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佳穎看到這個情況,連忙就想要拉開車門躲進去,可是她剛剛打開車門,狗哥便是衝了過來,一把就抓住了李佳穎的胳膊。

“美女,想在車裏玩啊,別急啊,哥哥帶你到車裏好好爽爽,”狗哥抓住了李佳穎的胳膊,立刻就猥瑣的說道。

“混蛋,你放開我!”

李佳穎立刻掙扎了起來,可是她的掙扎根本就沒有用,畢竟狗哥這麼身強力壯的,他直接抓着李佳穎的兩隻胳膊,把李佳穎給按在了車門上。

“佳穎啊,上次讓你跟你女婿親近你不聽話,這次我只能找來一個你不得不聽話的人來跟你做了,”萍姐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了手機準備錄像。

“你們怎麼敢!”

李佳穎掙扎着憤怒的對着憑藉那邊喊道。

“怎麼不敢?”

萍姐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和你女兒孤兒寡母的,連個男人都沒有,還那麼有錢,不欺負你們欺負誰?”

“誰說他沒有男人的?”

正當萍姐的話音落下的時候,我忽然用腹語這樣說了一句,她們的注意力完全都在李佳穎身上,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我這樣接近。

就連狗哥也被我的話嚇了一跳,他連忙轉身看向了我這邊,可是他剛轉過身,我直接一板磚就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狗哥直接被我打的頭破血流的倒在了地上慘叫了起來,李佳穎愣了一下,也連忙躲到了我的身後。

“又是你這個傢伙?”

萍姐看到了我的小丑面具,當然記得我上次帶走李佳穎,還打了她的事情,立刻她就氣憤的喊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佳穎的男人,有問題嗎?”我用腹語冷聲說着。

“狗哥,上次就是他打了我,你快點廢了他,”萍姐連忙對着地上的狗哥喊道。

“你還想打嗎?”

我掂量了一下手裏的板磚,對着地上的狗哥問道,他也很慫,連忙求饒擺手說不敢,畢竟我佔了先手的優勢,他這時候再動手,就是等着被我打了。

“滾!以後再敢找我家佳穎麻煩,我饒不了你們,”我冷聲喊道。

狗哥則是連忙爬了起來,帶着兩個貴婦離開了這裏,而我則是鬆了口氣扔下了手裏的磚頭,轉身看向了李佳穎用腹語說道:“你沒事吧?” 李佳穎看了我一眼,也才立刻鬆了一口氣,不過她忽然身子一軟,直接向着我懷裏倒了過來,我連忙攙扶住了她,結果一不小心,我的手就扶在了她的胸前。

入手處一陣異常柔軟的感覺,我的心頭猛然一跳,連忙問道:“怎麼了?”

“剛纔着急,腳崴到了,”李佳穎還沒感覺出來,雙手抓着我的身上說道。

我連忙打開車門,讓她坐在了座位上,我看了一眼,她穿的是高跟鞋,剛纔估計着急跑過來開車門,才崴到了腳。

“我幫你按按!”

說着我便是蹲下了身子,抓住了她的腳,想要幫她把高跟鞋脫下來,可是李佳穎立刻下意識的把腳往回收了收,估計是不好意思跟我這個陌生人這麼親密。

“沒關係,我不是外人!”

我用腹語說着,便是頗爲霸道的拉過了她回縮的腳,隨後便是幫她把高跟鞋脫了下來,不得不說漂亮的女熱哪裏都好看,李佳穎的小腳都這麼好看,搭配上旗袍下的美腿,更加誘人了。

我一邊輕輕的按摩着她的腳踝,一邊擡起頭看向了李佳穎,她此時臉也浮現了一抹紅暈,我輕聲問道:“可能會有些疼,你稍微忍一下。”

“嗯?”

李佳穎還沒有反應過來,我連忙使勁掰了一下她錯位的腳踝骨,一聲清脆的響聲,李佳穎也感覺到了疼痛,立刻啊了一聲。

李佳穎叫了這麼一聲,差點叫的我都好了,我又是揉捏了幾下,問道:“現在沒有那麼疼了吧?”

李佳穎活動了一下腳踝,隨後便是驚訝的說道:“真的好了!”

