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天道:“小心了,他這一招是把體內的靈氣都用出來了!”

夏秋冬聽到林天的提醒,立即明白過來,也舞動了清泉劍,一腳踏出,而後整個人幾乎飛射出去,之後,整個人竟然是旋轉起來,清泉劍也跟着一起旋轉起來!

猶如電鑽一般朝前面飛衝過去。

“靈山劍法,一劍一心!”夏秋冬的靈氣也是完全暴漲出來,不同的是,她的靈氣全部集中於劍尖的一點。

這一下,猶如所有的能量匯聚一點。

“砰!”在兩股靈氣對撞到的瞬間,幾乎是碾壓一般地把歐陽飛揚的仙雲劍給直接打斷了!

仙雲劍,這一把在仙嶽派裏面算的上前五的劍就這麼被打斷了!

而歐陽飛揚震驚之餘,夏秋冬的劍已經刺中了他的胸口。

直接刺透過去。

一個大窟窿!

夏秋冬畢竟是善良之人,立即停了下來,並且立即拔出來清泉劍。

歐陽飛燕卻是站都快要站不穩了,隨時就要摔倒下去。

夏秋冬回頭看下林天!

她很開心,開心的倒不是說打贏了歐陽飛揚,而是在林天的注視下打贏了。

可就在此時,歐陽飛揚猛然怒吼一聲,他的手上多出來了兩張火爆符!

林天看到那火爆符,第一時間飛快地猛衝了過去!

“哈哈,死,你們都得死!”歐陽飛揚直接將兩張火爆符給引開了!

“轟隆!”火爆符爆炸了。

在爆炸的說一瞬間,歐陽飛揚已經逃離出來了一大段的距離,他看着眼前燃燒的大火,沒有看到林天,想到林天是去救那個女孩一併被殺了,十分痛快,他大笑起來。

可笑着笑着,眼前的火焰消失,他直接就愣住了。 林天將夏秋冬護在胸前。

毫髮無損。

一層深藍色的光芒籠罩着林天和夏秋冬。

林天在看到歐陽飛揚飛擲出來火爆符的瞬間,先一步來到夏秋冬身旁,立即用掉了金剛符。

歐陽飛揚的火爆符是低級的黃色符紙,林天的深藍色金剛符毫無波動,將火爆符的衝擊力完全隔絕在外。

林天揮手,將金剛符的防禦層自行撤掉。

在林天身前的夏秋冬還沒反應過來過去的兩秒鐘裏發生了什麼。

她就只看到,在一片沖天的燦爛火光之中,林天用寬厚溫暖的胸懷護住了她。

被心中暗戀的男人護在懷裏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彷彿心中達到了某種高潮一般……”夏秋冬心底裏想着,一陣臉紅。

在她還在貪戀這一份和林天近距離的美好時,林天已經一步衝到了歐陽飛揚的面前,掐住了歐陽飛揚的脖子。

會議大廳裏,歐陽雄已經憤怒而擔心地猛地站了起來,他指着幕布,大聲吼道:“林天他敢,他敢!”

可在看到林天越來越用力地掐着歐陽飛揚的脖子時,他慌了!

歐陽雄猛地衝向旁邊的主考官,吼了起來:“快,下令阻止林天,馬上下令阻止他!”

“這……這神將大選的規矩是所有人定的,要是我們干預了,選拔的考試可就不公平了……”

“啪!”歐陽雄一巴掌重重扇在了主考官的臉上,吼道:“我的命令,你不聽了是不是?”

主考官誠惶誠恐地跪下。

“歐陽雄,規矩可都是衆人定的,你要讓主考官干預進去,這一次的大選還怎麼算?直接取消嗎?”賀乾龍冷笑起來。

林佑善暗中瞥了一眼羅山海,他想起了那天在天王府,歐陽雄和羅山海聯手對付他的情形。

他沒想到風水輪流轉,轉的這麼快,這麼快就有機會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沒想到羅大將軍培養出來的林天,竟然這麼心狠手辣,而且,他是一點不給歐陽雄面子啊!”林佑善冷笑道。

賀乾龍一唱一和起來,道:“聽說林天之前還殺了歐陽震父子呢,整個歐陽飛揚不也是歐陽震的兒子嗎……唉,只怕是不會手下留情了啊!”

歐陽雄猛地瞪向旁邊的羅山海,怒道:“羅山海,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讓林天住手。”

羅山海可是兵伍出身,一路爬上來的大將軍,渾身的血氣。

他站起來,瞪着歐陽雄,冷笑一聲道:“你剛剛沒有看到嗎?如果不是林天,靈山派的兩位弟子會怎麼樣?還有,要不是林天剛剛及時出手,那個女孩只怕是已經屍骨無存了吧!”

