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月天與黑龍木相視一笑,隨後也說道:「我們也相信你。」

接著便是吳斌與儒通等人表態,玄門聖地集體同意。

「我也相信你。」昊天爽朗一笑,他當然知道這是在賭,可是不賭行嗎?難道就在這裡等死?

「我也相信你。」黃越代表黃門聖地表態,而今就剩下天門聖地了。

此時天門聖地已經有人打算要表態了,若不是礙於紅髮少年的面子早就全部表態完畢,當然了,這個節骨眼上紅髮少年能做什麼?自然只有配合的道理,因為他不配合也不行啊。

「好,既然如此我的辦法便與大家細說一番,到時候一起動手。」

緊接著周丹便將自己的計劃和眾人說了一遍,第一個反對的人就是紅髮少年。

「你瘋了嗎?竟然拿著我們眾人的性命做兒戲。」紅髮少年滿是怒火的噴道:「一旦我們有大動靜,兩大異獸一定會發現我們,難道你認為這個計劃行得通?」

周丹沉默不語,他知道不只是紅髮少年如此想,可以說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如此覺得,因為之前天門聖地一名學員忍不住恐懼迅速逃離,結果立刻被異獸給發現並且吞噬了。

如今兩大世界的異獸越來越強,這時候再次暴露更是雪上加霜。

但是這個辦法是最好的,因為他知道小男孩不可能欺騙他。

「賭不賭,就看你們了。」這種集體合作的事情必須要萬眾一心,否則極有可能出現意外。

「我賭。」倩馨兒仍舊微微笑道,最後整個玄門聖地都選擇了相信周丹。

周丹內心有些感動,要知道這可是將自身性命壓在他身上啊,一旦失敗那就是萬劫不復。

「哈哈,反正不賭也是死,我就陪你瘋狂一把。」除去玄門聖地,昊天仍舊是第一個表態的。

周丹微微點頭,而後地門聖地也陸續的表態,包括黃門聖地與天門聖地也如此,如今就剩下一些少數人不願意拿命去玩,這群人自然是以紅髮少年為主。

周丹頓時笑道:「大家不要擔心,當時機一到立刻動手,將此地打出一道口,而後你們迅速離開這裡。」

「那你呢?」 重生第一狂妃 倩馨兒擔憂的問道,她似乎預感到什麼。

周丹無奈一笑,拍了拍倩馨兒的肩膀,道:「我留在最後,幫你們爭取時間。」

「不行。」倩馨兒嬌軀微顫,緊接著說道:「你要是這樣,我也要留在最後。」

周丹頓時無語,他怎麼會不知道倩馨兒對自己有情義,可是他心裡已經裝著一個人了,每當遇到危險的時候,腦中便會不由自主浮現出那道倩影。

「別胡鬧好嗎,我不會有事的,相信我。」周丹自然不可能讓倩馨兒冒險,因為即便是他都會九死一生,這可是在小男孩的幫助下的。可想而知,危險程度有多高了。

「我不要。」倩馨兒這時候竟然極為大膽的摟住周丹的腰,聲音頓時有些哽咽,帶著哭腔:「我不想你出事,好不好,讓我留下來。」

周丹一陣頭大,他哪裡會料到倩馨兒竟然會在這時候說這些話,而且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這個是極為要命的。

「我們不要給他增加麻煩,不然不只是他會出現危險,連我們也會出現危險。」月天無奈的拉開倩馨兒,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們不能給他添加麻煩,你能明白?」

「你真的有把握?」倩馨兒擦乾了淚痕。

「恩。」周丹點了點頭。

「那你要答應我,千萬不要有事,不然……」倩馨兒面色頓時有些漲紅,似乎後半句話很難說出口。不過最後她仍舊咬了咬牙說了出來:「不然我以後不理你了。」

眾人頓時一個倉促,差點掉入下方的汪洋之中,心說大小姐您不要鬧了好嗎。

……

轟隆。

終於,兩個世界的世界之力基本被兩大異獸給吸收了乾淨,隨時有可能崩潰。

「動手。」就在兩大世界崩潰之時,周丹立刻大吼一聲,眾人的氣息瞬間猛漲了起來,數十道可怕的氣息直接衝天而起,加快了世界化解的速度。

吼!

而這時候兩大異獸立刻停止了激戰,因為它們發現了外來者,對著周丹等人不斷咆哮著,緊接著便朝周丹它們奔波而來。

「速走!」周丹幻化出三頭六臂,緊握龍劍直接迎上了這兩頭可怕的異獸。 司機沒有抬頭看她,他就問了一句,似乎篤定了顧笙歡會上車似的,他把車門打開。顧笙歡倒是沒有多想,直接上車了。

她後腳一上車,車門自動關上。

現在車已經那麼先進化了?

