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木白苦笑道:「我根本就不想在地獄里長時間待著,大陸上要我的牽挂,所以我要回去。」

德里斯道:「可你已經死了,只屬於地獄,雖然你神格還在,但就算回去了,見到了你的牽挂又什麼意義呢,還不如在地獄尋求突破,這裡是個修鍊的絕佳地方。」

木白搖頭道:「只有見到他們我才甘心;」

德里斯搖了搖頭,道:「我們現在的行蹤估計已經暴露了,繼續前往深淵的話,恐怕路上遇到的阻力很大,萬一碰到一個死神家族的高手,我們都會死。」

木白道:「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選擇碰一碰運氣。如果你怕死的話,我現在給你一筆傭金,你馬上離開吧,但你答應我,不要泄露我的消息。」

德里斯正色道:「我不是一個怕死的人,既然選擇跟你一起,就不會後悔。」

木白道:「跟著我會讓你丟掉性命,這樣太危險了。」

德里斯笑道:「只要不遇上古神,以我和你聯手的實力,不至於會被殺死。」

木白見德里斯如此執著,便也再說什麼,閉上雙目進入了修鍊狀態。

在碧石城一戰,消耗了不小的神力,必須得抓緊時間恢復才行。

……

兩人在這山峰腳下休整了一天時間,第二天便繼續飛行趕路。

這次他們故意繞開城市飛行,倒也躲過了不少危險。

但木白要去深淵的消息,很快就在菲爾德領地中傳來了,很多妄想得到那五億傭金的死靈在路上設下了層層阻攔,除了獵人和一些死靈高手,還有很所山賊,就連官方軍隊的軍官都參與進了其中,這次鬧出的動靜不可謂不大。 死神家族只是派出了主神級的高手一路搜索木白的行蹤,古神級的高手沒有什麼動靜,因為這種任務,對於他們這些古神來說,是不屑於出手的,都是交給家族的後輩來做。

一個月的時間裡,木白和德里斯兩人雖然極力小心的躲避追殺,但路上還是遇上了不少麻煩,特別是德里斯的光屬性氣息,數萬里內很容易被高手察覺到,因為很多追殺木白的死靈都知道他身邊還有一位光系主神。

不過好在兩人的實力足夠強大,就算被高手追上了,也能將這些高手擊殺掉。

「這些傢伙追得太緊了。」

空中,德里斯有氣無力的說道。

剛才,他們又遇上了一波追殺的高手,一番死戰,兩人都傷傷得不輕,木白的臉色也很蒼白。

木白道:「現在還不能停下來休息,他們已經搜查到這附近了,我們必須要儘快離開。」

德里斯點點頭,只好咬牙繼續保持飛行。

又過了兩天時間。

兩人此時進入了一片荒涼的盆地上空。

從空中望去,這地形就像是一個放在地上的大盆子。

「下去吧。」木白道。

兩人急速降落在地面。

「呼呼,累死我了。」德里斯擦了擦臉上的冷汗,一屁股坐倒在地。

木白將手中緊握的修羅劍插回到劍鞘里,道:「一個月,我們就遇上了十一波高手追殺,這些傢伙的追蹤能力也太恐怖了。」

德里斯苦笑道:「沒辦法,去深淵的路徑就只有這麼幾條,他們堵在半路上,想要追蹤到我們的氣息容易得很。」

木白沉吟道:「不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按照行程計算,至少還需要六個月才能進入深淵,況且越是靠近深淵,所遇到的高手追殺就快就會越多,我們就算成功進入了深淵,沒被殺死,也非得被累死不可。」

欺婚試愛:逮捕替身逃妻 德里斯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道:「那你有什麼好辦法?」

木白道:「我們必須得喬裝一下才行。」

德里斯目光一亮,道:「主意不錯,我們該怎麼喬裝?」

木白笑道:「我是神格之體,只要找到一個肉體附生上去,就可以隱藏身份,這樣他們就無法追殺到我了。」 「這……」德里斯道:「要找肉身也不是很困難,只有從位面商人身上下手了。」

地獄里,擁有肉身的人只有兩類,一類是破碎空間到這裡修鍊的古神,另外一類就是位面商人了。

他們顯然不敢去招惹古神,就只能從位面商人身上下手。

木白點頭道:「就這麼辦,我喬裝成位面商人和你一起進入深淵做貿易,一定沒人可以察覺出來。」

德里斯道:「這件事就讓我幫你辦吧,先去找一個規模較大的城市,那裡的位面商人很多,我去找個實力較低的位面商人下手,你在城外等我,我幫你把肉身帶出來。」

兩人簡單的商議好計劃,在原地沒休息到一會兒時間,木白臉色忽然一變道:「有危險氣息靠近了!」

「嗯?」

德里斯臉色一沉道:「走!」

兩人慌忙飛上半空。

「嗡、嗡、嗡——」一陣密集急促的嗡鳴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只見成千上萬隻形如馬蜂一樣的地獄魔獸已經將兩人四周包圍住了。

「這是紫晶魔蜂!」德里斯驚呼道。

紫晶魔蜂,每一隻等級都在偽神級左右,身體宛如紫色水晶般,大約一米長,單體實力雖然弱小,但它們的數量很龐大,無窮無盡,可以吞噬靈魂。

「怎麼會出現這麼都地獄魔獸?難道有靈妖在這附近嗎?」木白沉聲道。

果然,他的話剛說完,兩股異常強大的氣息正迅速朝這裡靠近。。

其中一股氣息很陰冷邪惡,讓木白感到如此熟悉,他臉色大變道:「不好,是死神家族的人!」

「什、什麼!」德里斯失聲大叫,驚得面如死灰。

「哈哈哈,終於找到你們了!」

只見一隻半人半蜂的靈妖和一名穿著寬大黑袍,手持鐮刀神器的身影出現在了那群紫晶魔蜂中央。

那靈妖的身子如紫色水晶一樣閃閃發亮,臉部如女人般邪魅妖異,聲音柔和陰冷,後背有一雙巨大的晶瑩翅膀,尾部有一根長長地紫色尖刺,雙爪鋒利如刀,看起來讓人頭皮感到一陣發麻,從氣息上判斷,是中階主神。

