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為底層關押的異族一般來說都不算強大,能夠珍藏一些『破神丹』所需的材料也說得過去,而今勉強湊足兩枚『破神丹』也算是不錯的結果了。

「是成是敗就看這次了。」經過與藍尊的一戰,周丹深感自己的實力極為不足,難以滿足現在所需的要求,當然了若是放在外界,以周丹現有的境界具備不合理的實力已經足夠傲視同齡人了,但是總院可不是其他地方,這裡是匯聚九洲大陸絕大部分的天才所在地,在這裡他也僅僅勉強算一個天才而已,還沒有那個資格可以傲視群雄。

哪怕他肉身強硬程度再次突破,周丹也不敢說自己可以無敵了,不過話說回來,一旦肉身堪比巔峰天器,那也不是誰都能欺負到他頭上來的,好比如說藍尊這樣層次的強者,周丹若是在肉身上再次突破,就算是藍尊也奈何他不得。

「龍紋鼎,現!」周丹突然雙手一招,緊接著在他跟前便出現一口小鼎,這口小鼎遍布符文,鼎下四足,上方則有兩耳。儘管此鼎顯得頗為漆黑,似乎破銅爛鐵,但是周丹此刻臉上卻無比的凝重,『破神丹』能夠煉製成功,他還得靠著看似普通的黑鼎。

此鼎名為龍紋鼎,乃龍帝隨身攜帶的一口專門煉製丹藥的丹爐,根據龍帝所傳授的記載,這龍紋鼎竟然是龍族煉丹爐排行第三的高級煉丹爐。

龍帝雖然只是最普通的准帝強者,但其卻是龍族龍神的女婿,至此身份無比崇高,又因龍帝本身對煉丹一道特別感興趣,所以才會得到龍神的賞賜,特賜龍紋鼎。

有了龍紋鼎,周丹的把握至少提高了三層。

原本他只有三四層的把握,想要煉成『破神丹』仍舊有點飄渺,不過有了龍紋鼎,成功率至少達到了七層甚至是八層,所以想要煉製成功,成功率還是比較大的。

「進。」周丹意念微動,下一刻他便進入『神空間』之中。

而今他要煉製的是異族世界的丹藥,若是在玄門之中煉製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或許會因此引來總院恐怖的存在將他鎮壓都不是不可能,所以為了以防萬一,為了煉製『破神丹』時不產生其他動靜,只能進入『神空間』之內。

龍紋鼎一出,突然亮起金光,那原本有點死氣沉沉的符文竟然開始蠕動了起來,如同蝌蚪不斷在鼎身上面遊走,這是來到『神空間』后,與其發生共鳴的異象。

「龍紋鼎,而今我要藉助你之手煉製一種四品丹藥。只不過這種丹藥並非是我們九洲大陸的丹藥,而是來自遠方的異族世界,名為『破神丹』希望能得到你的幫助。」周丹意念開始包裹住龍紋鼎,試圖與其交流傳遞自己的意願。

煉丹爐雖然不具備任何強大的攻擊能力,與法寶有著巨大的差異,但是煉丹爐卻是一種不低於任何法寶的存在,因為它們是煉丹必須品,沒有煉丹爐,就不可能會有丹藥。

煉丹爐也分等級,比如說高級的煉丹爐其價值含量就不亞於尋常准神器,甚至有些煉丹爐更具備價值。

比如說這龍紋鼎,在龍族之中也是排行第三的高級煉丹爐,能夠不斷盛產七八品的丹藥,而起能夠提高成功率,這才是高級煉丹爐價值為什麼會不次於准神器的存在原因。

而今周丹想要煉製的只不過是四品丹藥的『破神丹』,為何會擔心失敗?

