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小七當然能看清徐老爺子的實力,他已經決定,一會出手了。

看着三人都不說話,老爺子說道。 “都不說話?那就去死吧。”

“砰”,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看着殺過來的徐老爺子。李小七本來還打算出手,可聽見“砰”的一聲之後,一臉兇狠的徐老爺子就倒在了地上。

李小七看了看自己擡起的手,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靈魂,有些懵B。向旁邊望去,只見一直都沒說過話的袁亮,手裏握着一隻手槍。槍口還清煙。

袁亮被李小七看的有些慌張,不自然的說了一句。“這老頭真墨跡。”

喂喂,現在是說墨跡的事嘛,你手中的槍是怎麼回事?走錯片場了吧。

“你這是手槍?”李小七很不確定的問道,不由得他不確定。畢竟他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對鬼差的瞭解也只是在記憶裏見過。

剩下的瞭解來自於電視劇,他覺得這個時候應該是大打出手,法術縱橫。可你拿出槍就有點過分了。再說了,手槍能殺鬼?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小爺,這是手槍。地府生產,鬼差的專用武器,只針對靈魂。活人中槍啥事沒有,對萬年道行以下的鬼差都能一槍撩到。”說完袁亮還一臉炫耀的表情。

“你確定不是在逗我?鬼差還用槍?”說完還是一臉不信。

吳青一臉尷尬的解釋道“小爺,這方天地,只允許道行一千年以下的鬼差進入,畢竟我們也不確定,這裏有沒有道行高深的鬼修,我也這也是與時俱進嘛。”

“可是你們怎麼製造出的手槍啊?”

“科技星球的人,死後也歸我們管。”

“……”這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本來李小七覺得自己已經很厲害了。可看到人家鬼差能一槍幹到一個萬年道行以下的鬼修,李小七覺得,自己還是在地球苟活着吧,外面太危險了。

不過李小七也想到了一件事,天道只允許一千年道行以下的人進入這顆藍星。那麼那個傳給小白蛇功法的人究竟是誰。

吳青和袁亮看着李小七不知道在思考着是什麼,趕緊走到徐老爺子的靈魂面前,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根繩子。把徐老爺子的靈魂綁了起來。

看着二人的動作,李小七又好奇的問道,“這又是什麼東西。”

“小爺,這叫捆鬼繩,槍只能撂倒他,不能殺死。繩子是捆住鬼修讓我們把他帶到地府的。”

“那你們爲啥不在他還沒修煉完成,就給他一槍呢。”李小七很好奇。沒修煉完成。實力應該挺弱的,這忙不是更好抓嘛。

“小爺,我們地府也是有考覈的,抓到邪修有獎勵,道行越高獎勵越高。”吳青說完還一直傻笑。看來獎勵不少。

捆完了徐老爺子,袁亮纔敢把手槍收起來,畢竟他也怕徐老爺子中途醒來。槍憑空的消失,引起了李小七的注意。

“你們這些東西平時都放在哪裏,怎麼還清空消失呢?”

聽李小七問,吳青站起身來,把自己的手伸到李小七的面前,“小爺,你看到我手中的戒指了嘛,這是空間戒指。裏面有空間,可以放一些隨身物品的。”邊說着還伸出了另一隻手,另一隻手的手心放着一枚戒指。

“小爺,你把我們叫來,我們找到了他,回去的獎勵肯定不少。這是一枚空間戒指,和我的一樣。有一千立方米麪積,這個就送給你了。”

“送給我?”吳青這個禮物,還真送到李小七的心坎裏了。聽吳青說空間戒指的時候,李小七就想要一枚,可沒等自己開口,竟然就有人送自己了。

李小七也沒有推辭。把戒指拿在了手中。“這戒指怎麼用啊。”

“您在戒指上滴一滴血,然後用神識控制就可以了。”

李小七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上血,然後用神識控制了一下。玩的不易樂乎。

“小爺,沒什麼事,我們就回地府了。”

“那我以後怎麼找你們啊?下次用符,還是你們嘛?”

