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一個有些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天魂一皺眉,轉身問道:“誰?”

在他轉身的過程中,一個砂鍋那麼大的拳頭對準了他的側臉就打了過來。

‘砰’的一記老拳,天魂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帶着一串被打出來的口水斜飛了出去。

一個壯碩的人影沒有給他絲毫的反應時間,緊咬不放追了上去,又是一拳。

天魂又被打了回去。

緊接着,這個人影雙手一舉,一個閃爍着電光的降魔杵出現在了他手中,他呼喝一聲,對準了天魂雙手奮力的一揮,降魔杵帶着呼嘯的風聲和炫目的電光砸向天魂。

說實話,方纔天魂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黑袍身上,因爲在他看來,現在在場的這些人裏只有黑袍還有勉強與他一戰的實力,其他人包括張謙在內全都是渣渣,所以他纔會被突然出現的這個人的突然打出的兩拳給揍的有些懵逼。

但是他很快反應了過來,在半空中穩住了身形,猛的揮刀劈向了砸來的降魔杵。

‘砰’的一聲,伴隨着滋滋閃爍的電光,天魂的長刀和降魔杵撞在了一起,隨後降魔杵被擊飛,他一揮金刀看向了來人,卻見到了一個身材比執堅神還要壯碩,長着三顆腦袋六條手臂的醜惡男人。

這個男人的腦袋後面還掛着一個電光閃爍的光圈。

他先是一愣,而後笑了:“我當是誰,原來是阿修羅神啊。”

“沒錯,就是阿修羅神。”張謙說,“一個天生自帶三頭六臂的男人。”

阿修羅神看了張謙一眼,張謙笑道:“真給力啊老兄!沒想到真能把你請來!”

阿修羅神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着他:“實際上,我來不來的無所謂,但是我來了,你的麻煩可就大了。”

“啥意思啊?”張謙一愣。

“你說啥意思,”命魂說,“你現在是佛神了,阿修羅神是佛域的敵人,你讓他來幫忙,萬一被佛域的人知道了,你咋辦?”

“該咋辦咋辦!”張謙說,“觀音菩薩都是我這邊的,怕啥!” 秦苒在廚房,寧薇把罐子的蓋子蓋上,一偏頭就看到秦苒手心包著的厚厚紗布。

「好好獃著,別碰水。」寧薇揮手,讓她出去。

秦苒想了想,將手裡的青菜扔回水池,不過也沒走,就靠在門邊,眯了眯眼。

寧薇想想寧晴跟秦苒的關係,心裡嘆氣,卻也沒逼著她出去。

「這裡的空調是你找人來裝的吧?你打工也不容易,不要花在我們家,姨雖然沒本事,但還能養活一家人,」寧薇絮絮叨叨,繼續開口:「還有,下次不要給沐楠買衣服了。」

上次在學校,秦苒讓沐楠帶回來的一個袋子就是給沐楠買的新衣服。

秦苒盯著冒著煙霧的罐子看,漫不經心的應一聲。

寧薇知道她脾氣,嘴裡是應著,下次該買還是得買。

幾個大菜做好了,湯也是一早就在煲。

寧薇先端了湯出去,秦苒拿著幾個碗慢悠悠的跟著。

狹窄的客廳氣氛不太好。

寧晴盯著手裡的手機,低著眉眼,不言不語,秦語坐在她身邊,一臉擔憂的樣子。

沐盈手指捏著裙子,坐立不安。

寧薇將罐子放到桌子上,下意識的問,「怎麼了,都這個表情?」

寧晴抬眸,手機被她「啪」的一聲扣在桌子上。

她沒看寧薇,目光落在秦苒臉上,聲音顫抖:「你老實告訴我,上次你給你外婆的錢哪裡來的?」

秦苒彎腰,把碗放在桌子上,然後拖開一張椅子,坐到飯桌邊,不太耐煩的回答,「我自己的。」

「那這是什麼?」寧晴從沙發上站起來,拿起扣在桌子上的手機,走到秦苒身邊,把放大的一張照片給她看。

秦苒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靠著椅背。

那是一張背景有點黑的照片,有路燈,挺模糊的,但能看清照片上是她,背對著她的人看不清臉,但年紀不輕了。

旁邊是一輛賓士。

這種照片發出來太有歧義了。

秦苒拿杯子的手一頓,她側頭,打量了片刻,輕笑。

「你的錢是不是他給的?」寧晴腦袋有些炸,「我給你錢你從來不用,現在……你什麼意思?故意挑釁我,報復我?」

秦苒明白過來寧晴在說什麼。

她慢吞吞地抬頭看著寧晴,眉眼裡都是漠然。

指棺為妻 寧薇也知道事情的不對勁了,她連忙抓住寧晴的手,「大姐,你別衝動,有話跟孩子好好說,苒苒不是那種不聽話的孩子。」

誤會了秦苒很多次,寧晴又緩了緩情緒,她看著秦苒,「你告訴我,著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誰?這麼晚你為什麼要去見他?」

