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終,他停在了最右邊的一道石門前,閉上眼睛,仔細地體會著黑石上傳來的氣息,這彷彿是一本沉埋在時光中的古籍一般,記錄了千萬年的歷史。

他彷彿感應到了龍皇的氣息,似乎是存在的,但又很奇怪的一種莫名的感覺,彷彿是宇文天自己臆想而已。

!! 「就它了!」宇文天立即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石門,暗道一聲,便一步跨出,瞬間沒了蹤影。

嗡……

空間一陣微顫,宇文天的身影出現在一個煙霧迷濛的大殿中,偶爾可以看到一側的牆壁,還有一些石桌石椅之類的,牆壁上雕刻著很多詭異的圖案,但基本上都像是婀娜的舞女,若心神不穩,可能會被這些詭異的圖案迷惑,深陷幻境之中。

而這裡,並不是想外面其他的地方那樣黑漆漆一片,而是有多重光亮交匯著,紅光,黃光,綠光,白光,紫光,等等,眾彩繽紛,宇文天知道,這是鑲嵌了一些特殊的夜明珠。

這倒好,起碼可以看得清周圍的事物。

「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這應該不是主墓室,應該有出口吧!」仔細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宇文天眉頭皺了又皺,緩緩地行走在煙霧之中,尋找起他想要的東西。

「如果不是主墓室,那這裡一定是一個險關,漸漸接近主墓室的險關,定然不會簡單,得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啊!」暗自思揣一番,宇文天穿行在煙霧之中,尋覓著出路,也警防著危險。

「嗯……」

忽然,一側的煙霧深處傳來了一道輕微的聲音,如羞澀少女的喘氣的聲音,頓時令宇文天神色一變,眼中殺氣一閃,噬神槍出現在手中。

他將神識展開,卻發現只能籠罩不到十丈的範圍,幾乎沒有什麼效果,他索性收了起來。

「嗯……」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似乎距離宇文天較遠,但酥軟之極,聞之讓人心神蕩漾,無奈宇文天心智堅定,冰冷若無欲無情。

「看來,危險就在那裡!估計出路也就在那裡,敵人似乎不弱啊!苦戰即將來臨!」宇文天面色冷厲,將自己的氣息隱匿起來,緩緩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約行了百多丈之後,宇文天漸漸停下了腳步,因為他發現身周的煙霧似乎變了顏色。

原先遇到的是白霧,略帶一些青色,如燒柴禾時冒出的青煙,但卻沒有一絲氣味。

這種煙霧,宇文天見得多了,幾乎很多地方都有,與晨霧一般,無毒無害,除了阻擋視線之外,便只是裝飾一點風景罷了。

但是,此時他身周的煙霧,卻是帶著一點點粉紅色,一般人難以發現,也只有宇文天這樣細心的人才能發現。

不過,宇文天發現這煙霧的變化,卻並非他的眼力,而是因為他的嗅覺。

因為他最先嗅到了一股香氣,芬芳的花香,聞之讓人精神抖擻,氣血翻騰。

「莫非是靈藥散發出來的氣息?」宇文天神色一滯,瞬間便想到了靈藥,嘀咕道:「只是淡淡的氣味,便可以讓人氣血翻湧,這整株靈藥,絕對是補充血氣,強化肉身,提高實力的寶物,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不過,一般情況下,危險與機遇並存,這靈藥出現了,估計這危險肯定很恐怖!看來得小心了!」宇文天思索一番,仔細地嗅了嗅空氣中的花香,心神如入仙境,全身瀰漫著一陣舒爽,他繼續向前走去,暗道:「這株靈藥,一定要得到手,這對提升我的實力有很大的幫助!」

「嗯……」

前面再次傳來一陣聲音,比之前清晰了很多,宇文天一痛,眉頭微皺,但神色愈加冰冷了。

漸漸的,煙霧中的粉色越來越濃,宇文天知道,他距離那靈花很近了。

穿行了十丈之後,宇文天在煙霧中看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朦朦朧朧,難辨其形,但他肯定,這一定是剛才那道聲音的發出者。