“是的,小爺。”

李小七揮了揮手,沒有在說話,走玩起了空間戒指。

玩了好一會,才向門外走去。 吳青和袁亮來到了地府,一直都沒怎麼說話的袁亮纔開口說道“青子,小爺這算是給了我們一場造化啊,我們就送了他一個量產的空間戒指,讓他知道了會不會不好?”

吳青滿臉無奈,“我也不想啊,可我們還有別的東西送嘛?再說了不管送不送,這老頭我們都得抓回來。四千年道行的邪修啊,難道你不想要這功德?哪怕是一點功德之力,也足夠讓我們三年內,達到千年道行。”

袁亮點了點頭,覺得吳青說的有道理,功德啊,誰不想要?“這麼說,三年後的鬼差提拔,我們有機會去別的片區(別的星球)了?”

“當然有機會了,至於小爺那邊,以後有機會再不補償吧,功德啊,不是那麼好還清的。”

功德也被稱爲功德之力,不管是人,還是鬼或者仙。做了好事,產除邪修都會享受到天道獎勵的功德。

功德可以快速的提升你的修爲,也可以磨平你以前罪孽。

徐家大院,徐家的人都還焦急的站在門外。

“怎麼還沒出來啊。”

“是啊,這都兩個小時了。”

“出來了。”

看着出來的李小七,徐家的人都圍了過來。

“小七,怎麼樣?”徐天趕緊問道。

“都解決了,不過……”

“不過什麼?”聽見李小七說都解決了,徐天鬆了口氣,可是他的一個不過。瞬間又讓徐天,乃至徐家的人心提了起來,臉色難看。

李小七沒有看徐家人的臉色,“不過,錢你還沒給呢。”

李小七可是還記得這二十萬的事呢,雖然不是自己的提出的錢,可既然說給了,他怎麼能不要。

一聽李小七提這事,徐天就放鬆了很多。二十萬在這個年代很多。可是徐天還真不太當回事,只是有些肉疼罷了,“錢的事好說,婷婷我給你的那個袋子放那了?”

“在這裏。”

徐天從徐婷的手裏接過黑色的袋子,遞到了李小七的面前,“小七,你數數,二十萬一分不少。”

“不用數了,你們說話還挺算數的。”接過袋子的李小七一臉開心,二十萬啊,自己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的錢啊。

“既然你說話這麼有誠信,我在和你說件事,你家院子裏埋着八具屍體。我能和你說屍體在哪,不過剩下的你們自己解決吧。”

李小七剛纔沒有說這事,就是因爲怕他們耍賴不給錢,不過李小七多想了。徐家還真不差這個錢。

其實院子裏的那八具屍體,總那麼埋着是不行的。被人殺害之人,就算死了,心中也會有怨氣,屍體埋的越久,怨氣越大。對這一家人以後的身體。運氣,都是有影響的。

“還有八具屍體?”徐天懵了,自己家裏竟然埋着八具屍體,想到自己天天和屍體睡在一個屋檐下。徐天汗毛聳立。

“沒多大事,挖出來就行了。不過我不建議你們自己挖,畢竟警察那邊說不過去啊。至於你用什麼辦法,就不管我的事了。”

之後李小七帶着徐天,指出了八個方位。也就是埋屍的地方。也沒在停留,就回學學校了。

徐家這邊經過一陣討論,得出個結論報警。

不過徐家沒有直接報警。而是第二天,把徐老爺子下了葬,然後在第三天的時候,挖開了全家的院子。任何一個地方都沒有放過。

報警之後聲稱自家要修整院子,才挖到的屍體。剩下的一問三不知。畢竟屍體上的衣物檢測出了徐老爺子的指紋,可徐老爺子都死了啊。

所以這件事件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不過警方這邊還有一點疑問的,這八具屍骨比對,是這個月失蹤的八人,不可能就只剩下了骨頭啊。

李小七在解決完徐家的事情,還是一樣的上着學。畢竟不上學去幹嘛?

