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材質:奧哈利剛,超級危險種『吸血魔龍』的牙齒……

產地:《斬! 大叔,你真迷人 赤紅之瞳》世界專屬。

持有者限制:唯一。

玩家契合度:33%,無法使用。」

「叮!玩家可花費一千點成就點提升1%契合度,契合度達到80%,玩家可以自由使用。」

隨著陳濤拿起這件帝具,腦海里頓時響起一道提示聲。

「契合度還可以提升?」陳濤微微露出驚訝之色,成就點果然是萬能啊,化不可能為可能,就是這花費有點吃不消。

「一千點成就點才能提升1%契合度?而我和這件帝具的契合度才達到33%,要是想要使用的話,豈不是要花費四萬七千點成就點?」陳濤默默吐糟,這不就是個『偽·吸血鬼』血統嘛,他還是算了吧,對他來說完全不值得。

「再看看其他的,」陳濤說著又拿起大斧形狀的帝具,這是一柄雙刃戰斧,長柄有小孩手臂粗細,力量不夠的人怕是連拿都拿不起來,陳濤上下掂量了一下,估計得有一百斤重。

「斧子類帝具:『兩柄大斧【貝爾瓦克】』。

能力:只有有著過人臂力的勇士才有資格揮舞,攻擊力極強,可以從中間分離成兩柄斧頭投擲出去,只要還有力量就能自動追蹤敵人。

材質:奧哈利剛,超級危險種『巨蠻龍』的踝骨……

產地:《斬!赤紅之瞳》世界專屬。

持有者限制:唯一。

玩家契合度:67%,無法使用。」

「叮!玩家可花費一千點成就點提升1%契合度,契合度達到80%,玩家可以自由使用。」

「這不是艾斯德斯手下『三獸士』中達伊達斯的帝具嗎?這麼說現在『三獸士』還都沒有各自的帝具?」陳濤看到這件帝具的信息后突然愣了一下,隨後朝展架上的一支笛子看去。

「那這件帝具很有可能就是『三獸士』中妮烏笛子類帝具,軍樂夢想【尖嘯】了。」

陳濤拿起來檢查了一下,果然是『軍樂夢想【尖嘯】』,不過契合度還沒有『兩柄大斧【貝爾瓦克】』高,只有可憐的50%不到。

陳濤望向還剩下的幾件帝具,索性一一試了過去。

「『神之御手【完美者】』,契合度:55%。」

「『萬里飛翔【莫斯提馬】』,契合度:47%。」

「『月光麗舞【風刃劍】』,契合度:72%。」

……

將剩下的幾件帝具全部試完,陳濤發現與他最契合的是彎刀類帝具『月光麗舞【風刃劍】』,契合度足足有72%,也是他最接近可以自由使用的帝具。

「能夠發出真空之刃,而且還會隨著月齡威力發生變化,滿月時可達到最強狀態,相當於是多了一個瞬發的風遁?對我來說似乎沒什麼用。」陳濤放下最後一件帝具,嘆了口氣,剩下的這些無主帝具全都是歪瓜裂棗,一個對他有用的都沒有。

冷麪首席呆萌妻 不求像是『魔神顯現【惡魔之粹】』那種類似於半個元素惡魔果實似的強悍帝具,但是至少來個像樣的啊!真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此時奧內斯特見陳濤已經將這些帝具檢查了個遍,笑著走上去問道:「怎麼樣?有適合你使用的嗎?」

陳濤默默搖了搖頭,他忽然想起不久前奧內斯特挑撥他的話。

「布德大將軍的帝具貌似是最強的元素類,而且是攻擊性最強的雷屬性,不知道和我的契合度怎麼樣?如果有機會的話,也許……」陳濤不禁眯起眼睛朝奧內斯特望去,陷入沉思中。 《斬赤》世界中的布德大將軍有多強?陳濤也不好判斷,如果是漫畫版的布德,一個人輕鬆挑『夜襲』全隊,可是如果是TV版,貌似瑪茵一個人用『浪漫炮台【南瓜】』就將他KO了,當然裡面有角色光環,給瑪茵開掛了的原因在裡面。

