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什麼好問的?我家裏又沒有老母。”孟浩明像是迫於無奈,甩了句話給他們。

“那也是。”伏燕一絲感慨。

像他師妹蘭燕,也是個孤兒,所以纔會小時候被江湖人收養了,最終拜到了北峯老怪門下。

孟浩明不是孤兒,家裏父母雖然都不在,可是哥嫂在。不過哥嫂都不知道他現在都進了護國公府的軍隊,並且成了赫赫有名的將軍。

“如果真要娶妻,王爺說,可以把親人帶到軍營來,辦個酒席。我說不用了,哥嫂都住在江淮,從中原腹地到北燕容易嗎?”孟浩明說完這話,把擦的雪亮的匕首插進綁帶裏,一邊插一隻,眼睛睜的雪亮地說,“再說,現在不是談這事的時候。”

“你說什麼?”

“你問問公孫先生,現在是什麼情況?”

公孫良生聽見問題都指到自己這兒來了,不得已,歇了筆,轉頭對他們等人說:“該做好準備的做好準備,怕是有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因爲皇帝不讓王爺回北燕嗎?”許飛雲好像一直等的就是這個話,指頭墊着眉角揚頭等着個說法。

公孫良生嘆氣:“這不是顯而易見的?”

“冬天耶。冬天都不讓王爺回去安定軍心?”許飛雲是不可理解。按照以往,每逢冬季,護國公都是回自己領地的,皇帝也從來沒有阻止過。不是相安無事過了這麼多年了嗎。

“那是沒有疑心的時候。疑心一起,什麼時候王爺回去,都會犯了聖上的心頭大病。皇上起疑心,給人按任何罪名都是可以的。冬季是修生養性的季節,但是,也可以變成屯軍準備起義的藉口。”

一句話,讓屋裏的人忽然都啞口無言。

伏燕隨之貼在孟浩明耳邊說:“所以說,交什麼朋友都好,千萬不要交書生。”

孟浩明啞笑:“公孫先生倒不是個壞人。”

“不是壞人,但是,也足以讓人整天提心吊膽的了。”

公孫良生向來不和他們這羣兵議論,反正,這也不是他的主要工作。他的主要工作是侍候主公,當好主子的幕僚。

只要主子願意聽從他的規勸,他的建議,不要走錯路,擔負起天下的大責,他作爲忠實的臣子盡到效忠,圓滿人格。

不過,這羣兵卻貌似和他較勁上了,一個勁兒地追問他:“可是,皇上爲什麼突然對王爺起疑心了?”

公孫良生忍着沒有用白眼來對付他們幾個,慢條斯理耐心地解釋道:“皇上對護國公府的疑心什麼時候沒有過?以前你們侍候的主子,懷聖公,最終勞累病逝,還不是因爲皇上突然三道急令讓懷聖公來回奔波?”

那些知道朱隸父親的臣子,一瞬間全默了。每個人,在想起朱懷聖伏在軍營裏案上拿着筆死的情景,都心痛猶如刀絞。

伏燕忍不住背過身去,忍住抽泣。許飛雲對朱懷聖不熟悉,他是在朱隸繼任以後,因爲徒弟伏燕牽線,才和朱隸交好了。不過這樣一說,貌似朱隸和自己父親還不太一樣。

是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伏燕都想。

自己雖然自小是跟着朱隸的人,但是,和朱隸一塊在護國公府里長大,與朱懷聖接觸的也很多。對朱懷聖的爲人品性作風,一樣都很瞭解。朱懷聖,似乎比朱隸更忠心耿耿於朝廷,工作上一絲不苟,鞠躬盡瘁,所以最後纔會死在辦公的文案上。

朱隸則不是。朝廷裏很多百官,都認爲朱隸心性未定,畢竟繼承父業的時候,年紀尚幼,不過十六七。朱隸帶兵打仗的勇氣雖然有,有勇有謀,也打了不少勝仗。但大家都認爲,這只不過是因爲朱隸從小跟父親在軍營長大,深得軍營裏各個軍中長輩的照料,功績其實算不上朱隸的。

事實如此嗎?

伏燕只知道,自己這個小主子,在父親死後不過半年,開始招募幕僚,除了公孫良生以外,廣招良臣賢將,充實軍中幕帳。同時,讓他帶着上山牽線,與他師傅這樣的江湖怪人結拜兄弟。像孟浩明這樣的年輕將領,既文能武的,都是朱隸一手親自提拔培養出來的。

因此,這些人雖然都說自己老粗,可是,並不是真正的老粗,字都是認得的,兵書常背的,不僅如此,朱隸讓這些人,還要習讀農書等管理政務的書籍。軍中一改以前護國公帶軍全是豪放甚至可以說放縱猶如草匪的風格。

這些變化,皇帝能不知道?

