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塵聞聲,義正言辭的說道,語氣鏗鏘有力。

同時,李塵身後的千名弟子同時附聲而喝:

“抓魔修!”

“抓魔修!”

聲勢浩大,雄渾無比,如雄獅怒吼,震天徹地!

………………… “本長老奉宗主之命,抓魔修,爲民除害!”

李塵聞聲,義正言辭的說道,語氣鏗鏘有力。

同時,李塵身後的千名弟子同時附聲而喝:

“抓魔修!”

“抓魔修!”

聲勢浩大,雄渾無比,如雄獅怒吼,震天徹地!

“嗯?抓魔修?”周明微微皺眉。

“不錯,這魔修正是我九玄宗前幾日逃脫封印的羅森,此時正在葉府之內!”李塵淡淡說道,目光時不時瞥向葉南天,有些意味深長。

“哼!我葉府根本沒有魔修,你休要血口噴人!”聞言,葉南天面色通紅,怒聲斥道,他自知羅森就在府內,若是真讓他進去搜了,那可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索性演戲演到底。

“葉家主,你說沒有,但是我的追息羅盤卻明明指着你們葉府,有與沒有,一看便知。”李塵冷笑不已,追息羅盤是九玄宗的上乘祕術,追尋人跡從未出過差錯,要說沒有是根本不可能的,這葉南天還真能演。

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我葉府豈是外人能隨意闖進的?”

兩人爭執不休。

“兩位,這樣吧,寡人來說個公道話,既然葉家主說府內沒有魔修,並且堅持己見不容外人踏入半步,李長老又認爲有魔修的存在,不如讓寡人來看看是否真的有?”

“你們看如何?”

這時,周明站出來說話了,意思很明白,他來看看這葉府是否有魔修的存在,周明本身爲一尊人族至聖,神識之力更是恐怖,哪怕不踏入葉家半步,只需一道神念方圓千萬裏的一草一木,一生一靈都能感應的一清二楚,何況只是一個葉府?

“本長老認爲可行。”李塵點了點頭,淡淡說道,嘴角掛着一絲不容察覺的冷笑。

“這……”葉南天雖有心辯駁,但卻也說不出半個字了,臉色有些陰晴不定,額頭佈滿了冷汗。

“不用了,我羅森,就在這!”

這時,就在葉南天不知所措的情況下,一道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傳了出來,哪怕正直酷夏,都讓人感到了一絲寒意。

羅森從葉府的大門內緩緩走出,衣着黑衣,面色冷酷,半臉魔紋若隱若現,冰冷的目光,掃過了所有人。

“羅森,你….”葉南天回過頭,又驚又氣,這羅森搞什麼鬼,居然當衆走了出來,他難道不知道九玄宗要抓他嗎?

“葉老爺子,多謝了,但我羅森,從不會像一隻老鼠一樣躲起來,況且,就憑他們也根本抓不到我。”羅森淡淡說道,面色無比平靜,看不出一絲表情變化,語氣冷漠而輕蔑,彷彿眼前的上千名九玄宗弟子根本不算什麼,似乎他還沒有放在眼裏。

“唉,好吧。”葉南天無奈的嘆了口氣,神色有些複雜,背過身不再看這一切。

羅森就這麼站出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恐怕是想徹底瞭解了那件事……….

羅森的突然出現也讓人很是意外,特別是李塵。

“你就是魔修,羅森?”

周明一身金色龍袍隨風微微飄動,一對深邃的目光打量着羅森,竟感覺不透羅森的氣息變化,頓時心下一緊,感覺到這個羅森並沒有表面這麼簡單。

“不錯,我就是。”羅森隨意一應。

周明點點頭,沒有說什麼,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確實出乎了他的意料。

“衆弟子聽令,給我拿下羅森!”李塵懶得廢話,這羅森一日不除就是個禍害,當即沉喝一聲,命令道。

“是!”

上千名弟子幾乎是同時揮劍而起,一股股真元之力傾蕩而出,狂暴的能量波動席捲着天地,一時間空間震盪,天地搖晃,每一名九玄宗弟子身着白衣,化作了一道道白影,全都衝向了羅森。

羅森緩緩擡起頭,淡淡的看了一眼這些弟子,那眼神如在看待螻蟻。

“九玄宗,一幫走狗罷了。”羅森緩緩說道,淡漠的神色竟也閃過了一絲怨恨。

“蒼穹魔斧!”

“一斧斬破江河斷!”

猛然間,羅森一聲大吼,身上氣勢陡然一變,凌厲無比,霸道非常,手掌一翻,一柄由魔元所化的暗紅色巨斧憑空出現在手中,宛若實質,鋒芒畢露,一股滔天魔氣沖霄直入,魔威浩蕩,他踏地而起,化作一道魔影縱橫在這些九玄宗弟子之中,如無人之境,一斧砍下彷彿能斬破江河,橫斷天地。

數十名弟子竟在一瞬之間被攔腰砍斷,一時間,血與骨橫飛!

“二合縱橫天地分!”

“三三不盡乾坤轉!”

“四分五裂風雲變!”

“五嶽排山驚天勢!”

“六道無常穹蒼滅!”

………………………

片刻後,伴隨着羅森的最後一斧落地,天地變色,風雷呼嘯,千丈地面龜裂而開,滿地的屍骨橫放,赫然是九玄宗的這千名弟子,無一倖存。

此刻,羅森就如一個魔神,駐斧而立,黑衣染血,目光依舊冰冷。

李塵幾乎是雙眸充血,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羅森碎屍萬段!

情緒系統:夫人嬌養手冊 這些可都是九玄宗的精英弟子啊,這麼大的損失,他可如何向宗主交代,如果捉拿不了羅森,那他這個長老也只有以死謝罪了!

