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本場比賽雖然輸球了,但是袁滿創造了一個記錄,全場搶到17個籃板球!這一數據相當驚人!

為何,因為袁滿並不是一名內線球員,雖然身高2.03米,但主打的位置是小前鋒。

看看其它位置屬於外線但卻能搶到15+籃板的球員們吧!

科比-布萊恩特,2010年1月24日對陣猛龍的時候搶下過16個籃板球;

特雷西-麥克格雷迪,在戰勝華盛頓奇才的那場62分的比賽中,也搶下了17個籃板球;

德懷恩-韋德,2009年4月13日在擊敗尼克斯的比賽中搶到了16個籃板;

勒布朗-詹姆斯,2005年3月21日輸給猛龍的比賽中狂搶19個籃板球;

文斯-卡特,在2000年2月27日擊敗太陽隊的比賽中搶到16個籃板球;

史蒂夫-弗朗西斯,職業生涯最高單場17個籃板;

還有隨處可見的喬幫主,職業生涯最高籃板球為單場18個;

最後還有身處控衛卻主打中鋒的球員拉簡-隆多,這名控衛的單場最高籃板球也有18個!

除了隆多之外,其餘能夠單場搶到15+籃板的外線球員,均屬於外線的超級明星,因此袁滿的這一場比賽雖然輸了,但也讓袁滿在不知不覺中邁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小夥子們,低著頭幹嘛,雖然輸了這一場,但是我們依舊是東部第一!」雖然很累,但斯科特在賽后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更衣室,他知道這個時候球員們最需要的就是自己。

「5天里打4場比賽,這是任何一支球隊都無法跨越的賽程問題,這並不是我們的問題,雖然這場比賽我們輸了,但是只要我們從這場比賽中吸取了教訓,那麼這場比賽的失利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就是值得的!我相信你們在下一次遇到魔術的時候,一定會把這一場比賽的場子給找回來的,是嗎?」

看到斯科特滿懷激情的模樣,德魯都沒有發現原來斯科特還有這樣的一面,這可不是在推門前一刻還在打著哈欠的那個斯科特呀。

「對,沒錯!」身為球隊隊長的賈米森立即隨聲附和。

「是的,下一場比賽,我們一定連本帶利向奧蘭多討回來!」瓦萊喬也大聲吼道。

見球員們重新恢復了精神氣,斯科特看了看手上的賽程表,對大家說道:「下一場比賽是在三天後,客場對陣華盛頓奇才,我希望大家明天可以好好休息,以最佳的飽滿的精神去迎接下一場比賽!」

見球員們期待的眼神,斯科特與德魯互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微笑。

「明天全隊放假!」

「哦~~~~!」

更衣室里立即歡聲雷動!

雖然今天輸球了,但是誰也沒有因為連勝被終止也丟失了精神與士氣!

走在過道上正準備乘坐大巴離開速貸中心的魔術球員們聽到了騎士隊更衣室里傳出的歡鬧的聲音。

霍華德用手搔了搔自己的臉,說道:「我應該沒記錯吧,我們這場是贏了嗎?」

見到霍華德疑惑的表情,卡特似乎也瞬間短路了,「好…好像是…贏了?」

10勝2負,騎士隊依然排在東部第一。

……

就在騎士的隊員們收拾著衣服,互相詢問著明天去哪裡放鬆的時候,袁滿的電話響了。

袁滿拿起一看,電話屏幕上顯示的名字是:簡易。

「嘿,簡易,找我有事嗎?」袁滿立即接起了電話。

「袁,我發給你的傳真看了嗎?」簡易的語氣里充滿了興奮。

本宮的駙馬欠管教 「額…」袁滿正想告訴簡易,由於自己今天的比賽,還沒來得及查看剩下的傳真時,簡易的聲音再次響起。

「是不是開心的說不出話來了? 修真之以弱制強 我也沒有想到,袁,你真是回力的福星啊!」

「等等…等等…簡易,你是什麼意思?」袁滿有些沒聽明白。

「我發給你的傳真你沒看嗎?回力獲得了資本注資,5000萬美元!」

「什麼?」簡易的話讓袁滿嚇了一大跳!

沒等簡易多做解釋,袁滿立即說道:「我先看看傳真,待會回你電話。」

掛掉電話,袁滿迅速在剩下的傳真中查找簡易發來的信息。

找到了!

果然如簡易所說,回力運動股份有限公司獲得了一家來自北美的投資公司高達5000萬美元的注資,獲得公司10%的股權,而此刻回力品牌的市場價值,估值高達5億美元!

太誇張了,要知道大約在不到2個月前,回力品牌的估值才只有5500萬美元,短短的時間竟然翻了10倍!

