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月秀王嬌喝,聲音宛如自然天籟,儘管她此刻心裏充斥着怒火,但依然發出美妙悅耳的磁音。

一股極端龐大的威能自月秀王四周洶涌形成,宛如一個巨大的蠶繭,外圍包裹着許多絲線,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彷如鳥巢般,而後蠶繭擴散,籠罩四周萬里範圍,直接將雷蒙他們五位巔峯真王轟擊的威勢剿滅殆盡,而月秀王卻沖天而起,施展更加恐怖的手段,在她四周盤旋着一隻巨大的能量蝴蝶,蝶影遮天蔽日,驅散了冰天雪地,破除了暗靈族的恐怖祕術。

蝴蝶似乎還有餘威,直奔五位絕世強者而來,雷蒙他們見狀,暗自驚奇,傳聞月秀王實力強悍,能媲美弱些的真皇強者,並非浪得虛名。

雷蒙他們五位先天生靈強者不再輕視月秀王,紛紛施展更強的威能與月秀王對轟,那般驚天動地的大戰,讓下方衆多人族強者緊張不已,震撼連連,他們咬牙切齒,憤怒難當,只恨自身實力不濟,無法幫助月秀王分擔壓力。

噗嗤!

月秀王在五位絕世強者的圍攻下,出現了不輕的傷勢,她此刻美眸嗔怒,俏臉泛出血色,怒視着五位強者,但雷蒙他們絲毫不停止攻勢,繼續施展強大手段攻來。

月秀王絕美無瑕的面龐浮現一抹凝重,若是一對一作戰,她不輸雷蒙他們任何一位,可是,五大絕世高手的圍殺,卻讓她感到一絲擔憂,並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整個人族,少了四大天王的庇護,人族還能獨善其身麼,這天地間恐怕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被五大先天生靈,三大皇族屠殺殆盡,人族走上萬劫不復的深淵之路。

“天佑我人族!”月秀王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她不再遲疑,在五位巔峯真王強者滅殺月秀城修行強者之前,她只能不顧一切,選擇與他們同歸於盡。 月秀王開始暴漲身體,威能四溢,似乎選擇自爆,五大巔峯真王強者見狀,紛紛開始後退,眼眸驚恐無比,此刻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月秀王竟然這般瘋狂,還未到絕望的時候,就使用這一恐怖殺招!

就在五大絕世高手心生恐懼之時,月秀王的身軀彷彿被定住了般,四溢的能量不再肆掠,暴漲的嬌軀也停止了漲動,並且有回覆之勢,片刻後,月秀王恢復到顛倒衆生的嬌媚身軀。

所有強者都看着這驚奇的一幕,月秀城衆多強者先是一愣,然後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爲他們心中的女神月秀王重新綻放傾世的容顏而喜,他們方纔的內心揪痛無比,許多強者流下了哀傷的眼淚。

雷蒙他們五位巔峯真王此刻驚疑不定,方纔他們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威能降臨這方天地,應該是某一無上存在解救了月秀王,而人族三大皇者此刻不可能來到月秀城,是誰救了月秀王?

大陸上真皇這種無上存在屈指可數,無一不是巔峯種族中的震族人物,萬族之皇,能跟人族扯上關係的種族並不多,但此刻他們並不會出面幫助人族,五大先天生靈,三大皇族兇威蓋世,大陸萬族皆顫抖膽寒。

月秀王震驚的看着四周,她逐漸恢復了清醒意識,她很好奇方纔是誰出手救了自己?不管是誰,都是她的救命恩人,能跟五大先天生靈對抗的蓋世強者。

“哈哈,月秀王,我們人族還沒有到同歸於盡的地步,何必輕生呢,該死的是那五位雜碎!”一道爽朗的笑聲傳蕩天際,而後天空中走出四道男子身影,有俊美的青年,有佈滿黑髯的中年,有充滿睿智的老者。

