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本來,江寂塵心境還是一片平靜的。

但聽到此言,他不由得氣極而笑道:「本公子在這裡渡劫,還圈下了渡劫之地,你們卻非要進來打擾我渡劫。」

「古時有言,阻人渡劫,生死之仇。」

「現在,本公子還沒找你們報仇,你們竟然已經反過來指責我了,真是可笑呀!」

記住手機版網址: 江寂塵此時已經浮空飄立,身上激蕩著可怕神息。

他確實還沒有完成神道天劫,但經受了末日神劫的錘鍊,此時之強,便是他自己也無法估量。

山谷之中,風起雲湧,神力如潮捲動。

山谷之外,一眾修士已經目瞪口呆。

剛才,他們親眼看到了,江寂塵兩道神目之光,便已讓數百戰隊修士當場化成虛無。

這種力量,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他們從不知道,神道境突破,竟然可能強到如此逆天。

此時,他們聽著江寂塵之言,更加知道,江寂塵已經憤怒,將要大開殺戒。

而細細想來,這一切過錯,確實在於眾戰隊修士。

一個渡劫修士,最怕被打擾。

畢竟,一旦失敗,那便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而這裡要不是江寂塵是個妖孽、怪胎,換作別的修士,在渡神道天劫時受到如此的干擾,此時早已渡劫失敗,化成了劫灰。

不過,這個時候,神道天劫光幕之中,已是你死我亡的結局,已然沒有了對錯之分。

只有強弱與生死之別。

強者生,弱者亡!

現在局勢,戰隊修士的優勢在於人多。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江寂塵,一個體、靈雙修的妖孽人物。

江寂塵說完話,手中已出現億斤沉岳,還有禁忌匕首握在另一隻手中。

他一個閃爍,以身為器,生生把一名神道五重境的戰隊修士撞得四分五裂。

然後,他的億斤沉岳隨手一拍,又有一名欲突襲他的修士爆滅,化成一片血霧。

至此,他的動作依舊未停,另一手中的禁忌匕首對著一片虛無的空間一劃。

噗!

一名修士被剖成兩半,從虛空掉落出來。

這名修士擅長隱身虛空,想對江寂塵進行襲殺,但又豈能逃得過江寂塵的七彩神念感應?

這一切,他早在出手前已經看透。

而他出手的動作,一切如行雲流水、信手拈來,瞬息間完成。

「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先屠盡你們,再繼續渡劫。」

直至此時,江寂塵才血腥的開口道。

此時,挾著殺人之威,江寂塵之言,充滿了無上的震懾力,讓一眾戰隊修士動容,戰意受挫。

不過,這是你死我亡的戰鬥!

眾戰隊修士已知時間無多,此時不能再浪費了。

所以,他們已經豁出性命,不顧一切的殺來。

「江寂塵,你還真夠狂的,不借第二次雷劫之威也想殺盡我們,你是痴心妄想。」

此時,戰況一開啟,便已經變得極致慘烈,都是拚命、兩敗俱傷的打法。

衝殺過來的修士,更是瘋狂的叫著。

江寂塵神色絲毫不變,只是一手持禁忌匕首,一手握沉握,動用渾身術法,全力出擊。

他的肉身,受到末日神劫最徹底的洗禮、錘鍊,已非當初能比。

更驚人的是,靈脈、氣海、道基、神嬰,再受淬鍊。

此時,他的體內蘊含著驚天的力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真正的可以任他揮霍!

除了這些,更大的變化是體現在生命之能上。

抗下末日神劫不滅者,生命之能,大到無窮。

所以,江寂塵又何懼受傷,何懼對方的攻擊?

每一次出手,只求一擊必殺。

噗!

啪!

江寂塵此時此刻,如同已化身成為了殺戮機器,只講究最快的殺人效率。

所以,他無所不用其極。

一個個戰隊修士,死於他的禁忌匕首和億斤沉岳上。

禁忌匕首剖體成塊,億斤沉岳拍體化霧。

所以,渡劫之地中,不斷地響起身體被剖塊和拍爆的聲音。

此起彼伏,聽得眾修士頭皮發麻、牙疼。

但事關生死,誰也不會留力。

江寂塵身上也不斷地掛采,身上的傷口不斷的增添。

甚至,他的氣息也開始變得紊亂。

皆竟,他現在是一個面對數千神道五重至七重境的神人。

沒有雷劫之力,單靠一人屠殺,依舊費力、兇險。

不過,江寂塵越是受傷,攻擊不僅沒慢、變弱,反而變得更加的迅猛無邊。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直至最後已完全看不到了他的身影。

「惡魔,這是一個惡魔!」

「不,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隨著一個個戰隊修士被剖切成塊,又或是被沉岳拍爆成血霧。

