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達抖抖肩,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一切都按你們的安排去做吧。但如果你們能馬上送我到家,並能夠處理好科特校長這邊的話…」

聽到林達說到科特校長,史密斯和馬丁二人頓時相識一笑。

……

斯坦福大學的單身公寓內,林達快速地收拾其行李。常年的軍旅生活早就使他養成了隨時外出的習慣。放在柜子里的大背包里長期備好幾套戶外軍用衣物和各種各樣的戶外裝備,隨時隨地都可以拿出來用。這次,林達也把平常研究用的筆記本電腦也塞進了背包了,電腦里記錄了他這些年來幾乎所有的研究數據。當然他也沒忘了戴上打獵用的大威力沙漠之鷹手槍和幾十發子彈,以及一把多用途獵刀,這些都是他外出冒險必帶的東西。

在確保沒有遺漏任何東西后,林達打通了在國內父母的電話,「我可能要暫時離開學校一段時間,你們就不用打我的座機了…好的媽媽,請放心,這次沒什麼事的,不會惹什麼麻煩的…春節前一定回來…我愛你媽媽,代我和爸爸問聲好。」放下電話后,林達拿著背包,走出了公寓,毫不猶豫地坐了史密斯的車。

……

一個多小時后,一架大型軍用運輸機從洛杉磯機場起飛。坐在機艙靠邊處,林達看著越來越遠的地面,心中各種感覺油然而生。他一手不斷輕拂著胸口一個被紅布密封得嚴嚴實實的墜物,感受著上面傳來的一絲絲溫暖,這才稍稍心安。他此時只希望能儘快完成任務,再和家人過一個好好的春節。

飛機衝上了雲霄,逐漸遠離了地面,飛向深邃的天空。林達不知道,他這次出行,竟是和家人親友的永別。 ?林達坐在機艙的座椅上,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機組人員給林達等人遞來一些飲料和甜點,但林達卻沒有吃掉東西的心情,而史密斯等人卻胃口大開。在耐心地等待他們吃完東西后,林達走到史密斯面前,一臉鄭重地問道:「兩位,正如你們所願,我現在已經加入你們了,現在可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我了吧?你們要我加入的是什麼計劃?你們想讓我做什麼?」林達一口氣提了好幾個問題,恨不得一下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

史密斯點點頭,換了一幅鄭重的表情,反問道:「好的,林達先生,您一定還記得那個可怕的異能量生物吧?」

林達眼裡射出一絲殺氣,說道:「當然記得,如果有機會,我倒是很想試試我的子彈能不能殺死那個該死的東西。」林達一想到當年因為異能量生物攻擊而死去的戰友,心中頓時趕到一股莫名的哀傷和憤怒。

史密斯用欽佩的目光看了一眼林達,說出了一個令他震驚的事來,「事實上,你並非唯一一個見過異能量生物的人。從你遭遇到異能量生物的2008年1月起至今,3年來,以事發地點索馬利亞海域為中心大概300多公里的範圍內,相繼發生了近十起類似的異能量生物襲擊事件,一共造成了數十名平民和軍人的傷亡。而且根據倖存者的描述,部分異能量生物的外貌與你見過的那種極為類似,此外有一些其他形態的生物,種類大概有七八種之多。」

「你說什麼?!有那麼多的異能量生物!」林達驚訝得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種異能量生物已經十分可怕,地球上任何一種生物都不是其對手,現在竟然出現了七八種之多,可見事情已到了多麼嚴重的程度。

史密斯點點頭,又說道:「事實上,在陸續發現這些襲擊事件后,就引起了聯合國的高度重視,並指派我們藍盾全力追查此事。為了不引起恐慌,我們對此一直嚴格保密,同時派出大量的人力對索馬利亞海域周邊地區進行了嚴密的監控和搜索,甚至連美國的第5艦隊也被抽調參與此事。經過這2年多來的偵察,我們陸續發現了不少這些異能量生物的活動痕迹,這些可怕的東西主要在亞丁灣海域大約300km的範圍內活動,並且每次出現只是很短的時間。從各種信息彙集的情況反應,我們可以確定的說,這些生物絕不是地球生物。」

「不是地球生物?那它們從哪裡來?難道是從外星球嗎?或者和我們並不相同的世界?」林達眼裡掠過一絲憂慮之色。

史密斯苦笑一聲,說道:「恐怕是這樣。地球上什麼時候出現過這種可怕的東西?這些生物的攻擊性和破壞力如此之強,對人類具有極大的威脅,一旦讓它們進入人口密集的人類居住區,那將是一場災難。2009年10月,也就是你差不多離開幻影的時候,在聽取藍盾組織的報告后,聯合國決定全力處理此事,從各國抽調相關領域人員組成一個特別處理小組,專門研究這些異能量生物,我們很快就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什麼發現?」林達急切地問道。

史密斯的表情十分凝重,語氣裡帶有一絲深深的憂慮:「通過各種手段,我們發現這些生物的生理特徵以及DNA完全不同於我們所了解的所有地球生物,絕對不是地球生物。實際上,我們也早就和這些異能量生物有了接觸,但絕不是友好的接觸。我們在追捕這些異能量生物時發現,這些生物的可怕,超乎我們的想象。而且這些生物的數量在不斷的增加,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頻繁,這其中的原因,絕對震驚世界。」

