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頓上下打量了一下林軒,看到林軒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氣息較之出發之前可是強橫了數倍,眼前瞬間一亮,回頭看看李楠以及何依王心雅,看到他們三人眼中也是充滿了驚喜了疑惑。

「小軒,你這……你這是突破了吧!」林頓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可記得林軒可是才突破不久,雖然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但是,十一品可是物鏡的第二大關口,多少修鍊者卡在十一品的關口過不去,有的人甚至卡個十年八年都有可能,而越過十一品才是鯉魚躍龍門,因為越過十一品的修鍊者往往會覺醒一個技能,而這個技能會使修鍊者的戰鬥力成倍的翻升,突破了十一品之後在二十一品之前就都是坦途了……

「嘿嘿!」林軒看了看眼前的幾個人,然後又看了看身後剛剛里鑽出來的張明,憨笑著撓了撓頭髮,說道:「僥倖僥倖,一不留神就突破了!」

蝦米?一不留神就突破了?眾人皆是有些無語,這話要是讓那些在物鏡十品卡了十多年的那些修鍊者聽到恐怕會吐血而亡,然後詐屍跳起來跟林軒同歸於盡。

「好,突破了就好,這樣一來,接下來的事情把握也會打上許多!」林頓笑著說道。

「好了,進屋說吧,這麼多人擠在小花園裡幹什麼!」王心雅撫了撫林軒的頭髮,微笑著說道。

眾人皆是笑了笑,然後一齊走回了別墅,在大廳里坐了下來,林軒開始講述這次任務的一點一滴,除了道元以及七彩琉璃罩的部分沒有說出來,其他的都是沒有任何保留,包括生命泉水也包括自己覺醒了領域和天賦技能。

林頓和李楠聽了之後不禁面面相覷,自己也經歷過不少任務了,貌似也沒有哪次有這麼大的收穫啊,這還是第一次任務?生命泉水這東西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但是第九小組的成員們沒有一個不知道的,某個胖紙經歷過那麼多預言到現在還是或碰亂跳的,看起來比其他人還年輕就是多虧了這生命泉水……

聽到林軒覺醒了領域,還領悟了天賦技能,四個大人都是震驚的站了起來,林頓那個老傢伙更是哈哈大笑,就差跳起來挨家挨戶通知了,好在林頓還是知道這個事情低調一些好,畢竟底牌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也少不了一番叮囑。

聽到林軒在鬼門關前晃了一圈,三個女性同胞皆是一陣驚呼,李馨緊緊的抓著林軒的手,生怕林軒一不留神就消失了,弄得林軒有些哭笑不得。不過聽到鳳妍這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的時候,李馨同學又抱著小鳳妍一頓誇讚,倒是張明被晾在一邊,鬱悶的看著一群人談笑風生。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接近凌晨一點了,在林頓的一聲令下,眾人紛紛開始回到自己房間里去了,鳳妍自然跟著李馨回屋睡覺了,不過林軒卻是讓林頓和李楠叫去了書房……

「軒兒啊,不錯不錯,這次表現的不錯!」某個老爸笑眯眯的看著林軒,林軒怎麼看怎麼感覺這笑眯眯的表情後面總有點不對勁……

「嘖嘖,老林啊,想要生命泉水就直說唄,一個勁的傻笑什麼!」李楠同學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林頓的「虛假」面目。

林頓頓時怒視李楠說道:「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老貨肯定更想要生命泉水,你的屬性可是水!有了這生命泉水可是如虎添翼啊!」

「那是,我肯定是想要!」李楠不屑的瞥了一眼林頓接著笑眯眯的看著林軒,看的林軒渾身掉雞皮疙瘩:「那個,小軒呀,叔叔也不多要,給我個一兩噸也就可以了哈!」

「去去去,想要自己找去,別總打我兒子主意,還一兩噸,醫生那傢伙一年才能凝聚三百滴生命泉水,還一多半都給死胖子了,我告訴你,我兒子這生命泉水你可別打主意!」林頓沒好氣的瞪著李楠。