或許皇帝一開始,只認爲朱隸年紀小,根本不及前護國公半分,都是被軍營裏那些老人慣養的,只等一個時機來到,除之爲快,把軍權拿回到中央指日可待。可逐漸的,當朱隸年紀一年比一年大,日漸豐滿的鋒芒實在蓋不住的時候,皇帝可以感受到的或許是前所未有的危機。

以前的護國公都沒有能給到皇帝的危機,現在,一點一點的。

連試圖在護國公府裏造反的尤氏,可能真正回到北燕的時候會更吃驚吧。因爲軍營裏的兵權,已經再也不在她老公留下來的那羣人手裏,而是全換了批人。

伏燕的心頭突然猛打了個寒噤。

莫非,主子從一開始早料到會有這樣一天。

公孫良生掃了掃他們三人表情。除了伏燕,另外兩個人,卻是都沒有任何需要猶豫和思考的,因爲他們從一開始跟的就是朱隸。所以朱隸從一開始謀劃的是對的,哪怕是自己父親留下來的人都不行,必須換。這個換,一換這麼多年,像是越王勾踐,臥薪嚐膽,多少年,都在所不惜。

忍一時,能得大勢。

許飛雲從椅子裏跳了下來,說:“看來王爺真是要辦大事的人了。草民也算是三生有幸,居然跟了一個絕代梟雄。”說罷,手裏的玉簫,在徒兒發呆的腦殼上敲了一把,說:“我要回房去睡了,你幫我弄盆洗腳水。”

心中最終那一絲疑惑解了,可以去睡大覺了。

伏燕卻覺得自己今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之前或許有所猜疑,可是,心裏必然是存了一種顧慮,可能不是真的,畢竟之前這麼多代的護國公,都沒有一個敢這樣做。他主子這樣做,不怕嗎?

是男人都會怕,何況女人?

許飛雲突然從自己徒弟那張憂心忡忡的臉,想到了李敏那張處驚不亂好像永遠都不緊不慢的秀顏,於是一瞬間嘆的這口大氣,只說這個徒兒不成器,連女人都比不過。

不能說李敏不爲自己老公的圖謀大略所憂愁擔心,可是,李敏更相信既來之則安之。她絕對不會像尤氏去阻止自己的兒子完成宏偉大業。況且,他們護國公府不動手,皇帝,恐怕遲早這把刀會先對着護國公府揮下的。

如今,皇帝的遲疑,不過是想着,先拿誰開刀比較好。

是拿護國公府?還是拿自己的兒子?

“大皇子下午來過護國公府,不知道王爺有沒有聽說?”既然決定了和老公回北燕,那不得不考慮更實際的問題了,李敏示意念夏把油燈裏的燈芯挑的更亮一些,以便和他促膝長談。

“本王略有所聞。據說是,王妃給大皇子上了一課。”

聽見他這話,李敏笑了,兩個脣角梨渦浮潛,笑言:“妾身哪有本事給大皇子上課?”

不管怎樣,朱汶聽了她的話,究竟有什麼樣的想法,她不是朱汶,肯定不知道。唯一能確定的是,要是這個大皇子回來以後,能因她一番話解除所有顧慮和皇帝一心一意做父子,那真的是不用混了。

皇子們的那些憂心顧慮,只要是自她穿來以後,看見每個皇子都面帶憂愁都可以知道了。沒有一個皇子相信自己的腦袋是掌握在自己手裏的,個個都更相信,自己腦袋是掌握在皇帝手裏的。然後,如果他們請求皇帝把他們的腦袋放回到他們自己手裏,皇帝肯定是不會答應的。

更何況,像朱汶這種顯然是被皇帝至高的權力從小給欺負過了的,受過嚴重傷害的,可以說,朱汶打那兒起,是誰都不會信任的了。

“妾身不過是奉命救人,接下來,是皇上父子倆之間的事兒,也遠遠輪不到妾身評頭論足。”李敏說到這兒眼裏露出一抹鋒芒,“只可惜大皇子打錯了算盤,總以爲,妾身救了他,是奉了王爺的命令。其實不然。”