顧笙歡詫異的想。

車子開動時,她回頭去看。身後那一座座小山丘似的墓地忽然慢慢矮下去,在它們消失的時候一幢幢高樓大廈拔地而起。顧笙歡眨了眨眼,再定眼去看時,那裡又變成了墳墓。

一定是沒有睡好,所以眼花了。

也不清楚哥哥回到酒店沒有。顧笙歡握著手機,想了想,還是決定給哥哥打個電話。可是手機竟然顯示沒有信號,顧笙歡看著「無服務」這三個字,欲哭無淚。

司機在開車,他頭戴著個帽子,始終低著頭。顧笙歡掃了他兩眼,開口提醒。「哥們,耍帥固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您開車帶著個帽子也就算了,怎麼還一直低著頭呢?」

司機開口,「哥們,深夜探險固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您三更半夜獨自一人出門在外也就算了,怎麼還隨意上一輛車呢?」

顧笙歡笑道:「您這是打算販賣人口?」

司機說:「想帶您去一個地方?」

顧笙歡挑眉,「哦?什麼地方?」

司機答:「鬼門。」

他說完時,車外忽然響起敲門聲。顧笙歡偏頭往外看時,車窗外又什麼都沒有。再看開車的司機,他始終低著頭,好像在掩飾什麼似的。

眼珠子一轉,顧笙歡忽然開口。「據說半夜十二點是陰氣最重的時候。」她說著,低頭看手機,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正好是午夜十二點。她壓低聲音,引誘說:「你聽,車外有腳步聲。」

噠噠噠

確實是腳步聲,是女人穿著木屐踩在木地板上的聲音,非常的清晰。

顧笙歡扭頭看著司機,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冤死之人怨氣衝天……」

她在噠噠噠的腳步聲和嘀嗒嘀嗒的雨聲里說著一個詭異的鬼故事,故事裡她成了含冤而死的女高三生。為了報仇,她徘徊在人間,殺死了很多人。

顧笙歡演技好,一邊說還一邊模仿死後的慘狀。開車的司機聽她說得玄乎,握著方向盤的手陡然一僵,之後再沒敢說話,只顧悶頭開車。顧笙歡還覺得不夠,又恰好她身上有道具,她給司機表演了個魔術。

「他們當時就是這樣一刀一刀的切斷我十指,我怎麼哭怎麼求都沒用。我心裡恨啊,於是發誓死後要百倍千倍的討回來!」

顧笙歡說著,舉起一雙鮮血淋漓的還斷了指頭的手,她看著血肉模糊的雙手,兩眼赤紅,眼淚順著臉頰流下。 天上星辰地上沙礫 她咬牙恨聲說:「可是我殺了他們又有什麼用,我再也投不了胎轉不了世!」

「哈哈!我要你們全給我陪葬!」

茲拉!

司機猛的剎車,車輪子在柏油路上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響后,車子就停了下來。

「下車!」

司機說。

聲音有點打抖。

顧笙歡看了眼窗外,不知什麼時候,他們已經進入了市區。這裡離她住的酒店不遠,顧笙歡走回去大概也就十五分鐘,因此她毫不猶豫的下車了。

「哎,哥們,我沒給錢呢!」

可是那司機彷彿見了鬼似的,驅車快速離開了她的視線。

顧笙歡在夜色站了些時候,轉身走回酒店。她離開時,暗處里走出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還是賣給她鎮魂符的南北。

南北看了看她,再看看消失的小轎車,「嘖,第一次遇見有能從鬼的車上下來的人。」

他旁邊的男人說:「走吧。」

南北奇怪,「我們就不管了?」

男人說:「能讓鬼害怕的人,還用你管?」

但是她魂魄不穩啊!

話沒來得及開口,他身邊的男人已經走了。沒辦法,南北只等追上去。

顧笙歡回到酒店時,顧承翌已經在房間了。他正在焦急的打電話,讓人去找她。看見她進來的時候,他失態的砸了手機。

「你去哪裡了?」

他抱著她,全身發抖。如果顧笙歡不是被他按著頭壓在胸膛上,她一定能看見他赤紅的雙眼裡的眼淚和懼怕。不過就算看不見,她也能從他的顫抖里知道他的害怕。

她的消失竟然能讓凡事穩如泰山的哥哥失態至此嗎?

捫心自問,如果她作為哥哥,妹妹消失幾個小時不見,她會有這般激烈的反應嗎?