林達連忙追問道:「是什麼原因,這些東西是從哪來的?難道它們是從海里冒出來的?」

史密斯點點頭,一臉嚴肅地說道:「是的!正是在海里。我們發現大約在2005年3月左右,也就是你與異能量生物遭遇的那片亞丁灣海域附近,在海底大約1000米深處的地方,曾經發生過一場級別不低的地震。我們事後才發現,就是這場地震,居然撕裂了空間,在海底形成了一個小型的宇宙蟲洞。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個連接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這些可怕的生物,就是通過這個蟲洞來到地球的!」

史密斯說出了這番更令林達震驚的話來。

「什麼?!宇宙蟲洞?」林達腦子裡一下子冒出了好多個不可思議的概念,忍不住脫口而出。

史密斯沉聲說道:「差不多就是這種空間隧道之類的東西。這個發現這馬上引起了整個高層的極大震動,因為這對人類目前的科學探索來說,絕對是一個驚人的發現,足以改變人類現有的科學理論。藍盾在發現這個蟲洞后,一開始也只是把它當作一個科學探索事件來看待,絕沒有上升到人類安全的程度去處理。但我們很快就發現,這對人類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我們原本以為,這個蟲洞很快就會消失,但我們漸漸發現,這個蟲洞竟然正處於不斷擴展的階段,每一次形成的擴展都會引發一次海底地震,而每一次地震之後,蟲洞通道就會打開一次,從裡面就會出現一些奇特的外界生物來到地球。目前,這些異界生物的入侵已經引起了高層的高度重視,在經過數次秘密研究之後,聯合國認為必須依靠所有國家的力量才能處理此事,並於同年在北約秘密軍事會議和八國集團首腦會議上向各國宣告了此事。2010年4月底,在五大常任理事國的協調下,聯合國秘密舉行了全體國家首腦參加的最高級別會議,正式向世界各國首腦宣布了此事。經過長時間的研究,聯合國決定成立一個地球危機特別處置委員會,並指派藍盾抽調各國力量,全權處置此事。」

史密斯的語氣越來越嚴肅,憂心仲仲地說道:「但我們發現情況卻在不斷的惡化,這個蟲洞居然在不斷的擴大成型!2010年11月14號開始至15號上午11時,我們觀測到亞丁灣連續發生了62次地震,這正是因為蟲洞不斷擴大和形成而引起的震動。特別是今年來,地震越加頻繁,跨界而來的外星生物也越來越多。根據專家的計算,恐怕不到兩年左右的時間,大約在明年12月底左右,這個蟲洞就會徹底形成。屆時,蟲洞對面那個我們不知道的世界就會和我們地球真正連在了一起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好事,但我想人類並沒有做好面對一個充滿危險的外星世界的準備。」

是的,這不僅僅是史密斯的憂慮,更是全人類的憂慮。正如哥倫布在16世紀發現美洲大陸一樣,在豐富資源的誘惑下,數百年的時間裡,從歐洲來到美洲的殖民者用他們手中的先進的武器征服了整個美洲大陸,土著居民手中的棍棒根本無法抵抗殖民者的刀槍,無數印第安人被屠殺、驅逐,無數的珍寶被運回歐洲。殖民者在印第安人的土地上紮根生存,今日美國發展強大的背後,不知是在犧牲了多少印第安人的基礎上建立的。面對未知的世界,今日的地球猶如哥倫布到來前的美洲,一旦蟲洞打開,可憐的地球人即將要面對的是一場可以滅絕全人類的災難。

林達聽得一聲冷汗,心中的憂慮一點也不比史密斯少,他連忙追問道:「那我們現在有什麼辦法了沒有?聯合國現在有什麼行動了嗎?」

史密斯點點頭,說道:「當然,人類絕不會坐以待斃。經過大半年的研究,在集合了全世界相關領域幾乎所有的頂尖科學家的意見之後,藍盾終於提出了三個解決蟲洞的方案。」

他頓了頓,雙手緊握了拳頭,繼續說道:「第一個方案,被稱為『終結者』計劃,這個計劃實際上就是往蟲洞那裡投擲一個威力巨大的核武器,通過巨大的能量破壞蟲洞的形成,使其崩潰並最終消失。」

「這不可行!核彈雖然也可能會破壞通道的形成,但劇烈的震動也可能會使蟲洞瞬間崩潰。沒有人能夠知道蟲洞的劇烈崩潰會有什麼連鎖反應,是否會連帶亞丁灣都陷進去。如果那樣的話,不僅整個亞丁灣,整個地球、甚至整個太陽系都會被毀滅,這太危險了!」林達馬上否認了這一辦法。

「是的,這個辦法很快就被否決了。第二方案叫做『封魔』計劃,打算在亞丁灣建立一個巨大的隔離封鎖區,採用物理隔離的辦法,將蟲洞的周邊區域徹底封鎖起來。」史密斯又說出了科學家的另一個辦法。

