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終趙雲與趙信大戰,趙信不敵趙雲,最後使用暗器打敗了趙雲,最後關閉了機關,將虛弱的趙雲關在這個密室之中,原本這個地方趙信想拿它當做收集信仰的聖地,但一想到趙雲死在這裡就感到噁心就封閉了這裡。

最後趙雲因為流血過多而死,至於他的師弟趙信,自那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聽完這個故事葉綻青感覺到了自己好像太相信歷史了,有點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苦惱的看著坐在雕像頭上的老頭。

「你也不用苦惱,在我死的時候我擺設了一個陣法,讓自己可以順利的轉世,而你,就是我的轉世,這也是為什麼你對牆壁上的槍決心法感覺到了熟悉,我現在的這個靈魂體,只是殘魂,至於我之前說你為何學會走路比別人晚,因為你靈魂殘缺!」

葉綻青環顧四周果然在一個角落找到了一個屍骨,走上前去看到了地上法陣的痕迹。

「放鬆,吞噬掉我,你的靈魂會補全才會發揮最大的力量,這樣才是真正的你。」

老頭說完這句話也不等葉綻青同不同意,就融入了他的體內,許久過後葉綻青睜開了雙眼。 「我趙雲又復活了!不,我現在是葉綻青,趙雲什麼的只是我的前世而已,世界真奇妙啊,原來轉世什麼的真實存在。」

葉綻青一臉苦笑的召喚出長槍,而長槍的樣子也略微的發生了改變,變成了曾經自己名為趙雲時所用的長槍,葉綻青如同看到老戰友一般,撫摸著槍尖。

「仇恨什麼的我已經忘記了,既然新生了,我也是時候放下仇恨了。」

說著葉綻青走到雕像面前,一拳將雕像轟的粉碎,而通道也出現在葉綻青的面前,這時一個女子從葉綻青的身後走了過來,這個女子就是趙雅靜,葉綻青趕緊把手絹歸還。

「公子此時是趙雲大人,還是…」

葉綻青用手撫摸著下巴思考著。

「叫我葉綻青吧,這一世的名字就是這個,而且我也不打算追究前世恩怨了。」

聽到葉綻青這樣的話語,趙雅靜淺笑著,笑容是那麼的迷人,讓葉綻青沉醉。

「敢問姑娘芳齡?」

葉綻青鼓起勇氣想深刻的了解趙雅靜,這就是所謂心中的悸動?

「我?一介亡靈而已,說起來我現在已經三千多歲了吧 總裁騙妻枕上 ….」

「…..」

聽到這句話葉綻青著實是被嚇到了,但是想到自己算上轉世的年齡也差不多千歲,趙雅靜看到葉綻青這好笑的表情,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姑娘有想過重生嘛?這樣就可以再次享受人生。」

趙雅靜嘆了一口,背過身去。

古老的情思 「我又何嘗不想,但是萬壽花已經凋謝了,如果有萬壽花的話,我可以重生的,可惜…」

看著趙雅靜悲傷的背影,葉綻青的內心莫名的心疼。

「我會想辦法幫你復活萬壽花!」

這時葉綻青發自內心的話語,趙雅靜回過頭來一臉開心的樣子。

「我等著你。」

說完趙雅靜的身體逐漸透明消失不見,在這個密室當中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到木子墨和呂紀,說著葉綻青打起精神來向通道里跑去。