然後……這倆貨就開始互相怒視對方……

「那個,老爸,李叔叔,我這次是將生命泉水的泉眼搬到了我的空間里,這生命泉水無根無源,取之不盡啊!」林軒說道。

「你不早說!」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林頓和李楠同時喝到。

林軒無辜的擺了擺手:「你們也沒問我啊!」

「走走走,咱們現在就去看看,看看這生命泉水天然是什麼樣子的。」李楠一臉興奮的拉著林軒的手說道。

「哎,等等,老李,既然生命泉水現在在小軒的空間里,就不著急了,明日大家一起去,還是先跟林軒說說那件事吧!」林頓忽然有些嚴肅的說道。

「恩,說的是,來,坐下說吧!」李楠點了點頭,轉身找了個小沙發坐下,書房裡的古董們被林頓搬到林軒的空間里之後,書房空出了一大片空間,林頓弄了幾張沙發放在了書房裡。

「小軒啊,這件事其實在你出任務之前我就跟你說了,正是那龍三號遺迹的事情,你出任務的這幾天,我和你李叔帶著李馨和張明又去了龍三號遺迹一次,封印的越來越弱了,甚至隨時會崩潰,陸然他們已經在龍三號遺迹駐守了,你槍叔叔他們也從英格蘭回來了,現在也在龍三號遺迹,這次龍三號遺迹的開發國家可是非常重視!」林頓嚴肅的說道。

「恩!」林軒點了點頭接著說道:「龍三號遺迹曾經產出過許多超過現代科技的東西,但那些都是在封印之外開採出來的,而封印裡面會有什麼誰都不知道,這次我們都去?」

「恩,都去,我們雖然還沒有打開封印,但是我和你爸在最近衝擊過一次封印,在衝擊的過程中,我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壓力!」李楠嚴肅的說道。

「對,這個壓力很不正常,原本我們也衝擊過著封印,也受到過壓力,可是這種壓力卻是完全不同,更像是一種壓制!」林頓說道。

「壓制?」林軒眉頭一挑。

「對,壓制,在闖到封印的深處,我和你李叔的實力被壓制的很低,只好退了出來,我猜測,這龍三號遺迹裡面一定有什麼東西可以壓制實力,所以這一次,即使是封印解開,我們也都不會進去!」說完,林頓看向了林軒。

林軒看著林頓和李楠都看向了自己,怔了一下,然後驚訝的說道:「不會是讓我進去吧!」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看到林軒驚訝的樣子,林頓呵呵的笑了笑,說道:「很驚訝么?這很正常,你的實力在修鍊界已經算是中等水平了,在年輕一輩已經算是上游水準了,當然,這是指戰鬥力,張明現在已經有十五品,你陸然大哥已經有十八品了,你現在的實力應該在十五品左右,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李楠點了點頭說道:「陸然他們接觸修鍊比你早太多了,能有這樣的實力很正常,你也不必著急,你強行突破物鏡六品,之後實力入井噴一般勢如破竹,早晚會趕上他們,況且這次進入龍三並不是只有你,馨兒,陸然,楊晨,靜音,佳鑫,還有張明都會一同進入,還有英格蘭方面的格菱?亞瑟也會前往,其他各國的修鍊者組織會不會派人前來還不知道,但是已經有不少組織開始聯絡我們了。」

「不過龍三號遺迹一直是華夏龍組開發,所以主要還是我們的人進入最多,另外英格蘭圓桌騎士那邊會派出幾個人,其餘組織或許會派出一兩個或許不會派出,到時候就知道了!」林頓接著說道。

林軒點了點頭,差不多明白了現在的形式,龍三號遺迹號稱有著地球秘境的秘密,地球秘境不就是道域?跟道元有什麼關係么?林軒心裡念叨著……

「我不記得在地球上還留下什麼遺迹,可能是某個曾經進入過道域的人留下的,具體還是要看到才知道!」腦海里道元的聲音響起。林軒怔了怔,眼神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好了,我先回去睡覺了。」李楠站了起來,拍了拍林軒的肩膀,走出了書房。剩下林頓和林軒爺倆在書房裡。