「這個也不太現實吧。先不說這個方案需要耗費的人力物力,在短時間內要完全封鎖一個如此巨大的區域,還要常年派駐重兵防守,即使世界各國舉傾國之力也難以辦到吧!這個如此浩大的工程要是真的實施起來,就等於向全世界公布了這個危機,那時人心恐慌,經濟下滑,股市暴跌,恐怕外星生物沒來,人類社會自己就會亂了起來。」 天庭小獄卒 林達又否認了這個方案。

「是的,這個做法的確也非常麻煩。但這是目前為止最可行的方案了。」史密斯搖搖頭,有點無奈的說道。

林達覺得這個方案也很不現實,又繼續問道:「藍盾不是提出了3個方案嗎?那還有一個呢?」 ?說到解決蟲洞出現的第三個方案,史密斯眼中精光一閃,望著林達的目光頓時多了一絲期盼。

「第三個方案,是科學家們不久前才研究出來的,這個方案一經提出,地球危機特別處置委員會就馬上予以了批准,現在我們把這個方案稱之為『鎖星』行動。」

「科學家們認為,蟲洞形成的原因,很有是因為在蟲洞的另一個世界,不知何故聚集了一股極為強大而神秘的能量,並且這股龐大能量在種種原因下形成了一個能量場,扭曲了時空,恰好形成了一個連接地球與那個世界之間的通道,這就是蟲洞的來歷。目前這個能量場還處於極為不穩定的狀態。科學家們認為,只要將蟲洞中不斷產生的神秘能量消除或稍微減弱一番,能量場就會出現偏差,連接地球的蟲洞就有可能消失,這樣地球的危機就可以可能化解。」

「但是,如果這個能量場在一段時間內繼續保持穩定狀態,那蟲洞就會逐漸加固成型,最終把地球與那個世界連接起來。及時那時能量場已經消失,或者輸送能量場的能量減弱,那也無法影響蟲洞。根據科學家的計算,這個時間不多了。」

聽到史密斯的描述,林達終於明白,所謂『鎖星』行動,實際上就是要干擾星際能量場的能量,破壞蟲洞的形成的根源,這可是涉及到天文學、量子力學等等高深的知識,其複雜性和艱巨性,必須集中全人類的智慧才有可能實現。但目前人類對能量和宇宙空間的認識才剛剛起步,對能量場、蟲洞的認識更是少之又少,拿什麼來實現『鎖星』行動呢?

想到這裡,林達突然靈機移動,問道:「你說形成蟲洞的能量是一股神秘的能量,難道這種能量就是異能量?」

史密斯頓時哈哈一笑,猛地點點頭,說道:「沒錯!這個能量就是你一直在研究的異能量!」

林達頓時豁然開朗,對這個答案並不感到多少意外。

史密斯又說道:「科學家們經過一段時間的探索,發展了形成蟲洞能量的異常之處,後來經過一些見識廣博的人指點查證,我們才發現這股能量原來是異能量。經過一番研究,科學家們認為如果能夠找到懂得異能量規律、對其有一番研究的,那我們就大有希望找到異能量場的弱點,消除蟲洞就很有希望!於是藍盾這才努力在全世界尋找懂得異能量的人,但真的是寥寥無幾,最後,真的得感謝上帝!我們通過種種途徑,終於發現了幾個懂得這種能量的人,而您就是其中一個。」

此刻,林達終於煥然開朗,終於明白了史密斯要找他的真正原因。他絕沒想到,自己研究多年、但卻一直得不到學術界所承認的異能量,竟然是解決當前危機的關鍵。自己原本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此刻竟然成了解決世界危機的重要角色,真的不知應該是興奮還是擔心了。

但林達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謙虛說道:「我對異能量的研究並沒有達到很高的程度,也只是停留在膚淺的階段而已,或許對你們的工作幫助不大呢。」

史密斯笑了笑,又說道:「林達先生,您謙虛了。據我們所知,您在前些年已經自己製造出了能夠產生和吸收異能量的機器,並且觀察和捕捉到了自然界的一些異能量現象。這正是我們第三個方案所需要的重要技術支持。現在其他幾個研究異能量的人已經在一個多星球前被我們找到,並且已經加入行動計劃,就差你一個人了。林達先生,『鎖星』行動能否成功,就靠你們幾個的努力了。」

聽到這話,林達頓時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和責任感,由不得他開口拒絕。片刻之後,他堅定地說道:「史密斯先生,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不管你們需要我做些什麼,我都會盡我的所能竭盡全力去完成。」

史密斯笑笑,說道:「謝謝您,林達先生,我們相信有您的大力支持,我們的計劃一定能取得成功的!現在離目的地還有5個多小時的路程,請好好休息一下吧,希望您能夠養好精神,準備好明天的工作。」說完,他便離開了原地。

