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人忍不住出來問道:“我們就不管戰場上還在廝殺的人了?”

禾龍冷冷的盯了他一眼,也不回答,轉身從高臺上下去。留下相視無語的一種部落首領。

“這也太…”有人忍不住想要發牢騷,卻被人拉住,隨着他的目光瞄瞄周圍。

衆人相互看看,又低下頭去,默默的離開。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在衆人之間來回傳遞。

索圖手持加厚的彎刀,狠狠的劈在一個槍兵的身上。彎刀從鎧甲的空隙處砍落,刀尖插入對方的脖頸,鮮血從頭頸處噴出。鮮血噴到他的身上,更是激發索圖的兇性。伸手一推槍兵的屍體,他轉身去尋找下一個對手。

索圖原本還被壓在牢中,經過他無數系懇求,終於獲得了戴罪立功的准許。

突然,索圖站在原地發愣,透過刀槍的縫隙,他看到一隊隊的騎兵從遠處的大營奔出,隨即遠遠的朝陣地相反的方向馳去。

他的心中一片混亂,教主居然拋棄了自己。尼莫教的教義不是每一個都是兄弟姐妹嗎?永不放棄,永不拋棄不是教中的口號嗎?難道那只是隨口說說的?

一陣痛楚從肋下傳來,聯盟的乘着他發愣之際,偷襲了他。

“敖”,索圖的嘴中發出了悲憤的吼聲。

他的雙眼通紅,帶着身上折斷的槍身,猛然向身前的聯盟人撲出。

“撲哧”。

對面的槍兵有些奇怪,他怎麼一點躲閃都沒有,直接撲到了他的槍尖上,不過他沒有多想,用力的把槍從草原人的身體裏面抽出,毫不遲疑的邁過草原人的身體,去支援他的同伴。

索圖抽動着身體,雙眼無神的望着天空。

天上的雲彩似乎變化成女兒雪色淘氣的笑臉,向着他喊道:“抱抱。”

索圖勉強的擡起雙手,想要伸手向天空。一陣抽動,他的雙手無力的落在身體的兩邊,圓睜的雙眼似乎還在遺憾,自己沒有能……

其實俺對戰場的,描寫不擅長,情節需要,還有調差裏面衆多兄弟的要求,只能硬着頭皮上了。希望大家多多體諒,謝謝大家的支持,謝謝。 數聲長短不一的號角聲響起,西陵要塞的四門大開,穿着黑色皮甲的聯盟騎兵早已等候多時,聽到號角聲,迫迫不及待的衝出城門。

錦鯉仙妻甜如蜜 一般的馬匹承受不住全身鐵甲的重量,只有被方毅改造之後的巨型變異戰馬,才能那麼的變態,不僅騎士穿着全身的鐵甲,就連馬身都披有鐵製的馬鎧。普通的聯盟騎兵也只是穿着皮甲而已。

和楚國不同。楚國現在的馬匹數量極度缺乏,光靠着每年走私的馬匹,組建不起像樣的騎兵,聯盟和楚國的騎兵作戰的時候,總是優先截殺戰馬,甚至可以用精銳一換一,楚國的騎兵數量始終多不起來。就算和草原人結盟之後,由於聯盟的阻隔,馬匹的交易還是規模很少。

聯盟地盤內還是有自己的馬場,每年出產不少的戰馬,所以草原人來搶劫也不敢長時間的停留。聯盟的騎兵還是比較精銳的,但是他們也不敢大舉進入草原。要知道草原人是人人有馬,個個都是騎士,那一點點的騎兵就像是石子投到河水中,轉眼就不見蹤跡了。

一隊騎兵向着弩車陣跑去,讓人意外的是,他們每人手中都牽着一匹空着的戰馬。要知道聯盟的馬匹雖說不少,但是卻也沒有達到每人都有馬匹代步那樣的奢侈。

弩車陣前,騎兵慢慢的停下步伐,兩人四騎一組,排成一排。

兩名弩手迅速的推出一輛弩車,掛到戰馬的身後,接着從陣中抱出四袋裝好的弩箭,每袋六隻,是一個標準的配置。

第一組完成之後,立刻離開了位子,身後第二組也已經接近完成。彷彿流水一般,很快的五百馬拉弩車就完成了組裝。隨着主管的一聲令下,向着草原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武聖大人,弩車損壞了四百多架,還能組成五個弩車營。現在已經全部出發了。”

趙無極微微的頷首:“下令,所有的騎兵集結,趕上前面的弩車陣。”

雖說趙無極面帶微笑,但是心中還是遺憾,草原人個個是騎兵,來去無蹤,要想大規模的殲滅還是艱難。眼前的形式也算不錯了,西陵要塞外面至少殲滅了五千以上的草原騎兵,也算一次大的勝利。

不過這次最大的收穫卻是中型弩車的大規模應用,至少以後再野戰之中士兵不再畏懼草原的騎兵了。

眼前也不是多想這些的時候,趙無極一領馬繮,揮手,馬鞭落下,“架”,身下的馬匹“呼”的竄了出去。

身後的衆人轟然應諾,一個個精神抖擻,他們腦子清醒的很,還有比追擊更加安全和斬獲更加豐厚的戰事嗎?