答案非常的簡單,龍紋鼎乃九洲大陸土生土長的煉丹爐,用其來煉製異族世界的丹藥,別說想要成功,甚至有可能遭受反噬。

九洲大陸與異族世界的仇恨,不僅僅限制於眾修士之間,更是眾多法寶兵器乃至花花草草都有著互相抵觸的可能。說簡單點就是九洲大陸與異族世界的本源是絕對敵對的狀態,所以不管是哪個世界,任何東西都算會互相排斥的。

而今周丹想要藉助龍紋鼎煉製異族的丹藥,只能徵得龍紋鼎的同意,到時候在煉丹時才不會遭受排斥乃至反噬。

果不其然,當龍紋鼎接受了周丹的意願后,光芒猛然暴漲,瞬間衝天而起,剎那間連『神空間』隱約都傳來一陣陣龍鳴聲,似乎在抗議周丹的提議。

周丹無奈一笑,而後再次與龍紋鼎溝通:「我乃龍神傳人,算是龍族傾力培養的後人,你是不能拒絕我的提議的。」 秦少的心尖狂妻 周丹再次傳遞出一道信念:「並且我煉製『破神丹』也是為了增加實力而已,不久后封印可能就會被異族強者撕破,到時候我們九洲大陸又該如何?唯有我實力越強大,才能夠保護住九洲大陸!」

周丹如今也只能傳遞自己的意思,至於龍紋鼎是否還會抵觸他,心裡也沒底。

當然了,若是龍紋鼎仍舊會抵觸,他仍舊可以強行煉製,只不過成功率會大大降低而已,畢竟龍紋鼎只是一件死物而已,而周丹又是他的擁有者,是不能干涉他煉製任何丹藥的。

周丹的煉製水準本身就不算高,僅僅只是稍微涉及罷了,想要煉製四品『破神丹』僅有三四層的把握,如果沒有龍紋鼎的相助,基本上是不可能煉製成功的。

一旦龍紋鼎拒絕,周丹若是選擇強制煉製,成功率僅有一半,尚若龍紋鼎不抵觸,那就有七八層的把握了。

若是周丹煉丹的水準更高些,那就是百分百的把握了。

當龍紋鼎接受完周丹的意思后,果然發生了變化,那激昂的龍鳴聲迅速低沉下來,並且那耳目的光芒也逐漸收斂,龍紋鼎再次恢復了平靜。

周丹見此露出一絲笑意,這次算溝通成功了,並且得到了龍紋鼎的支持,今後若是在煉製異族世界的丹藥也不會在受到排次了。

「開始!」時間非常緊迫,周丹顧不得感慨,數千種材料全部散落出來,而後按照『破神丹』煉製的思路開始一個個材料的煉化。

長達半天的時間,數千種材料終於在龍紋鼎的可怕融化下成一團深青色的液體。

而今輔助材料全部煉化完成,只剩下二十種主材料了,煉化二十種主材料過程較為漫長,並且難度很大,接下來所要做的也關乎到『破神丹』是否能成功的至關重點了。

龍紋鼎不愧是龍族排行第三的煉丹爐,僅僅半天就將數千種材料全部煉化,若是尋常煉丹爐,想要煉化數千種材料至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可見龍紋鼎的珍貴之處了。

港樂時代 周丹深吸了口氣,而後謹慎的朝龍紋鼎內投入一株『血王參』。這便是二十個主材料之一。

只見血王參進入龍紋鼎內,猛然被一團火焰給包裹著,在深紅色的火焰下,血王參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只是在這時,異變發生了,只見血王參滲出了大量的灰色氣體,那深紅色火焰竟然在無法傷到血王參絲毫。

周丹神色微微一變,他沒有料到這血王參之中竟然蘊含著海量的真氣,不過當他想到『破神丹』乃是異族世界的丹藥后便釋然了,肯定是需要以真氣為主。

但是龍紋鼎內的火焰根本難以傷到血王參,這倒是讓周丹微微有些頭疼了。

若是無法將血王參的真氣給擊破,那麼火焰就無法煉化血王參,更別談『破神丹』了。

眼看數千種材料煉化而成的一團深青色的液體不斷在消散,周丹心裡也有些著急了,如果不將血王參給煉化掉,那麼之前所做的將覆水東流,並且白白損失數千種材料。

「恩?」急迫之時,周丹腦中靈光一閃,緊接著他身側竟然出現一名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只不過這人身形要較小一點,並且膚色是灰色的。

這正是周丹的真靈,真靈乃吞噬真氣為主,既然血王參受到真氣保護,那麼將這股真氣給吸收掉是否也行得通?