但是從這兩種不同的結局也不難看出,兩個『布德』的實力差距極大。

「布德畢竟是與艾斯德斯並稱『帝國最強』的存在,而且連奧內斯特都拿他沒有辦法,估計實力是前一種的可能性更大。」陳濤認真的分析道。

布德大將軍的帝具是『雷神憤怒【亞得米勒】』,擁有著操縱雷雲的能力,而且可以召喚雷電攻擊敵人,攻擊力不僅很高,而且攻擊範圍也非常廣,堪稱唯一能與艾斯德斯冰元素帝具相媲美的存在,足以使布德『一人成軍』。

但是布德大將軍雖然很強,陳濤也並不是太在意,誰叫他的底牌也不少,如果比正面攻堅的話,儲藏在他『試煉之證』里的『蘭斯洛特』也不是白給的,只要能量充足,也可以輕易抵禦千軍萬馬。

《斬赤》世界中強力的帝具只有那幾樣,現在不是有主就是流落在外,想來想去,好像也只有布德大將軍的帝具目前值得他出手。

「啊啊,真是麻煩。」

陳濤將手裡的彎刀放下,如果是在《火影》世界時給他一把這樣的武器,他一定就已經非常滿足了,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把只能釋放風刃的彎刀,看上去就有些雞肋。

其實陳濤在休息時也不止一次認真的思考過自己的能力現在有哪些短板,後來發現他此時擁有的各項能力儘管看上去都很強大,但是限制也都不少,不是會瞎掉,就是會消耗太多的成就點,而且缺乏有效的大範圍攻擊手段。

光有『蘭斯洛特』還遠遠不夠,機甲畢竟只是外物,總有一天會損毀。

「看來真的沒有適合你使用的帝具,」奧內斯特見陳濤一臉苦惱的搖著頭,貌似同樣惋惜的同情道,「那麼換做第二個條件怎麼樣?你可以隨意選擇一個人,如果這裡的帝具有能適合他的話,你也可以將其直接帶走。」

「選擇一個人嗎?」陳濤聽了奧內斯特的話腦海里下意識浮現出希爾和畢格的身影,誰叫暫時他只有這兩個人值得信任,不過畢格已經從他手裡獲得了以前赤瞳使用的『桐一文字』,那麼人選便只剩下希爾了,但是陳濤記得希爾未來的帝具是一把會發光的巨大剪刀,而他在奧內斯特的寶庫里並沒有發現相似的帝具。

「對了,系統提示說只要契合度超過80%就能自由使用,也許這裡面的帝具對於希爾有超過80%的也不一定。」陳濤想起系統給予的帝具使用提示,決定到時候帶著希爾來試驗一下也好,畢竟什麼東西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好吧,只能先這樣了。」陳濤朝奧內斯特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說法。

「哈哈哈,交易成立,那剩下的事就拜託龐波你了。」奧內斯特大笑道,不過眼睛不時閃動著異樣的神采,對有些事似乎還沒有死心,而陳濤此時也因為沒有找到適合自己使用的帝具也起了一些別樣的心思。

只見他沉吟了一小會,望著奧內斯特試探道:「大人對布德大將軍不滿了很久,應該有想過對付他的方法吧?」

陳濤覺得剛才奧內斯特激將他去對付布德大將軍絕不是臨時起意,很可能以前奧內斯特就考慮過種種計劃,只不過因為一直都沒找到合適的人選,所以才會擱置,而現在有了像陳濤這樣在他眼裡堪比艾斯德斯的存在,所以奧內斯特才會在那個時候說出那樣的話。

「哈哈,」聽到陳濤突然這樣問,奧內斯特愣了一瞬,但並沒有責怪陳濤的魯莽,反而他心裡還有些高興,畢竟陳濤能問出這樣的問題,就代表著他對布德大將軍已經產生了某些想法,「當然想過,可惜根本沒有合適的人選,像布德那種強者,普通的算計幾乎無法奏效,如果讓陛下以某些罪名將其直接下獄,卻又難以服眾,布德家族在帝國軍隊中的威信太高,沒人能夠匹敵,這也是我千辛萬苦才找到艾斯德斯,並且讓她加入軍隊的原因之一。」

「為什麼不派艾斯德斯將軍暗中襲殺他?我想大人其實剛剛準備找我作同樣的事吧?」陳濤繼續問道,毀滅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將一個人從肉體上直接消滅,對於殘酷的權力鬥爭,哪怕布德大將軍並不想爭奪什麼,但是他只要還能夠威脅到奧內斯特的地位,奧內斯特就不可能會放過他!