秦苒拿著碗給自己倒了一碗湯,挺漫不經心的開口:「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油鹽不進的,寧晴腦子一陣抽疼,連沐家都不願意呆了。

拿著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包氣沖沖的走了。

「姐姐,你……唉。」秦語看了秦苒一眼,欲言又止的,最後嘆氣,追上寧晴,「媽,你等等我!」

寧薇還是不知道具體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秦苒淡定的開口。

她喝完了湯,又吃了一碗飯,看著林思然給她打了奪命連環call,才離開沐家回學校。

**

今天是星期六,除了住校的人,大部分學生都在家。

住校的人在班級自習,也有在路上閑逛的。

學校水泥路上的人不多。

九班的人還站在一起討論,有人用手比劃著跟秦苒說著什麼,義憤填膺的。

「苒苒,我打你電話你怎麼不回?」林思然把秦苒拽過來,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你看學校貼吧了嗎?」

林思然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一個帖子,翻給秦苒看——

「現在的女學生真的是為了錢什麼都能做出來。」

「這女生,不就是某班那新生?」

「難怪我看她明明家境不好,竟然還用奢侈品。」

「這男的都夠當她爸了吧?」

「……」底下的回復一條比一條激烈。

有照片在,基本上是一片倒,評論還在不斷的增加。

秦苒就漫不經心的看著。

就是這時候,九班的門被敲響了,門邊的人站得筆挺:「秦苒是哪位,出來一下。」

開口說話的是一位老師。

秦苒將手機還給林思然,就跟著那位老師後邊兒走。

班級里的人看著她,等她走後,又小聲討論起這件事來。

這一邊。

秦苒跟著這位老師後邊兒去了辦公室,辦公室里坐著幾位老師。

「是這樣的,秦同學,」教導主任上次是在演講比賽時認識秦苒的,對她印象深刻,語氣挺好的開口,「有人匿名舉報你,行為不檢點,對此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解釋什麼,」一個女老師看了秦苒一眼,挺厭惡的,「現在的學生,什麼做不出來……」

有幾個其他老師阻止了她。

教導主任看了她一眼,目光轉向秦苒,斟酌著:「秦苒,這件事已經發酵到微博上了,對我們學校名聲,對你影響也不好。你能告訴我,你跟照片上的人認識嗎?是不是有人故意營造了假象,還是有內情?」

如果不認識,那這件事好辦多了。

秦苒眉頭微挑,然後放下手機,懶洋洋地收回目光,輕笑:「認識。」

教導主任一愣。

那個女老師看了秦苒一眼,就嗤笑一聲。

只是她還沒笑完,秦苒繼續開口,不緊不慢的:「他是封樓誠。」 命魂說:“嘖嘖嘖,虧你還知道觀音菩薩是你這邊的,上次人家幫了你的忙讓你從修羅神那裏脫身,這次倒好,你跟修羅神打成一片了,觀自在大士要是知道,不定得多傷心。”

張謙說:“我也不想啊,但是眼下我也沒有別的幫手…”他突然眼睛一轉。

明朝狠人 對啊,怎麼把觀自在大士給忘了呢!

觀自在大士輩分極高,讓他去對付天道這肯定不可能,但是對付天魂這個區區的天道之魂,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吧!

對,應該沒啥大問題!

這時候,天魂說話了:“阿修羅神,你不好好的待在你的修羅界,爲什麼要跑到這裏來搞事?而且還幫着他們對付我?你活膩了嗎!”

阿修羅神臉色陰翳的看着他:“我去哪,幫誰,對付誰,是我的自由。”

“你眼睛瞎嗎?”天魂冷聲說,“現在大勢已去的是他們,你卻幫着他們對付我?再者說了,除了佛,我也從沒見過你阿修羅神對付過別人,怎麼今天要跑到這了趟這趟渾水?”

“我已經趟了,你要怎樣吧。”阿修羅神說。

“我就不應該和你廢這些話。”天魂一個瞬閃出現在了阿修羅神面前,一拳打向阿修羅神的正前方腦袋的側臉上,阿修羅神悶哼一聲,直接被打飛了出去,天魂繼續瞬閃追擊,一邊追擊一邊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就應該直接動手,也讓你嚐嚐被打臉是什麼滋味!”

接連又打中了阿修羅神兩拳,第四拳打出的時候,阿修羅神猛地伸出一條手臂抓住了天魂的拳頭。

“什麼?”天魂一愣,他沒想到阿修羅神竟然能抓住他的拳頭!

“來而不往非禮也對嗎?”阿修羅神六隻眼睛帶着兇狠的光芒看着他,“很好!”

說完,他猛地一拳打在了天魂的肚皮上,天魂被這一拳打的腰部猛地往上一躬。

阿修羅神剛要繼續追擊,天魂身上爆發出一道光芒把他給震飛了。

“這怎麼可能,你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天魂皺着眉毛。

“哼,”阿修羅神冷哼了一聲,“當初我與帝釋天爭鬥不休,就算是帝釋天想要對付我,也要花一些力氣,更別說你一個區區的天道之魂了!”

