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果不其然,劉阿燦聽完她的話,臉上的表情劇變,甚至有些不信的訕笑道:「媳婦,你莫要瞎說,小禾怎麼可能不是我親妹子。」

陳可兒就知道自家相公不信,把婆婆死死前劉小禾找婆婆說話,她『偷聽』到的事情都與劉阿燦說了,說得跟真的似得,而劉阿燦有八分信了。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

劉阿燦站起來,決定去找自家妹子問清楚,他要聽妹子親口說才信。

陳可人沒有攔住他,提著籃子回房收拾房間。

雖然是劉小禾跟張雲笙的舊居,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是裡面要比劉家村的那個房子好。

劉阿燦來到新房大門前,突然停下腳步,害怕進去。

大門沒有關,劉小禾跟張雲笙沒有大白天關大門的習慣,院子里摘菜的劉小禾自然看到大門前垂頭不進的劉阿燦。

挑眉,唇角微翹,陳可人的速度挺快,這就對劉阿燦說了。

想到這,她笑起來,粉唇啟開。

「站在門口是想充當門神嗎?」

聽到聲音,劉阿燦猛的抬起頭,望著笑吟吟的妹子,腳彷彿綁了沙袋,沉重的一步一步往前走,才五六米的距離,讓他走出了千米的趨勢。

「可兒說你不是我的親妹子,這是真的嗎?」等到他終於走到劉小禾的面前,開口就是這話。

「嗯。」風輕雲淡的點了一下頭,應了劉阿燦一聲。

劉阿燦臉上的溫度沒了,蒼白無色。

「那……那你可知你的親身父母是誰?」

「知道。」

劉阿燦彷彿受到重創似得往後退了兩步,什麼話也沒有說,轉身走向大門。

看著離去的劉阿燦,她開口對已經走到門口的劉阿燦的說:「你雖然不是我親大哥,但是你人不壞,念在你們一家養育十幾年的份上,我拉你一把,你若是覺得不需要,我可以讓張雲笙將你們送回去,但是你要想好了,機會錯過就錯過,沒有後悔葯給你吃。

還有,你難道不為你媳婦跟她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去還是留,就在你一念之間,想好了再跨出那道門檻。」

劉阿燦站在門口,遲遲沒有跨出門檻,心裡很不是滋味,他知道這是劉小禾的施捨,但是……他不想要這份施捨。

可是,可兒跟孩子……

時間過得很漫長,陳可兒心裡放不下自家相公,無心收拾房間便過來,看到門口眼裡濕潤的相公,她愣了一下後走上前。

「阿燦,你這麼了?」

看到自家媳婦,劉阿燦綳著的那根弦斷了,跨出門檻抱著自家媳婦哭得跟孩子似得,而陳可人居然還真跟哄孩子似得輕拍自家相公的背。

我去,劉小禾的眼睛珠子彷彿要掉下來,放下手中的菜,起身走向大門數落劉阿燦。

「嘖嘖,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抱著一個女人哭,你丟不丟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欺負你。」

劉阿燦鬆開自家媳婦,吸了一下哭出來的鼻涕,抬手用袖子抹乾眼淚跟臉上的淚水,轉身幽怨的看著劉小禾。

「我沒有了妹妹,我傷心的哭一下不行呀?」

「…….」劉小禾嘴角抽搐,乾笑兩聲,抬手道:「行,你繼續哭。」

說完往後退了兩步,表示不會再打擾他哭。

劉阿燦瞥了劉小禾一眼,肯定不會跟剛才一樣痛苦,太丟人了,而是一本正經的開口對劉小禾說。

「縱然你不是我的親妹子,那你也是妹子,你放心我不會賴著你討要好處,我劉阿燦雖然沒什麼本事,那也不會是吃軟飯的小白臉,我會為你好好乾活。」他想通了,為了媳婦跟孩子,他要留下來。