這一點可以參考古代歷史,為了權力,連父子都能相殘。

「艾斯德斯?她確實是不遜於布德大將軍的強者,但是她迂腐了!」奧內斯特像是想起了什麼令他討厭的往事,臉色有一絲不自然的低吼道。

「哦?怎麼說?」陳濤還沒聽說過艾斯德斯『迂腐』,他對於艾斯德斯的了解,除了前世看過的漫畫,就是現實世界里人們對她起的『精神病製造者』的雅號。

「她說她可以接受暗殺,但是竟然要求必須與布德大將軍一對一!哼哼,真是太幼稚了!」在奧內斯特這樣的人眼裡,艾斯德斯作出的決定何止是幼稚,簡直就是愚蠢!只要能達到目的就好了,誰還去管會使用什麼手段?

「你拒絕了?」陳濤失笑道,這確實很符合艾斯德斯的性格,以他對這個超S級戰鬥狂人的了解,她最渴望的其實只有強大的對手,要麼征服對手,要麼被對手征服!投靠大臣奧內斯特,也只是因為奧內斯特能給她提供無數強大的對手罷了。

「當然,能夠在軍中與布德大將軍相抗衡的唯有艾斯德斯,所以我不能允許她出一點事!」奧內斯特沒好氣的回道。

陳濤輕輕點了點頭,他現在有點明白了,或者說奧內斯特已經將一切含蓄的為他解釋清楚了。

奧內斯特確實一直有著除掉布德大將軍這個在朝中唯一有資本與他競爭的人的想法,但是卻找不到太好的辦法,艾斯德斯又不願意按照他的計劃動手,他又害怕如果按照艾斯德斯的想法,放任兩人一對一,萬一艾斯德斯失手,那麼他在軍中用來制衡布德大將軍的力量便會徹底清空,到時候他哪怕還有小皇帝的信任,沒有一定的勢力支撐,也是白費,因此有關於布德大將軍的暗殺行動才會一直擱置,直到他看到陳濤。

「也許這個老傢伙並不認為我比艾斯德斯更強,可能只是出於一種猜測,反正只要艾斯德斯沒有事,怎麼折騰都可以,反正我到時候失敗了他也沒有什麼損失。」陳濤從不憚以最陰暗的心思去分析別人的想法,更何況這個別人還有極其嚴重的前科,但是對布德大將軍的帝具他又確實有些垂涎。

而且像布德大將軍那種強者,身上的成就點和世界探索度一定不少,那可是號稱『做強』的兩人之一!再加上他對於自己的實力也有些自信,而且他不像艾斯德斯,非要抱著『一對一』不撒手。

能用更省力的方法解決問題,陳濤從來不會用更費勁的那一個。

「龐波,布德大將軍對我來說就像是最頑固的岩石,如果你能幫助我將他清除掉的話,我一定會滿足你所有的要求,甚至會讓你擁有和艾斯德斯相同的權勢和地位!並且獲得我的支持,在偌大的帝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奧內斯特此時見陳濤低頭思考,不禁出言蠱惑道,正如陳濤所想的那樣,他只是隱約看出陳濤或許有些不簡單,但是他又沒有讀心術,現在所作的一切最多算是嘗試,反正失敗了他也沒什麼損失。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陳濤聽到奧內斯特開出的籌碼不得不說還是十分心動,如果有著巨大的權力,那麼他在這個世界想要做些什麼無疑會更加簡單,就好比現在精英暗殺部隊教官的身份,他接到一個支線任務都不需要自己動手,直接動動嘴皮子,就有人替直接他辦妥,簡直不要太貼心。

「沒錯,如果布德大將軍死掉,我也可以將你安插進軍隊,到時候將你派到北部戰場,很容易就能攫取大量軍功,我相信你和艾斯德斯聯手,北部戰場一定能輕鬆取得勝利!到時候沒有布德大將軍,我們很容易就能將軍權全部攬到手,朝堂上有我坐鎮,整個帝國都將是我們的!」

