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逸晨給他們的晶玉自然不僅僅只有地圖,還告訴是他們,他們這個小隊有特殊的任務,具體情況下來會找機會告訴他們,同時也會讓他們看到自己身上的軍團長令牌,但在此之前,他們不得流露出半點異樣。

同時李逸晨更把自己修改之後的新版五行滅魔戰陣演變之法存入晶玉,讓他們必需儘快領悟,若是誰到時不能達到他的要求,將沒有資格參加這次行動。

最後李逸晨還說了一句!這次行動一旦成功,所得到的獵魔功勛將會足夠他們挑選任何一個勢力加入!

雖然劉浩然當初沒有提到獵魔功勛,但是李逸晨相信,若真成了,這樣扭轉一場戰役功勞,若是獵魔功勛連這點都達不到,顯然說不過去。

趙龍、趙虎雖然知道跟著李逸晨有特殊任務要做,但他們也萬萬想不到,李逸晨居然會身懷軍團長令,更想不到的是這一次的任務居然會有如此海量的獵魔功勛!

要知道,他們在獵魔戰場混了近一年,雖然被評為王牌小隊,立過不少戰功,但其實他們得到的獵魔功勛也僅僅才一千左右,而作為老兵,他們更清楚,想要選擇天崖海閣的頂級勢力,那至少要數萬的獵魔功勛!

一次任務如此巨大的獎勵,心中興奮的同時,他們也意識到,這一次的任務,估計將比他們曾經經歷過的所有任務都要更加的危險,更加的艱巨!

不過方雨軒和寒武顯然沒有這麼多的想法,驚訝於與他們身份一樣的李逸晨居然一來就被委以重任,而且想到一個任務就能天崖海閣所有勢力隨意挑,兩人眼中除了疑惑更多的則是興奮。

當然方雨軒更多出一分懷疑,難道李逸晨表明了與任空的關係,所以軍團長才會故意這樣給他安排一個任務,讓他可以名正言順的加入丹道谷?

「這次任務很危險,現在想要退出還來得及,否則就儘快熟悉陣法,否則到時想參加也沒機會!」李逸晨見狀又傳音道。

其他四人見狀微微點頭,立刻參悟起李逸晨給他們的陣法變化。

作為剛剛接觸五行滅魔戰陣不久的方雨軒和寒武雖然覺得李逸晨所給他們的變化有些奇怪,但到也沒太大的感覺,但是趙龍、趙虎兩人卻是依靠五行滅魔戰陣而獲得王牌小隊稱號的老兵,仔細研究之下,立刻看出李逸晨所給的陣法變化,似乎漏洞百出,可以說如果他們之前按著李逸晨這般去變陣的話,估計十條命都不夠死!

但想到他們賴以為傲的戰陣之前李逸晨的手裡,被打得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兩人不由更加的疑惑起來。

但好在他們乃是老兵,如今既然接到的任務乃是服從李逸晨的一切指揮,此刻哪怕心中有所疑惑,仍然認真的研究起陣法來。

不過時間並沒有停留太久,汪龍的聲音再次傳來,「好了……現在已經到交界處了!我就只能助大家好運了!」 「你們現在只需要記住一點,服從上級命令!」站在飛行道器之上,汪龍對著眾人說道。

「是!」眾人齊聲回應的同時目光不由望向李逸晨!

服從上級命令,那麼在他們報道之前,作為大隊長的李逸晨自然便是他們的上級!

雖然李逸晨之間沒有雲若霜那般恩怨,雖然在考驗的時候,李逸晨亦沒有失掉一名武者應有的血性,但是要他們堂堂合體境後期之人服從一個合體境中期的傢伙安排,在場諸人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適。

