錢,原來竟是傳說中的洛藥師,那之前那枚青木丸……」

「正是在下煉製的。」洛川對此毫不避諱。

洛川很明白,自己的身份越高,名聲越大,對方才越不敢對自己生出歹心。

果不其然,接下來南宮無名便再度開口問道:「我聽說洛藥師已經加入了星殿,不知這消息是真是假?」

洛川點點頭:「不愧為青州八大家,消息倒是靈通。」

南宮無名自顧自地坐到了洛川的對面,擺擺手道:「什麼八大家,只是一些虛名罷了。」

話音落下,場中突然陷入了沉默,寒暄也寒暄過了,名字也相互報過了,那麼接下來自然就該說正事了。

很明顯,暫時看起來,洛川是更沉得住氣的那一個。

片刻之後,南宮無名將雙手交叉放在肚子上,笑著開口道:「此番相見,鄙人有一個不情之請。」

洛川一挑眉:「說來聽聽。」

「我想借用那篇煉器殘卷一觀。」

「不行。」

南宮無名的話說得很直接,洛川回絕得更加直接,於是氣氛再次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

頓了頓,南宮無名再道:「不白看,我給錢。」

洛川頓時笑了:「我想閣下應該知道,此殘卷可是我花了整整四千萬星石拍下來的,而我與閣下今日乃初次相見,我可不知道閣下有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或者帶了可以暗中拓印的法寶,所以這個險,我不能冒。」

對於洛川的再一次拒絕,南宮無名倒是顯得並不意外,然後他豎起了兩根手指:「兩千萬,只看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