“帝釋天?”天魂不屑的笑了,“你竟然拿那傢伙和我比?”

“怎麼,他比不過你嗎?”阿修羅神問。

“當然比不過。”天魂擡起頭看了他一眼,隨後手中金刀突然化作兩把,緊接着他一個瞬閃衝到阿修羅神面前,“他與我相差不止一個等級!”

雙刀齊齊砍下,阿修羅神伸出兩隻手往兩旁一扯,雙手中間立刻出現了一柄電光閃爍的降魔杵。

隨後他兩隻手一揮,降魔杵迅速變大,鏘的一聲和天魂的雙刀撞在了一起!

天魂目光一凝,雙手舞刀砍向阿修羅神,阿修羅神不甘示弱,六隻手中電光齊齊一閃,隨後六柄巨大的降魔杵出現在了他六隻手中!

“哼,差了不止一個等級?”阿修羅神揮舞着降魔杵和天魂戰在一起,“那就讓我體驗一下,到底是怎麼不止一個等級的!”

剎那間,天空被金光和電光照耀的燦爛而炫目!

“就像開了一個電焊廠一樣。”張謙自言自語着。

“別廢話了,”命魂說,“趕緊把黑袍那廝叫過來,準備和他融合!”

“哦,”張謙趕緊答應,隨後又問道,“但是,他能願意嗎?”

“現如今他不願意也得願意了!快點!”

黑袍來到了張謙身邊,目光有些複雜的看着張謙。

“別再猶豫了!”命魂說,“趁現在修羅神還能與天魂糾纏一陣,趕緊融合!再晚就來不及了!”

黑袍嘆了口氣:“到最後果然還是要這樣嗎?”

“你怎麼那麼多廢話?”命魂有些不耐煩的說,“現如今沒有別的辦法了!”

“可是…”

“別可是了!”命魂惱了,“你要是真想被天魂這狗曰的吸收或者是被他殺掉,你就不要融合!”

黑袍攥緊了拳頭。

他的性格其實並不優柔寡斷,只不過融合魂魄這件事太大了,大到他無法立刻做出決定。

其實之前他也想過了,心裏也是趨向於融合於張謙的魂魄,但是真要這麼做的時候,他還是會猶豫。

融合之後,他就完全和張謙的魂魄捆綁在一起了,從此之後他也就沒有自由了!

自由不算什麼,在他心裏真正重要的是張謙的心,如果張謙與他融合,獲得了他的力量之後去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不要猶豫了!”命魂吼道,“能不能活過今天還另說呢!”

張謙突然問:“地魂大人,你是不是在擔心,你融合於我,我得到了你的力量之後會做一些讓你看不慣甚至是不齒的事情?”

黑袍擡起頭看着他。

張謙笑了:“我張謙雖然不是什麼心懷天下的大英雄救世主,但是我做人做事有我自己的準則。”

“我承認,相比於那些做事完全光明磊落的人來說,我有時候做事比較喜歡劍走偏鋒,甚至喜歡耍陰招,但是這陰招我也分對誰用。”

“我一直信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於善良的存在,我會更善良的對待他們,對於邪惡的存在,我會以比他們邪惡一百倍一千倍的方式去對待他們!”

“這些相信你都知道,我這一路走來,是在你的見證之下一點一點成長起來的,如果你信不過我,那這個世界,這個時空中,還有誰是你信得過的人?”

“我不是信不過你…”

“信得過那就抓緊!”命魂說,“不要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就在這個時候,阿修羅神突然爆發出了一聲痛叫。

衆人擡頭看去,正好看到天魂的雙刀切掉阿修羅神一條手臂的畫面。

相對於天魂來說,阿修羅神還是弱了一些。

“地魂!再晚真的來不及了!”命魂說道。

黑袍琢磨了一下,牙一咬心一橫,終於說道:“好!融合就融合!”

“這纔對!”命魂鬆了口氣,“快點開始!” 女老師臨時接到舉報,才趕來學校。

秦苒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讓她有點煩,直接開口:「封樓誠是誰?你現在能聯繫到他?你為什麼晚上要見……」

女老師一句話還沒說完,教導主任就站起來,「你說的是我想的那個封樓誠?」

「不然?」秦苒點點頭,聲音無波無瀾的,但很有禮貌。

「我知道了,」教導主任看了秦苒一會兒,面色變了變,「這件事我會處理好,你先回班級。」

「主任,你怎麼這就讓她離開了?」女老師不太理解,卻也不敢在教導主任面前放肆。

只是語氣顯然不太好。

教導主任看著秦苒的背影,若有所思,聽著女老師的話,他眯了眯眼,語氣有些和緩:「不讓她離開,你預備把她怎麼辦?」

「肯定要叫家長,通報批評!」女老師皺著眉,「這不是影響我們的風氣嗎?」

「通報批評?」教導主任似乎是笑了笑,然後點點頭,「連著封樓誠一起批評?」

「他那種人必定也是社會上的人渣。」女老師想想那帖子上形容的,不由皺眉,「為什麼不能批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