;??歐陽雄被羅山海的話給憋住了。

“好像林天沒有殺他!”主考官突然喊了起來,他這會兒後背上全都是冷汗,同時心裏面也在不斷感謝林天。

林天沒有出手,算是救了他一命。

衆人一起看向大幕布。

林天的確是沒有殺歐陽飛揚,不過林天廢掉了歐陽飛揚的丹田,將他轟飛出去。

歐陽飛揚感覺到體內靈氣的流失,所有修爲瞬間消失,讓他幾乎崩潰。

“不!不……我的修爲……我的修爲……我不要成飛一個俗人,我不要……”歐陽飛揚怒吼着,他想要起身,可卻是那麼無力。

“你這種人,根本不配成爲一個修士!”林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後離開。

夏秋冬看林天都沒有跟她說一句就要離開,心突然間直接沉了下去。

她想要喊,可話到了嘴邊卻是沒敢說出來。

“是我自作多情了吧?他那麼優秀,又怎麼會看得上我呢!”夏秋冬心中嘀咕了一句。

不過,她看着林天背影怔了一會兒,嘴角浮起了一抹甜蜜的笑:“我一個小丫頭奢求那麼多做什麼呢!能這麼默默地喜歡着他,已經是我的幸運了。”

夏秋冬走到于飛海身旁,扶起他,道:“走吧,師兄。”

于飛海本想要朝夏秋冬耍威風,可話到了嘴邊,他忍住了。

萬一林天突然殺回來,他只怕又得挨一頓打。

在夏秋冬和于飛海帶着人離開後。

歐陽雄的親孫子歐陽飛雲出現了。

大幕布前,歐陽雄激動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飛雲到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歐陽飛雲朝無人機示意靠近過去。

無人機很快飛了過去,一靠近,聲音也就能夠聽的到了。

“飛雲,快救我,救我!”歐陽飛揚朝歐陽飛雲喊了起來。

歐陽飛雲慢慢走了過去,他大聲道:“歐陽飛揚,你知道你的存在對於我而言,代表着什麼嗎?”

歐陽飛揚一愣。

“代表着恥辱!代表着折磨!更是代表着尊嚴的踐踏!”歐陽飛雲“刷”的一聲,長劍抖動。

歐陽飛揚感覺到了殺氣,無法站立起來的他不斷往後面移動,他驚恐第看着歐陽飛雲。

“你讓我爺爺根本不屑於多看我一眼,呵呵,我的爺爺,他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了你,甚至恨不得將來要把歐陽家的一切都給你!”歐陽飛雲越說越恨。

同時,猛地看向無人機,彷彿是在瞪着他的爺爺歐陽雄



大幕布前歐陽雄指着歐陽飛雲吼了起來:“你個逆孫,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住手,住手!”

其他大臣萬萬沒想到這一次歐陽家竟然會內訌!

這會兒,也是一個比一個吃驚。

不過,他們都很樂意看到這一幕,歐陽雄一直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歐陽家內訌,他們正好漁翁得利!

島內。

“不是這樣的……飛雲,不是這樣的……”歐陽飛揚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看着歐陽飛雲的那一雙囂張眼神,他開始往後面爬了起來。

突然間,歐陽飛雲猛地衝了過去,只是一劍,就已經將歐陽飛揚的手筋和腳筋全部挑斷。

歐陽飛揚痛苦地慘叫起來!

先前,沒有了丹田,他至少還是一個俗人,這會兒,他只是一個殘廢。

“這些年,你拿走了屬於我的一切,而今,我要全部拿回來!”歐陽飛雲聲音落下,忽然之間,一手按在了歐陽飛揚的腦門上面。

剎那間,之間歐陽飛揚皮膚瞬間老化,頭髮掉的稀疏,彷彿只是一眨眼之間就老去了五六十歲,變成了一個把十來歲的糟老頭。

會議廳裏。

歐陽雄已經癱坐在椅子上,他驚恐地看着歐陽飛雲,明明是他的孫子,可他卻是彷彿一點都不認識。

“蟲王刀曉生!”賀乾龍眯起了眼。

他猛然轉頭看向了歐陽雄,笑道:“你的孫子和蟲王刀曉生是什麼關係?”

歐陽雄卻哪裏有心思搭理他,他憤然轉身離開。

會議廳外面,也有一些高手正在看着直播畫面。

有人已經驚呼出來:“這不是蟲王刀曉生的奪壽大法嗎?”

“是啊,奪壽大法,通過吸收他人的氣血,來增強功力,這是蟲王自創的功法!”

“可卻也是毒辣的功法啊!”