瞬間,他將噬神槍橫於胸前,暗中運轉了罡氣,緩緩靠近了那道影子。

「嗯……」

那道影子似乎坐倒在地上,無規律地扭動著,詭異之極,越是如此,宇文天便越是小心。

「看來對方是在施展術法了!」

暗道一聲,宇文天握著噬神槍的手不禁使勁攥了攥,神色變得凝重之極。

如果是直接殺將過來,宇文天還可以接受,但是對方的舉動如此詭異,這讓宇文天更加謹慎了。

幾步之後,終於,他看清楚了這「恐怖」神秘存在。

「怎麼是你?」

待看清前面的身影之時,宇文天神色一滯,隨即皺起了眉頭,緊接著臉上殺氣蔓延,冰冷的氣息席捲而出,罩向了身前五丈處的那道身影。

「別過來!」那道驚喝一聲,嬌紅的臉色瞬間煞白,眸中的羞澀瞬間變成了驚恐,縴手撐在地上,往後移動了一段距離。

她的衣衫已經有些破爛了,兩條玉臂露了出來,泛著淡淡的粉色,香肩在外,那至美的鎖骨,彷彿可以讓天下所有的男人為之痴迷。

潔白的裹胸也袒露了大半部分,使得她展現在了宇文天面前,配合著她那張俏麗無比的羞紅容顏,彷彿可以讓一個世界為之傾倒。

也許在平時,她的姿容絕對是如蟾宮仙子一般,但是此時,她卻是呈現出一副前所未有的狼狽相。

宇文天一開始並沒有立即認出她來,但兩息之後,他的神色瞬間變冷了。

這絕美的佳人袒露出很多誘人的部位,可以迷惑眾生,但惟獨不能讓宇文天心動,而且,宇文天看到她時,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接踵而至的便是無盡的殺意。

醜女祕書落跑妻 「冤家路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而這裡,將會是你的墓地!」宇文天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情,緩緩地向著這絕美身影靠近,身上的殺意升騰,彷彿待噴的火山一般。

「你……你不要過來……」女子驚慌失措,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呼吸紊亂,立即拉起凌亂的衣衫,將一些能夠遮掩住的私密部位裹了起來,並迅速後退著,手中還握著一把細劍。

「看樣子你受傷了,似乎還傷得不輕,氣息虛浮不穩,血氣難以控制!可惜,你我是仇敵,我不會饒你!」宇文天看著女子的狼狽之相,冷冷地道了一聲:「素心一個人恐怕有些寂寞了,我送你下去陪陪她吧!」

說著,宇文天的氣勢瞬間一變,噬神槍化作紫金光影,對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刺去。