能不能行得通,還得試一試才是知道,但有一點周丹可以肯定,一旦失敗,不只是血王參會毀去,連那數千種材料所融合成的液體也會遭受影響,到時候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但是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不然『破神丹』根本煉製不出來。 「伯伯,你為什麼不早點來啊?」

「伯伯,我好疼啊。」

顧笙歡抱著被子縮在床上,她淚眼朦朧的看著陳雄擎,控訴著他的見死不救。

「我以為你跟我哥哥一樣疼我,我以為我需要的時候,你就會來幫我的。可是你沒有,你就看著我被她打。」

「是不是真想她說的一樣,我就是一個供你消遣的玩意。」

她說了那麼多,陳雄擎終於開口了。

「不是,歡歡是我最喜歡的姑娘。」

「那你為什麼讓她打我!」顧笙歡崩潰的抱頭痛哭,「她還罵我恬不知恥,還罵我小小年紀不學好,偏要學那些壞女人當人家情婦,還讓我寄人籬下就該有寄人籬下的樣子。」

「胡說,她沒那麼說。」

從她們爭執到大家,陳雄擎就站在門外一步不曾離開。他是看完了整場戲的,所以陳清揚怎麼罵顧笙歡的,以及顧笙歡的反應,他都聽在耳里,看在眼裡。聽完整場的他,顧笙歡的胡說八道他是知道。

「她不敢那麼罵你的,乖啊。」

「她就是這麼罵的。」顧笙歡抬起臉看他,一張小臉上滿是淚痕,連眼睛都是腫的。「你就護著她,就護著她。」

說了沒兩句,又哭了起來。

小模樣兒真可憐。

陳雄擎嘆了口氣,在她床邊坐下。他將她攬入懷裡,心肝兒小寶貝的哄著她。顧笙歡在他懷裡抽抽搭搭的了半天,哭聲才小了,然後她開始得寸進尺,問她是陳雄擎的誰,如果她犯了錯,他會怎麼樣。

反正問題怎麼刁難怎麼不靠譜怎麼來。陳雄擎也是把她放心上的,所以哄她的話更是信手拈來。兩人唧唧歪歪的說了一陣,陳雄擎問:「聽說你從前打架很厲害啊,怎麼會打不過清清呢?」

顧笙歡臉上一臊,呸了聲。說:「那我哥哥他們讓著我嘛。」

以顧承翌疼妹妹的程度,顧笙歡就是爬到他頭頂撒尿,他也不生氣的。如果是打架,顧笙歡一定要贏,他為了討妹妹歡心,收買幾個人來陪顧笙歡玩,並騙她說她伸手了得,那也是行的通的。

陳雄擎拍著顧笙歡的腦袋笑道:「你哥就陪著你胡鬧。」

提起顧承翌,顧笙歡又不開心了。

「怎麼了?」

顧笙歡神色一暗,「我想哥哥了。」

頓了片刻,她揚起腦袋看陳雄擎。「我之前以為沈自從是哥哥的好朋友,然後請他來幫忙管理顧氏。可是顧氏交到他手上后……」

說道這裡,她就再也說不下了。她咬了咬唇,清澈的眸子里是一片悔意。她不說的,陳雄擎自然懂,於是心裡更高興了。

這事之後,陳雄擎和顧笙歡越來越親密了,他的目光在顧笙歡逗留的時間越來越長,眼裡的興奮越來越明顯。而他對顧笙歡的各種小動作也越來越多,等到他的目光在她身上逗留的時間更長,比之前更熾熱時,顧笙歡就知道,她布下的局準備可以收網了。

那晚天又下了很大的雨,顧笙歡睜著眼睛躺在床上等陳雄擎。

其實早上的時候他就出門了,並告訴顧笙歡,他晚上有個飯局,要陪著個大人物,估計得很晚才回來,讓顧笙歡不用等他。顧笙歡乖巧的點點頭,並且還故作天真的問「那個大人物能救我家哥哥和公司嗎?」