朱汶以爲護國公府救他,是爲了與他結盟,結果不是。

本來就不可能是。不過,她老公現在看起來,是有意救朱汶一命的,理由正是,給皇帝心頭添點猶豫添點堵。皇帝不是對護國公犯疑心嗎?那就讓皇帝的心頭更多幾份疑心,不止針對他護國公。

李敏想到這兒,望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她這個養尊處優,心懷大略的男人,此時此刻化身成爲了按摩師,在給她一雙小腿按摩揉捏,一邊好像按摩店裏的小哥說着溫柔迷人的話兒:“公孫說,有的女子的腿,到了夜裏會抽搐兒,睡覺之前按一按,提早預防比較好。”

“公孫先生看起來很喜歡嚇唬王爺。”李敏伸出去的手掌心,拍了下他那不規矩的手,“那麼,公孫先生有沒有嚇唬過王爺說,如果行了房事之樂,這個後果更嚴重並且不是王爺能承擔得起的?”

“有。”答應這話時,他的神情肅然,一絲不苟,抓起她手腕,手指頭在她手腕上的脈搏上捏着。

李敏被他這個舉動嚇了一跳。一直幫人把脈的多,被人把脈的機會幾乎沒有。這會兒被他摸住脈,不知哪兒馬上不對了。

果然,摸住她脈搏的朱隸,不會兒眸子裏像是露出一絲驚異,對着她臉上的驚愕說:“王妃是以爲本王不會給人把脈嗎?”

“王爺何時學習的?”

“最少要學會怎麼知道,人是死是活吧?”

李敏差點兒衝他那張故意調笑的俊臉上掃一巴掌。

人家學把脈是給人治病,他倒好,學的是怎麼知道自己殺的人是死了沒有。當然,他這說的是實話,打仗爲避免中計,做軍官的,學習一點醫理是必須的。

正因爲知道他這話說的在理,她胸口這口氣悶了悶,知道他這是存心逗她。

“生氣了?”他逼近她的臉,像是小心看着眯着發亮幽黑的眸子,“本王可以摸到王妃的心跳好快,孩子的心跳也快。”

“孩子的心跳?”她快無語了,他怎麼摸到胎心的,現在這個階段能摸到胎心嗎,給他好好上一課先,“要摸胎心,不是這個時候,而且,也不是摸脈搏可以摸到的。”

只聽她手把手教起他醫學上的錯誤時,朱隸愣住了。他壓根不是這個意思。但是,聽她教的起勁,兩眼發亮,精神煥發,榮光滿面時,倒也心甘情願樂意當她的學生。

他的王妃,真的像是個神仙呢,什麼事情都知道的樣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要說他,皇帝和其他人,會願意放一個神仙隨他回北燕嗎?

忽然的幾聲敲門,把朱隸的神拉了回來,也讓他皺起了濃眉。

“誰?”他一聲低喝。

門外的管家額頭掛着大汗,顯出是無可奈何纔來敲這個門的語氣說:“尚書府的李大人來訪,說是一定要見到大少奶奶和大少爺。”

她父親來了。

不來才奇怪了。李大同自己最大的靠山,在宮裏的大女兒都出了事,原因竟是出在自己二女兒告狀。李大同怎麼可能第一時間不跑來她這兒找她算賬。

WWW▪ттkan▪CO

看到丈夫的臉色一沉,李敏伸手拍了下老公手臂:放輕鬆。

對於這個岳丈,朱隸從來沒有一點好印象。主要是瞭解李大同這個人越多,只會是對李大同這個人越失望。李大同如果是個徹底的壞人倒也算了,李大同不是,李大同是個懦夫,是個蠢貨。

岳丈上門,如果拒之門外,會影響聲譽,只好先請了李大同到大堂裏一坐,看看李大同究竟想幹什麼。

李大同終於獲得同意被允許踏進護國公府裏,夜裏黑漆漆的,都看不清,他一路跟着管家小步埋頭走路,走到大堂裏坐下之後,低着腦袋,哪兒都不敢看。

等聽到了腳步聲出現在走廊裏,李大同擡起頭,看見了身穿黑袍的護國公,一個骨碌,從椅子裏跳起來,接着在地上跪了下來,喊:“臣叩見護國公。”

“李大人快起,本王承受不起這個。”朱隸一聲喝止他衝過來要抱住他大腿哭訴的舉動。

李大同拂了膝蓋起來,習慣性地望了眼朱隸身後,不見李敏,就此小聲問了句:“王爺,我家敏兒不在嗎?”