當葉綻青跑出通道第一個遇到的人竟然是呂紀。

「呂紀!」

「綻青!」

兩個人擁抱到一起,如同多年未見的好兄弟一般。

「你沒事真的太好了,但是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

呂紀點了點頭特別認同葉綻青的話,因為現在兩個人所在的是一個大殿,大殿正前方有一個王座,王座上面坐著一個虎頭人,一臉玩味的看著兩人。

「怎麼?你們繼續,我就看看,不說話。」

看著王座上的白虎妖人,披著絨毛披風,霸氣凜然的盯著葉綻青和呂紀。

「你有看到過木子墨嗎?」

葉綻青現在很想知道木子墨在哪裡,因為木子墨是他們這裡實力比較偏弱的,擔心他出現什麼意外。

「沒有,綻青現在沒時間考慮這麼多了,先解決眼前的事情!別忘記我們此行的目的!」

白虎妖人打了一個響指,一個女性獅子妖人出現在葉綻青和呂紀面前。

「你們想與我戰鬥?抱歉,現在的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

白虎妖人語氣特別狂妄,但是人家也有狂妄的本錢,整個宮殿里散發著白虎妖人的威壓,直接透漏出了白虎妖人的實力,升境界的實力。

就連面前的這個獅子妖人也是鏡境界巔峰,葉綻青和呂紀只好咬牙迎戰了,獅子妖人手中出現了長刀,怪叫著沖了過來,葉綻青不斷用長槍抵擋獅子妖人的攻勢,而呂紀想從側面攻擊獅子妖人,當劍與獅子妖人的皮膚接觸時,摩擦出了許多火花。

「哦,忘記告訴你們了,你們面前的這個是改良版,雖然奪取了其理智,但換取了力量,對自身防禦也強化了許多。」

白虎妖人不以為意的說著,自己一臉若無其事的剝著橘子,一粒一粒的吃著,津津有味的看著獅子妖人與葉綻青二人的大戰。

「你個畜生!這麼殘忍的事情你都做的出來!奪取理智?獲取力量!?」

重生福氣小軍嫂 聽到葉綻青的辱罵,白虎妖人無動於衷,開始剝第二個橘子,一臉玩味的樣子。

「綻青怎麼辦,我們無法破防,這樣打下去是消耗我們的體力。」

呂紀退到葉綻青的身邊一臉焦急的說著。

「攻擊眼睛!」

葉綻青這麼一提醒,呂紀頓時恍然大悟,對啊,眼睛是最脆弱的地方,一劍刺向獅子妖人的眼睛,但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長劍刺向獅子妖人的眼睛依舊摩擦出了火花。

「啊哈哈哈,你以為我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留下這樣致命的弱點?」

白虎妖人拍著大腿狂笑著,而陷入苦戰的二人幾乎崩潰,這樣一面倒的戰鬥可怎麼辦。

呂紀抬手一劍,但是這一劍,讓自己想起了之前花費那麼多時間所做的一切,學習了至強劍術為何還會失敗?

葉綻青旋轉著長槍想起自己的姐姐白雪柔對他說過「我的戰鬥方法並不適合你」又想起來之前與自己的殘魂相遇,為什麼自己還在用過去的戰鬥方式?

呂紀和葉綻青的動作發生了變化,呂紀施展著劍族的劍法,葉綻青施展著趙雲的槍法,因為戰鬥方式的改變,獅子妖人開始連連敗退,下一刻呂紀的長劍劃破了獅子妖人的小臂,葉綻青的長槍貫穿了柿子妖人的小腿。

「嗯?這才有點意思嘛,沒想到那些老不死的竟然把這些東西傳給了你們。」

白虎妖人放下手中的橘子,一臉認真的看著眼前的戰鬥。

獅子妖人身上的傷口不斷增加,身上已經血粼粼的了。

「吼!」

獅子妖人怒吼著,一刀劈了下來,葉綻青用長槍抵擋,腳下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大坑,呂紀跑過來一腳將獅子妖人踢飛,一劍斬了下去,可惜斬了個空,但地面留下了百米長的裂痕。

這時呂紀連連後退弓下身,呈現拔刀的姿勢,開始積蓄鋒力,葉綻青不斷與獅子妖人糾纏,但獅子妖人的力道越來越大,隨隨便便的一刀就能將地面打出一個大坑。

葉綻青脫掉上衣,露出完美的上半身軀幹,不斷的揮舞著長槍,汗水揮灑,連續刺擊,橫掃,不斷的切換著戰鬥方式,而獅子妖人一記拖刀,龐大的刀氣撲向葉綻青,葉綻青輕微側身,刀氣撲向葉綻青身後的白虎妖人,白虎妖人只是用手指輕輕一彈,這個刀氣就飛向了一邊,一個石柱就這樣倒塌了。

本來一臉得意的葉綻青此時一臉凝重,知道白虎妖人很強大,但是沒有想到與他之間的差距竟然是這麼龐大。

「綻青!」

聽到呂紀的呼喚,葉綻青趁著這個機會立即將獅子妖人挑飛,飛到空中的獅子妖人不斷掙扎,看樣子她並不會踏空而行。

「劍訣·黑月!」

劍技之上就是劍訣,這個增幅了很大的黑色月牙劍氣在觸碰到獅子妖人的時候摩擦出了火花,最後將至攔腰斬斷,最後發現這個獅子妖人竟然是用人和妖進行了機械改造!