不過就在此時,飛行道器的艙門已經打開,透過艙門,大家看到此刻飛行道器距地面也就一百多米的距離。

這個高度,對於修為已經達到合體境的他們來說,自然不算什麼,既然汪教官的命令已經下了,大家到也不再客氣,紛紛縱身而出,掉落地面。

就在眾人剛落入地面之時,天行道器卻已經不帶半點停留的轉向飛行而去。

「大隊長,現在我們怎麼辦?」就在此時一個名叫聞兵的小隊長對李逸晨問道。

「邊走邊看吧!」對於這條路線,李逸晨自然在劉浩然那裡已經拿到比他們別多的信息,不過按著劉浩然的要求,這個秘密只能讓李逸晨一個人知道。

因為路線雖然理論上是安全的,但戰局的變化,有時候誰也說不清楚,若是出現意外,而有人被魔族抓獲,抗不住對方的手段,招供出來,極可能影響到最終的大局。

「邊走邊看?」聞兵不由嘴角一挑,之前他主動讓方天熊加入他們小隊,自然也有著一些自己的主見,「你身為大隊長,連一點計劃的安排都沒有,這樣不太容易服眾吧!」

「那你的意思是?」李逸晨當即反問道。

「我覺得我們這麼多人若是一同前行的話,目標太大,想要穿越前線,風險極大,我看不如化整為零,以小隊為單位,大家分頭前進,如此一來,就算真遭遇到魔族,我們也不可能全軍覆沒!」聞兵當即說道。

「不錯,反正汪教官也說過,無論我們用什麼樣的手段,只要能安全到達即可,我贊同聞兵的建議!」

「我也覺得這樣不錯,生死各安天命!」

聞兵此言一出,立刻引來不少小隊長的附議!畢竟若是大家分開,那麼李逸晨這個所謂的大隊長也就沒什麼意義,而他們的小隊長還是小隊長,雖然不能公然抗命,但是他們卻可以大家給予李逸晨的壓力,讓他下令分開行動,如此一來,既不用聽從李逸晨的安排,又不用抗命,這明顯是有利之事。

否則真遇到危險,李逸晨無論留下誰來斷後,那麼他們是拼了性命去斷後呢,還是公然違抗命令?

大家都不傻,李逸晨自然也不蠢,一下子就看出諸人的心思,不由嘴角微微一挑。

原本李逸晨還想著帶著他們通過安全路線,然後在臨近目的地的時候再分開,如今他們提出這樣的方案,李逸晨自然也樂得清閑,如此一來,自己這組人也可以更快的前進。

「既然大家覺得這個建議不錯,那就這樣吧,以小隊為單位,分頭行動,當然若是中類大家能遇到,還是要互相幫助!」李逸晨當即說道。

啊……所有人皆是一愣,誰也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如此的爽快!

難道他看不出大家是想架空他的權力嗎?不過很快大家又反應過來,如今所有的小隊長都這個態度,李逸晨也明白到自己孤木難支大廈,所以才故作大方而已!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目的地再見!」

「大隊長告辭!」

反應過來的眾人紛紛抱拳辭行,彷彿害怕李逸晨又反悔一般,說完不等李逸晨的回應,便已經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眨眼之間,四周跑得除了他們這個小隊的其他四人之外,再空無一人!

畢竟大家就算想要再組隊同行,估計也沒人願意給李逸晨組隊,和別的小隊組隊,大家是平等關係,可若是和李逸晨一起,那李逸晨就是大隊長,他們只能服從,傻子才會這麼做呢!

「你猜你會不會是整個獵魔戰場中最可憐的大隊長!」看著這樣的場景,寒武也不由打趣道。

「也不算,至少你們還沒跑吧!」李逸晨微微一笑道,「我們也出發吧!」

「好……」對於李逸晨的命令,大家自然不會再有什麼意見,當即向著前方的一層白霧走去!

另一端的法則之力只允許合本境存在,這邊卻可以在養魂境的存在,兩種不同的法則之力形成的白霧,如同一道分界線,將兩地一分為二。

眾人穿過白霧,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甚至覺得四周的天道之氣也與之前一般無二,在而此時李逸晨則在地方帶起路來在,至於之前那些穿行過來的傢伙,如今一個個早已跑得不見蹤影。

「我們這次到底執行的是什麼任務啊,居然會有這麼高的獎勵!」前行之中,寒武忍不住開口問道。

方雨軒天性淡然沒有問,趙龍、趙虎身為老兵也知道規矩,也沒有問,但此刻寒武開口詢問,他們三人卻也同時望向李逸晨,顯然他們不問,不代表他們不好奇這次的任務。

「這次的任務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們,反正你們只要按我的命令去做就行了,只要有活著完成任務,我說的獎勵就能實現!」李逸晨一邊說著,一邊把在劉浩然給他的軍團長令牌亮了出來。

想要得到他們的絕對信任,李逸晨知道自己必需要拿出相應的東西出來!