“嶺裕王、伽馬王、風霜王,你們怎麼都來了?還有…”月秀王看向那道身着白衣的青年身影,美麗的臉頰閃現驚喜之色,因爲那位青年正是三年前世人都傳已經身死的瘋魔王鄧楓。

鄧楓也是屬於人族,這也是世人都知道的事情,三年前鄧楓的實力便能斬殺真皇,如今他的氣息更顯得深邃飄渺,不可預測。

月秀王此刻美眸泛出一絲淚花,這是喜極而泣的眼淚,因爲人族正面臨曠古危機,不僅三大皇族要滅絕人族,就連五大先天生靈也站到了三大皇族的一邊,聯手圍殺人族。

鄧楓的重現於世,對人族是一種莫大的鼓舞,他的實力和恐怖的潛力都能幫助人族度過眼前的危險境地,這讓月秀王看到了無盡的希望,人族不再人人自危,而是衆志成城,奮力搏殺,直到取得最終勝利。

而雷蒙他們五位巔峯真王強者欲要逃離此地,鄧楓的實力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這種絕世妖孽,他們得罪不起,只有請族內真皇強者才能抵擋他的怒火。

“想逃,留下吧!”

鄧楓怒吼道,周圍時空迅速被鎮壓,五位巔峯真王無法動彈一絲,恐怖的威壓降臨,他們皆眼神驚恐,內心顫抖!

一道血色長虹貫穿天宇,劃破長空,閃電襲向五位絕頂強者,咻咻,數道魔音過後,五大先天生靈中的巔峯真王,被魔劍收割了性命,連靈魂都未能逃逸,魔劍成長爲超七階法寶後,自身實力便能媲美弱些的真皇,斬殺雷蒙他們五位巔峯真王強者,並不困難,何況周圍時空被鄧楓施展的空間一道,時間一道鎮壓,異常穩定,他們想要移動一絲,都變得艱難無比。

月秀王驚訝的看着這一幕,這五位巔峯真王方纔可是讓她吃盡了苦頭,害得自己忍不住自爆身體,欲要與他們玉石俱焚,沒想到在鄧楓面前,如此不堪一擊,那鄧楓的實力,似乎又精進了不少。

上次在魔族,四大天王能勉強抵擋冰魄皇的攻擊,而鄧楓並未超出冰魄皇太多,雷蒙他們五位比之人族四大天王,並不遜色多少,卻被鄧楓一招滅殺,只能說明鄧楓今時不同往日,已經不是三年前戰勝冰魄皇的他了。

“怎麼了,這麼看着我,我臉上有東西嗎?”鄧楓微笑出聲。

月秀王一愣,俏臉頓時泛紅,嫵媚動人,她尷尬笑道:“沒,你沒事就好,這三年,青智皇都活在怒火當中,不斷與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交惡,這也導致了他們最終站在一起,想要滅掉我們人族,若非你及時趕到,我或許就已經…”

月秀王閃過一絲心悸,方纔太危險了,這讓她暗自羞愧,不過她卻並不後悔。

鄧楓知道月秀王是爲整個人族着想,他何嘗不是如此,爲了心中偏執的信念,爲了天下和平,他願意付出自己的性命。鄧楓此刻看向月秀王那絕美的容顏時,多了幾分憐惜,世上志同道合的人可不多,鄧楓對月秀王充滿了好感。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相信未來更加美好。”鄧楓淡然笑道。

月秀王莞爾一笑,笑容甜美,傾國傾城,她看向鄧楓的目光多了幾分柔和,在世人眼中,鄧楓或許是一位修羅般的殺人魔王,可是在月秀王心中,卻擁有獨特的位置,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似乎像一根細線,牽扯住她內心柔弱的情絲。

下方的月秀城內所有修行強者,皆面目火熱,似火山沸騰般,望着那道身着白衣的青年身影,宛如見到了神靈,白袂飄飄,帶着出塵的氣質,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

“人族有救了…”

“瘋魔王歸位,人族,魔族將走上巔峯之路…”

“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將遭受浩劫,從此,我們不再受天下巔峯種族的威脅!”

人羣中熱情高漲聲此起彼伏,似浩如煙海的大浪,滾滾不休,一浪高過一浪,又似高山仰止般的樂曲,**迭起。

鄧楓和四大天王看着這火爆的一幕,皆露出欣喜的笑容,自遠古時代以來,人族便受到大陸巔峯種族的壓迫,尤其是三大皇族,恨不得將人族從這大陸上除名,這種憋屈的生活,壓抑了太久太久,如今洶涌爆發出來,讓鄧楓以及四大天王感同身受。

“你們可知九尾靈狐一族現在是什麼情況了?”鄧楓心中掛念師姐玄姬,出言詢問四大天王。

月秀王臉色突變,此刻她黛眉緊皺,肅容道:“九尾靈狐一族跟你瓜葛也頗深,三年來,他們不止一次遭到三大皇族的侵擾,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說不定九尾靈狐一族也遇到了兇險!”