而由於袁滿與回力改簽了合同,因此擁有回力2.75%股權的袁滿,此刻已經擁有了1375萬美元!比原來150萬美元的現金代言合同整整翻了9倍!

袁滿不由得為自己的眼光有些沾沾自喜,1375萬美元吶!這還只是乾股,第一輪融資而已!

5億美元,距離納斯達克上市要求的10億估值,已經前進了一大步了。

袁滿非常好奇,哪家投資公司會投資回力,只見傳真的最後一段寫著:奧蘭多基金會投資有限公司,法人:奧蘭多-布魯姆。 奧蘭多-布魯姆的奧蘭多基金會投資有限公司注資了回力品牌?

袁滿有些驚訝,沒有想到精靈王子布魯姆竟然還會投資運動品牌,但是回頭想了想,這件事情之前也似乎有一些跡象,記得當時布魯姆就曾經在twitter上詢問過「哪裡能夠買到回力運動鞋」的問題。

掌握著回力10%的股權,這傢伙的手筆可比自己大多了,袁滿立即上網查詢了一下這個新晉大股東的背景。

總裁老公,寵翻天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以為這傢伙只是一名長相英俊的實力派演員,沒有想到他竟然早已經將觸角伸向商界了。

2006年,布魯姆就成立了一家幕後製片公司,嘗試向商業試探。

2009年10月,布魯姆被任命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大使,同年,布魯姆就成立了奧蘭多基金會投資有限公司,向有益於兒童的商業公司進行投資。

而在不久前的2010年10月,布魯姆出席了自己代言的BOSS-ORANGE男士香水發布會,並宣傳了自己與代言公司合資出品的香水子品牌BOSS-ENERGY系列。

可以說,布魯姆有著一顆不安分的商業心,並且已經開始向商業進發了,這一次投資回力品牌,根據網上的新聞來看,也是布魯姆精心選擇的結果。

在twitter上得到回力鞋的銷售渠道后,布魯姆立即網購了幾雙回力牌球鞋,簡直愛不釋手。

而袁滿也不知道,因為自己代言回力,以及近期連續的高光表現,讓自己腳上的那雙挑戰-1代完全曝光在聚光燈下,大大增加了回力的知名度。

就在前不久,奧蘭多-布魯姆亮相位於曼哈頓的《紐約,我愛你》片場時,身穿墨綠大衣外套的他,腳上穿著的一雙球鞋正是中國球鞋–回力。隨後,布魯姆換了造型,褲子由淺色變成深色,可對足底那雙雪白的回力球鞋仍然不離不棄,在奧蘭多的帶領下,越來越多的好萊塢明星開始穿這一來自中國的球鞋。

影星與球星的影響力,開始串聯起來,形成巨大的合力!

鏡頭移到巴黎街頭,一群年輕人從法國的一家多品牌連鎖店Brooklyn店裡走出,他們穿著入時,腳上都穿著一雙來自中國的古老品牌–回力球鞋。

「這絕對是挑戰匡威在年輕人心目中的時尚主導地位。」《ELLE》雜誌在報道中這樣寫道。

很快,中國的「回力」球鞋在國外賣出天價,國外的人們開始追逐這個品牌的球鞋。這個消息傳到內地網站上,網友們紛紛驚呼,怎麼會這樣!

不過也有越來越多的網友開始反思,為什麼地道的中國貨在外國人手裡卻變得如此時髦和暢銷?

袁滿不知道,在自己專心於打球的這不到2個月的時間裡,回力球鞋在運動市場上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歐洲,它的身價至少翻了25倍,大量的國外經銷商開始向國內的回力廠家拿貨,並且,回力開始出現了橫跨演藝圈和時尚圈的死忠粉絲,如這次投資的奧蘭多-布魯姆,還有性感女郎安娜-尼古拉-史密斯,都表現的簡直愛死它了!

繼中國蛇皮袋被國外時尚品牌克隆后,中國球鞋再度創下時尚界的一個奇迹!

就當袁滿查詢著網上近期關於回力球鞋的新聞意猶未盡的時候,簡易的電話再次打來了。

「怎麼樣,袁滿,傳真看過了吧,感覺如何?」簡易的語氣依然很激動。

「爽呆了!」袁滿自己也沒有想到,回力的品牌價值竟然會體現的這麼迅速,雖說自己在代言方面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這些外國人非常喜歡它,這讓袁滿有些出乎意料。

「不管怎麼說,我們已經前進一大步了。目前又要好幾家公司再和我們談合作,包括阿迪、耐克已經提出了要和我們簽訂戰略合作夥伴協議的請求。」

聽著簡易一股腦激動的話語,袁滿知道這個傢伙為了回力這個老品牌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

就當袁滿準備對簡易勉勵一番的時候,簡易話鋒一轉,告訴袁滿一件事情。

「你明天必須去一趟邁阿密!」

「what?」

……

第二天早上8點,袁滿沒有能夠像球隊其他人那樣,可以宅在家睡個懶覺或是打打電動,而是乘上了最早一班由克利夫蘭飛往邁阿密的飛機。

坐在飛機上的袁滿心情感慨萬千,與上一次從邁阿密飛來的時候相比,袁滿的心情完全是天差地別,此時此刻的袁滿,可以高昂著頭,返回邁阿密去了。

如簡易所說,布魯姆投資了回力之後,由於其聯合國兒童大使的背景,因此想找一些年青人為回力進行代言。

這個活動的名稱就叫做:百萬美元尋找新勢力代言人!

