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生插嘴道:「不要多說了,我們待會兒派弟子到下面的隧道之中檢查一番不就知道了嗎?」

其他人點頭道:「對,不妨派弟子下去查看一下,雖然有些麻煩,但是趁著今天各門派的精銳都在,一定要把他們消滅乾淨,免得留下後患。」 葉天又解釋道:「查實肯定要查的,但是嶺北古礦地下的隧道已經被挖了幾百年了,下面縱橫交錯,要是藏著古族的人,很難找到他們,所以,我們恐怕得留下來慢慢查。」

其他掌門紛紛反對道:「盟主你肯定是多慮了,剛剛已經是古族人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他們就算有貪生怕死的藏在下面,那也不足為慮了,況且,我們這次出來,本派之中音信全無,我們真的需要回去看一看。」

「盟主,咱們先查看一下再下結論吧。」

「是啊,先別急著下結論,讓弟子下去找一找,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

面對眾人的反對,葉天也沒有辦法,他們又稍微休息了一會兒,各掌門立即安排弟子到下面的隧道之中查是否還有古族人,各派弟子按區域分開,拿著火把向礦井下面走去,葉天讓他們半個時辰之內,無論發現什麼,都必須返回地面。

很快,那些弟子便都走進了下面,每個入口都安排著人接應,以防發生什麼意外,時間緩緩流逝,葉天他們聚在一起等待消息,半個時辰之後,派下去的弟子陸續上來,稱在下面只有那些苦力們的乾屍,其他的什麼都沒有發現。

葉天讓他們仔細清點人數,果然,所有下去的弟子都安然無恙地返回了地面,其實這種試探便十分冒險,是在拿命試探,,要是那個洞口的弟子沒有上來,那就能確定古族人藏在哪個隧道之中,但是所有的弟子都安然無恙地返回了,那就證明下面確實沒有危險了,古族人或許真的已經死光了。

葉天的反對已經沒有意義了,此時天色漸黑,他們便打算啟程離開這裡,戈壁之中氣候惡劣,雖然白天烈日當頭,熱得不行,但是晚上這外面卻又冷的要死,這裡的房屋早已經化為了廢墟,能夠晚上當柴燒的木頭也都已經被他們白天揀去熏煙逼出古族了。

雖然身為修士,這種露宿野外的生活就像家常便飯,但是經過白天這場大戰,所有活下來的人都是傷員,只是傷的輕重不同而已,在這裡待著或許會將傷情加重,所以所有的掌門都不想自己的弟子待在這裡,帶著本門的弟子活著回去才是每個掌門最擔心的事情。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離開這裡,向著南面走去,大概走出了嶺北古礦的地界,前面便是一處樹林,樹林里還流出一條小溪,畢玄來時便經過過這裡,葉天立刻對他們說道:「教大家就在這裡休息吧,明天繼續趕路。」

各門派弟子立刻湧向小溪那裡去打水洗漱,葉天心裡還是不放心嶺北古礦的事情,還有他還沒有調查清楚,混沌古族和無極魔淵的關係,混沌古族是否知道無極魔淵的事情。各門派弟子就著溪水吃了點乾糧,然後紛紛就地而坐,或是練功,或是休息。

葉天則就地一躺靠在一棵樹上睡覺,睡了好大一會兒,葉天忽然睜開了眼睛,瞟向四周,各門派的弟子圍著火堆稀稀拉拉地躺在地上睡覺,火堆旁留著兩名弟子守夜,葉天悄悄起身,離開了這裡。

他走出那片樹林便立即朝著嶺北古礦的方向飛去,葉天相信自己的判斷沒有錯,那裡肯定還有古族的人活著,他堅定著自己的信念,加速朝著那裡飛去,一個時辰之後,葉天重新飛回了嶺北古礦。

蒼茫的大地之上,無比荒涼,頭頂月光灑下,地上的廢墟彷彿下了一層白霜,葉天朝著當初神龍教的那個礦場飛去,那裡差不多算是古族人的發源地了,剛剛靠近那出口,出口忽然竄出一道黑影。

一道長戟猛地便朝著葉天揮砍而來,葉天握起影虎刀,飛快地一擋,兩柄兵器摩擦出一串火花,葉天望著那拿戟的人,這人正是楚天驕。

「是你?」楚天驕看清是葉天,他忽地收了手,將畫戟收了回來。

葉天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天驕回答道:「我為什麼不能來這裡?這嶺北古礦日後也有不老宗的一份,我來看看哪個礦井好不行嗎?」

