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婉婷一臉苦色,不斷地想著,為什麼魔教會出現,而且還跟楊家扯上了關係,要知楊家只是俗世中的一個世家而已,根本不可能與魔教大宗萬鬼宗走在一起的。

李婉婷心中不斷在思考,但想來想去,她想到的原因就只有自己。

在黑影消失後過了不久,一道勾魂的聲音在這小平地響起.

「唔。不錯嘛,竟將我的鬼魁一招就化解了。」一穿著裸露的女人正坐在離他們十丈遠的大樹上,帶著妖嬈的笑容看著寧老他們。這個人正是血素,她與自己的鬼魁心繫相連,當寧老消滅它時,她第一時間就感知到了寧老他們的方位。

寧老聞聲放下手中的無言,轉而封著了身上的傷口,像無事般轉身看著那女。寧老已經感覺到此人並不是一般的武者。

無言身上的鬼魁被迫了出來后,意識中那股莫名的壓力一下子輕鬆許多,只是一時半刻卻也起不來,但意識已經清醒了,已能聽到外界的聲音。「是她?怎麼會是她?」

「嘻嘻。」女子一臉壞笑著,但這笑聲一消失,血素的氣勢驟然突變,全身溋出一股陰邪的氣勢。此時的血素像從地府而來一般死氣繚繞。

這片大地如同冥界臨世,死亡陰影不斷在漫延,一瞬間讓人感覺如墜寒冬。

在這片天宇讓死亡氣息逐漸籠罩下,紅衣女子化拳為爪,瞬間直奔寧老而去。

離寧老他們五丈遠處后,血素一躍站在了空中,單手向著寧老頭上就是一拍,一道黑色匹練從其爪中發出,直射寧老他們而去。寧老站在原地不動,將無言兩人護在身後,逆天一拳轟擊而上。隨著這一拳的擊,寧老身邊道紋浮現而出,頭上的虛空中一個光質化的拳影直撞在黑色匹練上。

轟。

兩道神虹相撞,餘波將周邊的樹木和石塊碾得粉碎,方圓百丈在這一擊下成為深坑。寧老為了不傷著無言兩人,擊出一拳后,躍上空中與血素對峙了起來。

寧老站在空中,一頭灰白的頭髮無風自動,只是現在看來,寧老的氣質跟以往時卻截然不同,本來看上去年老體弱的軀體此刻變得虎背熊腰,生命氣息更是旺盛得很,讓人有感覺他像年輕了三十年。

現在的寧老身體像是有一頭猛曽潛伏著。感受著自身的變化,加速勾動著這方天地的靈氣,八方靈氣在他的引動下,化成有跡之形源源不斷地匯聚到他的身邊。寧老體內本沉寂已久的輪海此時發光靈芒,重新轉動了起來。

轟,

一大片道紋在寧老身邊出現,封印的修為再次回來,寧老瞬間變得神清氣爽。但是也是一瞬間的時間,這些道紋全部消失在空中。

地上的李婉婷著著寧老一臉平靜,看到寧老這樣的變化並沒有過多擔心。好像一早就知道寧老深藏不露的樣子。

一切平靜下來后,寧老睜眼看著血素。

此時的寧老的氣勢讓人感覺害怕。一揮手,道紋嗡嗡作響。

血素壓力倍增,想不到這個老人會有如此的修為,據情報所述,他的功力最高者也不過是輪海境而已。但是現在她確實在面對一個修仙者,而且更是一個功力深厚的修仙者。這個老人給她的感覺並不好受,那散發出來的力量隨時可撕山裂地,令人心悸不已。

寧老停在空中雙目泛著凶光。「你魔族的人為何參入這些凡俗世家的事?」

血素此時也收起了嘻笑的臉色,一臉慎重地看著寧老,但是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身上的血氣也漸漸濃烈了起來。各種鬼影不斷纏繞在旁,隨時提防著老人的攻擊。

慳,

隨著鬼形的增多,血素頭上出現了一面血紅的鬼幡。鬼幡飄飄浮浮,守護著下方的血素,那些鬼形就是在它上面飄出來又沒入去。

寧老看了一眼那鬼幡,就這隨意的一眼,自己的心神差點被吞噬而去。

啵。

寧老雙手一推,將自身氣勢重度提升了上去,將纏繞在身邊的鬼影震散,更切斷了沉入鬼幡的神識。

「雕蟲小技,你還不是鬼天,噬魂的招數對我沒有用。」寧老說完一抬手,用力向著紅衣女子推了一掌,這一掌看似緩慢,但是卻強勢不已。

隨著寧老的一掌擊出,一個金色的手掌在空中由虙凝實,浩大的掌印散發著陣陣道響,瞬間來到了血素的近前。

血素看到自已的招式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心裡跳動。知道自己這次是碰到硬板子了,身影一晃伸手將懸在頭上的道兵拿住,玉手一揮。

