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清雨溫和一笑,隨後思忖起來。

片刻後,他掏出一套綠色的陣基,和一套青色的陣基,猶豫不決。

回春陣和小風靈陣,一個用於防護,一個用於回覆,以可惜林清雨的造詣還無法將兩種陣法同時擺出而互不影響。

最終,他選擇了青色的小風靈陣,在極小的範圍內布好陣基,開啓陣法,青色的狂風將小狐狸的身影遮蔽起來。

做完了這一切,林清雨才放心的向廣場趕去。

擂臺上,他的對手已經等了他許久,若不是楚寒星堅持,恐怕林清雨早就被取消資格了。

一道青風自臺下衆人中穿過。

砰!擂臺一角泛起了煙塵,片刻間便已經散去,露出了其中的白衣少年。

正是林清雨。

“哼,還以爲你沒膽子呢。”

對手同樣是一位天碑國的武者巔峯,三十二強的席位,被天碑國的佔了大半。

林清雨沒有回答他,轉身看向主持,“可以開始了麼,我趕時間。”

他的對手一愣,隨後不怒反笑,“好,好,夠囂張,一會兒等我把你脖子擰下來,記住你大爺的名字,李達業!”

主持一聲令下,李達業雙手便閃爍光芒,一副拳套覆蓋在手上,金光閃耀,衝了過來。

林清雨右手一閃,巨錘再次涌現,只是這一次,錘頭並沒有泛起銀色雷蛇,而是變得通體赤紅。

“炎爆!”林清雨一聲大喝,錘頭整個似乎漲大了一圈,堪比成年壯漢身體的巨錘悍然砸下。

“轟!”碎石亂飛,夾雜着煙塵。

李達業毫無疑問的被轟飛而起,噴出的鮮血中夾雜着內臟的碎片。

林清雨站在原地,白衣出塵,不染塵埃,只是,嘴角留下了一絲血跡。

並不是被李達業所傷,而是被自己所傷。

林清雨所使用的武技,也是大師傅所創的武技,等級足以達到了靈級的巔峯,只是以林清雨現在的實力用起來還十分的勉強,再加上他也是修習不過兩天,只是掌握了最基本的靈力運行路線,強橫的火靈力早己經將他的部分經脈灼傷,索性並不嚴重。

倒黴的李達業,他的金屬性正好被剋制,還沒頭沒腦的衝上去,步了董猿的後塵。

臺下的觀衆已經呆住了,隨後便是沖天的叫喊。

“林清雨!林清雨。。。”林清雨簡單粗暴的一錘直接讓他在衆人的眼中再次上升到一個極高的臺階。

擦去嘴角血跡,林清雨絲毫不爲臺下的歡呼所動,他轉過頭看向主持。

主持立刻會意,“林清雨勝!”

臺下歡呼聲更高了。

而林清雨卻跳下擂臺,化爲一道青風而去,連林震天都沒來得及打招呼。

天陣閣內,小狐狸旁邊,林清雨呼吸極不穩定,額頭開始冒起豆大的汗珠。

“別忍了,現在突破吧。”風致勸道。

“不行,我。。。我要先等小狐狸。。。”林清雨大口喘着粗氣。

也算是雙福齊至,林清雨也有了突破的感覺,丹田內靈氣澎湃,時而奔涌,時而化旋。

“嗷。。。”陣內終於傳來了小狐狸的叫聲。

林清雨咧咧嘴勉強一笑,打開了小風靈陣,小狐狸跳了出來,自己鑽了進去。。。

楚寒星已經站在了陣法外一旁,只是沒有靠近。

小狐狸正在衝着他齜牙咧嘴。

林震天一行人也趕到了,同樣被小狐狸擋在了外面。

突破後的小狐狸身形並沒有變得多麼高大,仍然一副嬌小玲瓏的樣子,只是全身的皮毛更加火紅鮮豔,唯一的變化,便是額頭有了一撮深紫色的毛髮,似一朵燃燒着的紫色火焰。

林震天憂心如焚,不知道林清雨會不會出什麼岔子。

“不要着急,林清雨正在突破,靈獸忠心護主。我們不要靠近,找個地方打坐吧。”楚寒星見多識廣,淡淡的道。 第二百八十六章血鬼神人

楊恆從來沒有看過嚴浩然出手,只是覺得對方能在核心弟子中排第一,實力應該很強悍。

他現在看著兩人發出的雷霆一擊,心中震驚不已。

如果想要接下兩道攻擊中的任何一道,肯定要被重傷。

枯瘦老者處變不驚,哂然一笑,周圍的的血紅靈氣凝聚成一個大鼎的形狀,朝著長劍飛去。

他手上同時出現了一個暗紅色的罐子,往上一拋,朝著紫色佛珠砸去。

「砰砰」的巨響聲不斷響起,無數的長槍立即消散。

法行的佛珠也變會原型被他收了回去。

雖然嚴浩然和法行都在枯瘦老者的一招之下受了些傷,但是楊恆發現這個老者根本就沒有神人境修士的實力。

他想起枯瘦老者最開始說吸了他們的精血又能恢復少的實力,他肯定這個老者是受了傷,根本發揮不了神人境的實力。

縱是如此,楊恆也不覺得,他們這些人會是這個枯瘦老者的對手!

嚴浩然和法行的實力最高,其他的人都要比他們兩個差不少!這兩人都不是一招之敵,更不要說其他人!