「這種事情恐怕輪不到你操心,你們的掌門恐怕早就相中了哪個礦,等這次回去,他們自然會分的。」

楚天驕沒有回答葉天,轉身走進了那礦的入口裡,他從地上撿起一直火把點著,便向著地下走去,葉天想了想,便跟在了他的身後,楚天驕見到葉天跟了過來,也沒有阻攔。

葉天又問道:「你怎麼會挑中這個礦來查看?」

楚天驕回答道:「白天的時候,這個礦下衝出來的古族人最多,這個礦肯定不一般。」

「哼哼,你還真猜對了,這個礦確實不一般,最先蘇醒的古族人便是從這裡出來的。」

「嗯?」楚天驕忽然停下來,滿懷戒備地問道,「你怎麼會知道?」

「哼!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古族人蘇醒的時候我就在旁邊。」

葉天說著便走到了楚天驕的前面,如今因為古族人的存在,他和楚天驕因為共同的敵人還可以保持合作的狀態,古族人一旦被消滅,那他和楚天驕的關係隨時都會變成敵人。

腳下忽然踩到一根木棒,是一根燃滅的火把,葉天拿起了點亮按著記憶一直往裡走,他們兩人來到了當初古族人蘇醒的石室里,葉天看到這裡已經變得特別寬大,原來還是一堵綠色的牆那裡,現在居然已經全都消失了,而那些綠色的石頭也跟著不見了,地上留下的都是那些灰色的岩石。

葉天猜測牆裡面本來都沉睡的古族的人,但是現在都已經走光了,不過另葉天疑惑的是那些色的石頭去哪裡了?當初葉天他們就是在挖那些綠色的石頭,但是卻一直不知道這石頭是什麼?而現在所有的石頭都不見了,古族人蘇醒之後就把這些石頭都吃了嗎?葉天腦海里忽然想起這個荒謬的想法。 葉天拿著火把在這寬大的石室里走了一圈,地上沒有留下任何綠色石頭的蹤跡,要不是葉天曾經來過這裡,誰都不會想到這裡原先會有綠色的礦石。

「走吧,這裡什麼都沒有。」葉天轉身便要出去,重回返回地面,四周務必冷清,楚天驕和葉天往四周轉了一圈,仔細回想今天下午還有那個出口冒出的古族人最多。

寂靜的夜裡忽然傳來一聲吭哧吭哧的聲音,葉天和楚天驕兩人立刻滅掉火把,趴在了地上,仔細分辨之下,葉天發現聲音是從前面的的坑洞中傳出來的。

等了一會兒,洞口處漸漸出現一群古族人,他們齊心合力搬著一個大東西,往著無極魔淵的方向緩慢地移動著。

「果然,古族人沒有死。」葉天輕聲說道,楚天驕默默地看著他們費力的身影,猜測他們搬運的是什麼東西。

一行人漸漸從他們面前走過,葉天感受到這些人的氣息都是一些殺王境界的古族人,甚至還有一些是殺徒,他們的戰鬥力十分有限,所以白天兩族大戰的時候他們沒有出去,即使出去也是送死。

而此時葉天也看清了他們所搬運的東西,居然是一口巨大的石棺,上面刻著栩栩如生的花紋,一看就不是凡品,葉天納悶道:「難道這些古族人來這裡還盜了誰的墓?」

他和楚天驕立刻跳了出去,古族人正費力的搬著石棺,一柄方天畫戟忽然帶著濃濃的殺意插在了他們面前。

「給我站住!」葉天吼道。

古族人吃了一驚,他們驚恐地看著葉天和楚天驕兩人,將那石棺輕輕放在了地上,轟!石棺濺起一層灰塵,古族人達口地喘著粗氣。

葉天和楚天驕將他們圍住,這些古族人臉上十分慌亂,唯有一人鎮定自若地看著葉天,輕輕地說道:「你們居然還沒走。」

葉天回答道:「有一群居心叵測的人還留在這裡,我們怎麼能夠放心地離開呢?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啊。」