「前景確實很美好。」陳濤咂咂嘴,奧內斯特畫的這張藍圖真的很誘人,但是去北部戰場還是算了,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換了普通玩家可能還會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畢竟離『主角』更近嘛。

「我覺得北部戰場有艾斯德斯將軍一個人就足夠了。」陳濤乾巴巴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嗯?」奧內斯特聞言一愣,不過沒有計較,雖然他也認為北部戰場有艾斯德斯一個人就夠了,但他這不是想幫陳濤弄一些功勞嗎?不過人家不需要,他也不會非要硬塞。

「這個隨你喜歡,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布德大將軍死掉。」奧內斯特眯著雙眼開口,他現在許下的東西還都是空頭支票,布德大將軍不死,一切都是瞎扯淡。

「要不要試一試?只要你真的能將布德大將軍殺掉,所有的東西都能實現。」

過了一會,陳濤輕輕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不就是殺個人嗎?而且還有那麼多的好處拿,雖然這讓他在一條反派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他還是決定幹了。

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衷心希望布德大將軍能讓他發一筆大大的橫財。

「奧內斯特大人,介紹一下你的計劃吧。」陳濤最後望著奧內斯特慢慢說道。

……

……

陳濤離開奧內斯特的府邸時天已經快要亮了,兩人在奧內斯特那間收藏了大量寶物的藏寶室里密謀了一個多小時,奧內斯特向陳濤詳細的講了一遍他的計劃。

首先,採取暗殺的手段是肯定的,但是人選全部由陳濤自己選定,他並不會負責提供,在陳濤想來這應該是奧內斯特擔心他失敗所做的防範。

其次,令陳濤感覺驚訝的是,地點竟然也讓他來選定,難道奧內斯特就這麼有把握,讓布德去哪就去哪?怎麼可能!布德怎麼會聽他的話!陳濤對這一點有些想不通,但是一想到等到時候就知道了,他也不會在這上面過多糾結,畢竟奧內斯特不可能在這種事上撒謊。

最後,則是找一個替罪羔羊,一旦陳濤成功的話,堂堂『帝國最強』不可能無緣無故失蹤了吧?傻子都能猜測到布德一定是遭了毒手,這時必須要有一個合理的借口!毫無疑問,再也沒有比革命軍的人更適合背這口黑鍋的了,所以奧內斯特決定只要陳濤成功,就污衊布德的失蹤是那群造反分子做的好事,他連證物都早就偽造好了,這下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和來的時候一樣,陳濤未卜先知的避過所有巡邏隊,朝精英暗殺部隊的基地走去,同時一邊思考圍殺布德大將軍的人選,希爾率先被他排除,希爾雖然天賦驚人,但是接受訓練的時間太短,這種頂級的戰鬥對她來說還是太早了一些,畢格現在有了臣具『桐一文字』,而且本身作為精英暗殺部隊里的頂尖殺手,倒是有資格參加。

「要不將精英暗殺部隊的七名頂尖殺手全部帶去?別的不說,光是黑瞳就能大大增加成功的把握。」

陳濤回到了精英暗殺部隊的基地,決定還是穩妥點好,像畢格的實力雖然不錯,但對於布德大將軍這種能夠和艾斯德斯相媲美的人來說,還是差了些,到時候陳濤與布德大將軍交戰,他頂多也就能在周圍打打下手,起不了關鍵性的作用,但是如果像他這樣實力的人再多出幾個,那麼至少能起到一個干擾的作用,而且這裡面還有黑瞳。

『死者行軍【八房】』的力量陳濤從來沒有小覷過。

想著想著,陳濤一抬頭,忽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背影,一身黑色的水手服,只到他的胸部的個頭,無一不在告訴他這個背影主人的身份。

「真是緣分啊」陳濤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因為這個背影的主人正是他剛剛還在想的黑瞳。

只見黑瞳彷彿是有什麼要緊的事一般,在前面急匆匆的走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陳濤忽然從黑瞳身上察覺到一絲彷徨…… 「黑瞳。」

陳濤在後面朝黑瞳喊道,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黑瞳立即停下腳步,回頭髮現原來是龐波老師時,歪著頭好奇的朝陳濤望去。