拽丫頭誤闖男子高校 “內子身子抱恙,本王不敢讓她出來見客。”

病了?不是剛到皇宮裏告狀告到自己大姐都被髮到了冷宮去。據說,自己大舅王太醫的官帽子可能也是不保。李大同這個戰戰兢兢的,說是來找二女兒算賬,不如說是來抱二女兒這棵大樹的。

朱隸讓人給他上了杯茶。

李大同雙手捧着茶盅的手一直哆嗦個不停。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女婿知道上回他對他女兒做出來的事,回頭找他算賬怎麼辦。不過那事兒真的是不能怨他,要不是因爲李華在宮裏放出消息,並且承諾說,這是哪位大人說的話。

想到這裏,他心頭突然一個戈登,上次他騙住了李敏,只說是李華說的,李敏不知道是不是全部都相信了。

“你來本王府裏,有其他人知道嗎?”

朱隸突然開的這句聲音,讓李大同宛如被颳了一陣寒風一樣打個哆嗦之後擡起了頭,手裏的茶水爲此潑了一半出去。

李大同慌慌張張地站起來,吞了口口水說:“我自己一個人來的,沒人知道,不敢告訴其他人。上次,敏兒和我約好了。如果我再聽信其他人胡言亂語,不會管我了,我不敢。”

朱隸只掃了他一眼他臉上那絲小兔子一樣慌張的神情,手上的茶盅忽然放到了桌面上,道:“送客。”

李大同大吃一驚,見他起身要走,叫着天啊地啊,終於是忍不住哇哇大哭再次兩個膝蓋落地跪下來說:“王爺!你不能見死不救,華兒她終究是敏兒的大姐,她大姐再有什麼錯都好,她大姐畢竟是一家人。”

“哪來的一家人?”朱隸冷冷的一聲。

李大同感覺是一顆巨大的冰雹砸到自己頭頂上,那口氣吸回來後,忽然眼淚也不流了,哭也不哭了,沉着臉說:“王爺莫非是聽信了敏兒說的那些胡話?”

“本王倒是不知道自己內子說的什麼胡話。”

https://ptt9.com/107564/ “敏兒是不是說了她不是我親生的,她是不是這樣說了,可是,王爺,她哪兒來的證據可以說她不是我親生的女兒?”

真是可怕至極的一隻蠢貨,出爾反爾,家常便飯,爲了利益,到最終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李敏當時聽了他說的那些話時,不是沒有想過他這話究竟是真是假的,畢竟,什麼事情都好,要講究證據。尤其李家人都是這種瘋狗,難保瘋狗一急起來,狗急跳牆,拿這事兒來說。

或許很多人,都認爲穿越不可思議。李敏穿來的那會兒,因爲自己是大夫,醫學家,科學家,對於穿越這事兒,除了不可置信以外,同時是開始理智分析,想過以各種科學的方式來推論穿越的可能性。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地方是,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玩穿越的?答案八成不是的。按照科學理論,像是人的血液流入另一個血液裏,必然是需要可以契合的因素存在。所以,她可以推論出,她的血型,身體內的一些要素東西,肯定與這位尚書府的二小姐是一致的。比如,她在現代的名字,與尚書府二小姐的名字,本身就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任何區別。

現在,她有時候照着鏡子,都會發現,自己這張尚書府二小姐的臉蛋兒,是與現代的李敏越來越像。身高,比例,隨之尚書府二小姐年歲上的增長,變的越來越接近現代的李敏。乃至她可以產生一個推斷,莫非自己壓根不是魂穿,而是身穿?

正因爲如此,她可以大膽地推斷尚書府二小姐的血型正是自己在現代的身體,爲o型血。結果,沒有錯。要知道,她之前拿自己的血來驗證世子的血型時,在藥廠,是用了很多人的血來驗證過自己的血是否爲o型血。

剛好上次,李大同不是在她面前裝蒜,摔了一跤嗎,頭破血流,那會兒,她提取了李大同的血,回到護國公府裏,拿a、b型血血型的人驗過了,是ab型血。李大同既然是ab型血,生出來的孩子,還要看孩子的母親是什麼血型。這肯定是李大同想不到的,這個幾分之一的機會會被他碰上,如果徐晴是a型血b型血o型血,都有可能生出她李敏是o型血的孩子,可是,偏偏徐晴是ab型血。

爲什麼徐晴是ab型血?徐晴不是死了嗎?怎麼知道徐晴是ab型血?

