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月天的威脅倒不是很大,只是其身為月家的大皇子,他們是不敢對其如何的,若是月天加入戰局,整個戰局就會變得無比複雜。

「哪來的阿貓阿狗,有什麼資格教我怎麼做?」月天卻是瀟洒一笑,霎那幻化出三頭六臂,每一隻手上都持有一把戰斧,而這些戰斧赫然是准神器。

兩名老者神色極為難看,月天的境界並不比他們高,而且其手段也沒有周丹的詭異,若是硬懾未必會是他們的對手。

但是有了六把准神器戰斧的彌補,月天也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六大准神器戰斧,皆有月家太祖親手煉製,贈與月天。

月天原本就極為擅長戰斧,更是領悟了戰斧法則,以他而今的實力完全能夠駕馭的住六把准神器。

甚至可以發揮出戰斧的極致力量,如此一來,就算月天的境界要比他們低,但卻因為有這六把戰斧而彌補了這一差距。

而今再加上令月家全力圍剿都無法成功的周丹,兩人沒有多少必勝的把握。

只不過他們身為月家三大將軍的奴隸,卻沒有資格逃離,哪怕是戰死,也要拖延住這兩人,等待大將軍的到來。

「和他們廢話太多幹什麼。」

一股強大的神念直接將兩名老者覆蓋住,霎那心力法則化為虛無縹緲的利刃,狠狠的對著兩名老者的識海刺去。

「哼。」兩名老者冷哼了一聲,同樣的招式他們豈會栽了兩次跟頭。

兩人的神念結合在一起,輕易便將周丹的心力法則給阻擋在外了。

心力法則既然無用,周丹手中便出現了一把通體冰寒的神劍,正是寒龍劍。

手持寒龍劍,他一步橫跨數百米,直接撲殺了過來。

「找死!」兩名老者露出猙獰之色,讓他們最忌憚的是虛無縹緲的心力法則,至於近戰,明顯他們有絕對的自信!

只不過就在兩人朝周丹圍攻而來的時候,月天擋住了一名老者,瞬間撲殺一塊。

「月鋼,此人就交給你了,我與大皇子教教手。」被月天擋下的老者傳音給另外一人,而後便與月天瞬間廝殺在一塊。

月天手持戰斧,極為神勇,月柴心中暗暗叫苦,他本以為可以輕易壓制月天,誰曾知道月天的戰力極為可怕。

原本稍微有一點優勢,隨著時間的流失,已經明顯被月天給壓制住了。

而另外一名月家奴隸天神,臉上猙獰無比,近戰是他最為強大的一面,因為他的肉身很是強大,饒是同階者都很少有人敢與他近身搏鬥。

如果周丹一直躲避自己也就罷了,畢竟這心力法則讓他很忌憚,他也不敢靠的太近,可是現在對方明顯太過自負,不僅不再利用心力法則來影響他,更是想與他近身對決。

「死吧!」月鋼手持方天畫戟,狠狠的從高空中劈了下來。

周丹神色微微一凝,這方天畫戟的速度達到了十倍光速,快到極致,如果他沒有突破,只怕難以躲避這一殺招。

不過現在他並沒有退縮,而是直接震動寒龍劍,迎了上去。

鐺~~

金屬碰撞,鏗鏘作響,周丹直接倒退了數十米,而月鋼也是渾身一震,不過卻沒有退後半步。

「看來我的境界還是太弱了。」周丹被震退數十米,卻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境界與月鋼相差太多,力量上要比其弱了不少,故此才被震退。

月鋼其實也心驚不已,饒是他沒有退後半步,整個手臂也有些發麻,而他非常清楚與他近身搏鬥是不過是一名二紋至尊而已。

「殺!」月鋼想要速戰速決,他注意到月柴現在被月天給壓制著,打算解決完周丹之後便立刻支援。

「哼!」周丹也是冷哼一聲,瞬間幻化出三頭六臂,瞬間與月鋼廝殺在一起。

兩人在高空中足足對上了四百多招,而周丹是越戰越勇,讓月鋼感到心驚。

他的近身戰極為強大,可是對方卻越戰越勇猛,甚至有數次都差點被對方擊中,這讓月鋼心中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覺。

「寒龍震天威!」

突然,周丹的身子消失在月鋼的眼前,一聲冰冷到極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極為強橫的氣息憑空出現,月鋼整個頭皮一陣發麻,方天畫戟直接在身後顯化。

鐺!

