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服務員微微一愣,看了女子一眼,然後慌忙去拿酒。

「神經病,真是腦殘……」女子氣憤的甩身離去。

劉黎明無語的搖搖頭,都自一個人喝了起來。

剛端起酒杯沒喝幾口,一個熟悉的身影就進入了劉黎明的視野。

這人郝然就是牛樂,懷中摟着一個性感的風塵女子,兩人走着卿卿我我,牛樂的手還不停的在女子的衣服里摸來摸去,看上去日子過的非常滋潤。

正向二樓的包間走去,身後跟着二名保鏢,看見牛樂猥瑣的樣子,劉黎明瞬間心中的怒火就竄了上來。劉黎明放下手中的酒杯就跟了上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從花廳出來,顧錦取下臉上的眼罩,抱拳同陸子晉道:「景王安心,今日之事,臣不會透露出去半個字。」

陸子晉點了點下巴,同宋義道:「宋義,送客。」

確認顧錦走了,陸子晉這才回到房間里,床上,少女臉色一片慘白,連唇瓣都是蒼白的。

顧錦說,命雖然保住了,但是,傷的不輕。

能不能醒過來,還得看林灣的意志力。

陸子晉微微斂眉,心中有些煩躁。

第一次見林灣的時候,便是蘇府失火那一夜,他一根羽箭射過去,不曾想被林灣避開了。

那時起,他就開始懷疑林灣動機不純。

而林灣似乎也有意讓他懷疑相府。

第二次,他搜查相府,孫嬤嬤死在林灣面前,林灣卻面不改色,這一點,讓他更加的懷疑。

後來無數次,他都在試探林灣,每每覺得林灣就是背後真兇的時候,他又發現林灣那麼像蘇幕遮。

於是,他開始認為林灣就是蘇幕遮假扮的,可林灣一次次的表現,又讓他覺得,林灣不是蘇幕遮。

林灣身上,殺伐氣息太重。

為此,他把郡主府的府邸設在了景王府的旁邊,連着兩次試探,直到昨日,讓林灣救下溪沙。

說救人,其實就是他的算計,他想要聲東擊西,卻不想林灣找到了一條和御書房相通的密道。

林灣真的是為了那把匕首回頭的嗎?

陸子晉神色晦暗。

門外傳來敲門聲,陸子晉收了眼裏的深思,壓好被子后,起身出去。

「王爺,人已經安葬了,就在城南的那顆楓樹下面,按王爺的要求,立了無字碑。」

「溪沙跟在皇後身邊多年,只可惜,沒能留下一命。」

陸子晉臉上神色沉寂,眼睫垂下,一點點遮住眸里的傷心。

從知道溪沙可能活着,再到準備在茶宴救人,中間不過兩三天的時間,卻不曾想,沒有把溪沙救出來。

宋義微嘆:「或許,溪沙那個樣子,活下來才是最大的痛苦。」

想起在暗道里看見溪沙的那副模樣,宋義真的只能用八個字來形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那一根根鐵釘,不僅能廢了溪沙的腿,還有她的手。

估計,哪怕是溪沙活着出來了,這一生難下地行走,估計也會尋短見。

陸子晉沒有再說話,負手而立,郡主府,梨花壓滿了枝頭。

陸子晉突然問:「你說那個密道,陸廷知道嗎?」

查蘇府一事到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一點。

蘇府失火,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那一群人,滅了蘇府滿門,即使是在鳳鸞殿當值的丫鬟都沒有放過。

而那個弄暗道,折磨溪沙的人,或許就是一切背後的真兇。

宋義思忖片刻道:「屬下以為,皇上應該不知道皇後娘娘的事。」

「為何?」

「皇後娘娘菀后,鳳鸞殿的宮女都遣散了,一部分在景王府,還有一些不願離開,可最後都離奇消失了,應該是被藏在了鳳鸞殿下面。今天皇上的人從暗道進來了,卻遲遲沒有找到我們,只能說明,皇上並不知道這個暗道,而且……屬下記得,那個櫻桃,是祺貴妃身邊的人。」