作為新兵雖然看這軍團長令牌的投影,但卻沒有真正見過實物,此刻寒武和方雨軒不由同時望向趙龍、趙虎!

「別看我們,我們也沒見過真正的軍團長令,不過在出發之前,汪教官說過,李逸晨身上有秘密任務,讓他們服從他的一切命令,而且我們可以死,他絕對不能死!」趙龍自然知道他們兩人目光的意思,當即解釋道。

啊……方雨軒和寒武聽到這樣的解釋也是一愣,如此說來,他們與其說是跟隨李逸晨的執行任務更不如說是為了來保護李逸晨的安全!

而且趙龍這番解釋對於他們來說,更比李逸晨拿出軍團長令牌更加實在得多。

「雖然我的確需要人手,但是你們還有一天的時間熟悉我給你們的陣法,若是達不到標準的,將退出這次行動,尤其是趙龍、趙虎,你們演練之前的陣法已久,想要轉化過來可能會有些困難,所以這一天的時間除了趕路,你們還是專心修鍊!」李逸晨並沒有多的解釋,而且此事也無法去解釋太多。

「遵命!」既然已經來了,兩人自然也就只有服從李逸晨的安排。

「這次行動真的很危險嗎?」方雨軒屬於開口問道。

「九死一生應該是最樂觀的結果吧!」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那我想牽著你的手前行!」方雨軒當即微微點頭!

「好吧!」李逸晨自然知道,方雨軒這樣說並不是看上自己,而是想通過與自己隨時保持冰火交融,繼續提升修為的同時,更能隨時保持到最佳狀態!

與方雨軒攜手,李逸晨當即說道,「我們在前,趙龍、趙虎居中,專註陣法的變化,寒武墊后!」

就新版陣法的演變而言,肯定方雨軒與寒武修鍊起來要容易得多,所以讓趙龍、趙虎在中間,自然是給他們更多的空間去研究。

如今他們行走的這條路線,雖然乃是劉浩然安排的最佳路徑,但誰也不知道中途會不會有什麼變化,所以此刻完全不用去領悟陣法的李逸晨自然也就主動打起前鋒來探路。

這……這是什麼節奏!

應下李逸晨指令看著他與方雨軒攜手在前,不明其中玄機的三人皆有一種看不懂的感覺!

難道他們是戀人?可是無論是在軍營,還是從北州過來的路途中,寒武可是全程陪同了的,怎麼兩人突然之間就好了起來呢?

心中雖然有所疑惑,但他們仍然沒有忘記對新版陣法的研究,畢竟已經走到這步,哪怕是再危險他們也要搏上一搏!

天崖海閣所有宗門勢力任選!這個誘惑實在太大!大到哪怕明知九死一生乃是最大的結果,大家也不願意放棄,畢竟若是依靠其他戰鬥慢慢的把獵魔功勛積累到這個程度,估計所要經歷的危險也不會比現在差到哪裡,而且還周期更長!

不過在研究陣法的同時,大家的速度並沒有放慢下來,起初本來眾人還想著照顧一下只有合體境中期的李逸晨的速度,可是隨著不斷前行,三人卻發現,李逸晨的速度根本不用他們來照顧,哪怕他們全力奔行,似乎也才僅僅保持著能跟上李逸晨的節奏!

看來當初李逸晨避戰馬文山,並非他沒有與馬文山一戰的實力,只是他不屑而已!

此刻大家似乎意識到了如此一個問題,不過仔細一想也就正常,如果李逸晨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又怎麼可能主導這一次如此巨額的獵魔功勛獎勵的任務呢?

「停……」半天的奔行,按著早已設計好的路線,雖然有時甚至能遠遠的看到魔族與人類在交戰,但是他們卻沒有遭遇到半點危險。

不過隨著地上出現數個巨大的類似妖獸的腳印之後,趙龍不由沉喝起來,當眾人停下望來之時,趙龍與趙虎臉色也不由變得凝重起來…… 「怎麼了?」雖然這些腳印足足有三個人的腳掌合起來那麼大,但李逸晨到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畢竟之前的考驗,魔族的形狀就可以用千奇百怪來形容。

