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平之沒想到封不平能帶來這麼大的動靜。

甚至封不平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他一臉震驚地看着華山衆人,心中更加澎湃。

這就是自己日夜渴望回到的華山麼?

實在是太棒了!

吶喊聲經久不息,甚至就連嵩山裏面都有人跟着喊了起來。

“爲華山崛起而練武。”

左冷禪臉色一變,這什麼鬼!

他連忙轉頭看去,發現一個似乎是新加入的弟子此時正振臂高呼。

林平之也注意到了。

那人是姜吳。

他心想這傢伙的確有趣。

在這環境下竟然忘記了自己是嵩山弟子的身份。

丁勉看着姜吳非常生氣。

他對這個弟子有些印象。

早上他在林平之劍下救出來的就是他。

姜吳在左冷禪看着他的時候渾身一顫,他的目光看到了左冷禪。

這一刻他才反應過來。

他是嵩山弟子。

此時他的手臂還半舉着。

被左冷禪和丁勉盯着的他,此時嘴裏那句“爲華山崛起而練武”才說了一半。

後面的話他不敢說了,甚至就連手臂也是舉在半空之中。

林平之心想,這傢伙回去就算不被殺死,也要被打殘。

“叮,獲得新支線任務,任務內容:虎口奪食,將嵩山弟子姜吳變成華山弟子。”

這?

林平之突然發現系統怎麼發起善心來了?

這不像是系統的操作啊。

系統什麼時候關心別人的死活了?

“叮,嵩山派屬於正派,做嵩山派不想看到的事兒,纔是反派應該做的。”

林平之一臉黑線。

感情這系統是要讓自己搞嵩山派啊。

林平之看着被衆多師兄弟訓斥的姜吳,心想不急,再等等。

因爲嵩山派的舉動,所以華山這邊的呼喊聲也停了下來。

嶽不羣沒有管嵩山派的事兒,他只是盯着封不平。

“今日嶽某,就准許你二人迴歸華山,若再出現昔日行爲,嶽某定不輕饒!”嶽不羣淡然道。

他其實才是最激動的人,作爲華山掌門,華山變強是他最奢望的事兒。

獨寵萌妻:老公別惹火 現在他都有些後悔了,練什麼辟邪劍法,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了。

不行不行,日後定要注意行爲舉止,也不可以穿太過花哨的衣裳了。

嶽不羣在心中暗暗道。

封不平和成不憂見嶽不羣准許他們迴歸華山了,神色一喜。

“多謝嶽師兄!”封不平和成不憂立刻恭敬地跪下朝着嶽不羣行禮。

嶽不羣點了點頭:“起來吧。”

封不平和成不憂立刻站了起來。

“你二人以後就擔任華山傳功長老一職,且讓我等共創華山輝煌,爲華山崛起而練武!”嶽不羣說着有些激動了起來。

不過這也牽動了他的傷勢,讓他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師兄還望保重身體!”封不平連忙關心道。

嶽不羣心中感動,心想自己同意他們回來應該是正確的決定。

“多謝封師弟關心。”嶽不羣笑道。

封不平神色變得嚴肅起來了,他回頭看了眼魯金榮,又看了看莫大。

“莫師兄。”封不平說道,“不平實力雖然不濟,但是與貴師弟交手還是有信心的,況且莫師兄上場未免給人一種同門相殘的錯覺,所以還請讓不平迎戰這第二場。”

這話是對莫大說的,也是對嶽不羣說的。

嶽不羣看向莫大,他想看看莫大的意思。

畢竟先前莫大已經準備上場了。

“莫師兄你看?”嶽不羣問道。

“我這老頭子應該好好休息纔是。”莫大眼睛又變成了微微眯起的樣子。

嶽不羣點了點頭,他明白了莫大的意思。

“既然如此,封師弟。”嶽不羣現在可以說是春風得意,“這第二局就交由你了。”

莫大的實力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很強!

由莫大對陣左冷禪,希望是很大的。

雖然他不知道封不平現在武功如何,但是他這麼自信,嶽不羣相信他對付魯金榮沒有任何的問題。

左冷禪面色有些陰翳。

他沒想到封不平竟然臨陣反戈。

封不平的實力,他是知道的。

魯金榮要輸了。

不過他還是自信,就算莫大出手,他也不會敗下陣來的。

他的寒冰真氣又有了新的突破。

封不平得到嶽不羣的指示,眼中出現狂熱。

爲華山崛起而練武。

今天他就要給華山弟子展示下他的武功如何!

否則自己這個傳功長老,那就有些名不副實了。

他要讓華山弟子看到自己的本事,以後來找自己學武功。

“魯師兄。”封不平看着魯金榮笑道。

在他看來,這魯金榮就是自己磨刀石啊。

“封師弟。”魯金榮臉色有些難看。

先前封不平把他說的太弱了。

“請!” 鍾夫人在風逆學院里,有自己的眼線。

她自然,是聽過風鈴的名頭的。

可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更加驚訝莫名。

「不會吧,婉月也就罷了……風鈴,她去葉子鋒房裡做什麼?」她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

「娘……」

葉乘楓嘿嘿笑了一笑,擺了擺手:「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一對年輕男女,男才女貌,因為一場比試,增進了感情,從而一起過個夜什麼的,有啥不能理解的?」

「閉嘴。」

鍾夫人臉色一沉,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凈是給我胡說八道。你以為人家風鈴,跟你是一類人么?」

「我……」

葉乘楓一時臉色一陣尷尬。

他心裡明白,自己因為終日和一幫不學無術的狐朋狗友在一起,所以一直以來,不怎麼受他娘待見。

「好了,跟你多說什麼,也是無益。」

鍾夫人思量片刻,繼而抬起頭來:「走,一起看看去,我倒要看看,他葉子鋒到底是在玩些什麼把戲,真把這個葉家,當成雷州城的自己家了不成?」

……

月明星稀,偏院之內,一片漆黑。

兩個家丁嘿嘿笑著,時而朝著大門裡頭指指點點,也不知道是在討論些什麼。

「怎麼做事的?」

鍾夫人神色一肅,眉頭緊緊地鎖了起來:「喂,你們兩個,給我過來。」

兩個家丁聞言之下,心頭一驚,忙不迭地上前一步,回聲道。

「鍾夫人……小的不知道鍾夫人前來!」

鍾夫人看了看周圍,冷冷地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他們一眼。

「就算我不來,你們也該點上燈火,客人在這裡,周圍那麼暗,出來的時候,客人摔著了該怎麼辦?」

「可是……」

兩個家丁對視了一眼,面露難色,幾次欲言又止,像是要說些什麼似的。

「吞吞吐吐的,像什麼樣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