林達躺在座位上,靜靜的一言不發,剛剛與史密斯等人的談話,終於把所有事情徹底弄清,但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他又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一方面,蟲洞可能帶來的可怕危機,極大地威脅著人類的安全,同時,他也擔心自己的能力有限,不能夠為人類化解危機的努力作出什麼貢獻。林達有點想打個電話給爸爸媽媽,但剛拿起手機,猶豫了一下就放下了。他閉上眼睛,理了理自己有點亂的情緒,然後在腦海里慢慢地回憶喝思考著這些年來對異能量的研究,以及之前的一些大膽想法和應用方法,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東非,亞丁灣海域西部的沿海小國吉布地,在其首都東南部近郊有一處十分巨大的軍事基地。早在冷戰期間,美軍就秘密在此建立了一個小型的基地,其基礎設施極為完善,甚至還配有小型的機場和港口,但因為美軍在附近並沒有多少軍事需要,這個基地一直處於半閑置狀態。

大約在2010年初的時候,一切突然改變了。這個小小的基地突然一夜之間湧進了大批的人員,還運來了無數的物質,以令人驚嘆的速度在極短時間內就把這個小小的基地擴建成為一個龐大的基地群。令人奇怪的是,這些人中不僅僅有美國人,還有歐盟、中國、俄羅斯、以色列等國家和地區的人;不僅有軍人,還有大量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美國從國內和全球各軍事基地中抽調了大批精銳部隊部署在此,其他各國也分別派出了各自的精銳部隊在此駐防。在吉布地市附近居住的人自然對此感到十分意外,許多人以為吉布地已經被聯合國接管,或者認為美國要聯合各國對臨近的索馬利亞反政府武裝動手了,一時人心惶惶,議論紛紛。

更奇怪的是,吉布地政府對各國在本國突然部署軍事力量沒有一絲不滿的反應,不但協助各國對基地進行擴建,反而對此事進行了嚴格的保密,同時大量徵用基地附近的土地和港口等各種設施,對居民進行大規模的搬遷,把基地附近20公里範圍內列為軍事隔離區。

各國人員在基地頻繁地開展各種活動,還進行了大量的技術研究工作。基地上空幾乎每時每刻都有戰機起降,每隔數日就有數艘巨大的科研工程船和軍艦來到基地港口,在裝卸了一些東西之後又匆匆離開。在基地的每一個工作人員似乎都非常的繁忙,看上去又都非常的緊張,好像每天都要面對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最令人詭異的是,曾經有人宣稱,在基地附近經常可以隱約聽到一些生物可怕的吼聲,這些聲音卻不像是任何一種地球生物發出的叫聲。

這些圍繞著吉布地基地的各種傳聞,加上附近海盜的出沒害,讓這個地方顯得神秘異常。

旁晚時分,載著林達等人的飛機橫穿了美國,飛過了大西洋,進入了非洲大陸,跨過了半個地球后,最後降落在在這個秘密基地的機場跑道上。

林達拿著行李包,和史密斯等人從剛剛停穩的飛機上走了下來。只見在一望無邊的機場上,停滿了上百架各種各樣的戰鬥機和其他各類戰機。許多人在忙忙碌碌,一些戰機正準備起飛,一些正準備降落。天空中,林達意外地發現了2架中國的殲-10戰鬥機帶著巨大的轟鳴聲掠過了基地上空,看著這個忙碌的情景,雖然他心裡早有準備,但還是吃了一驚。

在基地遠處跑道上,一架F-16戰鬥機好像是剛剛從戰場上負傷回來,戰機的一處機翼此刻發出濃濃的黑煙,好像是被什麼擊中了一樣。也算是這名飛行員藝高人膽大,竟能駕著受損如此嚴重的飛機挺回來。帶著頭盔的飛行員正慌慌張張的從戰機里鑽出來,而地勤消防人員忙手忙腳亂地給戰機進行滅火。

林達看得有點吃驚,在他印象中,好像在新聞報道中,這時這個地方並沒有任何武裝衝突吧。難道這架戰機的損傷,是那些怪物造成的?

史密斯扯了扯好像有點發獃的林達,說道:「林達先生,我們往那邊走,請跟我來。」林達急忙跟上史密斯等人,往在停機坪外走去。走出機場,史密斯叫來了一輛停在路邊的一輛悍馬,駕駛員好像早已等候多時,見到林達等人上車后,不用史密斯提醒,馬上往目的地出發。

在路上,林達看到許多運載士兵和各種裝備的車輛來回穿行,在道路兩旁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裝甲車輛,還有一排一排的營房,估計總人數有數千人之多。

從士兵的軍徽上看,這裡不僅有美軍的海豹、遊騎兵,俄國的信號旗、法國的憲兵隊等各國特種部隊,還有其他國家各個兵種的精銳力量,此刻這些各國的精英部隊幾乎全部都集中到了這裡。看來,的確如史密斯所說的那樣,蟲洞的出現已經引起了世界各國首腦的高度重視,世界各國都在調集最精銳的力量來解決這場危機。

讓林達感到一絲憂慮的是,他看到的幾乎每一個士兵,臉上都表現出極為嚴肅和凝重的表情,而且整個基地都籠罩在一片緊張和壓抑的氣氛之中,事態的嚴重性好像比想象的更為嚴重了。但更讓他心緒不安的是,在飛機降落來到基地的那一刻,忽然感到一絲極為恐怖和危險的感覺,好像就在基地的深處,隱藏著一個極為可怕的東西。