徐家哪裏得來的二十萬,已經被他放在了空間戒指裏面。以前的李小七每個月才兩百塊的生活費,所以一直也沒有辦過銀行卡,這幾天也一直在上學,也沒有時間去辦理,再說了放在戒指裏,也丟不了。

週五的早上,李小七正在發呆。不發呆也沒有事情可做。畢竟一共就那麼些書,他都看完了,想忘都忘不掉的那種。

同桌的周振在這時,又碰了李小七一下,爲什麼要用又呢?奇怪。

“喂,小七,聽說你是老仙兒?給徐婷她家解決了點事,掙了兩百萬?”周振一臉八卦的表情。

“你聽誰說的?”

“全校都知道了,你說我聽誰說的?”

“別聽他們亂說,就二十萬。哪有兩百萬。”李小七覺得,找到那個嚼舌頭的人,一定要教訓一頓,自己就的到二十萬,怎麼就出來兩百萬了。

“二十萬也不少了,不過你真的是老仙兒?”問完周振還一臉期待的等着李小七回答。

李小七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

周振此時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說道。“給你介紹個生意,能讓你真正的掙到兩百萬,幹不幹?”

“不幹。”李小七想也沒想的就拒絕到,自己的錢暫時夠花了。錢要那麼多幹嘛?夠花就行了。

“小七,我們還是不是兄弟?”

“是啊。”李小七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寢室的四個人,一起住了三年。感情相當不錯了。

“小七,你就當幫我個忙,這個事是我自己家的事。錢你放心,只要解決了兩百萬,我一份不不少。”

“真是自己家的事?不過我可和你說好了,起死回生什麼的,我是做不到的。”

“真是我自己家的事。我親姐,從三年前開始,身體就弱的要命,還總出事,磕磕碰碰都是經常的事,有時候還渾身抽搐。我家找過道士驅邪,也沒啥用。我之所以來到這個城市,是因爲怕我也和我姐一樣中邪,才讓我離家遠點的。正好這幾天知道了你的事,想讓你幫着看看。”

李小七和周振一個寢室生活了三年,才知道他來這個城市是因爲這個。“那你以前不知道老仙兒?”

“知道啊,請過幾位,都去看了看,一句話都沒說就走了。”

“人現在在哪裏?”

“京城”

李小七想了想,“要不等高考完再說吧,我們這樣也沒時間去京城啊。” 聽李小七把時間推脫到兩個月以後,周振焦急的道“別啊,要不我讓我姐過來呢?”

李小七搖了搖頭,“算了,我們今天中午出發,週日能回的來嗎?”

“能回來,絕對能回來,”那我現在去買票?

“去吧。”

李小七的話音剛落,周振連課都不上了,和老師請了個假,然後就去買票。

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放學之後,李小七還和任成龍說了一聲,讓他回家幫忙和父母說一聲,這周不回去了。然後被周振拉着就走。

坐上出租車,過了好一會,李小七才忍不住問道“我們有的方向不對吧,這不是去車站的方向啊。”

“我們不去車站,去機場。做火車去京城來回坐車都要兩天,時間不夠。”

李小七不說話了。火車他都沒做過,只是知道火車站在哪裏。飛機就更別提了。想一想心裏還有點激動。不過一想,早上週振說的報酬,應該也不在乎這一張機票錢。

二人來到機場,過了安檢,然後登機,這一系列都沒有用李小七操心,直到飛機起飛,李小七才覺得,這飛機也不怎麼樣。應該還沒有自己飛得快呢,

其實李小七也不知道自己能飛多快,畢竟沒試過。

飛機一路很平穩的到了京城,沒有小說裏又墜機又怎麼樣的。

二人道京城的時候,天氣已經黑了。出了機場,和周振攔了一輛車,周振說了一下位置,然後他的神色有些焦急。可能是因爲回家了吧,長時間在外面,快要到家的時候,是個人都會有點着急,想立刻到家。

而李小七就不同了,畢竟第一次出遠門,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看着外面的高樓大廈,心中感慨萬千,自己的家鄉,什麼時候才能建設成這樣啊!

車向前行駛着,二人確實不同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