那要說到徐三舅剛開始看她李敏做這個血型實驗時,向李敏問了很多問題,李敏覺得徐三舅問的仔細好像另有緣故,才知道原來古人不僅僅是對血型的認識只停留在滴血認親方面,其實徐家當年曾經有過冒險用輸血的方式救自己家裏人的經過。

“因爲,以前的徐家老祖母,養過一條狗,有一次那狗不小心傷了腿,失了很多血,快死了,老祖母無可奈何的時候,想到了用這隻狗的狗仔的血,給這條狗放血。”徐三舅說起故事的時候,用放血,而不是輸血,說明徐家人其實對人體血液循環系統並不懂,但是,那個被譽爲徐家藥母的祖母確實是個醫學奇才,從狗的認知上,提高到人,認爲血是在管子裏流通的,所以,可以把一個對象的血放到另一個對象的血。

從那次以後,徐家開始嘗試過,給各種各樣的動物之間輸血,有的死有的沒死,當然,徐家人並不知道爲什麼有些對象輸血後會死有些卻沒有死的緣故。但是,有一次,家裏的大舅,即徐有貞的父親也是意外受傷大出血,需要輸血。

徐家人全家人都出來送血。徐家人聰明在,經過這麼多實驗以後,知道一樣東西,要給人輸血前,最好把兩者的血放在一起先試一下。只有融合了沒有出現結塊,纔可以用。

徐三舅對這件事記得很清楚,一一和李敏說來,李敏經過推斷,知道了徐爺爺是a型血,徐大舅是b型血,徐有貞是o型血,徐三舅是ab型血,徐晴和徐三舅一樣,是ab型血。

試問一對ab型血的父母,怎麼可能生出一個o型血的孩子?

“你確實不是我親生父親。”李敏從走廊裏被念夏攙扶着,走進了大堂。

李大同眯緊了雙眼,露出些狼一樣兇狠的眼神看着她:“你怎麼知道不是?上次要不是你這個不孝的女兒,設我下套,逼迫我,威脅我,爲父何必撒謊欺騙你你不是我親生女兒?”

“父親,你以爲女兒不知道你是何人指使,上次欲對我放毒?至於我是不是你女兒,其實,那個現在奄奄一息,讓你再次到護國公府找我的人,心裏或許能更清楚是怎麼回事。”

“你,你——”李大同猛的瞪大了眼珠子,拿手指着她,“你上次是故意放了我的?你,你不是說,只要我乖乖聽話,就,就——”

耳聽這個李大同都語無倫次了,顯然,是沒有想到李敏上次放了他是相信了他的話,對他放鬆了戒備心。不是的,李敏是知道,只有他,可以引出那個人。

以情挽婚 那個現在躺在牀上奄奄一息的人,是肯定更想不到,她給世子做的血型鑑定時做的一些除了她或許其他人都不懂的動作裏面,包含了更深層的意思。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給許仁康說的那些話,許仁康有沒有對衛立君說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人,這兩個人背後的主子,都最後走了鋌而走險的那顆險棋。結果,有人幸運,有人不幸運。

沒錯,那會兒,她爲了安全起見,給世子做血型鑑定的時候,耗費的時間是最多的。許仁康只見她給蘭燕抽了血,卻不知道她之後拿蘭燕的血給世子做了複查血型,蘭燕的血是b型血。她藥箱裏,還帶來了徐掌櫃的a型血,以防意外。

爲什麼還要拿世子的血,與她的o型血做實驗呢?那是她李敏要以防萬一了。她李敏用了世子的血,先給自己的身子打了預防。畢竟她肚子裏有護國公的孩子,早做預防是對的。再有她是o型血,若是有個萬一好歹,都可以拿她的血救其他人。

世子的血確定了是o型血,但是,不是肯定,能給所有血型的人輸了血以後都不產生反應的。畢竟,人體的血型系統那麼多。不止abo血型而已。abo血型只是基礎。

於是,有了兩個不同的意外結果。某人幸運一些,像太子妃,由於皇后娘娘遲遲不敢做這個決定,到現在,可能都還沒有百分百下定決心給太子妃用世子的血救人。也或許,那個叫衛立君的男人,在最關鍵的時候,忽然多了一份疑心,認爲,她不是防他,而是防許仁康。

這下好了,皇后娘娘決定,與宮裏那位一直壓在自己頭頂上的人來一場決戰,先看看,老天爺是站在她皇后這邊,還是對方這邊。

眼看,老天爺這個天平,是向皇后娘娘傾斜了。

福祿宮出事了。

給老年人輸血,本來就比給年輕人輸血的危險性大,因爲,老年人的身體不比年輕人,再有這個老人,要是之前一直用藥,用了一些能讓人慢性中毒的藥,無疑這些都增加了治療的風險。