但這種危險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好像是受到那種危險的刺激,隨著林達胸前的一個墜物里傳出的一陣溫熱,很快地把他感到的那股不祥氣息排出了體外,頭腦立即恢復了冷靜和鎮定,只是望向基地的目光多了一份凝重之色。 ?在前往指揮部的路上,林達通過與史密斯的談話,大致了解了一些基地的情況。

整個基地雖然集中了世界各大軍事強國的軍隊,但指揮權卻屬於藍盾組織,基地的作戰總指揮是卡梅倫將軍,此外,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各派出一名將軍擔任副指揮官,負責統領各自國家的軍隊參與共同作戰。這些軍隊的任務,正如林達所猜想的那樣,就是圍捕和追殺從蟲洞中走出的異能量生物。

而藍盾針對蟲洞的研究機構也設在該基地內,其科學總指揮,則是由大名鼎鼎的科學界泰斗格蘭特博士擔任,此外還有亞登博士、吉恩博士等著名學者,整個基地一共集中了上百名各界最優秀的科學家和學者,他們都是「鎖星」行動的科研人員。

林達還知道,「鎖星」計劃實際就是格蘭特博士首先提出的,就是因為他的堅持,地球危機特別處置委員會才決定優先實施「鎖星」計劃,並且不惜成本地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一邊聽著史密斯的介紹,林達一邊觀察著基地的情況,很快就被悍馬載到一處龐大的建築群前。望著眼前猶如數個體育場大小的科研指揮中心,林達心中不禁駭然起來。

從車上下來后,史密斯向林達介紹道:「這裡就是基地的科研指揮中心了,也是您以後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我想其他人應該也差不多到了吧,請這邊走吧,林達先生。」

隨著史密斯走入戒備森嚴的大門,經過簡單的盤查,又經過一段全金屬牆壁的通道后,二人進入了大樓的內部。史密斯帶著林達來到一間會議室的門外,對他微微一笑,說道:「就是這裡了,看來其他人都到了,請進吧。」

然後,他禮貌地敲了敲門,推門而入后,快速都掃了一眼會議室內的眾人,對會議桌主座上一名穿著大白褂的老者微笑道:「格蘭特博士,您好,林達先生到了。」

林達順著史密斯的方向望過去,只見房間內已經坐了七八個人,主座上的那位大白褂老者此時正站起身來,一臉笑容地朝二人走來。

「呵呵呵!是林達來了嗎?太好了!史密斯隊長,真是太感謝你了!哦?原來你就是林達?真是幸會!歡迎你加入我們!」老者一邊走向林達,一邊主動伸手,一副笑呵呵的樣子。

這個老者就是基地的科技總指揮格蘭特博士。他留著愛因斯坦式的蓬鬆的頭髮,雖然已經有60多歲,但卻精神抖擻,充滿智慧的眼光不住地打量著林達。

看到這個科學界泰斗級的人物向自己走來,林達心中一凜,連忙快步上前,握住格蘭特博士伸過來的手,激動地說道:「您好!格蘭特博士,初次見面,能見到你真是我的榮幸!」

格蘭特眼喊微笑,上下打量了林達一番,和善地說道:「呵呵,要見我不難嘛,以後我們可得天天見面了!好了,夥計們,現在我們人手終於齊了。再次感謝你,史密斯隊長!」老者向站在一旁的史密斯致意,而史密斯知趣地向林達等人點頭回禮后,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目送史密斯走後,格蘭特讓林達坐到位置上,他清了請嗓子,對眾人說道:「各位,這位就是斯坦福大學的林達先生,和諸位一樣,他也是異能量的研究者,根據我們的情報,林達對異能力的研究頗有成果,相信在以後的工作中一定會給我們極大的幫助。」

聽到格拉特的介紹,眾人不住打量起林達來,而林達則有點不好意思地起身向眾人示意。接下來,格蘭特便給林達一一介紹在場的其他人。

坐在格蘭特旁邊的是基地科研的二號人物,亞登博士,他是一名50歲左右的男子,長得又高又瘦,來自德國慕尼黑大學,以善於進行重大工程的設計和製造而聞名,是一名天才的工程設計師。

站在亞登旁邊的是的康奈教授,他同樣也是一名非常著名的天體物理學家,取得的重要成就更是數不勝數,是格拉特博士十分重要的科研夥伴。看到林達向他望來,他點頭示意了一下。

身穿灰色外套、坐在會議室一角獨自喝著一瓶烈酒的,是莫斯科大學的伊萬諾夫教授,他是一名典型的西伯利亞壯漢,年約40歲,長得身材高大,一臉長鬍子。令林達一樣,他也是一名異能力的研究者,曾經獨自在勘察加半島火山上呆過數年,潛心研究那裡的火異能,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當格蘭特介紹到他時,他好像老朋友一樣上前與林達來了一個熊抱。