楚天驕拔出畫戟,猛地指向他們,霸道地問道:「告訴我,你們搬的這石棺是誰的?」

那人是他們中間唯一穿著黑袍的人,這種黑袍現在已經是他們古族人身份的象徵了,黑袍人回答道:「這自然是我們古族人的。」

「真是廢話!」葉天不耐煩地縱身一躍跳到了石棺之上,身旁的古族人見狀紛紛怒斥道:「大膽!你這無知鼠輩還不快快滾下來!」

諸天神話入侵 葉天影虎刀一揮,便將怒斥他的人斬為兩段,其他的人見狀,臉上雖然滿是怒容,但是卻不敢多說什麼。

葉天轉而將影虎刀抵在那黑袍人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想知道的是,這裡面躺著的是誰?」

那黑袍人淡淡地說道:「這是我們古族人的首領——混沌古皇,我奉勸你們放尊重一點,因為這並不是什麼石棺,這是古皇沉睡的石匣子,古皇沒有死,只是在沉睡而已。」

葉天收起影虎刀,盤膝坐在石棺上說道:「你在嚇唬我嗎?你們古族的精銳今天被我們殺光了他都無動於衷,難道會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醒過來?」

那黑袍人自嘲地搖搖頭,沒有說話,葉天又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你們的古皇蘇醒需要大量的精氣和靈氣,你們今天在外面布置下的法陣就是為了給你們的古皇提供精氣吧?可惜,那些人全部戰死你們的古皇也沒有蘇醒。」

黑袍人的臉全都埋在黑袍之中,葉天看不到他此時的表情,不過看他不出聲的樣子,似乎是默認了,葉天又問道:「那你們這大半夜的想要抬著這石棺去哪裡呢?」

黑袍人沒有回答葉天問題,而是說道:「不如我們做一個交易吧?」

葉天答道:「交易?哼!你們的籌碼是什麼?要是那你們的命當籌碼,那還是省省吧,現在你們的命早就已經不屬於你們自己了。」

那黑袍人回答道:「自然不是我們的命,我看你有好多問題,我可以回答你所有的問題,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這個籌碼如何呢?」

楚天驕插嘴道:「我們的問題你有拒絕回答的權力嗎?」

那黑袍人達笑道:「我知道我們今天這些人已經是死定了,我們古族人還是有點骨氣的,死我們都不怕,你們還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們可以帶著你們想知道的東西死,也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你們再死,這取決於你們。」

葉天對這個籌碼很感興趣,他便說道:「這個籌碼可以,那你呢?你的條件是什麼?」

黑袍人拍著面前的石棺說道:「允許我們將古皇大人拋進前面的那條深淵之中。」

「嗯?」葉天皺著眉頭,不知道這些人在耍什麼鬼把戲,他所說的深淵自然就是無極魔淵,葉天立即問道:「你們為什麼要將這石棺扔進那深淵裡?」

黑袍人答道:「你先答應我的條件,我自然會把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

「你不怕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后反悔嗎?」

「不怕,也許你知道了之後,會幫我們一起將谷皇大人扔進那深淵裡。」黑袍人自信地說道。

葉天回答道:「好,有意思,我真想聽聽這些事情,你說吧,我答應你了,第一個問題,那深淵裡是什麼地方?」

黑袍人點點頭,緩緩說道:「那深淵是一道空間裂縫,它通往著另外一個世界。」

「空間裂縫?」葉天有些驚訝。

「沒錯,那深淵絕對是一條空間裂縫,那些黑色的雲霧便是混沌之氣,只有暗黑的虛無空間才會出現這種東西,我們混沌古族便是生於混沌之中,絕不會看錯。」

「那這條裂縫通往哪裡?」

「不知道,也許是某處仙域,也許是神域,這種空間裂縫只能去不能返回,我也不知道他通往哪裡。」

葉天聽著這消息心裡十分激動,這也就意味著林天雪沒有死,楚天驕則靜靜地一旁聽著,當他知道這無極深淵是一條通往其他世界的路空間裂縫時也是大吃一驚。 不過楚天驕並未表現出來,依舊不動神色地聽著,葉天又問道:「那你知道如何才能穿過混沌嗎?」

黑袍人接著回答道:「混沌之氣乃至陰至暗之物,每團混沌或許都是沉寂了數億年的死物,所以只有死物和你們人族的女子可以通過,我們古族之人體質皆為混沌體,也可以通過……」