終於有修士承受不住這種血腥、可怕的場景,神念崩潰地跪在地上大叫。

而此時,江寂塵已經屠殺了三千多神人,屍塊成山,堆在渡劫之地。

紈絝將軍難出嫁 只有一百多的修士,此時靠在神道天劫光幕邊緣,已然崩潰。

而江寂塵,渾身浴血的一步一步走來。

此時,他身上已經看不到有一處完整,每走一步,便留下一個血色的腳印。

「惡魔?可怕?」

「若不如此,那死的豈不就是我了?」

江寂塵聲音嘶啞地開口道。

同時,他有腳步未停,手握億斤沉岳和禁忌匕首,一步一步向已經崩潰大叫的百多名戰隊修士走去。

然後,江寂塵無情的揮動沉岳、禁忌匕首,將餘下的修士全部屠滅。

最後,渡劫之地,只余江寂塵一人。

他孤獨的身影,仰望天穹。

此時,天穹之上,未知的劫雲在凝聚,比之前末日神劫還要可怕的氣息壓落下來。

然而,江寂塵神色依舊淡然,無一絲的改變。

只是,他的眼中終於有一了縷淡淡的憂傷。

「自己何嘗想成為惡魔、屠夫?」

「何嘗想讓自己雙手沾滿鮮血?」

「但修道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江寂塵心中輕嘆。

他知道,修行這一條路,你若不殺人,他人便殺你。

哪怕,你若是有一絲的心慈手軟,最終倒在這裡的便是自己了。

「所以,沒有對錯,只有生死。」

「此刻我為生者,自該繼續尋道。」

江寂塵最終收起了嘆息之聲,然後看著浮在虛空之中,越來越清晰的劫雲,他便一步一踏天,登臨虛空,踏入那未知的劫雲之中。

第二次雷劫,連江寂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但不管是什麼,自己都必定成功。

此時,天地間的氣息越發的壓抑可怕。

真正的大恐怖,將要來臨!

記住手機版網址: 一聽到匯錢二字,張陽斌就立馬扯掉了耳機。心想,這張小花打電話打的這麼急。莫不是真是說匯錢的事情?

現在手頭雖然還算寬裕。可最近他喜歡的那個牌子,又出了一款新的鞋子。而自從在店裡,看到那雙新出來的鞋子以後。

瞬間覺得,腳上新買的鞋子怎麼看都很low。怎麼樣都無法再繼續愛它。橫看豎看總覺得不順眼。

如果不是付完錢后,就穿在了腳上。他真恨不得現在就去退掉,然後再把那雙新款鞋子給買下來。

最終忍痛沒買。是因為第一,新款鞋子需要補差價。第二,新買鞋已經在腳上穿過了幾天,還有一天還下著雨。

所以,紅白色的鞋子已經沾上了黑色的泥土。而且鞋頭前面,已經有摺痕跡。怎麼看都是穿過的,無法再退。

可即使這樣,他還是不死心。把鞋子脫下來,用濕紙巾悉心擦拭過幾遍。又用普通的紙巾又擦了幾遍。折騰了一個多小時。

然後依舊,按照原包裝打包裝好。就拿到專賣店去申請退貨。理由是,這鞋子質量不好。穿了一次就有褶皺。不出意外的是店員果真不給他換。

不僅如此還被店員給說了一頓「對不起!已經穿過的鞋子,是不可以退換。不過你是穿過一次,或者是多次。

如果穿過的鞋子,還能隨意退換。如果每個人都這樣,那這店還要不要開。」

等他走到店門口的時候,那電員說的更加難聽,以至於他都不想再踏入那家店。

「現在學生看著憨厚老實,嘴巴裡面沒有一句真話。這麼明顯的摺痕,還騙我們說一次都沒有穿過。真是個不要臉到家了!」

「就是。買不起鞋就不要買。現在買了,都穿過了才後悔了。又來退錢,以為店是他家開的啊?想退貨,門都沒有!」

當眾被識破,張陽斌覺得很難堪。回到宿舍后,都氣的很長時間。到現在想起來,依舊覺得面上無光。

主要店裡另外一個店員,居然說他只是窮學生。買不起這樣的鞋子,聽了這話他很是不高興。

所以如果能力允許,他真的要把那勸鞋子給買下來。但是,不是到那家店買。而是寧願乘車去遠一點的地方去買。

但是。買完鞋子以後,還是要擰著新款鞋子的袋子。往這邊專賣店的門口,來回晃蕩幾圈。

或著是,直接假裝到店裡面看鞋,故意在店裡面轉個幾圈。也好讓他們看清楚,他手裡擰的是什麼牌子的鞋袋。

以證明他不是什麼窮學生,也並不是因為沒有了生活費,所以才會想要退鞋子度日。

不僅如此。他還有錢,能再買一雙新款鞋子。一想到自己。走到店裡威風凌凌的樣子,他就心裡就美的不行。

一想到這願望馬上就能實現。這心裏面,也忍不住就開始小雀躍起來。

隨即立馬站起來,還不小心撞到了頭頂上面的床沿。著這鐵架床裝在頭上,好是疼痛。

可是眼下,他也顧不得疼。即使嘴裡不自主的叫了一聲「啊」,但是他的面孔也是笑著的。

歡快的跑到床邊。伸出他的長胳臂,從他的床上抓下手機。隨即就放到耳邊接聽。

但是為了擺大哥的架子,同時也為了讓張小花繼續反省自責。於是故意裝作,仍舊是很生氣並且氣還沒有消的樣子。

接電話的時候聲音故意扯著嚴肅的調調「喂!還有什麼事?我想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

你都不把我這個做大哥的放在眼裡,現在還沒完沒了的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聽到張陽斌似乎依舊很生氣,張小花反而很高興。可她剛想開口,準備回答「既然如此,那我下次再打給你吧」

並且打算,只要一說完就立馬掛掉電話。因為眼下真不是解釋矛盾的好時機。

現在她真心希望張陽斌不要理會她,甚至是再罵她幾句。然後他們兄妹再大吵一架。

那樣這邊的人也就無可奈何,她也有理由推脫。可偏偏這句話還沒有說出口,這張陽斌口氣接著又軟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