而坐在伊萬諾夫旁邊,是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年紀約40餘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此時他正在認真地看著一本厚厚書籍,一副只顧自己的模樣。這名男子名字叫做里奧,是一名以色列海法大學的博士,他居然也是一名異能力研究者,對異能量的痴迷程度可以用瘋狂來形容,並且他的研究方向,居然是異能量中最具破壞力的金異能。

而正悠閑的坐在一邊喝著咖啡、看著電腦,年約20出頭的大男孩,是來自洛杉磯加州大學的丹尼,他竟然還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雖然丹尼並不是異能量的研究者,但他卻是一個超級電腦天才,在十幾歲時就能帶領一群和他一樣的天才少年團隊研發出簡單的人工智慧系統,並多次侵入五角大樓的電腦系統,被美國政府列重點偵察的人物。因為「鎖星」行動的需要,藍盾組織想找到他加入時,丹尼卻誤以為是警察要來逮捕他,於是他侵入了市交通系統,使得正在前往丹尼家路上的探員們陷入了混亂的車海中。當幾名探員歷盡艱辛終於挪到丹尼家的時候,他卻早在前往另一個城市的路上,最後還是格蘭特博士親自找到了他,才把加入到「鎖星」中來。

林達還注意到,在場還有一個和他同樣是黑髮黃皮膚的東方人。這名男子和林達一樣,身上同樣隱藏著一股軍人的氣質,雖然缺少林達那種沉穩的氣勢,卻多了幾分靈動。見到林達后,這名男子微微一笑,一手快速地向林達打出一個動作。見到這一幕,林達頓時一驚。

「龍組?!」林達心中暗暗驚叫道,望著男子的目光更是多了一份熱切。

「哦,這個帥小夥子叫做唐龍,我想,你們應該會認識。」格蘭特大有深意地向林達介紹這名男子,原來他居然也是中國的秘密調查機構「龍組」的成員,而且他也是一名異能力研究者,對土異能頗有研究。

此外,其他人還有法國馬賽大學的比才博士,以及唯一的一名女性成員、來自印度孟買理工大學的索尼婭博士,這二人研究的分別是阿爾卑斯森林的木異能和恆河的水異能。對於林達的到來,他們同樣表示了歡迎之意。

在場所有人中,格蘭特、亞登和康奈是「鎖星」計劃的發起著,當然是最早來到基地的人。其他的加盟者中,丹尼反倒是較早的一個,而其他人和林達一樣,幾乎都是今天才來到基地。

介紹完眾人之後,格蘭特這才說道:「諸位,現在我們這個工作組的所有成員已經全部到齊了。相信各位在到來的路上,藍盾的人已經把目前的局勢和大家說清楚了,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對於『鎖星』計劃,為了讓大家更了解,我在這裡再詳細的給大家介紹一次。」

眾人聽到這話,全都打起了精神,所有人都把目光都集中到格拉特身上。

格拉特頓了頓,說道:「正如各位所知道的一樣,蟲洞的形成,是因為另一頭存在一個異能力力場,只要我們能改變這個力場,那蟲洞也會自然消失。所以,『鎖星』計劃最核心的任務,就是找到削弱力場的方法。要做到這個,必須要找一群懂得異能量的人,所以,我們才找到了諸位。據我所知,你們之中,有人專門研究異能量的構成,對其各種原理了解頗深;有人發現了好幾種屬性的異能量;而有的人甚至製造出了能產生某種異能量的機器,這簡直是天才的行為。正因為如此,我才會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共同破解異能量力場的難題。」說到這,格蘭特居然特意地看了林達一眼。

這時,一直在大口燜酒的伊萬諾夫大聲問道:「博士,我想知道的是,我們該怎麼削弱這個異能力力場,我們該做什麼?」

格拉特微微一笑,掃了眾人一眼,這才鄭重地說道:「簡單的說,消除蟲洞異能量力場的方法,就是向蟲洞注入大量相反屬性的異能量,改變其能量結構,最終迫使力場奔潰,蟲洞消失。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相反屬性的異能量?」伊萬諾夫詫異道,但好像又明白了什麼,點了點頭,拿起酒瓶又燜了一口,隨即坐回自己的位置。

伊萬諾夫這番好酒的模樣,格蘭特的確有點無奈,不過他也知道但凡天才都有或多或少異於常人的地方,對於伊萬的這種愛好,他並沒有阻止什麼,而是繼續他對「鎖星」計劃的介紹。

「先生們,或許你們在研究異能量時應該有這種發現。不同屬性之間的異能量碰在一起,會發生各種不同的表現,有些會融合成為一種新的異能量,有些會瞬間湮滅、同歸於盡,有些則會相互吸收壯大…總之,異能量正如我們大自然中各種不同類型的事物一般,每一種都會有它的特點,並且相互之間存在著相生相剋的關係。」

聽了格蘭特這話,眾人或是點頭稱是,或是若有所悟,他們在各自對異能量的研究中,大多數人都是專註於研究某一種異能量,但格蘭特說得如此詳細,這頓時讓眾人懷疑他也是一名異能量研究者。