宋義一道猜度說完,又道:「屬下只是推測,一切還要查證。」

「不會是林清。」

陸子晉搖頭,「林清沒有這麼大的本事,也沒有這麼精於算計。」

「那……」

「本王記得,當初是祺貴妃身邊的水兒死了,相府這才又找了一個丫鬟送進宮裏,查查是誰送的。」

「王爺的意思,是直接從櫻桃身上查?」

宋義凝眉。

「嗯。」

「屬下明白。」

「去吧。」

「諾。」宋義抱拳。

就要從花廳里移開,忽而見的北邊天空泛起的火光,宋義愣了一下,急忙道:「王爺,起火了。」

陸子晉轉身看過去,眼睛微微眯了一刻,又鬆開了。

「是鎮府司。」

聽到「鎮府司」三個字,宋義開口道:「屬下這就命人去救火。」

「不必,若不讓人一把火燒乾凈了,怎麼會以為,本王元氣大傷,沒心思去查那些事情?」

陸子晉淡淡一笑。

宋義沒有說其他的,只抱拳道:「屬下明白了。」

——

天色漸沉。

宋南南和宋夫人也攜手從宮門處離開,上了自己府上的馬車。

陸廷看着宋南南的背影,唇角掀起了一個冷淡的弧度,朝福協道:「擺駕嘉明宮。」

福協會意,通稟了一聲,俯身問道:「皇上,今個鳳鸞殿起火一事,着實是蹊蹺的很,明明煙子那麼大,可起火的地方,只有一個小廚房,也不知道那縱火的人是怎麼想的。」

「你是在問朕嗎?」

陸廷一個冷眼刀子甩過去,語氣越發冷漠。

「火又不是朕放的,朕如何知道那放火之人是如何想的?!」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福協惶恐的跪下道,「皇上息怒,奴才不是有意猜度的。」

「起來吧,莫耽誤朕去嘉明宮。」

陸廷輕呵了一聲。

若不是宮裏的人都換了個遍,着實沒有什麼能人在他身邊,他也不會留下福協這個蠢貨。

想到這裏,陸廷面上沉了下來。

嘉明宮不遠,小半個時辰就到了。

林清正坐在鞦韆上,看着遠處盛開的花。

她想起今天鳳鸞殿起火,沒由來的,又想到了那一夜。

蘇府滅門。

她不知道為什麼鬼迷心竅要殺了蘇幕遮。

只是她想,蘇幕遮活着,她就永遠是一個貴妃。

可是,她把蘇幕遮殺了,馬上就被送去了皇陵,如今回來兩日了,陸廷沒有來看過她一次。

曾經她有多麼得寵,如今就有多麼難受。

貴妃又如何,沒了皇上的寵愛,她也不過只是一個女人。

不過,只是片刻,她臉上又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在這宮中,她唯一需要提防的女人都死了,她還要怕什麼?

「水兒,把琴拿過來。」

沒有人應,林清回過神,才想起了,水兒已經死了差不多快兩個月了。

她微嘆,就要叫其他人去拿,卻聽得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

「愛妃想要彈琴?」

陸廷的聲音從背後傳過來,林清一愣,急忙從鞦韆上下來,行禮道:「臣妾參加皇上。」

「起來吧。」陸廷扶起林清,笑道:「愛妃好興緻。」

「皇上都不來,臣妾哪有什麼好興緻。」林清道。

陸驍的確有很久沒有來了,蘇府沒有出事之前,他天天都會到嘉明宮,可自從蘇幕遮死了以後,陸驍再也沒有來過了。

而且,今天在御花園,也是對她格外的冷淡。

若是後宮其他女人回來了,只怕都會覺得,她祺貴妃失了聖寵。

甚至於,她今天也這樣覺得,特別是在陸廷說她永不為後之時。

「遮兒才剛剛去了,你又才從皇陵回來,皇叔每日都盯着,朕怎麼好來嘉明宮。」

陸廷拉過林清的手,聲音漸漸溫和:「今天朕說的話,你可莫要放在心上,什麼不能為後,都是搪塞母后的,朕心裏只有你一個人,若是你不能當上皇后,那朕的後宮,就只有一個祺貴妃。」

聽得陸廷的話,林清心裏一片感動,眼裏滿是淚光,

「皇上。」

果然,誰都不能媲美她的位置,她才是陸廷唯一的解語花,哪怕是蘇幕遮的也不行。 提起村上春樹,就餘明川個人來談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奇鳥行狀錄》。

無論是書中隱喻式的「擰發條鳥」,還是不斷重複轉換幾個敘述人稱和隨之不斷變換的敘述視角都不是他當初想要暢讀的理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