“我小時候也經常崴腳,村子裏有個赤腳醫生教我的,”我也起身看着李佳穎說道。

“謝謝你,”李佳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問道:“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沒什麼,咱們先離開這裏吧,”我隨意的對着李佳穎說道:“要不然一會他們可能還會叫人來。”

李佳穎也點了點頭,隨後她便是坐在了副駕駛,因爲她的腳雖然不疼了,但是最好還是不要開車,我開着車離開了這裏。

“我送你回家?”

我一邊開車一邊對着身邊的李佳穎問道。

“不回!”

李佳穎有些惆悵的嘆了口氣,說道:“送我回我住的酒店吧!”

我答應了一聲,便是送李佳穎來到了她住的銀河酒店,我這才知道李佳穎一直沒回家住,原來就是住在這個酒店了。

李佳穎的腳還是有些不舒服,我就攙扶着她來到了房間裏,李佳穎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還有,你爲什麼要一直戴着那個面具啊?”

“我的臉,燒傷過!”

我用腹語對着李佳穎那邊解釋說道:“以前在部隊執行任務的時候,負的傷。”

“你當過兵?”

李佳穎坐在了我身邊的沙發上,立刻就說道:“我挺喜歡軍人的,其實你在我面前,摘掉面具也沒關係,我不怕的。”

“還是不要了!”

我搖了搖頭,然後問道:“你爲什麼不回家,而是住在這裏啊?”

“家裏一堆煩心事,而且現在家裏也有我不想見的人,”李佳穎皺着眉頭說道:“不怕你笑話,我給我女兒看好了一個女婿,可是沒想到他是一個那麼爛泥扶不上牆的傢伙,可能的話,我會讓他跟我女兒離婚,我不想再見到他了。”

李佳穎的話,讓我的心頭猛然一陣刺痛,我沒想到不光李沁那樣想我,就連李佳穎也這樣想我?也認爲我是一個廢物?

這下子我的心頭又是一股怒火,我這次冒着很大的風險孤身救她,結果她還要我跟李沁離婚,說明她根本也是利用我而已,利用不到我了,我就會變成廢物被拋棄?

想着我的心裏立刻就浮現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我現在不光要報復李沁,我還要報復李佳穎,我要讓這兩個女人都後悔那樣看我。

“佳穎,你知道爲什麼你一有危險,我就會出現嗎?”我壓抑住了心底的怒火,對着李佳穎那邊問道。

“爲什麼?”

“因爲我喜歡你,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沉聲對着李佳穎說道。

“啊?”

李佳穎吃了一驚,臉色有些微紅,隨後她就故作輕鬆的笑了一下,說道:“算了吧,我這種老女人,哪還有什麼人會喜歡啊,而且看你的樣子,年齡應該不大吧?”

“我是認真的,”我一邊認真的說着,一邊就直接拉住了李佳穎的手,她下意識的就想要收回去,可是我卻不給她收回去的機會,我繼續說道:“你一點都不老,我只喜歡你這種有韻味的女人,不然我也不會冒這麼大的風險保護你了。”

李佳穎被我抓着手這樣表白,一雙美眸也充滿驚訝的看着我,而且她因爲緊張,旗袍下飽滿的胸口都劇烈的起伏了起來。

“不行!”

李佳穎猶豫了一下,還是抽回了手,隨後她就說道:“我……我連你的名字和樣子都不知道。”

“你遲早會知道的,我的一切你都會知道,”我知道李佳穎這個話的意思,分明就是動心了,於是我立刻趁着她思緒不清晰的時候,說道:“我可以吻你一下嗎?就當是我今天救了你的報答。”

我一邊說着,一邊便是湊近了李佳穎,而她也緊張的把身子向着後面倒了過去,我的身體也半壓在了她的身上,隨後把面具拉上去了一些露出了嘴巴,我好像蜻蜓點水一般的在李佳穎的脣上點了一下。

說實話,我這個時候也很緊張,畢竟她跟我不是一般的關係,可是現在我是真的狠了心要報復,如果連這麼兩個女人我都報復不了,那我以後還怎麼成長?

“好了!”