就算有些體型龐大一點,那也沒什麼值得在意的,反正他們只需要快速通過就行了。

「這是魔靈獸的腳印!」趙虎一臉凝重地說道。

「魔靈獸?」除了趙龍之外,李逸晨、方雨軒以及寒武皆是一愣,顯然以三人的見識也根本沒有聽聞過此等名字。

「魔靈獸是在獵魔在場才有的特殊存在!外界沒有,所以你們可能沒看過與之相關的記載!」看著三人的疑惑,趙虎解釋道,「戰場上大量的魔族死去,他們體內的魔氣存在天地之間,久而久之,當某些地方的魔氣達到某種程度之後,便能凝聚出魔靈獸!」

「這魔靈獸的實力如何?」看著趙虎和趙龍凝重的神情,李逸晨似乎也意識到,情況並非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當即趙虎又跟著解釋起來。

魔靈獸雖然是由魔氣凝聚而成,但卻是實體的存在,不僅凝結實體,而且肉身更是堅硬無比,堪比養魂境初期的存在,這樣的標準在只有合體境的合體戰場上,絕對是強大的存在。

而且因為魔靈獸乃是由魔氣凝聚,體內有著某種法則之力,普通的道器的攻擊對他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也就是說只能依靠肉身或者天道力與之交戰!

聽聞這樣的解釋,方雨軒與寒武的臉色也是微微沉重起來!

若是可以用動道器,不要說養魂境初期的肉身,哪怕是養魂境後期的肉身,他們也未必會害怕,可是單憑純實力,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而且這樣的大傢伙更不會站在那裡任由你攻擊,你打他十下未必能給他帶來多大的傷害,但若是他養魂境的肉身之力給你一下,那滋味就不是輕易可以消受的了。

「道器都無效?如果是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呢?」李逸晨不由問道。

不過接應他的卻是趙龍、趙虎看白痴一樣的目光!

「怎麼了?」李逸晨不由有些心虛起來,若是連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都鎮壓不住這傢伙的話,那這魔靈獸的實力就真的非同小可了。

「隊長,擁有世界之長的道器,哪怕就算是那些大勢力中的長老也未必一手一件,我們為了加入宗門而到獵魔戰場來刀口舔血,誰的身上有這傢伙?而且就算真有,以我們的境界能催動世界之力?」趙龍滿臉黑線的說道。

「也就是說,還沒人試過了!」李逸晨不由心中一動。

「這根本就沒法試好嗎?」看著李逸晨還在糾結這個問題,趙龍、趙虎對視一眼,似乎都意識到,他們這個隊長好像有些不太靠譜。

「其實也不有太過擔心,魔靈獸雖然肉身強大,但本身是由魔氣凝聚,七十二個時辰之後便會化著魔氣消失而去!」趙虎當即又說道。

「七十二個時辰?」李逸晨眉頭一皺。

「不錯,不過從這些魔靈獸的腳印來看,凝聚時間應該近二十四個時辰了,也就是說我們只要再等兩天的時間,就不存在危險,只是不知道隊長的任務,能不能等!」趙虎自然也知道如今他們是有任務在身,因為不知道任務的內容,最終決定權還是只能留在李逸晨的手裡。

「不能等!我們試著繞路吧!」雖然知道離開劉浩然所安排的安全路線可能會多花一些時間,甚至可能會多了一些危險,但此刻李逸晨也顧不了那麼多,畢竟如今他根本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等。

雖然赤火劍中的世界之力在劍靈激活之後他可以調動,但之前沒有過前例,李逸晨也不願意去做這個嘗試,畢竟現在不是冒險的時候。

「沒法繞!進入這裡,我們的身上就已經沾了魔氣,若是魔靈獸要攻擊我們,我們無論繞多遠他都能追上,而若是運氣好,哪怕是順著腳印走下去,也未必能遇到!」趙龍搖頭道。

獵魔戰場上,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魔靈獸了,自然知道魔靈獸的特性,「不過其實也不用那麼擔心,魔靈獸雖然肉身強大無比,但是他的感應卻有些問題,只要你站在那裡不動,並且不呼吸,那麼就算站在他的面前,也不會受到任何的攻擊!」

「啊……還有這樣的事情?」李逸晨此刻也不得不承認,大千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

「不錯,若是我們真的運氣不好遇到魔靈獸,就只有用這等辦法,等到他消失了!」趙龍當即說道。

而事實上,這也是獵魔戰士在遭遇魔靈獸的時候,常用的辦法,當然若是在這個時間遇到魔族的話,那就只能自認倒霉了,因為無論魔族動與不動魔靈獸不會攻擊他,而你站在那裡不動,魔族會殺你,當然若是你因為魔族的攻擊而動了,那麼魔靈獸也會殺了你!