“孽障,好一個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魔修,今天本長老就收了你!”

李塵怒聲大喝,雙手連連翻動,捏訣化印,頓時渾身金光流轉,一掌打出,化作一隻金色的大手朝着羅森就要按下,想要將其捏在手中。

磅礴的威壓頓時散開,如山嶽橫至,蒼穹之頂電閃雷鳴,異象叢生!

玄天之境可凝結天道之威,法則之奧,引天雷,生異象,爲己身所用!

李塵乃是玄天境七重天的修士,戰力十分恐怖。

…………………………. 玄天之境可凝結天道之威,法則之奧,引天雷,生異象,爲己身所用!

李塵乃是玄天境七重天的修士,戰力十分恐怖。

“魔修?殺人不眨眼?可笑,我殺人,你們管,你們殺人,又曾有誰管過?”

羅森冰冷的眸光中透露出濃濃的不屑和鄙夷之色,以及有些憤慨,手中魔斧劃過長空,如一輪明月,斬出一道百丈刀芒,鋒銳無比,似可斬天裂地,瞬息間便將那隻金色的大手劈碎!

羅森的實力更爲恐怖,玄天九重之境,乃是半步魔聖,舉手投足之間亦有聖威流轉,李塵根本就不是對手,哪怕僅僅相差了兩重天的修爲,那也是天地之差,不可逾越!

李塵當即被這一斧震退了一步。

“孽障,休要胡言亂語,我九玄宗乃名門正派,豈會幹這有違正道,殺人的勾當?!”

“你以爲我們跟你一樣是魔修嗎?”李塵面色有些雪白,驚出了一身冷汗,他沒有想到,這才幾日不見,羅森的實力竟然更加恐怖了,以他現在的修爲根本不是對手,但語氣依然強硬。

早知道就多帶些人,可現在就是後悔也晚了!

“說的好聽,正道?爲何不幹正道之事?”羅森聞言之後,不屑譏諷,嗤笑道。

“胡言亂語!你倒是說說,我們到底哪裏有違正道了?”李塵是九玄宗後來才新晉的長老,對魔修之事他亦有耳聞,只知道羅森殺戮無道,被封於萬靈石內,其他的倒不是很清楚。

羅森一眼掃望去夏皇,淡淡道:“這你就要問問他了。”

說着,羅森的神色很明顯閃過一道冷光,就連離他幾丈遠,身處葉府大門處的葉南天都感到了一絲寒意,那是一種深積心底的仇恨。

聞言,夏皇周明面色並沒有太大的波瀾,古井無波,淡然處之,雙手負後,一身金色龍袍隨風而動,有一股淡淡的威嚴流轉,氣息雄厚無比,如泰山壓頂,這是一種王者之氣。

“羅森,百年前確實是我大夏對不住你。”周明倪倪而道,略有愧疚之意,語氣有些道歉的意味。

此言一出,就連李塵都震驚了,莫非這魔修難道還真的另有隱情?

連這夏皇都如此說道?

“但你的確是殺戮無道,屠盡我皇城高手,迫不得已我才請九玄宗鎮封於你。”周明緩緩說道,語氣誠懇,卻帶着一絲無奈。

“不得已,好一個不得已!”

“我妹妹也是你們不得已才擄走殺害了嗎?!”說到這,羅森幾乎是吼着說道,目光有些赤紅,半張臉的魔紋隱現,原本俊朗的面容,此刻看起來有些猙獰。

“我看着我的妹妹長大,一朝一幕,一夕一處。”

“看着她笑,看着她哭,看着她對我撒嬌,聽着她對我喊一聲哥哥………….”

“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再也聽不到她叫我哥哥了!”

兩行殷紅的血淚自羅森的臉龐緩緩劃過,與妹妹在一起生活的時光此刻就如重現眼前一般,歷歷在目。

當日,在他回家之後。

地上只有那一片妹妹的血跡,妖豔無比,深深刻入了他的靈魂!

而在離他家不遠處的一個村莊裏,自己的妹妹,衣衫不整,血肉模糊,身首異處,不用說都可以想像生前究竟遭遇了什麼,可以說死相極其慘烈,甚至可以說這是生不如死的遭遇!!

羅森不惜損耗精血壽元,以大神通祭演重現當日一幕,犯下此等惡行的正是當時的大夏禁軍!

要知道那個時候他的妹妹,纔多大啊?

身爲哥哥的羅森,見到了這一幕,如何不悲,豈能不怒?!

羅森拳骨緊握,發出一陣噼啪爆響,雙目赤紅,壓抑在心裏的仇恨徹底爆發,一聲仰天悲嘯,無盡魔氣肆虐着這片天地!

魔威浩蕩,如淵如獄!

“你妹妹的死,寡人也是痛心疾首,當日所有參與你們小鎮行動的禁軍部隊已經被我下令將其全部斬殺,也算給你一個交代了!”周明嘆了口氣,緩緩說道,臉色有些不太自然,但深邃的眸光之處卻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殺意。

“虛僞,我不需要,我會親自斬盡你整個皇都之人,以雪我妹妹之仇!”

“所有與皇都有關的人,都只有死!”

羅森冷冷說道,冰寒的眸光爆射出陣陣殺機,滔天魔威席捲,就猶如一尊修羅魔神。

“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周明問道,臉色沒有一絲變化。

“唯有皇都的死,才能平息我的怒火,才能告慰我妹妹的在天之靈!”此刻的羅森,已經將所有的仇恨遷怒於所有有關皇都的一切!

“哪怕真正爲魔,你也在所不惜嗎?”周明又問,神情依舊十分平淡。

“正是!”

“你若一旦真正墮落魔道,將會陷入渾噩,陷入無止境的殺戮,到時,寡人就一定會出手鎮壓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