林頓摸了摸下巴,看向了林軒說道:「小軒,這次任務你可是大豐收啊,可是我之前就看到你隱約似乎有些憂慮,你在憂慮什麼?」

林軒一愣,笑了笑,果然知子莫若父,自己以為隱藏的很深了,沒想到還是被看出來了,嘆了一口氣,手一翻,從空間里拿出了那本古書。

林頓接過了那本書看了看書的封皮,念叨著說道:「陸九淵?陸子?」

「恩!」林軒點了點頭,站了起來,將書直接翻到了中間的那兩頁,接著憑空凝聚一團清水,輕輕的灑在了書頁上。

林頓眼中精光一閃,仔細的盯著書頁,漸漸的,書中原本的字跡開始變化,細小的字跡堆滿了兩篇書頁。

林頓微微皺了皺眉,仔細的看了起來,不過一會,林頓輕輕的放下了書頁,揉了揉太陽穴,笑著說道:「你就是為這事憂慮?」

「恩!」林軒點了點頭,說道:「確切的說是因為這一頁書,那一頁講述的是水瀟夫人的事情,這一頁卻……」

「卻顛覆了你的常識對么?」林頓微笑著說道。

「恩!」林軒輕輕的答應了一聲。

「其實,你學過華夏歷史,就應該明白這些道理,儒家並不代表華夏!」林頓晃著腦袋說道。

林軒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可是自從漢武帝之後,儒家卻是華夏數千年文明的領導者,即使是建國之後的打倒孔家店到現在依舊被平反,儒家可謂是華夏傳統文明的代表。現代的教育中也是將儒家放在了聖人的位置。」

「對,儒家是華夏文明的代表,但這並不代表著儒家就是華夏文明,不可否認,儒家在華夏歷史上佔據著極為重要的責任,儒家也為華夏無數王朝的興盛起到了積極作用,但是,儒家只是一個學說,任何一個學說都是有利有弊的,整個華夏歷史上,儒家的思想禁錮了無數人的思想,宋代的時候,不能說是儒家斷送了大宋的江山,但也是一群儒生將大宋送進了墳墓。」

「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儒家在讓人知書達理的同時,也讓無數人變得迂腐不堪,思想變得僵化,這卻是儒家的弊病,這裡面說他開始反思儒家的錯誤,開始懷疑儒家的正確性,這卻是一個人應該有的思想,一味的照本宣科豈不是一個機器?」

林軒皺了皺眉,說道:「難道說,孔孟說的都是錯的?」

「小軒,沒想到你這個二十一世紀的青年,比我這個老傢伙還頑固,難道你沒看出來,自從漢武帝之後,這儒家已經不是孔孟的儒家,而是他董仲舒的儒家,孔子尚且不以怪力亂神,他董仲舒卻弄出什麼狗屁不通的天人感應,強行將皇帝說成上天註定,之後又躲在孔孟身後,將一切推給孔孟,董仲舒興盛了儒家,興盛了漢武,卻遺禍千古,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僅僅靠一個學說就可以萬世流傳,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鞏固了漢武的政權,卻讓華夏千年以來屢受外族欺凌,此乃興一朝而罪於千古!」

林軒震驚的看著林頓,沒想到林頓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平時他只看到了漢武帝的功績,只看到了儒家的積極,卻沒有看到那些積極下面的骯髒。

「建國初期為什麼會興起打倒孔家店的口號?清末的人們被這禁錮了千年的傳統思想所害,為什麼胡適魯迅等文學巨匠會放棄文言文,而大力提倡白話文?這背後的東西你有沒有想過?與其說人們恨極了老傳統的思想禁錮,不如說是人們恨極了著遺禍了千年的獨尊儒術!」

「儒家思想是修身的思想,卻不是治國的思想,對內你用儒家,對外你還用儒家?治國你用儒家,治兵你還用儒家?仁義禮智信沒錯,但是這本來就是人應有的品質,你卻讓人去學,古往今來,多少世家打著仁義的旗號行豬狗之事?寫在史書上的惶惶功績,寫在紙面上的粉飾太平又有多少看到了這興盛下面百姓的疾苦?」

「你在畢業演講上曾感嘆華夏現在將古代的文明盡失,卻有沒有想過,我們失去的是什麼?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華夏在一次次戰亂之後都能從低谷走向興盛,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梁啟超先生說四大文明古國只有我們從未斷絕?」