這個問題陳雄擎沒有回答她,只是摸了摸她的臉,然後出門了。

他走後,顧笙歡一如既往的焦慮著,站在門口翹首以盼著。最後是在下人苦口婆心的勸說下,她才回了屋。

這一切不過是做戲罷了。

顧笙歡伸手往枕頭下摸了摸,摸到自己的東西安然無恙的在下面時,她心安了很多。

夜很深了,陳雄擎還沒有回來。顧笙歡心裡七上八下的,也不懂得過了多久,她聽到院子里傳來了車子的聲音時候,她整個人都是興奮的。

她翻身起床,跑到門口,悄悄拉開了一條門縫。她從門縫裡窺視陳雄擎的動靜,沒一會兒,陳雄擎就上了樓。

「伯伯!」

顧笙歡脆聲喊,她噠噠的跑過去,不顧羞恥的撲進他懷裡。開口埋怨。「您怎麼才回來呀!」

「你還沒睡?」

陳雄擎喝多了,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等您好久了。」顧笙歡在他懷裡撒嬌,「以後不許再晚回家,好不好?」

大概喝多了,酒精上頭容易使人感性吧。陳雄擎聽著顧笙歡軟軟的話,心中一陣火熱。

boss有疾:萌妻,來伺候 「歡歡,你是認真的嗎?」

他捧著顧笙歡的臉,眼中有著異乎尋常的熱。

顧笙歡說:「陳爺。」

她沒喊他伯伯,一聲陳爺讓一切都在不言中。

陳雄擎激動得把她往牆上一壓,猴急的開始親她摸她。顧笙歡左閃右躲就是不讓,陳雄擎急了,「歡歡,你別他媽的吊著我!」

顧笙歡喘了口氣,「去我房裡。」

陳雄擎動作一停,紅著眼看被他壓在牆上滿臉通紅的女孩子,想到她是女孩子,又是個臉皮薄的。她不願意在屋外也是對的,於是抱著她往房間里沖。

兩人齊齊倒在床上,進了房間陳雄擎不再壓抑自己。他扣住顧笙歡的兩隻手往頭頂上壓,接著強勢的起身而上。顧笙歡強忍著噁心,假意迎合他。在他摸上來,親上來的那刻,顧笙歡莫名想到了自己曾經在《醉死夢生》中飾演的妓女——明媚。明媚為了愛潛伏在敵人陣營里,她對著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巧笑嫣然,假意逢迎,最後卻在他們行魚水之歡,在男人快要到達頂峰時,她從枕頭下摸出早早備下的匕首,一刀抹向他脖子。

男人鮮血湧出來的那刻,明媚暢意的大笑著,然後赤著身體從樓上跳了下去。她用她的身體去交換一場不公平的愛,換取一個男人的記得。

現在她所做的事和明媚多麼相似啊!

可惜她並不是明媚,她是顧笙歡。

有些明媚能做的事,她不能做。

例如讓一個人記得她。

她顧笙歡不需要!

顧笙歡想,她需要的是忘記。

於是,在陳雄擎進入的那一刻,她從枕頭下摸出早已準備好的注射劑,冷靜的扎進了陳雄擎的胳膊。

細微的痛感傳來的那刻,沉浸在歡愉里的陳雄擎驀然驚醒,他怔忪的看著扎在他手臂間的注*射*劑。愕然道:「為什麼?」

顧笙歡把注*射*劑里的東西注射完,她踢開身上的陳雄擎。赤腳站著,冷漠的看倒在地上,毒**癮已經發作,馬上就要陷入幻境的陳雄擎。

她開口,給他答案。

「陳雄擎,你對我哥做的事,讓我哥受的苦。我也要讓你嘗嘗。」她說著,對展顏歡笑。她的笑還是如往昔一般嬌艷明媚,可惜話卻是挖心挖肺的。「聽說天堂的滋味比海*洛*因*四*號更讓人難忘,祝你好運!」 有了決定,周丹立刻開始動手起來。隨著他意念微動,只見真靈直接跨前一步,猛然朝龍紋鼎拍出一掌,剎那間一道灰色氣流融入龍紋鼎之中。