現場,議論紛紛。

島內。

林天已經來到了近半山腰的位置,這一路,再沒遇到其他情況。

林天的前面有六個身影,這六個人,林天倒是認識幾個。

六個人正在迅疾往前面衝刺起來。

其中一人正是林佑善的孫子,林天的堂弟林鋒。

林鋒並未衝在最前面的位置,他突然間放慢了腳步,回頭,看向的人,正是林天。

這時候,林峯的身上一張“順耳符”已經響起來了聲音:“徒兒,下面的話你挺清楚了,可全都是和林天的情報有關!” 順耳符,可以用來千里傳音。

用了這一張符,藍色級別的,可以聽到二十公里之外的聲音。

大陸上面,在一個單獨的房間裏面,林鋒的師父,銀葉真人,他的面前有着好幾臺顯示屏,顯示屏裏全都是這一次參加大將大選的種子選手。

銀葉真人,也是中年的年紀,高瘦的身材,頭比較大,一雙眼睛很小,但卻是透露着狠辣。

他從一開始就把林天認定爲林鋒的唯一對手,在看到林鋒瞬間恢復了他們的弟子夏秋冬的功力,並且讓其一招就秒掉了歐陽飛揚之後,銀葉真人愈發地擔心起來。

他一直讓林鋒用順耳符,聽從他的消息和指示。

其實,這已經算是作弊了,可沒有人能夠查到。

他造就告知了林鋒,林天的位置在什麼地方,也告知了林鋒。

原本,林鋒在最開始就要去對付林天,但是被銀葉真人阻止了。

銀葉真人不想讓林鋒和林天鬥了一個兩敗俱傷後,被別人撿了便宜。

所以,過去的兩天,他也讓林峯避免大戰,保存實力。

而今,二人總算碰面了。

林鋒早就是躍躍欲試。

對於他而言,殺瞭如今名氣大盛的林天,才能夠爲自己正名!

“林天這小子深不可測,而且他這三天幾乎沒有用掉多少靈氣,再加上他身上不知道還有什麼寶貝,必須小心!”

“師父,你是讓我繼續等嗎?”林鋒問道。

“等!你要記着,你的目的是幫你爺爺拿到神將!神將比起殺了林天更爲重要,林天,不過是林家的棄少而已,屁都算不上!”銀葉真人冷哼一聲。

“師父,我知道了……那接下來是不是可以引出那兩頭魔獸了?”林鋒看向那兩個洞穴。

這一片島嶼,銀葉真人之前早就悄悄潛入進來過,島嶼上的一切,都已經掌握。

這島上有兩頭二階魔獸,藏於洞穴之中,二階魔獸相當於元嬰期的高手!

“你不用去引!”銀針真人這會兒正十分認真地盯着屏幕,道:“你放慢速度,不要衝的太快。”

“師父,難道,他們已經在這裏設置了觸發引出魔獸的陷阱?”林鋒還是有點腦子的。

“嗯,你認真看兩個洞穴之間,那裏有一片綠草,其他地方都沒有,唯獨那裏有,很明顯,只要踩到那裏,就會觸發了!”銀葉真人道。

林鋒嘴角翹了起來,道:“師父,我知道了。”

而後,他便閃身往一旁離開了。

紫水晶的承諾 林天遠遠盯着林鋒,看到了他的嘴一直在動,而且神情出現了好幾種的變化。

“這傢伙難道是作弊了?”這是第一時間從林天的腦海裏蹦出來的想法。

通訊設備全部屏蔽,自然是不可能使用了,那還會通過什麼作弊?

林天在腦海裏打開《醫卜星相》,很快,便在符籙之中,看到了“順耳符”。

西遊之幕後大BOSS “有意思!”林天再一看順耳符製作的修爲要求。

金丹期,只不過,金丹期一層製作出來的是最低級的順耳符。只能聽到十公里。

不過,也夠用了,這裏距離大路沒有超過十公里。

林天的上到一棵大樹上,意識進入到了小葫蘆之中,用裏面放在一旁的材料製作出來了幾張順耳符。

出了小葫蘆後,林天立即用掉了一張順耳符。

那一瞬間,各種各樣的聲音瞬間一起涌到林天的腦海裏,好在這裏是島上,周圍大部分是海,否則要是在大路上,耳朵都得給鬧騰的聾了。

才使用順耳符,林天無法做到隨心所欲將不想聽到的聲音屏蔽掉,只能是慢慢克服。

一張順耳符的時間大概三分鐘,三分鐘之後,林天隱約掌握到了一點訣竅。

這一點訣竅,在《醫卜星相》

之中只是隱約提到,上面關於順耳符的解釋是:順風耳的化身,最強的順耳符可以聽到千里之外的聲音,但順耳符的聽取有竅門,需要平心靜氣去感受。

爲了找到那一種感受,掌握其中的竅門,林天又用掉了一張。

又三分鐘過去,林天已經能夠屏蔽掉大部分沒有用的信息。

原來,用順耳符聽想要聽到的聲音,有一點類似關鍵字的搜索,比如說腦海裏只想着某一個人的聲音,或者某一些字眼,比如說“島內,大選,林天,林鋒”等等。

順耳符會第一時間將帶着這一些信息的聲音傳來。

兩張順耳符之後,林天終於完全掌握了順耳符。林天滿意地笑了笑,從樹上跳了下來。

這時候,最前方,有三個人衝到了草地那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