.

天上的烏雲裂開一道縫隙,把陽光灑向大草原。

方毅身着金黃色的鎧甲,沐浴在陽光下。

身後的黑騎兵臉帶崇敬的看着前面英武不凡的身影,陽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反射出點點的金輝。

清脆的馬蹄聲打破了寧靜,雨曉沐騎着快馬,一副牧民的裝扮,從遠處疾馳而來。

“少爺,前方有草原人的先頭部隊到了。”

“多少人?”

“大概有兩千人左右。”

方毅轉頭環視衆人一眼,喝道:“建功立業就在眼前,兄弟們,出發。”一道黑色的洪流順着山坡洶涌奔下。

.

“教主,後營的人被追上了,現在和聯盟的人打上了。”

禾龍面無表情的說道:“通知前面的人加速,不要管身後的人。”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紛紛低下頭。只有一人憤然離開了中營隻身離去,後陣中還有他的部落手下和他的兄弟。

塔山默默的坐在馬上,隨着前鋒的衆人在前面探路。他倒是不認爲前面會有什麼危險,身後的大隊人馬不過距離半個小時不到的路程,再說草原上到處都是路,除非被數萬人圍上。

轉過一個山丘,忽然有人驚呼道:“金色魔鬼!”

塔山擡頭,陽光照射到他的眼中,忍不住眯了一下,側過頭去,用眼角斜視。就在前面五百米左右的小山坡上,一羣騎兵默默的站在那裏,領頭的正是傳聞中的“金色魔鬼。”

倒吸了口氣,塔山倒不是因爲他們的紀律嚴格,數百人站在那裏沒有一人發出異聲,就是胯下的馬匹也是靜寂無聲。而是看到那羣黑騎軍的戰馬。

那黑騎軍的全體都是黑色的全身鎧甲,而且還是加厚的重型鎧甲,就連馬身上也是。塔山不由驚歎,這要多麼強力的戰馬才能夠承受這樣的重量。

一匹戰馬本身就有數百斤,再加上騎士鎧甲馬鎧和人本身的重量,一個騎兵就重達一千多斤。根本就是一輛坦克,要是他奔跑起來,該有多大的威力。

塔山很快就見識到了這羣騎兵的威力。

方毅率先啓動,黑騎軍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從刀鞘中拔出馬刀,閃亮刀鋒上異彩流轉,看上去美麗,卻是帶着無窮的殺氣。

“隆隆”。

幾百米的距離一閃即逝,黑騎軍的馬速也提高最高速。

方毅在馬上人立起來,雙手握住手中的長刀,一聲斷喝之下,罡氣猛然從長刀上竄起,帶着妖豔的紅色從空中劃過,落在草原人的騎兵身上。

“轟”。

猶如**爆炸,紅色的能量聚集在臨界點,撞到阻礙之後炸開。塔山的眼睛似乎產生了錯覺,空氣中竟然能看到白色的條紋波動。一聲巨響這時才傳到他的耳中,他的腦子猛然眩暈起來,身前的景色也帶了重影。

黑騎軍對眼前的異象不動聲色,不管是什麼,看多了也就麻木了。他們用力反握住手中的刀,平放到自己的身前,手肘抵在刀背上。馬隊的兩側猶如多出了無數鋒利的爪牙。

黑騎軍在方毅的帶領下,猶如利劍一般刺入,從方纔的缺口中撞進草原人的馬隊。平端的長刀在強大的動能推動下無堅不摧,皮甲、武器、還有血肉在刀鋒下紛紛斷裂。留下滿地的血肉斷肢,黑騎軍鑿穿草原騎兵從另外一邊出來。

塔山彷彿被剛纔的爆炸震暈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情。事實上黑騎軍來得太快,不容許他們慢慢的反應過來,就已經殺到了眼前。只能任由黑騎軍在他的隊伍中肆意屠戮。

還沒有等他們回過神來,黑騎軍就再次殺到。

連番的受到襲擊,草原人轟然散去,各自逃命去了。方毅運轉真氣,輸入腦海中的黑色佛像,只見佛像上光芒一閃,數百條無形的思感從佛像的身上連接到黑騎軍的身上,遙控指揮衆人的行動。

黑騎軍微微一窒,分散成數十隊小隊,向逃亡的草原人掩殺過去。他們仗着自己強健的戰馬快步追上,手起刀落,一顆顆大好的人頭掉落在地上。

十二點以前還有一章。現在還在努力中…

友情推薦一下朋友的書《死神戀愛了》。希望大家喜歡。 塔山呆呆傻傻的在原地沒有動彈,他身邊的其他人早已經四下跑開,那裏還顧得上他。

方毅策馬過去,坐在馬上俯視塔山,他的眼中隱隱有意思的笑意。

過來良久,塔山恢復過來,看着方毅穿着鎧甲的身影,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但是他想來想去就是想不起來。

他搖頭拋開心中的疑惑,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這種戰馬,你們還有多少?”