寒龍劍化為一條如同實質的冰龍,狠狠的撞擊在方天畫戟所變化的盾牌上,一聲清脆的金屬破裂聲隨之傳來。

只見盾牌上出現了一道裂痕,倒飛了出去,月鋼也因此被巨大的衝擊力給生生震退了百步。

周丹的身子再一次出現,當他冷眸盯著月鋼的時候,卻發現其嚴重寫滿了難以置信。

「十倍光速!」月鋼臉上寫滿了驚容,他萬萬沒想到一名二紋至尊而已,速度竟然達到了十倍光速。

需知永生境初期也不過一倍光速而已,中期也只有五倍光速,像他這等存在也僅有十倍的光速,而一名至尊境的修士卻具備永生境後期方能具備的速度,這著實讓他心驚不已。

「死吧!」

周丹既然展現出自己的速度,那就不會再手下留情了,寒龍劍再次化為萬丈冰龍,牽扯住月鋼的方天畫戟,而他直接近身撲殺過來。

「你找死!」月鋼原本以為自己應該沒有實力拿下周丹了,可當他看到其竟然刺手空拳而來,那陰沉的神色驟然變得無比猙獰。

近身戰,他從未害怕過誰!

「天神拳!」月鋼打出了一道極為強悍的拳頭,四周的空間更是猛烈抖動,以其拳頭為中心,方圓百米內的空間直接崩塌。

這就是他近身戰的可怕之處,一旦顯化神威,就連空間都承受不住。

周丹雙眼微微一眯,他倒是小看了月鋼的近身之戰,只不過他卻沒有任何退縮,因為他最強大的同樣是近身之戰!

「炎帝拳!」周丹一聲低吼,瞬間打出六個拳頭,而這些拳頭突然在虛空中幻化出千百個,如同槍彈雨林,對著月鋼狠狠的砸了過去。

漫天拳影,像是被點燃了般,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這便是周丹自創的一道拳法,炎帝拳。

月鋼心中有些驚訝,不過他仍舊催動天神拳與這些密密麻麻的拳影硬懾在一起,因為他對自己的肉身有足夠的自信。

可是這自信之色很快便凝固了,只見這些炎帝拳勢如破竹,竟然輕易便將他的天神拳給粉碎,而後速度不減的朝他轟來。

「萬法之身,拳斗天下!」月鋼使出了殺手鐧,這是他成名的一個殺招,曾經以此拳將一名斧神族的天神後期存在給砸成重傷!

同樣是漫天拳影,其威勢要比周丹的炎帝拳要更加強悍。

「爆!」

周丹突然低沉喝出,千百個炎帝拳在空中猛然爆裂,將月鋼的殺手鐧給瓦解在虛空中。

空間崩塌不斷,方圓百里早已一片狼藉,強大的衝擊直接將下方的大海給打出數個大口,引出了一道上千公里的巨型漩渦。

轟隆~~

炎帝拳爆炸開來,月鋼的身子則是倒飛了出去,口中不斷溢血。

雙眸緊緊盯著前方,瞳孔中充斥著無盡的恐懼。

他最大的殺招,竟然就這樣被破了。

「金剛掌!」

一聲低喝從天而降,只見一個巨型手掌猛然蓋了下來,月鋼面色大變,身軀顫抖不已:「不,不可能!」

轟~~

巨掌直接蓋下,將月鋼的驚恐聲音給瞬間覆蓋,而其堅硬如鐵的身軀更是在這巨掌下寸寸斷裂,最終砰的一聲在高空中炸開。

嬌妻不乖:妖孽殿下de罌粟新娘 又一名天神後期的強者隕落!

其實月鋼不是不想逃,而是他根本無處可逃,巨掌的速度達到了十倍光速,饒是他想逃都沒有任何辦法。

而今他死後才明白,眼前這名少年的肉身已經強大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地步了,其心力法則固然讓人心驚,可是真正可怕的才是他的近身之戰! 「不!」

月柴驚恐的喊了一聲,而後直接爆退。

他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立刻將月天給震開,飛離到百里之外,此時他已經沒有任何再戰之心了,

他們三人,當屬月鋼實力最為強悍,其次便是月獨,再者才輪到他。

三個人他實力最弱,而今最強的兩人卻被斬殺,如果硬是抵擋,接下來的結果可想而知。

只可惜他不得不戰,因為這是三大將軍的死令,務必將周丹他們給拖延住。

身為奴隸,就沒有任何決策權利,一切由主人說的算。

「殺!」

周丹根本不可能給月柴機會,他知道時間越久就越危險,月家的強者隨時都有可能到來,那時候想要離開都是一個問題。

月柴拚死抵擋,可是仍舊落入下層,在沒有任何反擊的情況下,僅僅只是自保都極難!

甚至數次都被周丹的劍影斬到,讓他神體受損,元神更是開始枯竭!

「主人,大哥二哥皆都被周丹給殺死,而今我也要擋不住了。」月鋼終於放棄了反抗,在這樣下去會死的更慘,倒不如來一個爽快。

「你走吧。」一道聲音響徹在其腦海中,月柴聞言頓時大喜,立刻朝後爆退,消失在天邊盡頭。

這道聲音正是月柴的主人,月雲大將軍的聲音。

月雲大將軍,月家三大將軍排行第二,實力卻是三人當中無可爭議的第一。

因為其同樣擁有詭異無比的手段,甚至這手段都要比周丹更加可怕。

此時月家的三大將軍也著急了,他們萬萬想不到周丹成長到如今這般可怕的地步,可惜他們身在皇城,即便要抵達混亂區域都要整整一天的時間!