她和許仁康說的話,許仁康儼然只聽了個皮毛不知其意,但是,因爲自家主子的那個命令不能和她說的那些風險相比,做人臣子就是如此可悲。主子說什麼,必須做什麼,其實明知道危險,明知道不能做,但是,人家主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事情搞砸了的話,全變成你的錯。

這樣做事風格的一個主子,剛好是之前和她李敏高調唱反調的那個老人。所以,她李敏當時才一口氣斷定了,絕對不踏入這趟渾水,這種病人死也不能再接。

由此可見,那隻魯仲陽的老狐狸真的是老狐狸,情願給萬曆爺看病,也絕不給福祿宮的主子看病,想必早已摸清太后娘娘那個臭脾氣。

這裏面還有一個人,據說,是太后娘娘唯一的御用太醫,張恬士,卻是整日神出鬼沒,讓太后都大爲頭痛,因爲整天找不到這個人。但是,終究是爲人臣子,張恬士不能不給太后一個交代,自己經常逍遙在外,不顧太后的埋怨。

張恬士是哪裏人?

這個祕密,肯定很少人知道,可是,偏偏徐家人知道。因爲張恬士在徐家的老家,是衆所皆知官做的最大的一位。

許仁康來找她時,說是徐家人的老鄉,沒有錯,她問過自己表哥了,表哥說是有這個人,而且,之前也有拜訪過自己。但是,只要想想,許仁康醫術在家鄉或許有些名氣,但是在京師一點名氣都沒有,怎麼能越過那麼多民間的名醫,一舉成爲太醫院的外聘。

爲此許仁康口裏所說的,自己是因爲十一爺的母親關係,才得以進到太醫院裏的事,其實貌似有些牽強了。要知道,十一爺的母親,連個妃都不是。當年靜妃想讓她母親徐晴爲自己保胎,到後來成爲了妃子,讓徐晴進宮爲三皇子治眼睛,一直都只能偷雞摸狗一樣偷偷來,足以說明,想讓太醫院外聘個自己心儀的大夫入宮奉職,其實不是後宮妃子可以說的算的。

誰可以說的算?

皇帝,太后。

除此兩人,別無其他。

太后娘娘的權其實蠻大的,只要看皇帝上次對太后與她李敏唱反調的事都不言不語,足以見得萬曆爺對自己母親懷着一種奇怪複雜的感情。

許仁康是徐家人的老鄉,張恬士是徐家人的老鄉,許仁康,理所當然是張恬士的老鄉,其實是張恬士從自己家鄉找來的一顆用來敷衍太后的棋子。

她李敏都可以推測到張恬士是這樣安慰太后娘娘的,沒關係,這個許仁康是她李敏的老鄉,只要許仁康以這層關係接近李敏,從李敏那兒偷師,一切都變成太后娘娘的了。

這要說到她李敏是什麼時候察覺到這事兒的?

防人之心不可無。她李大夫當了那麼多年的大夫,與同行打交道最多,怎麼可能輕易相信一個突如其來的陌生人?哪怕這人舉出什麼老鄉的關係。難道不知道,老鄉見老鄉,雖然兩眼淚汪汪,可是,最坑爹的也就是老鄉。

不過,她李大夫絕對不是隨便輕易懷疑人的。見這個許仁康真有些認真學習的念頭,所以,像小李子一樣,委以重任。說到這裏應該明白了吧?小李子在接到她委託的重任之後露餡,許仁康也一樣。

人,最一下子鬆懈了防備心的時候,正是在,以爲對方完全信任你的時候。

許仁康露餡了,在李大同現在上她這裏找她的時候,她就可以知道了,許仁康是太后娘娘的人。

“不可能是皇后娘娘讓父親對我下毒,因爲,皇后娘娘之前三番兩次,哪怕就近一次,都對我頻頻招手示好。不是皇后娘娘,大姐,肯定沒有這個能力能命令到父親對我下毒。後宮的其它娘娘,倘若要對我這個護國公的妃子下手,必須考慮再三,肯定不敢。唯一隻剩下,皇上或是太后娘娘了。”李敏說到這,在李大同那張面如土色的臉上深深地一瞥,“是太后娘娘讓父親這麼做的。可是,到如今,父親依然不知道太后娘娘爲什麼對我這麼做對不對?父親,只知道一點,當初,讓我孃親,去給孝德皇后治病,最終讓我孃親染上病而死的人,正是太后娘娘。”

李大同一口大氣都不敢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