林軒閉上眼睛,開始思考林頓說的一切,確實,一直以來,林軒只是在接受書本的知識,卻從來沒有真正的自己去思考過,也從來沒有質疑過書本上的東西……

「華夏的文明,不是某一家的思想,也不是某一代的文明,而是整個華夏百姓的文明,某一朝代的文明不過是那一代的統治者的文明罷了,那種文明自然會在戰亂中失傳甚至斷絕,但是華夏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不會斷絕,自然會有一代又一代璀璨的文明興起,而最根本的是華夏人不折不撓的韌性與百戰不悔的血性!」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頓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個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繼續說道:「當然我對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這個說法一直有些質疑,畢竟這只是易白沙的一家之言,但是現在這種言論大行其道,我也就就事論事,但是漢武帝依靠儒家來約束天下人的思想這是不容置疑的,而諸子百家也卻是在兩漢之後開始漸漸沒落,除了道家變成了道教,曾經與儒家並成為顯學的墨家也基本只能在民間流傳了……具體怎麼樣,我們沒有時光倒流的能力,除非速度比光快兩千多倍,不然也不知道。」

林頓瞥了一眼正在沉思的林軒嘴角微微一笑,其實儒家也沒有他說的那麼不堪,畢竟儒家給華夏帶來過昌盛,歷代統治者都是人中龍鳳,也不會都看不出其中利害,所以那一番話其實是要敲醒林軒的,畢竟如果林軒一直糾結著這些已經過去的問題,會給修行帶來阻礙,這樣就得不償失了,跟那些已經過去的事情相比,顯然是當下林軒的修為更加重要一些……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對於儒家種種,現在不是你要想的問題,你不是儒學專家,我也不是,我們不需要討論儒家的是非,他是對也好,不對也罷,我們修鍊的不是儒家之法,不需要去理會,現在你就躺著床上好好的睡一覺,還有什麼疑問,明天再說!」林頓一頓組合拳把林軒趕回了屋子,笑著搖了搖頭:「還真是有點讀書讀傻了,竟然糾結這些問題……」

——

林軒略微有些頭昏腦漲的躺在床上,腦海里還在回味之前林頓所說的話,林軒從來沒想到自己的老爸對於儒家會有這樣的看法,實話說一直以來雖然林軒對於那些讀書讀傻了的迂腐儒生很反感,但是還是沒有過質疑儒家的想法,畢竟現在這個時代主流對於儒家還是肯定的,甚至還是有些推崇。自己也從來沒有想過去質疑儒家的地位。

現在看來,治一國單單隻靠儒家還真是有些捉襟見肘,而華夏歷史上真正百家爭鳴的時候卻是在春秋戰國,在一個分裂的亂世,所以在盛世百家爭鳴的時代就沒有出現過。

其實仔細想想看,對外需要用縱橫家,想當年蘇秦掛六國相印鋒芒盡顯,而對外如果使用儒家的話卻顯得有些軟弱了,本身實力強大尚且還好,如果本身軍事實力處於弱勢,還使用儒家的話豈不是自掘墳墓……

而治軍的話要則要使用兵家,兵家上不敬天,下不敬地,不敬鬼神,故能氣厲青雲、永往無前,戰勝攻取。若是使用儒家……難道讓軍人天天之乎者也么?治國需要法家,而古歷朝歷代的華夏都是農業大國,這更離不開農家,就連一向主張兼愛非攻的墨家在機關術方面的成就依舊冠絕古今……

這樣一想來,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還真是自掘墳墓,想來漢武帝那樣英明的君主應該不會採納這種建議吧?林軒略微回想了一下史記中對於董仲舒的記載,類似的抑黜百家,罷黜百家的言論倒是有,但是沒有獨尊儒術的說法……那麼漢武帝到底有沒有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喂,小子,你有點鑽牛角尖了吧!」正在林軒思考的時候,道元的聲音突兀的腦海中響起。

「啊!」林軒短促的驚叫了一聲,然後惱怒的在說道:「你幹什麼,沒看到我在思考問題么?」

「切,你這是思考的什麼狗屁問題,要是你在思考你們華夏到底為什麼會起起伏伏,我不會打擾你,但是你看看你在思考什麼,劉徹那小子有沒有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跟你有什麼關係,已經死了兩千多年的人還值得你這樣糾結?倒是你想問這些問題的話,早點到達天境,進入道境,那裡也許會有你想要的答案!」道元沒好氣的說道。

「道境里會有?為什麼?」林軒愣愣的問道。

「我看你還真是被那本書弄傻了,平時不是挺聰明的么,怎麼這回變傻了?」

「……」

「那隻玄武在天境之後現在尚且能破空進入道境,兩千年前自然有更多的修鍊者達到天境進入道境,等你進入道境找那些人問問不就得了……」

林軒眼睛一亮,貌似說的有理啊!