身為回力品牌的股東之一,布魯姆會0費用成為回力運動品牌在娛樂圈的重要代言人,而袁滿則負責體育圈的品牌代言。

這一次由布魯姆發起的活動,布魯姆希望袁滿可以和自己一起參加,袁滿當然立即表示義不容辭!

而此次活動的舉辦地,正是袁滿剛來美國時候的邁阿密,一切都是那麼的巧合。

剛回到邁阿密,袁滿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最近的業務繁忙的很,袁滿還從來沒有感覺自己接電話會這麼勤快。

「嘿,袁,聽說你回來了?」伊安-貝克爾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嘿,伊安,你還好嗎?你該大學畢業了吧?」袁滿立即聽出了是貝克爾的聲音,這傢伙可是自己剛到邁阿密大學的死黨呢。

想起袁滿剛到邁阿密大學的時候,人生地不熟,幸好在一次公開課上遇到了比自己高兩個年級的伊安-貝克爾,在課堂上一見如故的兩人很快成為莫逆之交,想當初袁滿在youkube上登上首頁熱門的扣籃集錦視頻的消息,還是貝克爾告訴自己的。

兩人認識的對話是這樣的。

「日本人?」

「不,我是中國人。」

「哦,你好,你叫什麼名字?」

「你好,我叫袁滿。」

「你好,我也有一個中文名字,我叫東尼大木。」 「發生什麼事了,臉怎麼畫成這樣?」

剛俯身,小飯糰便像找到保護神一樣,撲進他懷裡,緊緊抱住他的脖子。

紅潤的小嘴巴,高高噘起。

小傢伙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味,整個人也十分的柔軟,軟嘟嘟的,就像一團棉花糖。

慕靖南潛意識裡,一直覺得自己忘了一件事,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只是,怎麼也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事。

直到現在抱著小飯糰,聞到他身上的奶香味,他才猛然想起。

原來忘了阿道夫!

既然已經復婚了,那麼下一步,就是等司徒雲舒養好身體,再給她治療。

雖然已經不抱希望了,但是試一試也無妨。

若是能治好,固然很好,若是治不好,那也無妨。

喜歡孩子,家裡就已經有少璽小糯米和小飯糰了,也足夠了。

「二伯,是姐姐。」小飯糰哼了一聲,奶聲奶氣的告訴他前因後果。

聽他顛三倒四的說完,慕靖南才恍然大悟,「所以,是你把姐姐的小飛機弄壞了,所以姐姐為了懲罰你,在你臉上畫貓貓?」

「不是貓貓。」小飯糰極力否認,指著自己的小臉,那叫一個委屈,「醜醜。」

垂眸,掃了一眼這張不忍直視的小臉,慕靖南得出結論,「嗯,確實挺丑。」

看來小侄女在作畫方面,沒什麼天分啊。

「那你怎麼跑二伯這裡來了?」

說到這個,小飯糰快氣哭了,又委屈,又難過,「哥哥……哥哥跟姐姐一夥噠。所,所以飯糰才……才來二伯這裡。」

他最初,是跑到主樓,躲小糯米。

在一起的條件 沒想到,被慕少璽揪了出來。

小飯糰被虐得慘兮兮,才急中生智,跑到二伯卧室里來。

「走,二伯帶你去洗臉。」

抱著小飯糰進了盥洗室,洗了好一會兒,才把臉上那些亂糟糟的黑色筆跡洗乾淨。

小飯糰打了個哈欠,趴在慕靖南懷裡,困得要睡著了。

拍拍他的背,「醒醒,一會兒該吃飯了。」

「不吃飯飯。」

「那送你回西翼?」

一聽西翼兩個字,小飯糰嚇得不困了,緊緊抱住慕靖南的脖子,深怕他扔開自己似的,「不回去。」

「那你今晚在二伯這?」

「嗯吶。」

「明天呢?」

小飯糰露出自己的小白牙,笑嘻嘻的,「也在二伯這~」

「行吧,明天帶你去見你二伯母。」

「二伯母……是什麼?」

「是二伯的妻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