一道道陰風從四周迅速地刮來,各種鬼影更是匆忙沖了過來,千百個鬼影帶起的歷風讓人肌膚生痛。鬼影漸多,鬼幡中衝出的各種鬼影緾繞成一道鬼牆,停在了血素的面前。

寧老由道紋化成的拳頭直接撞上了鬼牆上。

轟隆,

一聲巨響,楊家後山的半山腰在他們兩的對決中不斷地摧毀著。

隆隆

鬼哭神嚎,道紋紊亂。兩人大戰中,下方山脈隆隆作響。

瞬間寧老跟血素已經對上了幾百個回合,當他們分開后寧老被打斷了右臂,身上各處也有不少傷痕。

血素也好不了那裡,寧老把她的右肓轟成了渣,頭髮凌亂全身被鮮血染紅。

「年紀輕輕就修練到這地步了,不錯不錯,真讓我們老一輩慚愧呀。」寧老對著對面的血素稱讚著,說完運轉靈力將斷掉了的右手恢復了過來。而血素也在運轉靈力修復好自己的傷體。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嘻嘻。」血素沒有因身上的痛苦而大怒大叫,還是一面獰笑地看著寧老。

似乎這個結果比她想的要好,因她覺得這個老人真的不簡單,這樣的戰果已經出乎意料了。

想著只要拖著他的步伐就行,她清楚後面的人就快來支援了。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再這樣跟寧老硬碰,她可能真的會死去。

「虧死了,為了半塊精石,要賠命來掙。」血素怒罵楊家他們所有人。

寧老也知道事情不會這樣簡單,從剛才開始,暗中就像有一個人在盯著他一樣,弄得他全身不舒服。

他也不想再消磨時間,他相信暗中的人只不過是想看看自己的實力如何而已,一旦對對自己知根知底,必然瞬猛出手,現在對於他來時,時間就是生命。

想到這裡,轉而向著下方叫道「小婷,帶無言先走,我來拖著他們。」

「寧老。」

「你留下只會拖累我,快走,別管我。」

「唔。」李婉婷想了想,就想離開。

「寧老,不要,別走,別。」無言慢悠悠地醒來了,晃了晃頭,看到天空上滿身鮮血的血素,腦海里一陣痛苦。

但就在李婉婷剛想邁開步,但是她卻停了下來,因為在不遠處的高空上,兩個一頭火紅頭髮的男人正冷眼地看著她。

「火雲宗。」李婉婷放下無言,恨恨地道。

「火雲宗?」無言扶著身子起來,身後是在浴血而戰的寧,面前是圍堵自己的不明身份人物。

「你們是誰?。」無言想到這裡,瞬間想起了剛才的事,剛才拿刀捅寧老的事情,帶著驚恐地道「李姨,剛才我。。」

「沒事,這不怪你。」李婉婷安慰無言,但是說著說著像想到了什麼事,美目里忍不住溋滿了淚,如線般流下。

無言心裡難過,痛苦,再聽到寧老與李姨的對話,聽著寧老會拖延他們話后,覺得寧老正面臨著重大的危險。

想到這裡,他的心裡更加的痛。

「不想再失去了,不想再失去了,不想。」他在內心發瘋般喊著,但是現在的自己能做什麼,武功盡廢,能夠做得了什麼,有心去守護這一切,但卻無能為力。

想到自己的無能,淚水更是洶湧。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不要這樣,上天不公,為何如此戲弄我。」無言好想責問蒼天,為何自己一生如此堪苛。

