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柯明德在通過掃描,緊緊將其鎖定。

神將話語忽然一頓,抬頭向人群掃視,臉色稍微有些疑惑。

柯明德心中一緊。

「就是現在!」

砰!砰!砰!

手腕穩固如同鐵鑄,槍口抬都不抬,連開三槍。

神將瞳孔一縮,漆黑的夜裡,閃爍的槍焰,無比耀眼。

他炸了眨眼,嘴唇翕動,脖子扭開一個細微的角度,喉結上下活動,最終還是沒能發出聲音。

神將的腦袋變得稀爛,就像一隻被捏碎的番茄。

他從未見識過,如此迅捷的武器。

源於人類的智慧。

「夫專諸之刺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也,倉鷹擊於殿上。」

柯明德的刺殺,比彗星更加迅捷,比白虹更加恢宏,比蒼鷹更加兇猛,沒人反應過來,頌念之聲都在繼續。

「靈魂震蕩!」

「馭鬼符!」

柯明德不再遮掩,一躍而起,兔起鶻落間,已經將神將鬼魂降服。

人群這才嘈雜起來。

「神將大人死了!」

「是他殺害了神將大人!」

「殺死他,為神將大人復仇!」

……

「退開!」

柯明德將神將的鬼魂,也就是魔樹的分魂,塞進白骨舍利,放入空間鏡,真氣鼓盪,將跪伏在周圍的人群退開,空出直徑十米的一片空地。

「殺人者,雷明也!」

柯明德使出獅子吼的法門,聲音洪亮,震驚百里。

說罷,掌上雷光閃爍,豁喇一道霹靂,電光刺出兩米,打在神將的屍體上,將其燒得焦黑一片。

修成先天,五雷掌才彰顯威力。

柯明德掃描屍首,掰下一塊指骨,抬頭一看,整片大營已經沸騰起來。

遠處火焰升騰,一道人影騰空趕來,火速靠近。

是被神將控制的神人。

柯明德不再耽擱,踏起蹁躚步,身姿靈巧,不過片刻,就消失不見。 「這是你父親遺留的神骨。」

柯明德將一個小布包遞給岐山空。

岐山空小心翼翼接到手中:

「多謝明公!」

「先生,魔樹已經被徹底根除,我們接下來去哪?」

魚芙問道。

「你看這片土地!」

柯明德指了指焚毀的森林。

「這是一塊寶地,藏風聚氣,依山傍水,靈氣充沛,能夠孕養出魔樹這般物種,足見其不凡。」

「為師接下來,打算定居在此,整治地氣,布下大陣,不會到處走動,你如果想家,自行離去即可。」

柯明德眺望空地,心中已經在籌劃陣法布局。

「先生在哪,我就在哪,還有好多東西沒有學會呢。」

魚芙樂滋滋道:「我已經開闢氣海了,先生,你說要教授我天地自然之理,人類機巧之術,什麼時候開始啊?」

「你既然慌了,明日便開始吧!」

柯明德道。

「明公!」岐山空忽然跪下來。

「明公神通蓋世,學究天人,當世無人能及,在下願供奉衣食,任由差遣,懇請明公收我為學生,傳授知識、武學!」

岐山空擁有七竅玲瓏心,根骨之佳,無人能及,頭腦亦是聰慧異常,跟在柯明德身邊近月,見識過柯明德高深莫測的手段,堪稱天人,早被其折服,此時下定決心,要拜他為師。

「你可想好了,你乃是神人,在部族中,自由自在,受用無窮,拜我為師,可就受罪得多!」

柯明德雙眼古井無波,注視著岐山空。

「我想好了!」岐山空說出了話,變得更加堅定。

「你要拜入我門下,可沒有這麼簡單,我交待給你一件事,如果你能做成,我便將你收入門牆!」

「先生請講!」岐山空喜形於色。

「現在造良氏有萬餘人,但是沒有神人庇護,我要你入主造良氏,統御百姓,並且拔除他們對於魔樹——」

柯明德忽然一頓:「不,告訴他們,魔樹已經登臨天宮,修成仙人,讓他們供奉樹神。」

他忽然想到,魔樹苦心經營多年,信仰深入人心,自己何不因勢利導,讓他們繼續信仰祭祀魔樹,來觀察祭祀對於鬼魂的作用。

況且魔樹兩個鬼魂,心意相通,正好用來實驗,作為一組對照,哪怕出了差池,用於實驗的鬼魂灰飛煙滅,也能從另一半了解信息。

「是,先生,等我的好消息吧!」

岐山空領命而去。

他在造良氏略有根基,母親兄妹都在其中,引為臂助,十餘日便定下秩序,成為部落的主宰,只是祭祀之事,還需潛移默化,深入人心。

話說神將被柯明德刺殺,大軍立刻陷入混亂,神人本來洗腦程度就不深,沒過幾日,紛紛清醒過來。

新俘虜的普通人才被洗腦幾日,也很快醒悟。

失去了神將的壓制,其中有鹽氏、有魚氏等部落的神人百姓,很快分裂,各自率部離開,重建家園,還剩八位神將與近萬百姓,返回造良氏,發覺情況大變,產生了分裂,四名神人率一半百姓離開,覓地定居,其餘人併入造良氏中。

四位新來的神將欲圖與岐山空奪權,柯明德只好出手,不消幾日,將他們整治的服服帖帖,不敢炸刺。

「這附近可有什麼珍惜礦產?」

柯明德詢問岐山空。

陣法布置,需要靈材為引,才能引動天地靈氣,布成陣法。

靈材,即是通靈之才,能夠親和靈氣。

依照對於靈氣的親和能力,靈材也有優劣之分。

例如尋常泥土岩石,靈氣的親和度較低,或者只親和某種靈氣,用來布陣,幾乎沒有效果。

然而玉質礦石、瑪瑙、翡翠、金剛石等天然寶石,普遍具有較高的靈氣親和度,用來布陣,再合適不過。

柯明德固然可以列印,只是布陣所需,不是個小數目,得不償失。

「南面有個銅礦,西面有硫磺礦和石灰礦。」

岐山空想了想。

柯明德有些失望,這些東西都不是靈材,尤其金屬,靈氣親和力極低,除非是經過祭煉的玄銅玄鐵,銅英鐵英。

不過他若有這般本事,給他一捧土,都能練成靈材。

「也罷,你派人進深山老林,找那些千年老樹,砍上幾十株給我送過來。」

積年的樹木也是靈材,只是不耐腐蝕,用不了多久,話說魔樹的主幹乃是絕好的靈材,卻被燒個精光。

「對了,這些廢銅廢鐵都給你,你去把它們冶鍊成農具,叫魚芙負責,我才教了她金屬冶鍊的知識,正好試手!」

柯明德指了指地上的破爛彈殼炮筒,揮退眾人,專心研究從三才妙氣陣中精簡來的聚靈陣。

就在魔樹的主幹處,樹根被刨出,削切成各式各樣,或埋在土裡,或立在地上,形成一個十米見方的簡陋陣勢。

「有點效果!」

柯明德站在聚靈陣中心,細細體會,好似有微風從四面八方吹拂而來。

如果說別處的靈氣濃度為十,陣法內,靈氣大約為十一,提高了一成。

「效果還是太微弱,按照這個濃度,頂多能縮減三五年時間,把神骨變成奇物,但還要幾十年,等不及。」

柯明德在陣中搭了一個石台,將魔樹的神骨,那枚木瘤子擱進去。

「限於學識,聚靈陣的結構,已經很難改進,想要提高聚靈陣的效果,有兩個途徑,雙管齊下。」

「一是擴大陣法範圍,將陣法覆蓋幾十上百里,匯聚大量靈氣,凝聚在此處,但這需要對於地貌進行考察,因地制宜,設計陣法,比這個小聚靈陣難上十倍不止,我有掃描,倒是簡單許多,還需要大量材料布陣,幾百棵老樹都不一定夠,不過這些都是水磨功夫,發動造良氏的民夫,到也不難。」

「二是提升靈材質量,找上幾十噸寶石布陣,不太可能,只好用真氣洗鍊靈材,依照養劍術的法子,使陣基通靈,這又是一個大工程。」

柯明德想想都覺得頭大,每天修鍊的時間都不夠,溫養洗鍊這些靈材,得到猴年馬月去。

「不行,我得多收一些弟子,招上個千八百個,練出內氣,一齊洗鍊。」

思路打開,一切都豁然開朗。

「靈材越洗鍊越通靈,人手足夠,這聚靈陣了了不得!傳授武學,還可以收集資料,實驗功法,研究武學,可謂一舉多得……」 做豆腐向來是個辛苦活,天還不亮,秀娥便已經收拾停當,開始點豆腐。