鄧楓面龐出現一絲慍怒,他壓制心中的怒火,森然道:“帶我去九尾靈狐族地。”

月秀王、風霜王、伽馬王、嶺裕王四位人族天王,在鄧楓恐怖的速度下,極速穿梭虛空而行,前往九尾靈狐一族。

樓蘭古國南域,九尾靈狐族地,這裏滿目瘡痍,地面裂痕犬牙交錯,猶如虯龍盤繞地面,蜿蜒向遠方,許多山峯遭受到毀滅般的轟擊,被夷爲平地,各處建築殘垣斷壁,到處都是一片狼藉。

族地上空,數百道身着白衣的男男女女凌空而立,他們或氣勢凌厲如刀鋒,或美若九天仙女,或沉穩如山嶽,個個氣質非凡,宛如上天的寵兒。

在他們的對面,是一位恐怖強者,功參造化的無上存在,此刻雙方皆怒目相視,宛如幾世的仇敵,他們剛經歷了一場驚世大戰,那位恐怖強者以一敵衆,依然佔據絕對上風。

“棋風皇,我們九尾靈狐一族跟你們疾風麒麟一族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爲何要滅我們全族?”一位美婦美眸嗔怒,她俏臉浮現疑惑之色。

棋風皇冷笑出聲,道:“要怪只能怪你們少族長玄姬,她跟鄧楓關係非同一般,若是你將玄姬交予我,我倒可以考慮考慮放過你們。”

美婦臉色微變,這般無理要求,實在是侮辱他們整個九尾靈狐一族,何況少族長玄姬潛力無限,更不可能輕易交給對面凶神惡煞的魔頭。

來自血脈的高貴,使得九尾靈狐一族所有強者皆憤怒難當,個個義憤填膺,欲要將棋風皇剁成肉醬,士可殺,不可辱!

“傳說瘋魔王已被你們七位皇擊殺了,你又何苦咄咄相逼呢?”美婦身爲一族之長,她必須顧全大局。

棋風皇想起那道如同噩夢般的白衣身影,他充滿笑意的面龐突然變得冷厲起來,喝道:“儘管鄧楓被我們滅殺,可依然難泄我心頭之恨,到底交不交人?”

美婦顯得有些掙扎,棋風皇實力滔天,即使拼着全族隕落,也不一定敵得過棋風皇,今日,或許會遭受滅族之災!

就在族長猶豫時,玄姬卻從背後走出,她絕美的容顏此刻面色蒼白,美眸滿含怒火,她最愛的師弟慘遭對面之人的毒手,這份恨意,滔天如滾滾大浪,似火山噴薄。

“棋風皇,我玄姬願意跟你走!”雖然不知道棋風皇的意圖,可玄姬還是暗下了最悲苦的決心,暫時忍耐心中的憋屈,日後伺機報仇!

“玄姬!”九尾靈狐一族所有強者皆失聲痛哭,掩面不止,唯有族長似乎猜測出了些什麼,她的內心最爲傷痛,爲玄姬這般剛強而惻隱。 “且慢!玄姬,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我不會將你置身於噩夢之境!眼睜睜看着你走向毀滅。”美婦哀慟,雙眸流出了一滴清淚,似初晨蓮葉上的露珠,晶瑩剔透,閃動着潔白的光輝。

玄姬轉過身來,久久憋着的淚水猶如泉涌,又似懸掛山峯的瀑布,傾灑人間,她強顏歡笑道:“族長,你不必勸我,九尾靈狐一族不能走向滅亡,少我一個又有何妨!”

“不行,還記得我們九尾靈狐一族高貴的血統嗎?寧可自我毀滅,也不受敵人的侮辱!”美婦嚴厲呵斥說道,此刻她終於下定了決心,拼着玉石俱焚,也不願看着玄姬受盡屈辱。

棋風皇冷眼看着這一幕,他淡笑道:“好感人的場景,我的耐性已被你們逼到了極致,九尾靈狐,真不願意看到你們從這大陸上消失啊…”

隨即棋風皇袖袍鼓動,一陣颶風撕裂空間,宛如橫亙天地的驚天能量柱體,以迅雷之勢閃電襲向九尾靈狐一族衆多族人。

美婦美眸凝重,俏臉緊凝,她不敢怠慢,高吼道:“速速結陣!”