葉天打斷說道:「不要說那麼多的廢話,告訴我我要是想通過這條空間裂縫到另一個世界,該怎麼做?」

「很簡單,我們沉睡在一種綠色的石頭裡,那種石頭名叫仙淚翠石,這種石頭用內力催化便會像冰一樣融化,你將自己包裹起來,把自己封在石頭裡,然後落下去。仙淚翠石可以隔絕人的生氣,有他的保護你們自然可以通過混沌之氣。」

「仙淚翠石?」葉天想了想,便知道他們說的就是他當初挖的那種綠色石頭,葉天說道:「現在下面的仙淚翠石已經都不見了,你們將他們放到了哪裡?」

那黑袍人指了指他們走出的洞穴,說道:「都被我們收集在了那下面,不過已經不多了,它每次融化都會在空氣中揮發很多,所以現在已經不多了,你們要就拿去吧。」

「你們為什麼要把你們的古皇送走?你們有什麼陰謀?」

「哼哼。」黑袍人不屑地冷笑道,「這大陸之上的靈氣太過於稀薄,我們古皇蘇醒需要在靈氣充裕的地方,假如在這裡等待,恐怕需要等一個月才行。而我們的古皇想要恢復自己的實力,那就更久了。現在古族和人族已經交惡,你們隨時都會再次返回嶺北古礦,要是再起爭端,我們的古皇或許會被你們劫走。」

「照你這樣說,放任你們故古皇離去豈不是放虎歸山?」

「我們古皇留在你們這裡也不是一件好事,我們的古皇修為絕對已經達到了殺聖的境界,有這石匣保護,從外面絕對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開,一月之內,若是古皇蘇醒,你們人族絕對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了我古皇神威。」

葉天陷入了沉思,殺聖境界的修士是不存在於大陸之上的,當人族的修士突破到殺聖之後,便可以從南冥天柱山經歷雷劫到達仙域。仙域之中,靈氣比大陸要充裕百倍,而殺聖境界的修士每突破一個境界需要的修為也是巨大的,只有在靈氣充裕的仙域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

而如果在大陸上使用殺聖級別的力量,便會招來天罰,這次人族與古族大戰,雖然一人族的勝利告終,但是人族修士也損失慘重,半年之內各門派都未必可以恢復元氣,要是古皇蘇醒在大陸上,那勢必又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葉天看這石匣厚重而又神秘,不知道是什麼製作而成的,是否真的像這人所說的,外面是無法打開的,如果真的無法打開,那就只能等待古皇自己蘇醒,從裡面打開后出來,但是這樣一來,人族就危險了。

能否將古皇再次封印起來呢?葉天轉念一想,還是將古皇送走吧,人族之中還有些敗類沒有清理,神龍教和修羅獄的人這次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冒天下之大不韙,想要殺掉所有的掌門人,這次回去之後,各門派肯定會合力像他們兩派算賬。

如果讓神龍教的人知道古皇這個危險的存在,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放出古皇來牽制其他們門派以求自保,這些個敗類,干正經事沒有能力,但是壞事的本領卻很強,葉天想想就感覺危險。

「好好好,你說的有道理,你們這古皇還是將他送到其他世界去吧。」葉天說道。

古族人立刻動手繼續搬起這石匣往無極魔淵的方向緩緩走去,在很早之前,仙域與神域發生大戰,仙域破碎成為了一片片是立的小空間,所以仙域現在又稱散亂仙域,每個仙域之間都會有這樣的空間裂縫存在,但是具體的路徑又不被外人所知,所以從大陸去仙很容易,但是,從仙域之中返回大陸,則會很麻煩,除了要經歷雷劫還要尋找正確的路徑。

終於,他們搬著那石匣來到了無極魔淵邊上,葉天猛然打出碎石掌,那石匣被順勢一推,掉進了無極魔淵之中,那些古族人紛紛鬆了口氣,他們總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那黑袍人說道:「我們古族人也是信守承諾之人,現在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葉天忽然說道:「我不想殺你們,不如你們也跟著你們的古皇去另外一個世界吧。「

黑袍人有些詫異道:「你不殺我們?」

葉天點頭道:「我們兩族本來就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不過是你們先血洗嶺北古礦,又與其他門派挑起事端,我們兩族才會走到今天的地步的,我不想造就太多沒有意義的殺戮,你們離開這裡吧,否則即使我不殺你,其他人見了你們也會追殺你們的,你們到另外一個世界也好,至少可以保命。而且對我們也沒有危害,大家都好。」

