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果然和盧成纔對自己所說的一樣,盧成志果然很是記仇的記住了自己說話的內容和態度。

盧寶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當時我也是一時衝動所以纔會說出那樣的話,還請盧總不要放在心上。”

“讓我不放在心上也很容易,只要你答應替我做事,所有的事情我都會一筆勾銷,並且相比於盧成才,我會多給你一倍的薪水。”

聽起來盧成志的福利要比盧成才的好很多,轉念一想,盧成志要遠遠比盧成才狡猾很多,自己在盧成才身邊所取得成就不見得在盧成志的身上就會擁有,更何況盧成志已經把話說的很明顯,他之所以看中自己完全是因爲自己的頂撞,這早晚會是一根***。

想清楚一切的盧寶笑道:“謝謝盧總的看待,不過我在盧成才身邊呆的很是安穩,至於您所提出的條件,確實很優厚,原諒我不能答應。”

盧成志爲之一笑:“我早就想到你會這樣說,只不過沒有抱着希望罷了,既然你已經這樣說了,我也不會進行更多的勉強,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付出代價,拒絕也同樣是。”

盧寶聽後心中岔怒不已:“你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盧成志看向亮燈的房間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意思,憑我的關係要找知道你女朋友工作的地方和日程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吧?”

一聽到盧成志要對沫沫動手,盧寶的表情瞬間變的冷酷起來:“約翰也曾想過要對我的朋友動手,結果你也看到了,我早就說過,無論是誰碰我的家人我都會讓他死的很慘。”

盧成志冷笑一聲:“你越來越讓我感覺到有趣,你覺得我會把你所說的話放在心上嗎?對我而言,碾死你是在容易不過的事情。”

“盧成志,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盧成志伸出手指指向外面,只見盧成志的保鏢紛紛走了過來,站在保時捷的車旁。

“盧寶,你不會打算就這樣當着我手下人的面前對我動手吧?你要知道,就憑你剛剛所說的話我就可以讓你身敗名裂。”

倍受威脅的盧寶越來越感到憤怒,恨不得現在就對盧成志動手,僅僅是第一次見面盧成志就給盧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確繼承了盧天閎的狠毒和陰謀,不容小覷。 盧成志按下屏幕上的按鈕,只見一個造型別致的移動硬盤彈了出來,盧成志將其拿出來,搖晃說道:“盧寶,你剛剛所說的話都被記錄下來,只要我將它交給警察,你就會因爲恐嚇而被抓起來。”

盧寶的表情越來越難看:“隨便你。”

“哎喲,沒有想到你竟然這樣悠閒,不如我們換個話題好了,我知道你之所以會靠近我們盧家絕對不是想擁有一番事業這麼簡單,我對你的事情我也多多少知道一些,沒想到盧成才那個傻子竟然還把你當成左膀右臂,依我看,你有着不爲人知的祕密,我說的對嗎?”

盧成志的猜測讓盧寶後背發涼,嘴上仍然堅持說道:“盧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我希望你能夠對自己所說的話進行負責,否則就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不是嗎?”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另外,我給你提出的條件你也不用立即回答,我不着急,到時候你想好了再來告訴我就好了。”

“再見。”

在道別之後,盧寶便走下車,發現盧成志的保鏢正一臉警惕的看着自己,頗有一番不屑之意。

盧寶根本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中,只要自己樂意,他們根本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只不過在沒有任何衝突的情況下盧寶也不好對他們下手,更何況還有盧成志在現場。

在進去之前,盧寶停下腳步,發現盧成志正坐在車內友好的向着盧寶擺手,盧寶感覺到的只有深深的厭惡。

在盧寶進去之後,保鏢問道:“盧總,看起來這個盧寶也只不過如此,沒有必要讓盧總您這樣上心,尤其是剛剛他的目光,看起來很是傲慢。”

盧成志笑道:“這也是我對盧寶感興趣的原因,向來所有人都對我俯首稱臣,只有盧寶一個人敢當面對我這樣說話,你說我會就這樣放過他嗎?”

盧成志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移動硬盤丟向垃圾桶中:“好戲纔剛上演,我們走吧。”

說完,盧成志便關上車窗,駕車向前駛去,身後的保鏢則跟隨其身後。

進到房間中的盧寶便站在窗邊看着盧成志等人,當盧成志等人完全離開之後,盧寶心中才鬆了一口氣。

沫沫走過來說道:“老公,你再看什麼?”