方毅道:“你是問我的,還是聯盟的?”

“有區別嗎?”塔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難道這種戰馬不是聯盟培育出來的?”

方毅心中念頭急轉,塔山在尼莫教中地位崇高,而且深得教主的信任,他一定知道很多的事,而且他老謀深算,看事深遠,實在是一個很好的謀臣。怎麼樣纔可以把他收到自己的帳下。他對手下的人用過血靈水,效果還是很好的,但是本身對自己有敵意的還沒有試驗過,

“你想的不錯,這些戰馬是我培育出來的。”方毅在“我”字上面加了重音。

塔山的眼中一亮,隨即升起一道殺意。

方毅“哼”了一聲,玩味的說道:“你對那個禾龍還是挺忠心的啊,不過現在…”

言語中的意味讓塔山一呆,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猶如戳破的皮球,一下子軟了下去。

.

不過十分鐘的時間,兩千多人的騎兵就被方毅和他的手下人一口吃下,就連一個漏網之魚也是沒有。

方毅冷冷的掃了一眼堆在一起的頭顱,對於這些野蠻的民族他心中是一點好感也沒有,收到前世記憶的影響,他一向是民族主義者,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揮手招來秦夢菊,方毅指着塔山說道:“豹子,等下你就不要上去,把他看好了。”

秦夢菊心中不願,便低下頭去也不答應。

方毅擾擾自己的鼻子,下馬把妻子拉到了一邊。

“豹子,這個人很重要,是尼莫教的副教主來着,你要好好的看緊他。”

秦夢菊轉身過去,低聲道:“我只是想陪在你的身邊。這次的任務如此的兇險,我怕…”

方毅摟住妻子說道:“豹子,你也知道我已經晉級武聖,要真是在這區區的戰鬥中…”

秦夢菊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讓他把下面的話說出來。

一陣清香飄入方毅的鼻子,他伸出舌頭在她的小手上一舔。羞得秦夢菊趕緊把手縮回去。

方毅伸頭過去,輕聲說道:“好豹子,寶貝兒,乖乖的,我一定會安全回來的。我們拉鉤,來嘛!”

秦夢菊被他無恥的手段弄的無語,被牽着手硬是拉上鉤。

捏捏她的小手,方毅說道:“等下,你就往東面走,草原人都在西北處,去北邊的人數極少。還有要是真的危險,你就把那個尼莫教的人殺掉,千萬不要讓他跑了回去。”

秦夢菊卻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全,緊緊地盯着他的眼睛說道:“一定要安全回來,鑰匙我到了西陵要塞看不到你,我一定會隨你去的。”

語氣中帶着無比的堅決,方毅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心中更加感動,緊緊的握着她的小手,說道:“天地合,萬物絕,情不變。”

遠處傳來了“隆隆”的馬蹄聲,雨曉沐策馬過來,提醒道:“少爺,草原人來了。”

方毅手中用力再握一下妻子的受,想要放開,卻發現她的手指因爲同理顯得發白,在她的手上拍拍。

秦夢菊知道阻止不了丈夫,放他離去。

遠遠的望着丈夫的身影,秦夢菊的眼中忽然流出了淚水。

和外間的女人不同,秦夢菊的思想很簡單,只是想和丈夫生活下去,每天能夠平安就好。

但是在這個以武爲尊的世界,你不去爭奪,別人就要踩到你的頭上,就連歐陽海棠、彩蝶也一心的希望方毅能夠出人頭地。

和秦夢菊保持相同的就是向紫嫣和趙玉竹了。他們兩人的身份高貴,有武聖作爲後盾,根本就不需要男人怎麼樣。

但是他們兩人又有不同,向紫嫣是長時間的接觸被方毅縮吸引,趙玉珠則是想被方毅高強的武藝吸引。

論起來衆人中還是向紫嫣和秦夢菊的心更加純粹,兩人的年紀比方毅要大,自然對外面男人的強勢瞭解很多,更是爲方毅的溫柔,平等的觀念心動。她們知道除去方毅,就是自己的父母兄弟都不可能給自己這般平等的對待。

獨自站在涼風中,秦夢菊狠狠的一鞭子抽下,抓起搭乘塔山的馬匹的繮繩,不敢回頭直接,向着東面跑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