這靈妖很棘手,絕對比一般靈魂蛻化的中階主要要厲害得多,那如此多的紫晶魔蜂應該也是它的屬下。 而那名穿著黑袍的身影,是一名初階主神,雖然是死神家族的人,但和木白上次在羅曼克莊園所遇到的那名黑袍男子的氣息截然不同。

德里斯心驚膽顫,悄悄對木白傳音問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木白鎮定道:「不要慌,這個死神家族的傢伙只是一個初階主神,交給我對付,那靈妖就讓你收拾,不要拚命,找到機會就馬上跑!」

德里斯苦笑道:「我們被這麼多紫晶魔蜂包圍,就算是想跑,也沒地兒跑啊。」

木白眼中冷芒閃爍道:「跑不了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德里斯緊張的吞了一大口唾沫。

「木白,你這個對褻瀆者,敢褻瀆死神威嚴,殺害我們死神家族的人,今天你跑不掉的!」黑袍人冷冷地開口說道。聽聲音,她是個女人。

「哐當!」

木白抽出身後的修羅劍,冷笑道:「現在說這話未免早了點。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追上我們的?」

那靈妖咯咯地冷笑,指著身旁那成千上萬的紫晶魔蜂道:「這些紫晶魔蜂擁有千里眼的觀察能力,我將它們散布成網,在這方圓數十萬里內搜索你們的氣息,想找到你們還不容易嗎?」

「哦?」木白冷眼盯著那黑袍女人道:「原來這靈妖是你找來的幫手,考慮得還真是周詳啊。」

「廢話少說,要是你想少吃點苦頭,就放下武器,乖乖跟我走。」黑袍女子道。

「跟你們走?少做夢了!」

木白臉色一沉,對德里斯傳音道:「動手!」

話落。

他身影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般的弧線,提劍就朝那黑袍女人刺殺去。

「咻!」

鋒利的淡青劍芒從修羅劍上閃耀而出,一劍之威驚天動地。

那黑袍女子心頭微驚,這修羅劍上的殺戮氣息很恐怖,她手中鐮刀一擺,「鏗」地一聲,瞬時擋下了木白的長劍刺殺。

「轟隆!」一聲爆響。

兩人的身子被同時震退數十米。

「啾啾——」

同時,那靈妖口中響起一陣急促刺尖銳的刺耳叫聲。

萬千紫晶魔蜂震動雙翅,鋪天蓋地的朝木白和德里斯兩人衝來。 德里斯臉色凝重至極,高高舉起手中的法杖,身上爆發出一道衝天白光,宛如烈日一樣,讓人不能直視。

「神禁!光之永恆!」

那閃耀光芒,倏然凝聚成無數光線,將那群衝來的紫晶魔蜂全都緊緊束縛住了。

這才是法師的可怕之處,法術攻擊可以覆蓋很大的範圍。

這些紫晶魔蜂大多數都是偽神級的實力,而且是靈魂之體,這光系法術完全克制它們的邪惡屬性。

「啊!討厭的光系法師!」

那靈妖的身子也被無數光線緊緊纏繞而住,宛如粽子一樣。

最恐怖的是,這招神級禁製法術,還含有凈化效果,身子被包裹在其中,頓如遇火一樣被消融著。

德里斯的攻擊效果雖然強大,但極耗費神力,使用完這一招神禁級攻擊,臉色看起來略顯疲憊。

另一邊。

那黑袍女子和木白交手一招后,當時覺醒了神魂,恐怖的死神陰影和她的身子融合在一起,她看來就像是那死神一樣,冷漠的眼神睥睨天下,一頭紫色長發飄揚在腦後,身上的氣息之強,幾乎超過了后階主神。

「真是厲害!」

望著這黑袍女子的身影,木白暗自驚心,她的神魂只有主神初階,想到覺醒后和斗魂融合的實力會提升這麼多。

黑袍女子臉色冰冷的望著木白,沒有任何言語,倏然揮動手中的鐮刀,將空間劃破一道巨大裂痕,猛地朝木白斬下。

木白沉聲一喝,瞬時進入了暗魔變和修羅的雙重形態,實力亦在瞬間爆漲。

「唰!」

木白快速刺出修羅劍,劍鋒宛如電弧一樣劃過,瞬間刺在黑袍女子的刀鋒上。

「嘭!」

木白驚駭的感覺到,自己的殺戮神力被一股近乎無敵的毀滅氣息震得粉碎,這股毀滅神力順著劍身傳入體內,他悶聲一聲,身子就像炮彈一樣被震飛了。

「太強悍了!」這是木白腦中唯一的感覺。想不到這黑袍女子的實力強悍到如此地步,這就是死神家族的特殊力量嗎?

黑袍女子冷笑一聲,提起鐮刀,追逐著木白拋飛的身影,眨眼就閃現到了他身前,揮動鐮刀,帶起一層密集刀影,朝木白渾身上下籠罩而下。 木白此時已經被黑袍女子那一強悍攻擊重傷,若是此時再憑藉自己力量去抵擋她的攻擊,恐怕下場是必死無疑。

德里斯也瞧見了木白的危險情況,暗自為他捏把冷汗,想要去救援,可是對面的靈妖此時怒喝一聲,震開了自己神禁法術的禁錮。

「我要吃了你!」

這靈妖瘋狂的怒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