盧寶接過沫沫遞過來的果汁,離開窗邊,抱着沫沫的嬌軀坐了下來,沫沫也就依偎在盧寶懷中。

“沒什麼,只是看一看外面的風景罷了,對了,晚上你吃的什麼?”

“其實也沒說什麼,只不過是自己簡單吃了一口而已。”

盧寶聞着沫沫頭上的髮香:“以後不管我在不在家,你都要照顧好自己,不能有任何的糊弄,你現在有一半的身體是屬於我的。”

沫沫檢修的錘了一下盧寶的胸膛:“壞老公,你說什麼呢!”

盧寶顯得有些茫然,自己並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可如今聽沫沫一說,盧寶的嘴角上揚,露出壞人特有的笑容:“你說我說什麼呢?”

沫沫立刻察覺到不安,剛準備離開,卻被盧寶用力抓了回來,兩個人就這樣躺在牀上。

許久之後,沫沫伸出手指划着盧寶的胸膛:“老公,你之前說的話是真的嗎?”

盧寶撫摸着沫沫的秀髮:“我之前說過什麼嗎?”

沫沫的表情瞬間起了變化,轉過頭有些不悅的說道:“難道你對自己之前所說的話都不記得了?”

盧寶心中叫苦不迭,不過自己實在不記得自己和沫沫說過什麼,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自己不能夠在第一時間想出來的話,恐怕就會惹到沫沫。

在這危急時刻,盧寶用讀心術知曉了沫沫心中接下來要說的話,鬆了一口氣。

盧寶笑道:“我剛剛只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罷了,沒想到你還當真了,我怎麼會忘記自己所說的話呢?”

沫沫的臉蛋變的紅紅的:“那你告訴我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盧寶一臉鄭重其事的說道:“當然是真的了,我盧寶什麼時候騙過你?我會和你結婚的,只不過要在處理好盧家的事情之後,因爲我不想讓你活在擔心與恐懼當中。”

意識到盧寶良苦用心的沫沫點點頭:“我知道,老公,我會等你娶我的那天。”

盧寶擡起沫沫俏麗的臉,在沫沫的額頭上留下一個甜蜜的吻痕:“謝謝你的陪伴。”

沫沫心滿意足的抱住盧寶強壯的身體一臉享受。

“對了,老公,高翔來找過我幾次,都說要找你有事情商量,只不過我說你一直都忙着工作的事,他也就在電話沒有再說什麼。”

盧寶爲之一笑:“看來他是在約翰的事件上找尋不到任何的突破口所以纔會想到來找我。”

“老公,雖然說那個莊重對你不是十分友好,可是高翔是個好人,如果不是他的話,碼頭的事情也不會得到解決。”

“這一點我當然知道,恰好明天我沒有什麼事情,我還是和他見個面爲好,正好知曉一下這件事情的進展。”

等到第二天,盧寶將沫沫送到了甜品店,至於夏嬌則說自己的身體不是很舒服所以便沒有去甜品店上班。

沫沫曾想陪伴夏嬌去醫院看一看,不過卻被夏嬌拒絕了,夏嬌在吃過早飯後草草吃了藥,便回到房間休息。

盧寶和沫沫對視一眼,無奈一笑,只好將夏嬌一個人留在家中。

在送走沫沫之後,盧寶按照昨天晚上所說的給高翔打電話。

此時的高翔對於約翰的死一籌莫展,接到盧寶的電話後就如同抓住了希望一樣。

“高警官,我聽沫沫說你有事情找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盧先生,我有一件事需要盧先生的幫忙。”

“讓我猜一猜,你所說的不會是約翰的死吧?”

對於盧寶一語中的,高翔有些不好意思:“沒想到被盧先生猜對了,如果不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也不會麻煩盧先生你了。” 盧寶表現的很是大方:“麻煩倒是談不上,只不過我想知道莊局長那邊知不知道這件事,我可不想到時候莊局長知道這件事情後對我有所埋怨。”

高翔連忙解釋道:“請盧先生放心,這件事情莊局長是不會知道的。”

“那這樣的話,我們在咖啡廳見面好了,前後我會將地址發送到你的手機上。”

說完,盧寶便率先掛掉了電話,將地址發送到高翔的手機上。

當看到手機上發送過來的地址時,高翔心中暗喜,在高翔看來,只要能請到盧寶來幫助自己,這件事情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接收到消息的高翔爲之一笑,迫不及待的走出辦公室,但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和剛準備進來的莊重撞在一起。

高翔立刻道歉:“對不起,莊局長。”

莊重對於高翔可以說是非常看重的,更何況碼頭的事情已經將高翔塑造爲一個全能幹警,所以無論是於公於私莊重都對高翔很好,至於撞到自己的事情也就不會放在心上。

“這也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不值得道歉,我也只是途徑你的辦公室進來看一看罷了,看你這副樣子似乎是準備出去,不知道你要去哪裏?”