枯瘦老者破去兩道攻擊之後,一道血紅色光芒從暗紅色的罐子中發出,將山谷里所有的修士都給籠罩進去。

紅光一出,血腥味更加的刺鼻,就像是沐浴在由血液形成的海洋中。

楊恆看到這麼詭異的攻擊,心中一驚。

他正想出手擊落空中的暗紅色罐子,突然感覺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放佛隨時要溢出體外。

「噗…」修為最低的林若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身體也不停的顫抖起來。

楊恆暗道不好,手中的齊天劍立即飛了出去,朝著半空中的暗紅色罐子砍去。

罐子在空中一閃,躲過了罐子的攻擊,發出的紅光依舊籠罩整個山谷。

「大家一起攻擊這個罐子!」嚴浩然一聲大喝,手中的長槍立即朝著空中的罐子刺去。

其他的人聽了嚴浩然的話,手中的法寶立即飛了出去。

暗紅色罐子在三十多間法寶同時攻擊下無所遁形,很快就被枯瘦老者收了回去。

血紅色的光芒消失,楊恆立即就感覺到沸騰的血液開始慢慢平息下來。

嚴浩然和法行兩人再次搶先出手,朝著枯瘦老者攻去。

枯瘦老者嘴裡發出一聲冷笑,兩個血色光圈從暗紅色罐子里發出,瞬間將嚴浩然和法行兩人擊成重傷。

楊恆心中駭然,對手的修為,速度,法寶和功法的等級都在他們之上,就算他們所有的人同時都上也未必能斬殺這個惡魔。

此時他手裡的五行符印已經凝聚了四百多枚,他雙手一揚,把符印撒向空中,金羽大陣立即啟動。

山谷中的景色立即一變,無數的金色羽毛飄蕩在空中。

緊接著,這些金色羽毛全部朝著枯瘦老者圍去,霎那間就將他的身體淹沒。

「你帶她趕緊離開這裡!我來擋他一會兒。」楊恆指著林若水對饒素娥說道。

楊恆知道用金羽大陣來攻擊神人境的對手只是螳臂擋車,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但是他很希望能爭取一點時間讓饒素娥和林若水離開山谷,這樣他心裡的壓力也不會這麼大。

「她要走就一個人走吧。我不走!」饒素娥淡淡的掃了林若水一眼,很鎮定的站在原地。

「楊恆哥哥,我也不走,我要留下來。」林若水臉色雖然帶著驚恐,眼神卻很是堅定。

楊恆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感覺到金羽大陣劇烈的晃動起來。

此時陣法內的枯瘦老者用血紅色氣體將身體團團護住,完全無懼金色羽毛的攻擊,朝著陣法不停的發出攻擊。

幾個呼吸之後,金羽大陣就被老者用強力破去。

陣法消失的瞬間,楊恆手中的齊天劍已經朝著枯瘦老者揮出。

一道數十丈的劍芒破空而出,「呼呼」作響,朝著老者砍去。

孤傲的劍勢充斥整個山谷,到處是肅殺之意。

枯瘦老者雙手一托,一隻高過百丈,戰意激揚的血骷髏頭在空中現身。

血骷髏頭獠牙外露,面相猙獰。只見它大嘴一張,直接就朝著前面的劍芒咬了過去。

「咔嚓!」白色劍芒被血骷髏頭咬中,瞬間碎裂,就像冰塊那般脆弱。

楊恆心中大駭,快速往後退去,打算要運轉「神盾決」,突然看到血骷髏頭突然方向一轉,朝著一個正要逃跑的無極宗弟子咬去。

「啊…」,那個逃跑的弟子嘴裡發出一聲痛苦慘叫,讓山谷中其他的人心頭一顫。

「一個都不能走,如果讓你們從這裡逃出去,我血鬼神人還不被人笑掉大牙,哼!」枯瘦老者一身冷哼。

「反正逃不了了,大家跟他拼了!」一個無極宗弟子悲憤的吼道。

所有人立即驚醒,同時朝著血鬼神人攻去。

一道狂風從楊恆身前吹過,帶著幾十道風刃朝著血鬼神人砍了過去。

各種各樣的法寶,各種各樣的攻擊同時發出,讓人觸目驚心。

血鬼神人的臉色雖然沉重不少,但依舊沒有任何恐慌。他的身體突然在空中消失,然後就聽到一個金佛寺弟子的慘叫聲。

所有的法寶和攻擊全部落空,在山谷中發出一陣陣詐響,頓時讓人感覺一陣地動山搖。

楊恆一直用靈識在觀察血鬼神人,發現對方的快速要比他們快了很多,已經用肉眼看不到他是怎麼移動的。

在如此情況下還被對方出手殺了一人,楊恆的心裡升起一股無力感。

他自己可以用遁空符逃走,但帶不走林若水。

寵臣的一品福妻 他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繼續戰,等待轉機。一個是請四極殿的人幫忙殺掉血鬼神人。

不到最後的關頭決不放棄,這是楊恆一慣的風格,所以他毅然選擇前者,繼續戰! 年辰手裏,拿着一個精緻的玉盒,蓋子已經打開,玉盒內,靜靜地躺着兩枚細細的圓環,有指頭大小,將兩枚圓環從玉盒內拿出,放於手心,仔細看個不住。

兩枚圓環大小一模一樣,但顏色卻各不相同,一枚乃是近乎透明,表面清晰地刻有一個古篆的陰字,另一枚卻呈乳白之色,表面刻有一個陽字。

年辰將兩隻圓環分開左右拿在手裏,乳白色的陽環立即有一股溫熱的暖意,直透入年辰手臂,緩緩傳至身體各處。另一枚近乎透明的陰環,卻是一股涼意,散在手掌周圍。

ωωω✿ тt kΛn✿ ¢O

年辰好奇心大起,將靈識緩緩注入到兩隻圓環之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