我這樣輕點了一下之後,立刻就起身站了起來整理好了面具,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李佳穎被我那樣似撩非撩的點了一下,她臉紅的都好像滴血了一般,儼然一副小女人的樣子。

看到我要走了,她才連忙起身喊道:“等一下,你給我一下你的聯繫方式啊。”

我這纔回過神,讓李佳穎加了我小丑的那個微信號,隨後我才離開了這個銀河酒店。

離開了這裏之後,我也徹底鬆了一口氣的靠在了牆上,我一直都在被人利用,我要讓利用我的人都後悔。

我剛纔之所以要那樣對李佳穎,我就是要讓她也愛上我,讓李沁母女都知道,她們想要利用的人,正是她們愛着的人,而且還是她們母女相爭的人。

我以前也跟李佳穎聊過很久的微信,自然也知道她的身邊從來沒有過男人,我這個救過她兩次的英雄忽然出現,再加上主動追求,她身邊沒有男人那麼久,肯定會接受我。

想着我就打車回到了家裏,進門之前我就把小丑面具藏在了身上,隨後回到了自己的客房裏。

躺在牀上之後,我就切換了我小丑身份的那個微信號,剛剛換過來之後,便是響起了一陣接連不斷的消息聲,正是李沁給我發的很多消息。

李沁發過來的消息,都是讓我原諒她,快點出現之類的話,我也沒有回覆她的意思,我感覺這樣晾着李沁的感覺真的挺不錯的。

同時還有一個是李佳穎微信加我的消息,我直接通過了李佳穎的申請消息。

“你是小丑?”

李佳穎那邊對着我這邊發送過來消息問道。

“是我,佳穎,我纔剛到住處,纔打開手機。”我也給李佳穎回了一句。

接下來我就跟李佳穎聊了起來,畢竟我之前有過跟李佳穎聊天的經歷,所以我知道她喜歡聊什麼,不喜歡聊什麼,而且這次我還很主動的誇張了她朋友圈漂亮的瑜伽圖之類的。

這樣一番聊天下來,李佳穎也說發現跟我聊天特別投機,而我也趁着這個機會說我也很喜歡跟她聊天,這麼不知不覺的聊天,我就跟李佳穎聊天到了晚上。

爲了能夠讓李佳穎徹底的愛上我,我有些時候我還專門跟李佳穎聊一些大尺度的話題,她也十分配合我,沒有表現出厭煩的樣子,只是會說一些我討厭的話語。

“對了,小丑先生,你需要錢嗎?如果需要錢的話,我可以先給你轉一些。”

中校的新娘 我知道李佳穎很有錢,所以轉點小錢她根本不在乎,而我則是爲了給她留下好印象,直接說道:“錢的話就不必了,我不在乎錢,我只在乎你。”

李佳穎看到了我的消息,立刻就給我回復了幾個害羞的表情。

我感覺這樣戲弄自己仇人的感覺真的太爽了,我現在真的很期待,當這對瞧不起我只知道利用我的母女,知道了自己愛慕的小丑真正身份的時候,表情會有多麼精彩?

“我有些困了,晚安小丑先生!”

“好,晚安!”

我也給李佳穎回覆了一句,隨後我就鬆了口氣,如果她們不是這樣瞧不起我的話,我其實還挺想就這樣跟她們相處下去的。

正當我想着的時候,我的房門忽然打開了,我看了過去的時候,差點鼻血都噴出來了。 因爲我看到了夏青身上只包裹着一個浴巾,頭髮還有些溼漉漉的,就來到了我的房間裏。

要知道夏青可是我們高中學校的校花,此時竟然這樣一幅樣子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當然會感覺氣血上涌了。

“李姐讓我來的,”夏青光着玉腿便是邁着步子來到了牀邊,坐在了我的身邊。

“她讓我你來幹什麼?”

我把手機鎖屏了,然後纔有些心跳加快的看向了夏青。

“還能幹什麼?現在是我的排卵期,她說讓咱倆抓緊要個孩子,”夏青臉也有些微微發紅的看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立刻就覺得有些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因爲夏青此時真的太誘惑了,校花級清純的樣貌,此時浴巾包裹着身前的飽滿,還有併攏在一起的美腿。

“夏青,你真的不抗拒這個事情嗎?”

我感覺有些緊張的對着夏青問道。

“不抗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