槍罡襲來,這女子神色劇變,彤紅的俏臉由紅變到白,由白變到紅,再由紅變到白。

她施展全部真元,手中細劍揮舞起來,一道道浪潮滾滾而來,阻擋在槍罡前面。

然而,宇文天的槍罡霸道無比,直接破浪而出,直至這女子的眉心。

驚慌之下,這女子橫劍於額前,擋住了恐怖的槍罡。

「鏗……」

清脆的金鐵交鳴之聲響起,女子瞬間倒飛出去,當空噴出一口鮮血,重重地砸在十多丈外。

宇文天眼中的殺意不見,腳步一蹬,瞬間沖將過去,舉起噬神槍,正要刺下去,立時,他發現了異狀。

只見著女子嘴角溢著血跡,細劍已經脫手,整個人似無力一般,艱難地掙扎著,但應該是蒼白的俏臉,此時卻是彤紅如翡一般,眼神有些迷離,氣喘吁吁,不斷地發出聲音。

時不時地出現一絲清明,但不到一息,又陷入了這種詭異狀態。

不過,她對宇文天的忌憚和恐懼絲毫不減,虛弱無力地低喝道:「你……你……不要……不要過……來……」

宇文天愣住了,那即將刺出去的噬神槍停滯在了半空,三息之後,他神色劇變,立即收回了噬神槍,驚呼道:「該死,竟然是淫毒,這是迷心大陣!」

瞬間,他便已知曉這女子為何會是這樣的狀態,也知道了煙霧中瀰漫的粉色和那誘人的花香為何物。

此時,他不能肯定那是不是靈藥散發出來的,但他知道,這迷心大陣中的關鍵,便是這迷人心神的花香。

這女子本身就中了這種花毒,正在運轉真元抵抗,但是與他一戰,放棄了對花毒的抵制,毒氣蔓延全身,漸漸蠶食著她的心神。

再貞潔的烈女,在在這種淫毒侵襲之下,也有可能會變的,更何況是這個媚惑眾生的佳人。

「姓高的!老子饒不了你!」

宇文天此時的臉色也是通紅起來,全身血液沸騰,眼神逐漸顯現出了絲絲紫色,身體某個地方昂首峭立,猙獰無比。

這個時候,他的識海變得混亂了,一絲絲紅霧蔓延其中,端坐金蓮之上的元神,漸漸模糊起來,身上那個古樸的「封」字也逐漸消散,那黑色的魔胎時隱時現。

本來,宇文天一嗅到花香的時候,便立即運轉罡氣,將花毒逼出體外,便不會受花毒影響。

然而,他看到這女子之後,怒氣攻心,情緒激動,加速了花毒在身體中的蔓延,再加上後來的攻擊,火上澆油,吸入了大量的花毒,饒是他手段通天,也不能立即解去這花毒。

要知道,這是淫毒,與那些直接破壞肉身的劇毒不一樣,這種花毒,有些時候,跟養料一樣,能提升氣血的運行速率,百毒不侵之體對它不會排斥。

所以,這也是百毒不侵之體的少有的弱點之一。

然而,這個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宇文天始料未及,已無力回天。

!! 這股力量,讓她震驚的同時,也讓她擔憂,畢竟,陌生的力量,不明所以,擔憂是正常的。

不過,一想到之前發生的一切,她瞬間便忘記了這些擔憂,只留下無盡的苦楚和傷痛。

「水清啊!水清!你還會是你嗎?」

呢喃幾句,她朝著宇文天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眸中滿是無盡的失落之意,最後,她身形一閃,朝著另一個方向奔去,幾息便沒了蹤影。

宇文天依舊沉浸在《昧魘心經》創造的夢境之中,他感悟著浩然的生命之道。

菩提樹是神秘之極的神物,頂端的天地靈物,他依靠著它的滋養,將生命意境領悟到了大圓滿的境界。

不過,很久了卻沒有再做提升,依然滯留在巔峰意境。

此次進入了夢境之中,或許是因為他的生命的不完善,神魔共體,才會進入了生命之道的夢之世界。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久未變化的意境桎梏,似乎有所鬆動了,發生了質的變化。

澎湃的生命精氣將他籠罩,他彷彿化身為菩提樹葉一般,身影虛幻,朦朦朧朧,最後竟然形成了三道分身。

夢境中如此,識海中亦是如此,而在現實中,金色大繭之內,也出現了三道身影。

在宇文天沉睡的時候,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骨身,也在悄然地發生著變化,一處肋骨上,那些神秘的道紋,在繞著肋骨流轉,彷彿化作無數金色的蝌蚪,最後將宇文天全身的骨骼都遊走了一遍,終又回到了原處,平靜下來,彷彿一切都沒有變化過。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幾個時辰,也許是幾天,抑或是更久,那金色大繭的光芒漸漸散去,宇文天的身影漸漸顯露出來,長發披肩,寶相莊嚴。

唯一不符合此時場景的,便是他赤身露體的形象。

又過了半晌,他終於睜開了眼睛,呼出了一口濁氣,一股舒坦的感覺遍布全身,他禁不住發出了一聲。

很快,他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嗯!怎麼莫名其妙的提升了!」感應之下,宇文天發現自己的修為猛進了一步,境界也提升了。

此時的宇文天,赫然已是虛靈五重天之境的巔峰!

這確實是大進步!

對進階緩慢的宇文天來說,在外人看來這只是細小的提升,但實際戰力,確實有著很大的變化,而這種提升,也是極為不易的。

雖說被天才看做妖孽,但宇文天境界的提升速度,實在不敢恭維,那種緩慢,連二流武者都不如。

這次詭異的提升,無疑讓宇文天興奮不已。

但是,很快他意識到了不對勁。

他不希望自己的修為是莫名其妙地被提升了,所以,他開始靜坐,苦思冥想起來。

終於,他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一些簡短的畫面。

他記起了粉色花毒,花香,還有蒙面女子!

一想到蒙面女子,他面色大變,立即看向了周圍,只嗅到了空氣中還未散去的女人體香,卻不見伊人蹤影。

他漸漸覺得奇怪了!

他可是清晰地記得蒙面女子在這裡的,此時又不見蹤影,真是疑惑不已。

「莫非是被我給殺了?」宇文天忽然這樣想到,但又不太相信,他可是有些模糊的印象,蒙面女子中了花毒,他收起了噬神槍,沒有打算攻擊,然後……

然後便是朦朦朧朧,什麼也記不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