「哥,不怕。我回來了。」

顧笙歡開口安慰他,「我只是出去了一會兒。」

「你去了哪裡?」

「就是出去轉轉。」顧笙歡說。

她沒有告訴他,她跟著他去了鬼市,把他跟丟了而已。

「可你手機打不通。」

顧笙歡回,「去的地方信號被屏蔽了。」

信號被屏蔽的地方,應該就是個安全又隱蔽的地方。

顧承翌想,她沒有危險,她也還好好的在他面前。是他反應太過了,那晚雨夜之前發生的所有事,只是他做的一個夢,夢醒后,他妹妹還好好的站在他面前。

對,那只是一個噩夢。

他沒有因為一個女人氣走他的妹妹,也沒有找不著她,讓她一個人孤獨的死在山溝溝里,他也沒有重生。所有的,他看到的,經歷的,僅僅只是一場噩夢。

世人又都說,夢和現實總是相反的。

既然這樣,他就沒有什麼好追究的。

顧承翌就這樣反反覆復的安慰自己,做了很久的心裡建設,他才終於正視顧笙歡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這個事實。

放開顧笙歡,顧承翌關了門,拉她到床邊后。他從錢夾子里掏出一個看起來頗有年代感的吊墜,直接戴顧笙歡頸子上。

顧笙歡摸著脖子多出來的一根鏈子,手指摸上項鏈上掛著的精緻小巧的心形盒子。「這是什麼?」

「鎮魂符在裡面。」顧承翌說,他看著她的目光幽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戴著,不準摘下來。」

顧笙歡問:「洗澡的時候呢?」

「也不準!」顧承翌非常霸道的警告,「你要是敢拿下來,就不要認我。」

「哦。」

她指尖摸著吊墜,冰涼的觸感從指尖轉至心尖。不知怎麼的,竟然有種心安的感覺。

唔,沖著這一點,她就勉強戴著吧。再說了,這個從鬼市淘回來的吊墜,還是蠻好看的的。顧笙歡傲嬌的想。 「不。」

倩馨兒見周丹獨自一人攔截下兩頭異獸,頓時發出一聲慘叫,整張俏臉騰的一下蒼白無比,嬌軀更是不斷顫抖,霎那差點從高空跌落下來。

若不是月天眼疾手快,只怕倩馨兒會直接墮入汪洋之中。

「大家一起發力!」昊天神色凝重無比,他知道周丹此舉是在為他們爭取時間,此時內心才徹底對周丹佩服無比,先前僅僅只是一絲罷了,但是現在確實徹底服了。

此男世間難尋,能夠結交到此人,的確是莫大的幸運。

「好!」眾人也不敢大意,有的怕死,有的則是不希望辜負了周丹的一番好意。

即便此時的紅髮少年都不得不佩服周丹的勇氣,換做是他根本不可能如此無私,他是人,不是神。而且身份無比的尊貴,豈能為了別人將自己逼入絕地!

原本紅髮少年就打算與周丹做個了斷,不過如今看來根本不需要他出手了,因為面對兩頭異獸的圍攻,就算是他都沒有一絲環生的可能。

如今眾志成城,數十名強者一同發力,瞬間將上方轟出一個巨口出來。這裡是兩大世界的交界處,理論上是虛弱的地方,支持他們一舉成功,擊破了世界屏障。

只要踏出這世界口,他們便逃出生天,哪怕兩個世界毀滅也傷不到他們。

嗖嗖嗖~~~

數十道身影直接朝那漆黑的世界口涌去,數十餘人頃刻間便離開了岩漿世界與水晶世界,逃脫升天。

「不,你們救救他。」倩馨兒眼含淚花,帶著哭腔哀求著。

她知道就算周丹有三頭六臂也難以在兩大堪比永生境強者的異獸圍攻下環生,唯有眾人伸出援手才有一絲希望。

「不可,別辜負周丹的希望,而且我們下去只是會添加麻煩罷了。」月天極力的組織,其實他內心比別人更想進去搭救周丹,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下去只是送死罷了,不僅不能夠幫到周丹,反而會讓他分心,至此他才下定決心,不想連累周丹。

「你們……」倩馨兒失望的搖了搖頭,卻是掙脫了月天的雙臂,再次沖入世界口,想要幫助周丹。

可是就在他要動的時候,背後卻突然傳來一陣痛疼,緊接著腦袋發暈,便暈了過去了。

「你小子下手也太重了吧?」月天看著黑龍木,布滿的抱怨道。

黑龍木繞了繞頭,他也是迫於無奈,周丹如此做就是為了給他們爭取足夠的時間,如今人員全部逃了出來,算是完成了周丹的命令了。

月天將昏迷的倩馨兒移交給了黑龍木,那俊逸的臉皮難得露出一絲堅毅之色。

「你想幹什麼?」黑龍木似乎意識到什麼,連忙大叫:「你可萬萬不能下去,這樣只會徒增傷亡!」

月天苦笑了一聲,他何嘗不知道自己這麼下去肯定有來無回了,但是周丹是他的兄弟,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死在面前呢?

「我去意已決,好好照顧倩馨兒。」月天說完這句話后,整個人便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沖入那世界口之中,回到兩大世界中。

「你們……」黑龍木突然大驚,只見吳斌等人都露出一副堅定的神色,隨後一行十餘人直接朝那世界口飛去,竟然是想救出周丹。

嗖!

但是就在這時候,數十道身影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