「蠢貨快修鍊!」道元咆哮了一聲,這人真是無藥可救了。

林軒嘿嘿的笑了笑,今天早上睡到了十點多,林軒現在不是太困,盤膝坐下,靜靜的運轉起心訣,已經突破了物鏡十一品,接下來就是要累積源氣了,不過林軒現在的能量可是初級的神力,也就是說,他晉級的要比同級相對困難些……不過也只是相對的了,林軒畢竟是道聖者,依照神魔老祖的話說,道聖者的傳人修鍊的速度都是烏左(烏左是神魔大陸裡面對行為有異常的同類,翻譯成漢語就是扁太!)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林軒翻身跳了起來,舒暢的伸了一個懶腰,扭了扭脖子,感覺到一陣神清氣爽,看了看錶,還不錯,才七點四十,昨晚沒怎麼睡,都是在修鍊中度過的,不過林軒並沒有感覺到疲憊,反而是愈發的精神。

扭著腰打開了門,緩緩的走下了樓,剛一到客廳,就看到七個人,十四隻眼睛同時看向了林軒……

「哇,今天是什麼日子,都在這幹什麼,發生了什麼?」林軒誇張的向後一仰,不可思議的說道。

「什麼什麼日子,趕快的,帶我們去空間!」李楠沒好氣的說道。

「哦……」林軒長長的哦了一聲,然後慢慢的走下了樓梯,感情這是想要生命泉水啊,嘿嘿的笑了笑走到大家什麼,然後突然捂了捂肚子說道:「哎呀,可餓死了我了,昨晚就沒怎麼吃飯啊……」

「吃什麼飯吃飯,就知道吃飯,修理者要學會減少吃飯,最高的境界是要達到辟穀的境界!」李楠說道。

透視邪醫混花都 「是極是極,豈不知辟穀乃是修鍊成仙的境界啊!」林頓點了點頭說道。

「……」這兩個無良的老頭,靠之……

「是極是極……」張明搖頭晃腦的剛要說……

「是你妹,不給你了!」就被林軒打斷了……

張明癟了癟嘴,果然是區別對待……

看著林頓和李楠瞪著眼睛,然後看著何依,王心雅,還有李馨好奇的表情,還有……好吧鳳妍純粹是天真無邪的表情……傳說中的無敵羅莉……

在眾目睽睽之下,林軒華麗麗的敗退了,無奈的走到了人群中央,大家手拉著手,世世代代好盆友……咳咳……手拉著手進入了林軒的隨身空間……

剛進入空間,何依溫柔的聲音響了起來:「咦,好濃郁的生命氣息!」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眾人聞言紛紛四處尋找了起來,說起來這空間里似乎瀰漫著一股生命的氣息,這種氣息讓眾人皆是感覺到一種令毛孔舒張的清新,十分的舒服,不過由於林軒直接帶著眾人出現在了空間里的別墅裡面,所以大家還沒有看到生命泉水的樣子……

「這……這生命氣息怎麼會如此濃郁?」林頓略微有些結巴的說道。

林軒略微有些得意的看著眾人目瞪口呆的樣子,這林軒第一次在他們身上看到這樣的情緒,看來這生命泉水的誘惑力還真是不小!

「蹭蹭蹭蹭!」就在林軒獨自樂呵的時候,林頓李楠協同各自的夫人,皆是化作一道流光,沖向了別墅外面。

李馨右手拉著林軒的大手,左手拉著鳳妍的小手……額……好吧明明是鳳妍拉著李馨和林軒,看那樣子也是一臉的渴望,而張明那小子早就在剛一下來的時候就跑出去了,結果林軒是最後一個走出別墅的……鳳妍為什麼也這個樣子……哦……想起來了鳳妍倒是一直沒有接觸到生命泉水……

「哇……」

「哇……」

「哇……天哪……」

「哇……這條魚真肥……」

「……」

本來前面聽到林頓和李楠的驚嘆聲林軒還是十分自豪的,可是後面的那個魚真肥是什麼鬼……拍了拍腦門,當初自己在那片空地裡面弄了一個小湖,湖水中充滿了生命氣息,而湖水中還是存在著很多很多白色的大魚,還有白色的水草,而真正的生命泉水卻是在那湖水旁邊有個小水坑,相比來說大小差了幾倍,但是裡面的生命氣息卻是相差何止數萬倍!