倘若將自己要找盧寶幫忙的事情告訴莊重的話,莊重一定會很生氣,約翰的命案也會停滯,這並不是高翔想要看到的結果。

在思考一番之後,高翔笑着回答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只不過是我一些私事,需要我立即回去處理下而已。”

莊重信以爲真:“原來是這樣,那你回去吧,如果一天處理不完的話,我給你放一天假處理。”

“那倒不用,很快就會回來,絕對不會耽誤工作上的事情。”

聽着高翔如此敬業的話,莊重和藹的笑了起來,拍打着高翔的肩膀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回去處理吧,要不要讓劉平幫助你?”

“沒事,也不是什麼大事,我一個人處理就可以,那局長,我先走了。”

莊重點點頭,目送高翔離開,根本沒有察覺出任何的異常。

高翔心中捏了一把汗,好在莊重並沒有察覺到異常,也算是虛驚一場,連忙加快腳步,坐上車,趕往咖啡廳。

高翔將車停好後一個健步越過臺階,走進咖啡廳當中。

一名穿着正式的服務生問道:“先生,您好,請問有預訂嗎?”

高翔尋找着盧寶的身影:“沒有,不過我是來找人的。”

剛回答完,高翔就感覺服務生的聲音似乎在哪裏聽過一樣,仔細一看,原來是譁子,不免一驚,這也是高翔第一次看到譁子的真面目,燒傷的半邊臉看上去還有些恐怖。

見高翔有所停頓,譁子嗤之以鼻:“不用刻意迴避自己的內心,我早就習慣了這樣。”

意識到誤會自己想法的高翔解釋道:“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譁子面無表情道:“先生,請跟我來。”

高翔這才注意到原來自己的身後走過來一對陌生人,所以譁子纔會突然改口,自己也跟着配合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還請麻煩你帶我去找他。”

譁子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乖乖的在前面進行帶路。

同時,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譁子和高翔的特別交流,兩個人就這樣安然無恙的走在前面。

在譁子的帶領下,高翔來到了一處不易被人察覺的位置,之所以沒有人選擇這裏是因爲這裏看上去要比其他位置暗了很多,來的客人對光明都比較嚮往,所以也不會有人特意到這種地方。

譁子在將高翔領到位置之後,禮貌的伸出手後,便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

高翔在坐下來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說道:“你怎麼會挑選這樣一個隱祕的地方?”

盧寶下意識的將頭上的帽子向下拉:“雖然說莊重並不知道你來找我的事情,但謹慎一點還是有好處的,更何況我也不想讓你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煩。”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盧先生,當時我雖沒有在場,不過我也聽說了,我跟隨莊局長這麼多年,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很是清楚,他當時所說的話並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意思,關於這一點我還是可以肯定的。”

盧寶面無表情道:“關於這一點我不想再有過多的解釋,如果他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我想你不會到現在還是一個隊長,他是你的上司,你替他說話是很正常的事情。”

“並不是我替莊局長說好話,而我說的都是真的,莊局長是一個……”

盧寶毫不猶豫的打斷了高翔的話:“我找你出來不是商討莊重的事情,不要忘記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見盧寶並不想討論莊重的事情,高翔也非常識趣的沒有繼續往下說。

“是這樣的,在約翰的事情上我實在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出路了。”

盧寶毫不在意的輕珉一口咖啡道:“約翰的事情在外界有人懷疑嗎?”

“倒沒有引起外界的懷疑。”

“既然這樣的話,那豈不是很好嗎?”

“雖然說這件事情沒有引起外界的懷疑,不過我也不允許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否則我也不會找到盧先生你。”

盧寶透過帽子看着高翔,卻發現高翔沒有任何的退卻,反而堅定不移的和自己相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