寧老那邊戰場,聲勢越來越浩大。

寧老看到攔著李婉婷的兩人,轉瞬望著對面臉色蒼白的血素嘆聲道,

「本來我已不願讓世人看到我曾經的種種,但是上蒼卻讓我無何奈何,既然天道如此,那就戰吧。」說完身上的氣勢再次狂作,陪同著他狂飆的氣勢,種種異象開始出現在他身旁。

靈氣所化的異象在寧老身邊凝而不實,但可以隱約看到當中有纏繞盤旋的龍相,仰天長嘯的靈虎,寧老原本枯老的軀體再次變得強壯與嬌健。

一步邁出。天地都為之一顛。血素讓其氣勢震懾得連退數步。

「不可能,怎會這樣的?」

「逃。」血素殘留的戰意看到寧老現在的樣子變得蕩然無存,現在她的內心只有逃走的想法。

直接向髙空飛逃而去,但突變后的寧老速度比她更快,一步踏出直接站在其頭上府視著她。

「留下吧。」

啩。

「開山掌。」寧老沒有発出任何道器。 愛情原來那麼傷 在虛空中化出一個土黃色的手掌直按而下。虛掌快而猛烈,令得血素逃無可逃,她只有硬抗,直接將鬼旗打了出去,各種鬼影怨靈幻化成一個浩大的黑色骷髏頭逆天而上。

轟。

土黃色的手掌直接將黑色骷髏頭拍散,更是覆蓋著血素轟在了下方的千丈高山上,

轟隆。

千丈高山被攔腰拍斷。亂石飛空。承天城如不是離後山遠,必在這一擊下成為歷史。但是街道上許多建築,卻也因餘震不斷倒下,石質街道變得混亂不堪。

在後山,距離寧老戰場近的天境強者,有部份人被這一掌驚得目瞪口呆。沒有逃離那掌範圍而戰的人,更有甚者直接在這一擊下直接死去。

無言與李婉婷幾人看到天上的突兀變化,驚心頭一震,那兩個火紅頭髮中的一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無言仰望著高空上遠遠的寧老,臉色驚而擔憂。

「這是寧老嗎?」無言心中驚道,寧老的感覺強勢無匹,根本不是武者所到達到的。

倒在山間的血素,全身經脈盡斷殘裂,此時的她只能艱難地站在廢虛中仰望著天上的寧老。

寧老此時如同府視眾生的無上存在,冷眼看著受了重傷的血素。

血素對於自己血如泉涌的傷勢,已經有心無力再去恢復了,只能用剩下的靈力穩住傷口。

血素忍著痛楚咬著銀牙,森然的寒意在雙眼中流露而出。

「嘻嘻。」她即使是這樣還是裂嘴而笑,滲人體寒的笑容令她看起來就像一厲鬼。但血素雖然笑著但內心知道,如果後面的那個人還不到,自已今天將會葬送在這裡。

而寧老拍下這一掌后,看到血素的笑容也是為之一震,「果然是魔道中人,心智果然夠強悍。」

說完直接向著血素再拍一掌,這一掌帶著濃濃的黃土氣味迎擊而落。血素看到這樣臉色終是大變,死亡氣息臨近令她後悔莫及。她想躲但現在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還能怎樣,只能閉眼等死。心中大笑著「想不到為了區區一塊精石,我血素落得如此下場。」

但在血素以為必死的時候,在遠方,那個消失的紅髮男出手了,一道神虹飛疾而來。

轟。

神虹直接擋下了寧老的一擊退到一旁。

「想不到被滅宗的洛陽開山宗,竟還有人活了下來。而且還是仙壇境的強者,在下火雲宗太上長老,火烈。不知道友如何稱呼?」此人正是在正殿廣場上站在楊肖身邊的那個老人。

只看老人一身鶴骨仙顔,雖然看上去單薄枯瘦,但是如果細細感覺卻會發覺,這樣的情況只是老人有心為之的。內在的生命氣機旺盛強烈。

「不用說什麼,如果你是來幫這個人的,那就戰吧。」寧老從年老回復到中年的狀態下,心裡只有戰意。

「好,不過你還不夠質格講出這話,雖然同是仙壇境的人,今天就讓你看下仙壇境也分好幾種人。」說完,直接躍上了高空與寧老對峙。

另一邊廂,

李婉婷看著空中的青年,身上的氣勢也變了。讓無言退到了一旁躲藏好后,呆眼眺望著那男子。

「火雲宗。」

「紫府聖女。」

男子輕笑,看到無言兩人並沒有再說什麼,在他的身邊卻不斷發出火紅的道紋來,但是片刻間,那纏繞在他身邊的道紋又恢復了平靜,

躲到一邊的無言看著那火發男子心中壓抑得很。他相信就算是以前的自己也不定能贏得了這人。

李婉婷感覺到男子身上的殺氣洶湧澎湃,知道來者不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