李楠趴在小湖的邊上,萬分期待的捧起一捧湖水,輕輕的喝了一口,一開始還是沒臉享受,但是緊接著就皺起了眉頭。

林頓緊張的看著李楠,問道:「怎麼樣?有什麼不妥么?」

王心雅輕輕的用手指點了一下湖水,放在唇間輕輕感受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水中雖然含有生命能量,不過太過稀薄了,經常喝倒是對身體有好處,但是延長壽命,治療傷患,特別是源氣造成的傷痕,就是很難了……」

「喂,張明,你小子說的就是這個?雖然量很大,不過卻是沒什麼用啊,難道用來泡茶喝么!」李楠沒好氣的說道。

張明聳了聳肩笑而不語……

「喂,林軒,你小子不會就給我們這個東西糊弄我們把!」李楠又看向了林軒。

「老爸,你幹什麼凶林軒,第一次出任務能弄到這些東西就很好了,吭,小軒軒!」還沒等林軒說什麼,李馨就先一步跳了出來……

李楠瞬間內牛滿面,一幅被打擊的表情……

「好了好了,你跟孩子鬧什麼!虧你還號稱水神,難道你沒感覺到那裡的生命氣息比這水裡濃郁無數倍么?」何依拉了拉李楠的袖子,指了指湖對面的地方。

「咦……鳳妍什麼時候跑過去了!」眾人順著何依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剛剛還在李馨身邊的小鳳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邁著小短腿跑到了那一眼生命泉水旁邊,張著嘴湊向了乳白色的泉水,眼看著就要喝下去……

這一看可是給林軒驚了一跳,想當初自己就是喝了那麼幾滴就快被撐爆了,鳳妍這是要當白開水喝啊,這怎麼得了……

「住手!哦不,住嘴!」還沒等林軒制止,李楠同學大喝一身,直接一躍跨過了眼前的湖水,一瞬間到達了鳳妍的身邊,把小鳳妍直接抱了起來。那速度真是看得林軒嘆為觀止……

林頓王心雅還有何依也跟著飛了過去,林軒李馨還有張明只能繞過湖水跑過去了,正跑著林軒心裡尋思著是不是在這湖水上面建個小橋,然後弄個湖中亭台什麼的,似乎也十分有詩意啊!

等到林軒等人到達這邊,就看到林頓和李楠皆是兩眼放光的看著那一眼不打的乳白色泉水,小鳳妍在李楠懷裡噘著嘴不願意的來回掙扎,只是小鳳妍現在的修為離李楠還是有一定差距的,怎麼掙扎也是徒勞,只能可憐巴巴的看著跑過來的林軒和李馨。

李馨走過把鳳妍從李楠的懷裡解救了出來,安撫了一下鳳妍……

李楠略微有些顫抖的伸手一招,一滴生命泉水從泉眼中飛了出來,飛入了李楠的口中,感受著體內翻湧的能量,雖然這些能量對於李楠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卻是讓李楠眼睛猛地一亮:「不錯,正是這東西,而且這裡的比醫生那裡的還要精純,蘊含的能量更加的濃郁,不愧是天地生的天材地寶!」說完便一眨不眨的盯著這一眼泉水,我的天,這得多少滴生命泉水啊。

林頓三人也紛紛效仿,招出一滴輕輕放在口中,何依輕輕說道:「這恐怕就是生命能量聚合成液體的表現,真是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產生的,真是大自然的傑作!」

眾人皆是點了點頭,張明看林頓李楠四人認可了,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對自己的語言很自信,但是總趕不上親眼看到並且證實了來的踏實!

「嘿嘿,那個,軒兒啊,你看看,這泉水有這麼多,不如分老爸一半怎麼樣?」正在幾個人回味體內的能量的時候,林頓這老貨偷偷的摟著林軒的肩膀,一臉「憨厚」的笑道。

「喂,你個破木盾,可別想忽悠軒兒!」李楠一下子跳了過來,一下子把林頓的手打到一邊,自己摟起來林軒,笑眯眯的說道:「那個,軒兒啊,你看看,你和馨兒也都老大不小了,什麼時候結婚呀!」

「老爸!」李馨在一邊羞惱的打斷了李楠說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