「龐波老師,」黑瞳看出了陳濤似乎是剛從外面回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叫住自己,不由問了一句,「您有什麼事嗎?」

陳濤雖然不是一個蘿莉控,可還是差點被黑瞳的表情萌到,尤其是那張冷落冰霜,卻偏偏可愛到極點的小臉,妥妥一枚誘人的三無蘿莉,還帶著點小傲嬌。

「呵呵,沒什麼,剛剛看你走的比較匆忙,所以隨便問問。」陳濤很快回過神,隨意的說道,論蘿莉和御姐,陳濤還是更喜歡胸大的。

「哦,」黑瞳淡淡的點點頭,眼裡的好奇之色慢慢褪去,「我是去注射藥劑。」

「藥劑?」陳濤嘴裡呢喃一聲,上下掃了一眼黑瞳,再結合起這具身體遺留下來的記憶,頓時瞭然。

像黑瞳、畢格他們這類精英暗殺部隊的頂級殺手,每個人都有定期注射大量刺激性藥物的習慣,這些藥物全部是特殊機關里那些神秘鍊金術師精心煉製出的秘葯,材料也都很珍貴,多是以危險種為素材,可以大大強化人體的極限。

但是這些秘葯雖然效果顯著,可以使服用的人能力大大提升,不過對人體的負擔也都極大,而且很容易就會使人對這些藥物產生依賴性,從而形成一種惡性循環,直到人死掉為止。

所以說,精英暗殺部隊中的這些頂級殺手,全部都可以看作是一些精心培育卻又可以隨時拋棄的工具。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雖然看上去渾不在意,可實際上還是糾結於自己已經註定的命運嗎?」陳濤忽然明白了剛剛為何會從黑瞳的背影里覺察出一絲彷徨,她知道儘管自己會因為注射藥物而變強,但同時也是催命的符詔。

「所以未來才會對自己的姐姐充滿恨意嗎?不對,更多的應該是一種怨吧?怨赤瞳拋棄了自己,還找到了生存的意義。」陳濤目光變得有幾分複雜,對眼前這個黑髮蘿莉有些同情。

「正好我今天沒有事做,不如和你一起去看看好了,而且我還有些事需要找你商量一下。」陳濤很快收斂起自己的心思,笑著對黑瞳開口道,黑瞳則感覺有些奇怪,不知道龐波老師什麼時候也會關心他們這些下屬了,不解的眨了眨眼,但是沒有拒絕。

「那好吧。」黑瞳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不過陳濤卻像是什麼也沒看到般,用力揉了揉黑瞳的頭頂,將她過耳的短髮弄的一團糟。

「龐波老師!?」黑瞳不悅的叫了一聲,迅速鼓起包子臉,表情終於有了變化,看上去既有些生氣,又有一絲害羞。

「我們快點出發吧。」陳濤強忍住再捏捏黑瞳臉蛋的衝動,趕緊說道,他可不是真的臨時起意,隨便陪黑瞳去注射藥劑那麼簡單,實際上他對那些能夠強化人體極限的秘葯也有些好奇,所以決定順便去了解一下,也許會有意外收穫也說不定,更何況還能和黑瞳溝通感情,怎麼看也是十分划算。

「龐波老師,你不會是喜歡幼女吧?」黑瞳雖然只有相當於初中生的年紀,但是由於職業緣故比較早熟,也不知怎麼想的,突然對陳濤一記暴擊,噎的陳濤差點說不出話來。

只見陳濤抽了抽眼角,揉弄黑瞳頭髮的手頓時尷尬的僵在半空,然後不著痕迹的收了回去。

黑瞳看到陳濤有些滑稽的表情,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彷彿冰山融化一般,不過卻一閃即逝,緊接著又迅速恢復到三無狀態,然後鼻音發出一道輕哼,甩了甩耳朵兩側的雙馬尾,頭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陳濤搖了搖頭,嘴角慢慢勾勒出一絲微笑,連忙快步跟了過去。