好像看出眾人的疑惑,格蘭特連忙說道:「別這樣看著我,我可不像你們一樣是異能量研究者,只不過我掌握的信息比較全面,對異能量有些了解而已。當初為了研究蟲洞,我從藍盾收集的資料里找到一本古籍,裡面居然有對異能量的各種描述!在那本書里,那位神秘的作者竟然把異能量稱為靈力,或者魔力,或者法力,他甚至提到,在遠古時期,人類曾經存在一些出類拔萃的人物,他們竟然能吸取利用大自然的各種異能量,轉化成自身的能量,擁有可以毀滅天地的可怕神通,普通人把這些人稱為修真者。只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這些人變得越來也少,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流逝消失在人類的記憶中,只能在一些偏僻的古籍中才能找到一些關於這些人的記載。」

聽到格蘭特這麼說,眾人頓時驚訝萬分,沒想到在遠古時期就已經有人能夠掌握利用異能量,頓時引起了所有人巨大的好奇心,而丹尼更是吵著要看一下格蘭特的那本古籍。

「好了,這書有時間我會給你們看看,但要查閱的手續可是十分麻煩。你們也不用太把它當真了,這或許是古人的誇張說法也不一定。不過裡面對異能量一些屬性的描繪,倒是可以為我們解決蟲洞提供參考。」格蘭特沉穩地說道,馬上讓眾人回到正題之中。

這時,一直沉默的唐龍突然問道:「教授,那本書是不是說過,異能量和我們中國的易經所記載的萬物屬性一樣,分為金、木、水、火、土五種呢?我們老祖宗認為世間所有事物都具有五行的屬性,互相之間相生相剋,異能量也是如此吧?」

格蘭特詫異地點點頭,略微驚嘆道:「你說得沒錯,唐!那本書的確說過異能量的屬性,但卻略有一些不同,除了金木水火土外,異能量還有其他多種屬性,不過大體卻可以分為陰陽兩種類型,這兩種類型的異能量的確具有相生相剋的複雜關係。我真是佩服你們中國的老祖宗,居然在那麼多年前就可以探討出世界的本質,可真是了不起啊!要不是因為要研究蟲洞,恐怕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呢!」

格蘭特感慨一番后,又說道:「我們根據那本古籍的提醒,從異能量的角度去研究蟲洞,終於發現了形成蟲洞的力場,居然由各種異能量組成,其中含量最高的一種異能量,是陰性異能量,它大約佔整個力場能量的80%左右。所以,我們經過一番論證,打算利用陰陽屬性的異能量相互抵消的性質,製造一台陽性異能量發射器。通過把陽性異能量發射到蟲洞中,去抵消力場內的陰性異能量,這樣一來力場的能量結構便會發生改變,而蟲洞也就會隨之消失。」

眾人聽了,這才煥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鎖星」計劃的關鍵,製造出一台異能量發射器。

「不知道構成蟲洞力場的陰性異具有什麼特徵?還要我們要發射的陽屬性異能量又是怎樣?可以具體描述一下嗎?」研究水屬性異能量的索尼婭好像想起了什麼,舉手提問道。

「問得好,妮雅!」格蘭特微笑地叫著索尼婭的昵稱,緩緩解析道:「嗯,根據我們的發現,形成蟲洞的這種陰性異能,在提取分解時,很容易轉變為一種能夠吸收生命的氣息可怕氣體,只要接觸到一點都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我們把這種氣體稱之為陰氣。不過,我們打算製造的陽異能則與之相反,不但具有滋養生物的作用,還可以讓人心情愉悅,更具有是一種促進生命生長的能量。」

林達聽到格蘭特提到異能量製造機和陰氣時,突然心中一震,不知怎麼地,他覺得格蘭特、亞登和康奈3人,好像也故意打量了他一下。

這時,一直最為活躍的丹尼又問道:「教授,你剛剛說要製造一台異能量發射器,這個是真的嗎?難道異能量也是可以製造的嗎?」

格蘭特點點頭,微笑道:「當然可以,丹尼。如果我們不能製造異能量,那我們拿什麼來消除蟲洞呢?何況能夠製造異能量的人,已經來到我們這裡了。是不是,林達?」

聽到格蘭特這麼一說,林達這才想起他在學校製造的那台給他帶來不知多少嘲笑的異能量發射器,頓時臉上一紅,不好意思地說道:「哪裡,我那台破機器其實並不完善的。」

林達這麼認為,但其他卻不這麼想。因為不管林達的那台機器如何差勁,那全都是林達在實驗室用最簡單的材料、花最少的錢弄出來的玩意,雖然簡陋,但原理卻沒有什麼問題。而「鎖星」計劃卻是集中了全世界的人力物力來實施的,如果真的是用林達製造異能量的原理,那要成功製造出一台完善的異能量發射器,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

聽到林達竟能製造異能量,唐龍等人驚訝地紛紛把目光投向他,伊萬諾夫更是站起來,大聲叫道:「真的嗎?你竟能製造出異能量?這太不可思議了!那你可以製造出火屬性異能嗎?回頭我請你一杯,我們好好談談!」