再說了,他憑著本事又不是在這裡白吃白住,頓時心裡開朗起來,沒有那麼的沉悶了。

「你這樣想最好,我還是第一次見一個男人抱著自己媳婦哭,丟死人了。」說完便轉身進去繼續摘菜。

劉阿燦正要發作,張雲笙從廚房出來,直接使喚劉阿燦。

「想吃飯就來廚房幫忙,一個大男人哭鼻子,也不害臊。」

「你,你們……」劉阿燦憋了半天沒有憋出一句話,最後還是在張雲笙的瞪眸下去廚房幫忙。

「哇……」旁邊搖籃里的寶兒哭了起來,陳可兒見劉小禾過去抱孩子,她便過去坐到劉小禾之前坐下的位置,撿起面前簸箕里的青菜摘成一段一段的。

劉小禾把陳可人的動作看在眼裡,沒有說什麼,扯掉裹著寶兒屁股的布片,布片剛扯寶兒就尿了起來,要不是她反應快,寶兒就尿到她手上了。

「臭小子,下次給我憋住,要是敢尿到我身上,屁股給你打爛。」

陳可兒沒忍住笑出了聲,說:「這點小的孩子知道啥。」

「這小子鬼精得很,不能小看。」劉小禾回道。

說起這個孩子,陳可兒很好奇。

「瞧著這個孩子長得挺好,為什麼他的父母不要他?」

「不是不要,而是他的父母遇害了。」現在不管是誰問這個孩子,她都這樣說,為的就是不讓孩子長大恨親身父母。

更何況她說的都是真的,孩子的爹的確遇害。

想起當初那個男人的樣子,孩子母親肯定狗帶,至於那個男人,估計也難活。

陳可兒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孩子如此的苦命,瞬間看寶兒的眼神帶著心疼,劉小禾見陳可兒心疼寶兒,笑了笑。

「這個孩子命大,以後我也會把他當做親生兒子一樣疼愛。」

「你很善良。」陳可兒淺笑,沒有絲毫的虛假和討好。

「是嗎?」劉小禾咧開嘴笑起來,殊不知她這一笑讓陳可兒看呆了。

她很美,想必小禾的父母不是一般人。

陳可人心中有了疑慮,糾結了好一會兒,終開了口。

「你既然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何人,怎不去找他們?」

「我都已經嫁人也有了孩子,何必再去打擾另一個家庭,又不是到了活不下的地步。而且認了不一定會是好事。」她話里的意思相信陳可兒能聽懂。 陳可兒小臉一變,想起那日去家裡的男子,一身綢緞,一看就是權貴人家才穿得起的衣裳。自古那些權貴家庭里的小姐講究的是門當戶對,而張雲笙自然是比不上。

看來劉小禾是捨棄了榮華富貴也要跟張雲笙在一起,傳言說她喜歡的人是劉秀才,看來現在不攻自破了。

「其實這樣簡簡單單的生活也挺好。」陳可兒笑道,在她心裡,吃飽穿暖就知足了。

劉小禾淺笑沒有接話。

……

午飯四個菜一個湯,兩葷兩素,湯是酸菜肉絲湯,這是劉阿燦跟陳可兒這輩子吃過最好的一頓飯。

劉小禾沒想到就是這一頓飯讓劉阿燦堅定了留下來的心,他也要讓自己的媳婦天天有肉吃。

吃過午飯,劉阿燦兩口子便回去收拾房屋,劉小禾在院子里喂寶兒喝奶,張雲笙刷好碗筷來到她的身後她都沒有發現。

看著媳婦專心喂寶兒,他唇角翹起都不自知。

小禾很善良,對寶兒視如己出,這樣善良的女人,他定要好好疼愛一生。

他不說話,劉小禾沒發現,這樣看著很溫馨,可惜這溫馨沒有維持一會兒就被人打破了。

陳榮金進來就在劉小禾的面前跪下。

「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求你了。」

看著兩手空空而來的陳榮金,劉小禾笑起來,起身把孩子給張雲笙。

原來在張雲笙過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只是礙於給寶兒餵奶,她才沒有吭聲。

孩子給張雲笙抱著后,轉身看著跪在眼下的婦人。

「你求錯人了,你應該去求林大人。」劉小禾冷道。

「你肯定跟林大人關係好,求求你幫我去跟林大人說一下,讓他們放了我家翠翠,我就翠翠這麼一個孩子,我不能沒有她,求求你了。」

肯定她跟林大人關係好?

「呵呵。」劉小禾笑起來,雖然在笑但是感覺很冷,笑聲落下后冷視自以為是的陳榮金,「我憑什麼要幫你?求人沒有一個求人的態度,兩手空空就想要別人幫你救女兒,是你天真還是你覺得我傻?」

陳榮金聽到話里的重點了,瞬間有了希望。

「你想要什麼,你說。」

「你家房子跟地。」

知道張翠翠的母親不會同意,所以她故意這樣說。

果然如此。

「不行,房子跟地給了你,那我們一家就沒有地方住了,不行,這個不行,你換別的東西。」

「呵呵,你當這是菜市場?還討價還價,請問你家除了房子跟地還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劉小禾諷刺。

陳榮金被哽住,家裡除了房子跟地還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房子跟地給了她,那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你這是要把我們一家趕盡殺絕。」 亡靈法師在末世 陳榮金站起來生氣的對劉小禾說話。

劉小禾見她這麼快就不裝了,挑了一下眉頭。

「別給我扣這樣的帽子,惹急了我還真的要把這個罪名做實了。」

陳榮金被她駭人的黑眸嚇得往後退了兩步,咽下口水。

「殺人是要償命,你……你敢。」

「殺人的確是要償命,但是那要看是什麼方法,我可以有千百種辦法讓你死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你信嗎?」