精英暗殺部隊作為帝國特殊機關重要的組成部分,基地雖然位於帝都,但是卻是在帝都的東部,而且已經接近郊區,再遠就是連綿的山脈,這些山脈和帝都里的神山同源,形成一道巨大的天然屏障,將帝都的東西兩面完全隔絕,當年始皇帝之所以將都城定在這裡,也是因為這裡的地勢易守難攻,無法被包圍。

所以說,精英暗殺部隊的基地十分隱秘,而且還有一部分地下設施,黑瞳與陳濤去的地方正是那裡,兩人一路走入一個地下通道,狹長的入口只有四五米寬,走了大概十多分鐘之後,眼前豁然天朗。

「你來了?」才一走出通道,一個帶著面紗的高大女人似乎一直等在那裡,看到率先出來的黑瞳隨意招呼一聲,當看到緊隨其後出現的陳濤時,表情微微一愣,疑惑道,「龐波大人?」

高大女人身上的肌肉看上去比男人還要強壯,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她是那天的七名頂尖殺手之一,不過不是由陳濤教導,屬於資格較老的那類,名字叫做潘琪。

「路上遇到黑瞳,陪她過來看看。」陳濤隨口解釋道,通過那天的觀察,這個女人屬於對他十分平淡的那一種。

「你也是來注射藥劑的?」陳濤問道。

「是,今天輪到我與黑瞳接受注射。」

「嗯,」陳濤慢慢點了點頭,很快又道,「一會注射過後留下來等一會,我可能有事要對你說。」

「是,龐波大人。」潘琪雖然不知道陳濤找她究竟有什麼事,不過還是立即答應道。

三人說完,繼續朝深處走去,此時已經通過通道,眼前是一個不大的廣場,穿過廣場以後,是一個個封閉的房間,裡面不時傳來陣陣刺鼻的氣息,就好像皮革燒焦似的臭味,還有一絲絲血腥氣和若有若無的慘叫。

陳濤彷彿什麼也感覺到般,只是眉頭微微一皺,便跟著黑瞳和潘琪來到了最大的一間房間,看到黑瞳兩人像是雕像一般安靜的等在門外后,陳濤無聊的打了個哈欠,這時才將注意力轉移到周圍。

「這座地下設施最深處是關押犯人的監獄,這些犯人並不都是罪犯,還有大量的乞丐,這些人全是用於人體實驗的材料,屬於『消耗品』,這裡則是實驗區,呵呵,真是的,讓我有一種回到了大蛇丸實驗室的感覺,像是屠宰場一樣。」陳濤心裡冷笑道,生命在這裡一文不值。

就在這時,那間最大的房間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一絲縫隙,陳濤看到裡面露出一隻滿是紅色血絲的眼睛,先是朝黑瞳和潘琪掃視一眼像是在確認什麼,接著又掃過陳濤,閃過一縷驚訝。

「都進來吧,抓緊時間,我可沒工夫把自己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死人身上。沒想到龐波你也會來,真是稀客,你什麼時候對這些自殺藥劑也感興趣了?」

房間門被推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出現在眼前,身上沾滿了血污,手上還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屠夫。

「你們兩個,乖乖躺到床上去,不要亂動。」等到黑瞳兩人走進房間后,中年男人不耐煩的吼了一句,隨著陳濤也進去后,中年男人返身將門關閉。

陳濤好奇的望著這個傢伙,聽剛剛的話他應該是認識自己,不禁搜索記憶。

杜門·索洛薩,特殊機關派遣到精英暗殺部隊的專屬煉藥師,是少有的精通秘藥學的天才,尤其擅長利用藥劑挖掘人體潛力,但是手法酷烈,所以才會被特殊機關發配到這裡。

與人體改造部有名的Dr.時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有人傳言,兩人其實是一對『性』趣相投的好基友,而他之所以對陳濤這具身體非常熟悉,是因為他曾經展開過追求。

「草,」好久不爆粗口的陳濤心裡還是爆了一句粗口,他究竟是點錯了什麼天賦點,為什麼總是會被這種取向有問題的變態青睞!

「不過他能夠和Dr.時尚成為好基友,技術水平應該不弱。」

Dr.時尚是《斬赤》中的劇情人物,屬於半配角半龍套的那一種,對於人體改造有自己特殊的造詣,堪稱這個世界的『大蛇丸』。

人魚是妃 嗯,也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就是死的慘了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