楚天驕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說話,古族人聽了,他們互相看了看,又把目光看向了那黑袍人,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得那黑袍人作主。

那黑袍人說道:「好,我們離開。」他說完便毫不猶豫地走向無極魔淵,縱身一躍,跳了下去,黑袍在空中獵獵作響,很快,他的身軀便淹沒在黑色的混沌之氣中。其他古族人見狀,也跟著跳了下去。

混沌體質並不會受到混沌的阻礙,他們不向葉天那樣被黑雲卡在空中無法下落,空蕩蕩的戈壁灘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之中,古族人到另外一個世界對人族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是對他們而言,卻是迫不得已。

這無極魔淵通往的地方無論是仙域還是神域,他們的實力在那裡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雖然那裡靈氣要比大陸上充裕,但是他們能否活到自己實力恢復的那天,都是一個未知數。 葉天扭頭望去,楚天驕居然已經不在了,他心頭一緊,鬼影步施展之下,飛快地朝著存放仙淚翠石的隧道口跑去。他已經點燃了火把,楚天驕肯定是在他剛剛將注意力放在古族人身上的時候離開的。

擎著火把,葉天走入地下,這座礦場不知道是誰的,葉天順著隧道往地下跑去,這裡的隧道縱橫交錯十分難找,剛剛古族人說了在這下面,但是卻沒有具體說明在哪裡。葉天忽然那停了下來,自己找不到,那楚天驕肯定也找不到,還是先找找線索。

剛剛將混沌古皇的石棺推入深淵之中,葉天也感覺那石棺無比沉重,既然這樣,他們一定會在地上留下痕迹,葉天將火把放低,在地上尋找痕迹,果然,這裡隧道里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在地上留下一道痕迹,葉天順著痕迹追過去,前面赫然出現了楚天驕的身影,他也在追蹤這道痕迹尋找存放仙淚翠石的地方。

楚天驕回頭看了葉天一眼,繼續往深處走去,葉天乾脆不看地面,跟著楚天驕走就對了,過了一會兒,楚天驕忽然停了下來,在他的面前,地上石棺的印跡已經消失了,但是這附近並沒有仙淚翠石的痕迹。

葉天拿著火把左右張望了一下,古族人應該不會將仙淚翠石擺在明面上,定然也藏在這附近,楚天驕自顧自拿著火把四處尋找,葉天看了看這裡的環境,便把眼神望向了地下,這裡的石壁要是貿然挖掘,肯定會引起坍塌,古族人沒有這麼傻,那只有在地上挖坑藏了。

果然葉天走了幾步忽然感覺自己腳下的土地十分鬆軟,似乎被翻過,他拿起影虎刀便在地上挖了起來,鐺,影虎刀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找到了!」葉天喜道,他對鐵器碰到仙淚翠石的聲音十分敏感,因為之前挖過。

而楚天驕在那邊的地上也挖出了東西,葉天撫摸著這熟悉的仙淚翠石,他將內力緩緩注入這石頭之中,那綠色的石頭便開始融化成綠色的汁液,葉天將這些仙淚翠石全都吸進了半神格中,這地下埋藏的仙淚綠石十分多,葉天抽取了一部分就沒再拿了,畢竟拿太多也沒有別的用。

而楚天驕在那裡蹲了一會兒,便又走了過來,他見葉天不再拿了,便將內力又接著注入到仙淚翠石中,地下的仙淚翠石漸漸融化,同時也越變越少。

「你這是做什麼?」葉天問道。

重生之激流年代 楚天驕回答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那無極魔淵的秘密早晚有一天會被人知曉,我要將這些仙淚翠石通通毀掉,這樣能夠穿過那裂縫到達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就只有你我了。」哼!」葉天不屑地笑笑,轉身便要離開這裡,楚天驕在他身後沉聲說道:「從明天開始,你我依舊是敵人。」

「隨便!」葉天擎著火把朝著外面走去。

「靈兒是我的!」楚天驕喊道,葉天彷彿沒有聽見,走了出去。

離開嶺北古礦,葉天重新回到了營地中,四周都是此起彼伏的鼾聲,沒人注意到葉天曾經離開過,釘騰了半夜,葉天靠在樹榦,抓緊時間休息。

天亮之後,一行人幾句浩浩蕩蕩地趕路,下午的時候,他們重新回到了不老山,不老宗的人備下宴席,想要留各派的長老喝幾杯,但是各派掌門心憂自己門派,哪裡有心情喝酒,匆匆趕回各派,看自己門派的情況到底如何。