一天的時間,他們前速前進,可仍舊知道來不及了,最終只能接受月天被救出來的事實,故此他們已經開始進行最後的皇位爭奪。

儘可能趕在月天回來之前,將新的帝王扶持起來,到時候哪怕月天回來了,木已成舟,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竟然逃了!」月天變回本體,微微鬆了口氣:「看來三個將軍知道來不及支援,最終只能讓這奴隸天神離開了。」

周丹眉頭微微一皺,下一刻則是消失在月天的身邊,化為一道流光同樣消失在天邊盡頭。

蜜嫁完美男神 月天有些錯愕,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又何必呢,永生境後期的速度已經有十倍光速了,即便想追都追不上。」

月天非常清楚,尋常天神初期,僅有一倍光速,而天神中期則有五倍光速,比如他便擁有五倍的光速。至於天神後期便擁有十倍的可怕光速。

就算周丹的速度也達到了十倍,也追不上!

月天清理戰場,將兩個芥子袋給收了起來,這畢竟是天神後期強者的芥子袋,即便身為奴隸,也藏著價值不菲的東西。

半個小時候,天邊亮起一道光芒,瞬間便逼近。

月天有些無奈的看著周丹,打趣道:「即便追也追不上啊,你這前後浪費了半個小時不是太無趣了。」

周丹則是淡淡一笑,隨之一顆頭顱便被他仍在地中:「差點被跑了,不過還是沒有逃離。」

「這……」

月天睜大了雙眼,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周丹,話語語無倫次的說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可是天神後期的強者,若是一心想逃,就是同階者都追不上。」

周丹卻是微微一笑,將整個事情的始末說了一遍,而後月天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來是月柴遁走萬里后,在發現周丹沒有追上來的時候便尋找一處地方開始療傷,最終才被周丹給追上了。

其實周丹少說了一點,月柴的確是打算尋常一處地方療傷,只不過當他停下的時候,周丹已經出現在他身邊了。

周丹的速度是十倍光速沒錯,可是當他全速前進的時候,卻是生生將速度提升了一倍,達到了十一倍光速,這也是為何月柴無法逃離的原因。

「這是你的戰利品。」月天將之前收取的兩個芥子袋交到周丹的手中。

周丹卻是搖了搖頭:「他們原本就是你們月家的人,這些東西自然是你的。」

月家的三大奴隸天神後期強者,盡數被周丹斬殺,這個仇,結大了。

「走吧,接下來便是護送你回皇宮了。」周丹知道月柴的離開肯定是得到了其主同意,否則就是戰死也不可能逃離。

既然月家的三大將軍不會現身,肯定會加快皇位的繼承速度,到時候月天就算是趕回去了,只能得到一個王侯的爵位罷了。

月天鄭重點頭,他也知道現在的時間很是緊迫,不過想要返回皇城,顯然這一過程非常的困難。

而就在周丹與月天離開月神島的時候,虛空中出現了兩道白霧環繞的男子。

看不清面容,就是這麼注視著兩人的離開,而兩人的出現,周丹與月天卻沒有任何察覺。

「哎,我月家又損失了三大強者了。」其中一個白霧嘆息出聲。

「這三人並非有我月家的血脈,損失了也就損失了,要培養一名帝王,可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另外一個白霧也傳出聲音,只不過他的聲音中卻多少有些期待。

……

拍賣城,暗流洶湧。

在周丹消失的一年裡,周天盟的發展遭受到致命的阻撓。

此時周天盟大殿之中,壓抑的氣息籠罩著眾多高層。

「太可惡了,這袁家與黃家真是欺人太甚。」碧賢此時氣息剛猛,這一年裡,他已經是半步永生境強者了,隨時都有可能踏出那一步。

只是現在周天盟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對,眾多高層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做吧,也讓他們看一下我們周天盟的實力。」弗媛也在此列,只是她的聲音卻有些寒冷,她目光閃爍著光芒:「即便周丹沒有回來,周天盟也不是哪個勢力都可以欺壓的。」

「好!」碧賢猛地起身,他早就安奈不住了,可是他也知道這一次很是兇險,小雷晶虎如今被支走,周天盟之中僅有他一人是半步永生境強者。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周天盟的天尊強者多不勝數,就連至尊境層次也有百位,經過一年的發展,周天盟已經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勢力了。

「各位,黃家與袁家落井下石,現在我們便要做最後一搏,若是失敗,我們只能回去柳花城。」

碧賢有一股上位者的氣息,這是常年位居高層,無形中形成的氣勢。

「你們如果願意回到柳花城,寧願忍氣吞聲,那麼這一次我們就忽視了。」

只不過碧賢的話剛落下的時候,大殿上便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