獅子妖人的屍體冒著電火花,露出鮮血和機油,看到這些葉綻青和呂紀不得不緊皺眉頭,頓時感覺到了反胃。

「白虎!」

呂紀惡狠狠的盯著白虎妖人,而白虎妖人也從自己的王座上走了下來召喚出了長戟,不以為意。

「正如你們所看到的,這樣的存在我們聖妖殿手裡最起碼還有一千,所以你覺得可能是我們的對手嗎?趁著現在我沒改變心意,來聖妖的麾下如何?」

白虎妖人伸出手,做出邀請狀,而呂紀和葉綻青一臉不屑。

「抱歉,我也有我們的立場,所以我不能去你那邊,即便是死也不會去。」

葉綻青抱著自己的長槍,堅毅的說著,呂紀在一旁點著頭一臉認可。

「那麼,真的很可惜。」

白虎妖人收回自己的手,迅速的衝到兩人面前,彷彿瞬移一般,一臉兇狠的樣子。

「很可惜,你們將要死在這裡了。」

一戟狠狠的砸了下來,呂紀用長劍,葉綻青用長槍兩人共同抵擋著攻擊,兩人腳下的大理石不斷破碎,兩個人也不斷的下陷,大坑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深,最終兩人將白虎妖人的攻擊彈了回去。

「呼…」

兩個人喘著粗氣,而白虎妖人跟沒事人一般,將長戟抗在肩頭上。

「好像是我太高估你們兩個了。」

白虎妖人說完這句話發現眼前少了一個人,略微驚訝,葉綻青成功的繞到了白虎妖人身後,一槍刺了過去,白虎妖人連身都沒轉,直接用左手抓住了長槍,無論葉綻青如何用力都無法抽回自己的長槍。

「就這點實力?也想來與我對抗?」

白虎妖人抓住長槍將葉綻青摔倒天花板上,葉綻青也因此狠狠的鑲嵌到天花板里,隨後又從上面掉了下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此時的葉綻青已經奄奄一息了,更別說站起來了。

「接下來,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白虎妖人轉過身去用左手指著呂紀,右手依舊將長戟抗在肩上,一臉不屑。

「切…別小看人!」

說著周圍出現了很多呂紀的幻影,呂紀自信的微笑著,正想突然一劍刺過去,誰知道白虎妖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呂紀的真身,一拳將其轟飛。

被轟飛的呂紀一口鮮血噴出,用長劍插入地面,緩解衝擊力,穩定身形,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喘著粗氣。

「與你們戰鬥真沒勁,能再認真點嗎?」

葉綻青咬牙切齒,恨自己無能為力,只能躺在地上看著呂紀戰鬥,卻不能幫助呂紀戰鬥。

「劍訣·瞬閃。」

一共二十四劍不斷的在白虎妖人身邊閃現,斬擊,但是沒有一擊奏效,連衣服都無法劃破。

「你這是在給我撓痒痒嗎?本想留下你陪我好好玩玩的,可惜,我對你失去興趣了。」

說著一把抓住閃現到白虎妖人身邊的呂紀,將其狠狠的按在地上,再補上重重的一腳,呂紀大口大口的噴著鮮血,昏迷不醒,白虎妖人漫步走向自己的王座,路過葉綻青的時候,也狠狠的踩了一腳,葉綻青噴出一口鮮血,因此失去了意識,白虎妖人回到王座坐下並繼續剝橘子,享受著橘子的酸甜。

而木子墨也終於趕到了,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呂紀和昏迷不醒的葉綻青,木子墨特別憤怒,迅速的跑到呂紀和葉綻青身邊,打開易拉罐恢復著兩個人的傷勢,經過多次的大戰,剩下的易拉罐也不多了,但是這樣下去呂紀二人會死掉的。