穿透龍紋鼎,灰色氣流直接將血王參包裹了起來。

突然間,一股吸力從灰色氣流冒出,整株深紅色的血王參猛然巨顫,碰的一聲那如同固若金湯的灰色真氣徒得破碎,化為氣流融入灰色氣體中。

而後真靈張口一吸,所有灰色真氣直接穿過龍紋鼎,而後被真靈吸入體中。

失去真氣的庇護,血王參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深紅色的火焰就如同一頭餓狼,猛然撲了上去,將整株血王參給包裹的嚴嚴實實,不斷的煉化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血王參已經縮小了十倍有餘,剩下一小小肉眼難辨的小血王參。

只不過這小血王參裡頭卻充斥著可怕的威能,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炸一樣,極為危險。

周丹這時候面容也逐漸開始凝重了起來,這才是最為關鍵的一刻,他必須三心二用,一邊控制火候一邊將數千種材料所化的能量不斷融入這一株血王參之中。並且他還要時刻注意血王參的狀況,一面發生異變。

長達四天的融合,數千種材料所化的能量終於全部融入血王參之中,而此時的血王參也變回了最為純凈的能量。

周丹來不及多想,再次投入一株主材料,借用剛才的辦法開始一個個煉化了起來。

晃眼便是一個月,在這一個月里周丹總算融合入十九種主材料,而今就剩下最後一種了。最後一種材料融合后便是凝丹的時刻,所以僅差一步就算成功了。

最後一株主材料也被周丹仍如龍紋鼎之中了,終於再次過去兩天,所有材料全部煉化,而今便是凝丹之時。

「丹成,破神丹,凝結!」周丹雙手打出一道複雜的印記,最後融入龍紋鼎之中。

這是結丹的印記,也唯有如此,才能夠將液體轉化為固體狀態。

結丹印記一出,那團液體果然開始蠕動,緊接著便開始變形,最後越來越僵固。

周丹見此心中微微鬆了口氣,總算要成功了,長達一個多月的煉製也算等到收穫的時候了。

但是就在這時,周丹的笑容猛然僵固,一臉錯愕的盯著龍紋鼎空間內的情況,只見那原本將化為固體,凝結成丹的『破神丹』突然砰的一聲,全部破裂,而那股可怕的能量更是讓龍紋鼎微微一顫,不過仍舊沒有溢出半點威能出來。

「失敗了?」周丹啞然,原本以為成功了,沒想到結果卻是失敗了,而今竟然是失敗在最為簡單的最後一步,凝結成丹!

「為什麼會失敗?」周丹苦笑連連,他腦力運轉的速度非常的快,短短片刻便將這一個多月來的過程全部在腦中回放了數遍,但是他並沒有找到毛病出在哪。

「毛病到底出在哪?」周丹發現自己頭有點大了,四品丹藥而已,就算他的煉丹水準不咋地,有龍紋鼎相助,成功還是極大地,但是為什麼會失敗在凝結成丹這最為簡單的一步呢?

嗖!!

突然,小男孩的身子出現在周丹的眼前,看著一臉苦惱的周丹,不由的露出一絲嘲笑之色:「你連二品丹藥師的水準都沒有,竟然試圖想要煉製四品丹藥,而起還是異族世界的,你說能成功嗎?」

周丹白了眼小男孩,這時刻他哪還有心思和小男孩計較這些啊。

突然,周丹從地上站了起來,瞬間將小男孩抓住,一臉興奮的搖晃道:「我想你應該有辦法才對,不然你會出來?」

小男孩被周丹搖晃著兩顆大眼睛不斷的打轉著,話語斷斷續續的說道:「你別晃啊,在晃下去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周丹無奈停止晃動,收斂一下心情,一臉期待的看著小男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