這是樹神在天上的同僚,神人雷明傳下來的方法,豆子吃了脹氣,不能多吃,但做成豆腐后,味道鮮美,有沒有害處,迅速征服了造良氏的人,成為他們常吃的東西。

雞鳴三聲,秀娥叫起四個子女,長子阿寬今年十七,已經是家裡的頂樑柱,該張羅婚事,秀娥常為此事操心,可阿寬卻一點不急,他想著練出內氣,好娶一個漂亮和善的大家姑娘。

早餐是豆漿、豆腐和紅薯秧子饅頭,軟乎乎香甜,這是只有阿寬能享用的美食,弟弟妹妹只能吃摻了糠和野菜的窩頭。

早餐過後,阿寬拿著鋤頭鐮刀,拎一壺涼開水,帶著弟弟,下地去幹活。

田裡有幾畝玉米,各個都有一人高,鬱鬱蔥蔥,長勢喜人,一根根棒槌十分飽滿,再過幾日就能收割。

這是神人雷明賜下的種子,產量極高,第一年還少有人種,見識過其產量,嘗過滋味后,種的人便多了起來,到如今,家家戶戶都要種上一些玉米。

可惜這種糧食太缺肥力,頭一年產量還好,到次一年地力便薄了許多,阿寬家人丁不旺,積的肥也少,侍弄這些已經十分費勁,更多的土地還是用來種紅薯和小麥,這些都是神人賜予的良種。

「大哥,你還有多久才能練出內氣?」

大日當頭,兄弟仨已經汗流浹背,正準備歇晌。

「就快了,我現在已經有氣感,最多半年,就能練到氣息境界。」

阿寬將壺裡的水一飲而盡,扛起鋤頭。

這兩年部落里的銅鐵器越來越多,聽說又發現了幾個大礦,連農具都能用上鐵打造。

「我聽說何三練成了氣息,分了五畝水田,一口豬,還得了百十斤磨好的麥子,好供養他快速練成行氣境,為神人養陣。」

「那可是水田,種的稻子又好吃又高產!」三弟年紀不大,一臉憧憬。

「想那麼多作甚?好好乾活,多抽點時間尋找氣感,等我練成行氣,家產豐厚了,供你倆一起修鍊!」

阿寬說道。

修鍊內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煉精化氣,首先要有「精」,就要好吃好喝,以阿寬家的情況,只能供得起一人修鍊。

「大哥,你修鍊的是「一脈功」,跟何三修鍊的三脈功比,那個更厲害?」老二問。

「那肯定是三脈功厲害,數越大越厲害。」老三接話道。

「也不盡然。」阿寬說:「三脈功雖然厲害,但修鍊起來更難,說不定我練成行氣境,何三還原地踏步呢,那個傢伙眼高於頂,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仗著有個練成行氣境的哥哥,就提前修鍊三脈功,要知道,神人安排人一開始修鍊一脈功,是有原因的。」

阿寬雖然這麼說,但心底還是有些羨慕,一脈功只修鍊一條經脈,修成內氣粗糙又孱弱,根本禁不得用,三脈功則高明的多,只有修鍊三脈功,才能擔任養陣的活。

他們口中的「一脈功」、「三脈功」,都是柯明德這些年的研究成果。

七年裡,他共創出了近百門功法,當然,大多數都是粗陋不堪,像一脈功這種,只修鍊一條經脈的功法,就有幾十門。

不過一脈功雖然粗糙低劣,卻極適合啟蒙,大荒中的居民,極少有識字的,手把手傳授武學,都難以學會,只有這種粗陋到極致的功法,適宜推廣。

現如今,造良氏五萬多人,人人都知道這門功法,切身修鍊的,少說也有一萬,而每天消耗內氣,溫養聚靈陣陣基的行氣境修鍊者,已經不下三千人,放在柯明德曾經去過的武俠世界,這三千人足夠改朝換代,開疆拓土。

不過全民修鍊,也帶來了弊端,部落對於糧食的消耗大增,還好柯明德有所準備,列印了一些地球上,經過代代篩選,育種改良的種子,推廣開來,現在不但滿足消耗,還有很多盈餘。

這上萬修鍊者,對於柯明德來說,就是一塊試驗田,經過不斷的研究,他已經創出一門運轉七十二條經脈的內功心法,並且推演到氣海境界。

這是什麼概念?武俠世界,各個大派,這種層次的武學都是上乘,接近絕學。

如今柯明德對於經脈武學的認知,可稱一代宗師,開宗立派,不在話下。

造良氏正中央,原先魔樹生長的位置,現在已經是一座大陣,覆蓋數十里。

幾百人正盤坐在地上,零零散散,手掌扶在陣基上,全神貫注,正以內氣洗鍊。

這些陣基,都是千年老樹的主幹,在長年累月的內氣滋養下,變得古樸盎然,靈氣充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