衆多九尾靈狐一族的族人們立刻分散各處方位,結成合擊陣法,這是祖輩傳承下來的,抵禦外敵的強大陣法,道道顏色各異的匹練飛向高空,有雷電之力,有熊熊燃燒的火焰,有水浪滔天的大河,這些不同屬性的攻擊之力全部匯聚在一起,聯合成一張覆蓋整個族羣之人的巨大網絡。

轟!

毀滅天地的颶風很快便與巨大防禦網絡相碰,轟鳴聲響徹天宇,似雷鳴怒嘯,這方天地頓時黯淡無光,日月失色,恐怖的能量風暴肆掠各方,大地再次崩碎。

棋風皇驚異,這恐怖的一擊居然被九尾靈狐一族施展的聯合防禦陣法抵擋住了,“哼,任你防禦有多強,定擋不住我的風刃攻擊!”

天空中的颶風迅速變幻成一道道收割生靈的風刃,彷彿彎刀,鋪天蓋地再次殺向防禦大陣,嗤嗤!大陣發出悶響聲,聲音細微,傳遞進九尾靈狐一族衆多族人耳畔,他們臉色大變,這是大陣即將被破的徵兆。

果然,堅固如磐石般的大陣裂開一道細微的口子,而後裂縫迅速蔓延而開,猶如纏繞盤旋的細枝,逐漸茁壯成長,裂縫越來越大,在無數道收割天地生靈的恐怖風刃攻擊下,大陣轟然破裂…

衆多九尾靈狐一族的強者皆氣血紊亂,受傷不輕,嘴角溢出一絲血跡,頭髮凌亂,臉色蒼白,眼神憤怒的看向那道巋然不動的惡魔身影。

“哈哈,你們族羣雖然強大,可是並沒有無上存在,在真皇面前,你們皆如螻蟻,似蚍蜉撼樹,自不量力!”棋風皇大笑道。

就在棋風皇大笑出聲時,玄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滔天恨意,她此刻只想爲師弟報仇,一道優美倩影怒衝向棋風皇,施展風、火、雷電、水浪等九種攻擊,似萬千自然之力,以雷霆萬鈞之勢,砸向棋風皇。

“來得好,讓我收了你的靈魂!”棋風皇欣喜笑道。

風暴再次席捲天地,轟散了玄姬施展的各種強大手段,甚至不曾減弱幾分,快速席捲向玄姬,那般驚世威能,撼天動地,宛如末日。

“玄姬!”九尾靈狐衆多族人無比擔憂喊道。

此刻玄姬淚眼模糊,雖然這次衝動,對結局毫無益處,但她無怨無悔,即便拼着香消玉殞也在所不惜。

“師弟,師姐無能,不能幫你報仇雪恨,我們姐弟很快便能相聚了,等我…”玄姬哽咽道,淚水瀰漫整張潔白無瑕的傾世仙顏。

正當九尾靈狐一族所有強者,眼睜睜看着玄姬捲入漫天風暴,而悲憤又痛楚時,天空中即將到達玄姬嬌柔身軀的颶風停止住了前衝的腳步,似乎被鑲嵌在了空中,似一座巨大的風山,矗立在這方天地。

咔嚓!

風暴寸寸碎裂,最後化爲一道道煙塵,消散而去,似乎未曾出現般,天際再次恢復清明。

“是誰?”棋風皇大驚失色,能輕易化解他的強橫攻擊,且不露聲色的恐怖強者,在這神坤大陸,可沒有多少,他一隻手都數的過來。

天地沉寂了片刻,衆人皆疑惑,玄姬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她此刻驚疑不定,難道是師弟嗎?

“師弟,是你嗎?”玄姬溫柔如天籟般的聲音迴響天際,衆強者面色各異,古怪非常。

棋風皇面龐難看,臉色鐵青,虯鬚鼓起,似乎是一根根小樹枝,掛滿他的臉面。

“哈哈,棋風皇,我們又見面了,有沒有想念我啊?”鄧楓笑聲中充斥着一絲怒火,師姐玄姬是他的逆鱗,誰敢觸碰,誰就得死!