「白虎…你在我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聽到木子墨的話語,白虎妖人感到可笑至極。

「你試試。」 木子墨將昏迷不醒的葉綻青二人放到了一個角落,右手一揮虛影長劍出現在自己的手中,一步一步的走向白虎妖人。

「也許今天就可以做一個了結了。」

對於木子墨的話白虎妖人不屑一顧,緩緩的從王座上站起來,召喚出長戟將其抗在肩上,一步一步的向木子墨走來。

「你跟你的夥伴一樣無知,你與我相差太多,為何還要像我挑戰,我今天心情好,你蠻可以帶著他們兩個逃走。」

白虎妖人一臉笑意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而木子墨咬緊牙關沖了過去,的確從一開始就感覺到了自己與白虎妖人的差距。

「劍技·瞬斬!」

一道白光閃過,白虎妖人的臉頰被劃開一道口子,白虎妖人用自己的眼睛看向臉頰上的傷口,再用自己的左手摸了一下,然後舔了舔沾滿自己血跡的手指。

「小子,你不錯!」

白虎妖人迅速轉身,揮舞長戟,木子墨高高跳起,右手一甩,一記劍氣呼嘯而去,被白虎妖人用左手徒手捏碎,這時白虎妖人奔跑了起來沖向木子墨。

木子墨左右來回晃動自己的身體,周圍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影子,每個影子好像都是木子墨的真身一般。

「小子,你以為這樣我就找不到你了嘛?」

白虎妖人盯著其中一個木子墨,將手中的長戟狠狠的丟了出去,木子墨用長劍抵擋著長戟的戟尖,但是這衝擊力非常一般,自己就這樣活活的釘在了牆壁上。

木子墨將貫穿了自己小臂的長戟拔了出來,丟到一旁,傷口處紫雷繚繞,很快傷口就恢復如初,白虎妖人很驚訝哦木子墨的恢復能力,一抬手長戟飛回了他的手中。

木子墨弓下身子,做拔刀狀,可惜白虎妖人知道木子墨接下來的動作,一看就知道是之前呂紀殺死獅子妖人的那一招,白虎妖人揮舞長戟強大的氣勁飛木子墨,而木子墨這次竟然踩著這氣勁向白虎妖人飛奔而去。

天花板有些石頭墜落,可能是之前葉綻青撞壞了天花板的緣故吧,但這也不影響兩個人的戰鬥,木子墨不斷揮舞著長劍,白虎妖人也不斷的抵擋,隨後踢出一腳被木子墨的膝蓋抵擋住。

白虎妖人左手揮拳,木子墨左手出掌抵擋住攻擊,右手長戟墜落,木子墨側身一劍劃破了白虎妖人的絨毛披風。

「哈!金剛體!」

白虎妖人一聲怒吼,全身金燦燦的,彷彿是一個由純金打造的一般,木子墨將虛影長劍丟棄,長劍化為光點消失不見,而夜魅出現在木子墨的手中,甩刀出鞘,一刀斬了下去,白虎妖人很自信的用自己的小臂抵擋。

但是夜魅一點一點的斬入了白虎妖人的皮膚,鮮血也流了出來,看到這一幕白虎妖人不敢置信的連連後退。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有這麼多的招式和力量?」

木子墨沒有回答對方,身上略微的出現了一絲絲紫雷,好像從剛才開始木子墨一直在熟悉著新的力量一般。

看木子墨不回答自己的話語,白虎妖人也冷靜了下來,將長戟狠狠的插入地面,地面崩裂,地火一道接著一道噴射出來,讓木子墨特別慌亂。

趁著這個機會白虎妖人跑過去與木子墨繼續對拼。

「叮叮噹噹,轟隆轟隆。」

周圍的建築逐漸在坍塌,唯一可以支撐宮殿的幾個柱子也不斷的倒塌,天花板的石頭不斷的降落,當天花板破碎差不多的時候,露出了優美的夜空,眾多繁星和月亮一目了然。

眼看碎石要將葉綻青二人砸成肉餅,而木子墨無法分身過去,焦急的木子墨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這一刻葉綻青醒了了過來,雖然無法戰鬥,但是保護好身邊的呂紀還是可以的,隨後對木子墨點了點頭,示意木子墨可以專心戰鬥。

木子墨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開始專心戰鬥,將自己心中的苦悶全部揮灑了出去,但木子墨並不佔據上風,無論怎樣去努力,白虎妖人都是一副我在陪你玩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