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肖,你跟我進來。”蘇紅葉衝着林肖喊了一聲,然後轉身走進保安室裏。

林肖一愣,然後向二胖吩咐道:“看着她,別讓她跑了!”

“是!”

幾名五大三粗的保安瞬間圍了上去。

保安室內。

蘇紅葉面無表情的關上門,然後衝着林肖說道:“脫!”

“在……在這啊?”林肖愣了一下,然後臉色有些尷尬的說道:“你來幫我查,這樣好嗎?”

林肖也看到了那張照片,說實話,位置很敏感。

如果真要驗證的話,可能連內褲都要脫掉。

“別的女人都打上門來了,我即是你的上司,又是你的女朋友,如果什麼都不做那要我還有什麼用?”蘇紅葉語氣異常強勢的說道。

林肖遲疑了一下,問道:“你信不信我?”

蘇紅葉沉默片刻,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信。”

一瞬間,林肖心裏有股暖流涌起。

在所有人都指責他的時候,蘇紅葉還毅然決然的站在自己這一邊。

“你身上沒有渣男的氣質。”蘇紅葉翻了翻白眼看了林肖一下,然後說道:“如果像你這種臭直男還能撩到那麼多妹子的話,世界纔是真的沒有天理。”

我特麼!

居然是因爲這個!

林肖剛剛涌起的一點小感動瞬間就無影無蹤了。

在蘇紅葉的督促下,他慢慢解開皮帶……

大廳裏。

二胖等幾人守着那名年輕姑娘,都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二胖憋了半天開口說道:“那張照片上,疤痕的位置很……很敏感啊。”

“……”另外一名保安也愣了一下,說道:“何止是敏感,那個位置就是脫了褲衩,也得用手扒拉着丁丁才能看見吧?”

衆保安又沉默了片刻。

“你們說……蘇經理,是不是跟隊長搞上了?”

“應……應該是吧。”

“真踏馬牛逼啊……”二胖由衷的感嘆了一句:“上班不到五天,就把頂頭上司拿下來了。”

“可能……隊長有自己的長處。”

“……”衆人聞言一愣,然後爆發出只有男人才懂的色批笑容。

很快。

蘇紅葉拿着手機走了出來,將一張照片晃在那名年輕女孩的面前,雖然其他位置都經過了模糊處理,但依然可以看出和照片上的位置吻合。

但不同的是,林肖的這個位置是光溜溜的,皮膚根本沒有任何損傷!

“怎麼回事?”蘇紅葉面無表情的衝着那名年輕女孩問道。

而此時,林肖也漲紅了臉,提着褲子從保安室裏走了出來,指着那名年輕女孩說道:“你最好實話實說,否則我能以誹謗罪、傳播謠言罪起訴你。”

女孩其實從剛纔看到那張修改過的照片之後就慌了,因爲她之前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張照片上還有如此不起眼的一個記號。

照片上的女主角的確是她。

但那個男人卻是她某次在夜店碰到,玩了玩一夜.情的**!

“我……我記不清了,我當時喝醉了……”年輕女孩結結巴巴的衝着蘇紅葉說道。

“你喝醉了,那你爲什麼會記林肖記的那麼清楚?”蘇紅葉面無表情,冷酷的說道:“除非有人特意告訴你,讓你來陷害他!”

譁!

蘇紅葉的這句話一出口,再加上年輕女孩畏畏縮縮的神情,頓時大廳內的員工們也都反應了過來。

這件事,還真有可能是一出栽贓陷害!

“你……你在胡說什麼?我……我從來都沒有說過謊,這張照片上或許不是林肖,但我的確懷了他的孩子……我是因爲沒有證據,所以才找人P的照片……”年輕女孩硬着頭皮,磕磕絆絆的解釋道。

她的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大廳內的人頓時就搖了搖頭。

這句話明顯是在騙人。

如果她真的是懷了林肖的孩子,又沒有證據的話,那爲什麼要急着把孩子打掉?

光之隱曜 做一次DNA檢測,不比幾張照片來的更加有力嗎?

“那你承認照片是P的了?”林肖抓住了年輕女孩話語中的漏洞,立馬接了一句話問道。

“我……我……”年輕女孩傻眼了。

“你剛纔說的話我都已經錄音了,而且我的同事們也都聽到了,所以現在人證物證都在,我只要給警察打個電話,你立馬就得被抓進去蹲幾個月,你明白嗎?”林肖淡淡的說道。

咣噹!