五道身影閃現而出,空間泛起一陣波動,顯然是從極遙遠處穿梭虛空而來,棋風皇駭然失色,可以想象的是鄧楓方纔出手時,隔着極爲遙遠的距離,依然澆滅了棋風皇的囂張氣焰,這份強悍到離譜的實力,不可思議!

這五道身影,自然就是鄧楓和人族四大天王,他們一出現,立刻成爲了場地中央的焦點,尤其是鄧楓,從他身上似乎感受不到能量的波動,真實實力難以預測,似凡夫俗子,又似白袂飄飄的仙人。

“你居然還活着?”棋風皇眼眸驚懼,他可是見識過鄧楓的厲害的,在那生靈禁區地底世界,鄧楓以一敵七,勢均力敵,如今三年過去,即便他實力沒有精進,也不是自己能夠匹敵的。

鄧楓冷笑,不屑道:“我還沒有攻入你們皇族,爲何要死?該死的是你們!”

棋風皇膽寒,爲鄧楓那震破蒼穹的怒吼而顫抖,爲鄧楓斬殺真皇的赫赫兇威而戰慄,他此刻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逃離此地,敵人太強,留在這裏只會成爲鄧楓的劍下亡魂。

棋風皇動了,長袍舞動,似乎要穿梭虛空逃離,可是,他驚駭的發現,周圍時空異常穩固,連瞬移都困難,他知道這方天地已被鄧楓施展恐怖手段鎮壓了時空。

“想逃,門都沒有,拿命來吧!”鄧楓冷漠出聲。

魔劍重現閃現世間,滔天的魔氣縱橫世界,兇戾的氣息席捲天際,那道血色長虹猶如一條橫貫天地的長龍,閃電奔騰向棋風皇,威勢滾蕩,震破天穹。

棋風皇大驚,內心恐慌,他連忙化作本體狀態,一隻長達萬米的麒麟佔據半壁天空,真皇境的神獸,體型龐大,驚駭世間。

從棋風皇體內飛出無數道風刃,每一道能輕易收割真王強者的性命,但這些風刃在血色長虹面前似乎不堪一擊,被碾壓劈碎,長虹順勢不減,怒劈在棋風皇本體身軀上。

那堅若九天玄鐵的身體立刻出現一道巨大的血口,血雨如同真實的滂沱大雨,汨汨灑落,悲壯非常,鋪天蓋地般,染紅了一方天空。

嗷嗚!

棋風皇痛苦嘶嚎,悲鳴聲四起,他顧不得身軀上的劇痛,只想逃離這噩夢般的地方,砰砰,龐大身軀的麒麟撞擊着時空膜壁,欲要憑藉自身強悍的力量強行撕開一道空間裂縫,倉皇逃逸。

可惜,時空穩固就像磐石,堅若玄鐵,任你力量滔天,時空穩如泰山,這讓棋風皇絕望如落入冰寒之地,心墜冰窖。

“哼,今日不殺了你,枉我爲一代瘋魔王!”鄧楓怒吼,冰寒刺骨的濃音滾蕩不休,大地似乎在沉陷,蒼穹似乎在嘶吼。

而後鄧楓手執魔劍,灌注滔天的魔力,荒古之力,再次施展巔峯劍術‘撕裂蒼穹’,血色神芒猶如九天彩虹,劃破天際,速度宛如流星,以奔雷之勢閃電襲向棋風皇。

這一劍,威勢蓋天,震懾世界,轟動了天穹,撼動了日月,崩碎了大地。棋風皇眼眸恐懼,內心顫抖,憑他受重傷的身軀,怎能抵擋這滅世一劍。

“等等,你想讓你的朋友與我同歸於盡嗎?”棋風皇驚恐吼道。

鄧楓聞得此言,立刻怒衝過去,幫助處於驚恐狀態的棋風皇抵擋了這一劍,而後鄧楓勃然大怒,吼道:“快放了他們,否則,我讓你們疾風麒麟一族徹底從大陸上消失!!”

“我如果放了他,我還有命嗎?一命換一命,你得發出生命重誓,永遠不會殺我!”棋風皇狀若癲狂,此刻彷如失去理智的憤怒雄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