「先走走看吧!」等待魔靈獸消失,這個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除去路途中的時間,原本留給他們的時間就不算多,而且真等了,誰能保證接下來的路途又會不會再遇到魔靈獸?再繼續等?那也就不用執行任務了,直接等完回家好了!

這一次的任務既關係到千萬獵魔戰士的生死,同時又關係到天運神劍的消息,於公於私,李逸晨都必須要去完成,哪怕前途的困難在大。

既然遇不遇上魔靈獸乃是碰運氣之事,那麼他們自然也沒有壓制速度的必須,五人當即繼續全力而行。

不過同時大家的精神力鋪展開來,不斷的關注著四周的一切,雖然說一切都是憑運氣,但大家還是多少有些擔心。

不過直到第二天清晨停下沒有遭遇到魔靈獸,眾人也算鬆了一口氣,同時在前行的途中,開始給李逸晨討論起新版陣法的運轉問題。

畢竟他們四人皆非陣法師,雖然李逸晨給他們的信息已經足夠詳細,但是有些地方他們還是無法理解!

不過在李逸晨的講解之下,自然慢慢明白起來,而他們的提出的這些問題卻是許多關係到陣法根本的問題,在給他們解釋的同時,李逸晨同樣也發現到一些自己在陣道上的盲區,這個在過程似乎他自己也收穫不少。

而在李逸晨的說教之下,大家似乎也已經對新版的陣法有了初步的了解!

不過就在此時,五人幾乎同一時間停了下來,顯然他們都有所發現,接著只見前方四道身影急奔而來,而在他們向後則是六道足有三人來高的身軀。

那六道龐大的身體雖然看上去雖然不似他們那般靈活,但每一步的橫跨而出的距離卻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比擬,雙方的距離此刻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拉近著。

「快跑……這傢伙打不死!」來者看著李逸晨等人立刻大呼起來。

當他們的聲音傳入李逸晨等人耳邊之時,他們的身影也已經趕到了,不過此刻他們也停住了腳步。

這到不是他們覺得與李逸晨他們一起可以對抗身後的怪物,也不是他們見李逸晨等人未動而留下來一起同甘共苦!

而是此刻在他們的前進之路上也出現了三頭同樣的怪物,左右兩側同樣也各有兩頭!四面被封,這是想跑也跑不掉的節奏!

「隊長……」看著李逸晨,眾人一臉驚恐地說道。

不過他們話還沒說完,便被李逸晨直接打斷道,「不想死就不要開口說話,閉住自己的呼吸,收斂全身的氣息!不要半點移動!」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當初提出各自去碰運氣的聞兵他們這一支小隊,不過原本吸納了方天熊應該六人的隊伍,如今卻只有四人!

「不動?那些怪……」聞兵顯然搞不懂,這個時候,李逸晨為何會說出這樣奇怪的話來。

「這是命令,執行!」看著魔靈獸馬上就要逼近,李逸晨也無法沒有時間做過多的解釋!

命令!雖然大家不服李逸晨,但是他們還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在沒事的時候,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如今李逸晨拿出隊長的身份發下達命令,他們明白就算是死也得執行,聞言,四人當即按著李逸晨所說的做了起來。

就在此時,魔靈獸已經合圍了過來,加上之前追著聞兵他們而來的魔靈獸,一共十一頭魔靈獸,但此刻卻彷彿一下子失去了目標一般,一個個發出難聞的怪叫,卻沒有對他們任何人發起攻擊。

這……哪怕聞兵等人再傻,此刻也明白,李逸晨之前教他們的方法乃是躲避這些怪獸感應之法!

可是李逸晨又是如何知道的呢?要知道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怪獸,連名字都叫不出來,李逸晨卻已經知道躲避怪獸的方法!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他們這位隊長似乎並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糟糕,這些魔靈獸中有三頭是今天才凝聚的!」看著這般情況,趙龍臉色微微一變,向李逸晨傳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