年輕女孩聽到林肖的這句話之後,雙腿發軟,頓時癱軟在地,眼神中滿是絕望。

她沒想到,從一個小小的漏洞,居然能把她所有的話都套出來。

“你現在是打算跟我說實話,還是想讓我把你送到公安局?”

林肖眯着眼睛看着年輕女孩,心裏清楚她的心理防線肯定已經接近崩潰,只要再稍加進攻,對方就會全線投降。

“對不起!對不起!我求求你,千萬不要把我送到公安局。”年輕女孩反應了過來,語氣激動的說道:“我說,我說!是有人給了我一萬塊錢,買了我幾張照片,然後讓我到這裏找你,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那人是誰?”林肖問道。

年輕女孩聞言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我們都是通過網絡聯繫到,對方直接把錢打給我,我也不知道對方的具體身份。”

“你是說,對方直接讓你來這裏找我對嗎?”林肖愣了一下問道。

“是。”年輕女孩點了點頭。

林肖頓時皺起了眉,對於這個女人背後的指使者,他大概已經可以確認是誰了!

對方目標明確的直指潤豐公司,說明對方知道林肖是在這裏上班的。

而小穎昨天雖然放了一句狠話,但通過她半夜蹲守在自己家樓下的行爲可以判斷出,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工作的地點。

而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對方也沒有製作照片,散佈謠言的能力。

如果她被排除的話,那剩下的就只有一個人!

“艹你大爺的張澤平……”林肖握着拳頭,磨着牙從牙縫裏擠出一個名字。

和林肖有仇。

知道林肖的工作地點。

還有一定的經濟能力。

每一條,都和張澤平無比的吻合! 大廳裏,年輕女孩哆哆嗦嗦的看着林肖,臉上的表情異常緊張。

因爲她一開始拿了那一萬塊錢之後,只是覺得賣兩張照片,再到公司裏鬧一鬧就完了,因爲像約.炮、男女生活作風這種事,根本就很難說的清。

人們往往有先入爲主,同情弱者的心理。

當一個可憐巴巴的女孩跑到你們公司,說她自己被你們公司的某個同事騙財騙色,尤其當這個同事你還不熟悉時,幾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會選擇相信這個女孩的話。

因爲這就是人性。

爲什麼女孩不找別人,偏偏找你呢?

這是個很操蛋的說法,但往往很多人都信服。

但讓女孩沒想到的是蘇紅葉的眼力如此敏銳,直接戳穿了她的謊言。

其實今天就是沒有蘇紅葉在場,林肖也能請私人偵探和黑客高手找到幕後的主使者,不過就是多費點工夫而已。

“你說是誰?”蘇紅葉聽到林肖的自言自語之後愣了一下,然後皺起眉問道。

“肯定是張澤平這個王八蛋。”林肖面無表情的說道:“別人沒理由這麼整我,而且也沒有這個能力整我。”

“……”

蘇紅葉猶豫了片刻,然後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先報警吧?”

“不,報警走流程……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而且如果這期間張澤平得到什麼消息之後,很可能會因此而找人出來頂罪。”林肖的腦子轉的很快。

畢竟網絡交易這種事,單憑一個賬號很難定某個人的罪。

就算最後張澤平被抓了,他也完全可以說自己的賬號被盜取,總之,他脫身的理由有很多。

“那怎麼辦?”蘇紅葉忍不住問道。

“我自己找人收拾收拾他。”林肖握了握拳頭,眯着眼睛說道。

……

林肖讓那名年輕女孩寫了一份簡易的口供,並且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現在,林肖才知道對方叫什麼。

在公司請了半天假,林肖獨自離開潤豐,開車前往某個地點。

此時林肖的心情非常複雜,他原本以爲上一次和張澤平顯露了一下自己的實力之後,對方就會非常老實的不敢再招惹自己,但沒想到這個傻缺居然在幾天之後就做出了這種讓人噁心的事來。

林肖很看不起這種男人。

如果你想報仇,哪怕堂堂正正的找林肖打一架,也算有點男人的氣魄。

可在背後玩這種不入流的小陰招,確實太他媽陰損了。

林肖大概能猜到張澤平的想法。

上一次林肖在酒店時展露出不俗的財力,讓蘇家父母都很滿意,而針對這一點,張澤平就編出了“林肖曾經被包養”的故事。

而蘇紅葉和林肖關係親密,張澤平就搞出“裸照事件”,並且找一個酒吧蹦迪的小太妹冒充受害者,讓蘇紅葉認清林肖的“真面目”。

這個逼養的,可能做生意的時候都沒有這麼上心。

但在玩弄陰謀詭計上,張澤平太用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