林達看到眾人如此熱情,連忙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各位,我弄出來的那點異能,可能就是博士口中的那種陽屬性異能吧。而且我也是經過很多次失敗才偶然成功的,而且成功率不是很高,也只能製造出很微弱的一點而已。」林達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是這裡唯一能製造出陽異能量的人。

格蘭特讚許地說道:「嗯,林達,雖然你之前的設計並是不很完善,但你畢竟能造出陽異能量,這已經很了不起!我們計劃能否成功實現,就是要借鑒你製造異能量的技術。相信只要我們集中那麼多的人力物力,還有各位的努力下,一定能在最短時間內製造出一台更加完善,更加先進的陽異能量發生器。」

聽了格蘭特的話,眾人對解決蟲洞危機充滿了信心。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亞登博士給眾人介紹了之前他們對蟲洞的各種研究,林達則被邀請給大家介紹簡單研製異能量發生器的過程以及原理。整個會議持續了大半天才結束,參加會議的眾人也紛紛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就在林達起身離開的時候,格蘭特和亞登2人卻突然叫住了他:「林達,請等一下。」

林達略微有點奇怪,轉身問道:「還有什麼事嗎?兩位博士。」

格蘭特和亞登對視一眼,點點頭,問道:「嗯,是有點事,林達,請問你對陰氣有什麼研究嗎?」

「陰氣?」林達的臉上顯出一絲不自然的表情。因為據他的研究,當年殺死他同伴的那隻異能量生物,身上就帶著一股濃烈的陰屬性能量,而他當初製造出能發射陽屬性異能量的發射器,目的就是為了對付陰屬性異能量,至於對付陰氣更是有效。

所以,林達多次深入一些陰氣濃郁的地方,去實驗他所製造的陽屬性異能的威力。而世上存在存在陰異能的地方,或是偏僻陰暗,或是神秘異常,或是陰森恐怖,並且都有各種幽靈鬼怪的傳聞(例如日本的一些城市)。而陰異能與陰氣這兩者不知是相生還是相伴的關係,越是陰氣濃密之地,陰異能就更為強烈,就更有可能出現各種鬼物。林達就不止一次在一些鬧鬼傳聞最厲害的地方發現過這三者同時出現。

林達還發現,大多數鬼物一般都不會去主動招惹生人,它們對陰異能更感興趣,只要有陰異能出現,就有無數的鬼物從四面八方出現,爭相吸收、吞噬這種能量。而鬼物一旦吸收陰異能達到一定程度,不但能散發出十分強烈的陰寒之氣,在心靈上給人極大的恐懼感和壓抑感,更具有一些可怕的魔力。

剛開始開展這個研究的時候,林達的確被那些突然出現的鬼物嚇了一跳。但他很快的發現,這些鬼物不是遠遠地避開了林達,就是對他無可奈何,一些弱小的鬼物甚至害怕面對林達。這個現象使他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他無意中結識了幾個來自中國的易學研究者,給那些被成為大師的人算了幾回生辰八字,說他體質頗為奇特,天生便不怕邪物。

雖然對這些說法不以為然,但在與各種鬼物接觸多次之後,林達的世界觀也被顛覆和改變了,他從一個無神論的傾向者,直接轉變為虔誠的信教徒。雖然與鬼物的接觸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但他還是從一些俗人認為的所謂江湖術士中學了好幾招對付那些鬼魂的所謂旁門左道的方法,並且在注入自己製造出來的陽屬性異能量后,製作了一批專門能夠辟邪鎮惡的護身法器。

林達每次到陰地考察時,都會隨身帶著一些,而且他同樣也給隨行的學生也戴上這些法器。在他上一次帶領幾個學生在某個鬼屋進行觀察實驗時,就是隨行的個別學生聽從林達的要求,把他發的法器戴在身上,才導致了與亡魂「親密接觸」的意外。

眼下格蘭特向自己討教陰氣的問題,林達當然老老實實地把自己對陰氣的看法和研究大概地講了出來,格蘭特等人則認真地,不時打量著林達。當林達說到陰異能可能會伴隨著陰氣及鬼物的出現時,格蘭特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自在的神情,眉宇間閃示著一絲若有如無的擔心。

林達見此,好像猜到了什麼,問道:「教授,您難道在擔心蟲洞的陰氣嗎?」

格蘭特無奈地笑了笑,點頭說道:「林達,你真是個聰明人,是的,陰氣的確是我們目前最大的問題之一,也是基地軍事指揮官卡梅倫最頭疼的問題。我們從蟲洞提取的異能量拿回基地研究時,總是經常釋放出大量的陰氣,這對整個基地都產生了負面影響。而且我們估計,如果使用異能量發射器對蟲洞進行照射,那產生的陰氣將會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量,這對我們的計劃的確會造成巨大的影響,這正是鎖星計劃當前最大的難題之一。」說道這時,不管是格蘭特還是亞登,臉上同時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聽到這個,林達這才明白格蘭特等人擔心的原因。

但格蘭特只是淡淡一笑,拍了拍林達的肩膀,說道:「先別管這個了,現在討論這個問題還太早了,我們還是先努力把陽異能發射器研製出來吧!林達,這還得靠你的協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