「你少唬人。」陳榮金雖然嘴上說不信,可是她的心在抖。

「說什麼不能沒有女兒,可是連房子跟地都捨不得,我看你女兒的價值也不如房子跟地。不願意的話就給我滾蛋,站臟我家的地,讓你舔乾淨。」 https://ptt9.com/2077/ 劉小禾呵斥。

她懶得陪陳榮金玩了。

陳榮金退到門口,覺得安全了便大著膽子的詛咒劉小禾。

「你這個歹毒的女人,以後生兒子沒屁眼,生女兒做妓。」

一陣風刮過。

「啊~」陳榮金的身體在空中呈弧形摔落。

砰~

這還沒有結束,陳榮金還沒看清楚胸前的衣服被抓連著她被拉起來,然後兩邊臉火辣辣的痛,連環巴掌打得陳榮金暈頭轉向,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劉阿燦跟陳可兒聽到外面的動靜出來,看到劉小禾在打人,吞咽口水,移動腳步去張雲笙身旁。

「她……她這是怎麼了?還有那個挨打的人是誰?」

張雲笙陰沉著臉,冷冰冰沒有一絲溫度,只是看著媳婦這般,他又皺眉,心裡擔憂。

「敢詛咒我的孩子,陳榮金你要做好準備接受我的報復,今天只是小懲,後面我慢慢陪你玩。」劉小禾鬆開手,狠狠的在陳榮金的腰部踹了一腳。

無法承受疼痛的陳榮金帶著恐懼暈了過去。

「把她丟回去,躺在這裡髒了我的地,順便把村長請來。」

張雲笙抬手撫摸劉小禾的臉,撫平她的怒顏,看到她平和下來容顏,才點頭去辦她吩咐的事情。

走過去抓著陳榮金后衣領,拖著就走。

劉阿燦不忍心看,看著劉小禾,問:「你把人打這樣,不會有事吧?」

「沒事。」她擺手。

給陳榮金十個膽子,也不可能再來找茬,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不過來了更好,讓她再活動活動筋骨。

見小禾根本不放在心裡,他也懶得多說什麼,只是好奇她請村長一家來做什麼。

「你請村長來做什麼?」

「讓村長出面幫我請幾個人把地翻了。」

聽完這話的劉阿燦愣住,問:「那你讓我過來做什麼?」

「跟他們一起翻地,後期地還要施肥養地,明年開春就要種果苗。光翻地跟施肥養地,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在明年開春前全部做好?」

「有多少地?」

「不多。」

聽到這個劉阿燦笑起來,張開嘴就要說「能」的時候劉小禾又丟出來一句。

「七八畝的樣子。」

「咳咳。」劉阿燦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立即慫,「那個小禾,你還是多請幾個人吧。

瞧著劉阿燦的慫樣,劉小禾突然覺得心情好了,哈哈的笑起來,然後回家裡去了。

劉阿燦看著就這樣回去了的小禾,愣半天沒回神,等他回神人早沒影了。

「怎麼女人變臉這麼快?剛剛要殺人似的,這會兒居然笑上了,女人真是琢磨不透。」劉阿燦搖頭嘟囔,轉身回家繼續收拾。

張雲笙把陳榮金拖回張家村引起很大的轟動,等他把陳榮金拖到陳榮金家門口的時候,村長便來了。

村長看著地上臉腫的高高不成人樣的陳榮金,皺眉詢問。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惹小禾不高興,小禾打的。」張雲笙沒有隱瞞。

周圍看熱鬧的人唏噓,覺得劉小禾下手真狠。

村長了解小禾,肯定是陳榮金說了什麼,要不然小禾也不會下這樣的重手。只是陳榮金究竟說了什麼會讓小禾如此大動肝火。

「說說怎麼回事?」

「您還是等她醒了問她吧!」張雲笙想起那句話他周身溫度直線下降,臉也鍍上一層霜。

村長感受到張雲笙身上的寒冷,看來這次陳榮金做的事情很嚴重。

「張大成,把你家媳婦弄進去,以後少惹事。」

張大成見村長這樣說,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把自家昏迷不醒的婆娘抱進去,張翠翠的事情已經讓他倍受打擊,如今婆娘被打成這樣,他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

要是有用,女兒也不會被人欺負;要是有用,婆娘受欺負也不會只能忍氣吞聲;要是有用,這個家也不會成這樣,他不怨誰,只怨自己沒用。

看著頹廢的張大成,村長嘆氣,搖頭轉身。

「小禾請您過去一趟。」張雲笙喊住村長。

村長轉身望著張雲笙,問:「有啥事?」

張雲笙搖頭,道:「不知道。」

「行,那我跟你走一趟。」

路上,村長還是沒能忍住跟張雲笙提個醒。

「你跟你家小禾說說,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下手別太狠,她這樣我也不好做。」

「好。」張雲笙應了,不過左邊耳朵進右邊耳朵出。

只要村裡的人不惹上小禾,自然就不會出事,若是來惹事自然不放過。

村長見他應了,便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