而嶺北古礦重新劃分勢力範圍的事情,則要等到各門派的事情都處理好之後再來商議,葉天的武林盟主也到頭了,他沒有各從生死門的人離開,而是打算在不老山上尋一塊地方,煉化魔核,提升自己的修為。

他準備要穿過無極魔淵去尋找林天雪,但是魔淵後面到底通往哪裡誰也不知道,應該會是某處仙域,畢竟神域是只有到達殺神之後才能去的地方,他若是貿然闖進神域,那些殺神動一動手指頭就可以殺死他好幾遍。

不過假如真的能提前進入神域,那也是機遇與風險並存,神域中的靈氣比仙域更為充裕,若是能在神域安穩修鍊一月,能抵得上在大陸上修鍊一年。可惜這基本是不可能的,一個殺尊的修士,根本無法在殺神面前掩蓋氣息,他們只要意念一動便能感知到你的位置。

不老山也是一處群山,山裡很大,又分內門和外門,當他提出想要在不老山裡修鍊的時候,火靈兒自然十分開心地給他當嚮導。不老宗的事情有人了料理,而且不老宗是這些門派中受損最輕的一個門派,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火紅靈鷹帶著葉天和火靈兒盤旋在不老山的高空,很久不見火紅靈鷹,火紅靈鷹長大了許多,現在的火紅靈鷹居然已經到了獸皇境界,和九紋虎已經是同一個境界了,隨著對手的越來越強勢,葉天擔心九紋虎被打傷,所以只有在趕路的時候用一用九紋虎,其他時間都將九紋虎關在半神格里。

葉天問道:「你這是帶我去哪裡?」

火靈兒回答道:」我帶你去不老山的東面吧,你既然想要安心煉化魔核,那裡最合適,因為魔獸比較密集,偶爾還會有一些北冥雪域來的強大魔獸,所以人煙稀少,我們不老宗的弟子一般都不會輕易去那裡,不過以葉大哥你的修為,應該不會出事的。」

葉天點點頭,說道:「放心,我肯定不會有事的,要是哪只不長眼的魔獸敢來打攪我,我肯定挖了他的魔核。」

「哎?靈兒,我這裡的魔核還有很多,你也拿上一些回去煉化吧,無論如何,提高修為才是最重要的。」說著葉天便取出一些遞給火靈兒。

火靈兒接過那些魔核吃驚地說道:「葉大哥,你在哪裡弄到這麼多魔核的?」

葉天嘆了口氣,回答道:「這些都是我和林天雪在北冥雪域偷來的,這些本來有她一份的,可惜她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裡。」 「對不起,葉大哥。」火靈兒又將魔核還給葉天,說道:「我不能要這些東西,這些都是林姐姐的。」

葉天有些詫異道:「你拿去煉化便是,她也許再也用不到這些了。」

火靈兒有些不忍心地問道:「你這次沒有打聽到如何能穿過無極魔淵嗎?」

葉天回答道:「打聽過了,那無極魔淵是一處空間裂縫,通往仙域或者神域,我已經找到辦法穿過那裂縫了,等我煉化了這些魔核,我就會過去找林天雪。」

火靈兒飛快地說道:「我也要去。」

葉天急忙回答道:「不行,不行,我都不知道那裡到底通往哪裡,而且去了就無法返回了,我不能帶著你去冒險。」

「可我……」火靈兒還要再說,葉天忽然伸手摸著火靈兒的頭說道:「乖,留在大陸等我回來。」

火靈兒的頭髮烏黑柔弱,葉天忽然感覺十分舒服,這動作十分親昵,火靈兒沒有拒絕,卻不知不覺羞紅了臉,葉天看到火靈兒的臉撲哧一聲笑了起來,順便把手收了回來。

「靈兒,專心修鍊,也許我回來的時候你就可以經歷雷劫,飛升仙域了!」

靈兒乖巧地點了點頭,扭頭看著下面,下面已經是不老山的東面了,這裡山清水秀的,但是卻兇險萬分,下面的翠綠色的森林茂密繁盛,葉天看到那裡有一處山崖,便叫紅火靈鷹落了下去。

山崖後面是一處崖壁,葉天拔出影虎刀,硬生生劈出一個小山洞,可是並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