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柳家族長得到祝英德的承諾,內心瞬間大喜。

可是,一聽到莫宇辰這三個字,他瞬間就怒不可竭的拍了一下桌子,喝道:「那該死的小雜碎,本來我柳家是安排了一位渡劫境的強者截殺他。」

「可是沒想到他小子非但沒死,就連我們柳家的那位強者都失聯了。」

「老夫料想,肯定是那小子擁有什麼卑鄙無恥的手中,將其殺了吧。」

「不過,這件事也有可能是郡王府的人出手,畢竟他這些日子以來,跟江南郡的小郡王走得很近。」

隨後,柳家族長將這段時間以來,莫宇辰在江南郡城裡的所有事情告知祝英德。

祝英德聞言,心中著實被震撼得不輕。

對於莫宇辰,雖然他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對方的是實力,他還是清楚的。

記得當初在逆亂之海,莫宇辰可是連他身上的威勢都擋不住啊。

這才過去多久,對方竟然能擁有如此實力,就連洪無敵這個聲名遠播的天才,也敗在他的手中了。

不過,他也僅僅只是為了莫宇辰的實力感到震驚而已,並不覺得對方能有超越自己的能力。

這是他一直以來的自信。

「柳族長,你們大意了。」

「那小子的天賦雖然不弱,但是他身邊兩個人的身份可都不弱,身上都有一些保命的玉簡,尋常的渡劫境也休想傷及他們半分。」

「不瞞你說,我當初也被他們三人的保命玉簡重創,不然的話,他們早就死了,怎麼可能還會來到江南郡城興風作浪。」

祝英德捏著拳頭,渾身冒著濃郁的殺意。

「我就說嘛!」

「原來那小雜碎身上還有此等寶物!」

柳家家族聞言,瞬間肉疼地怒喝道。

雖然說,他們柳家的渡劫境強者不少,但是一個渡劫境六重的強者隕落,對於柳家的整體實力還是有印象的。

「柳族長放心吧。」

「此次前來,本少門主也帶了一些禁忌寶物。」

「我倒要看看,這一次他們要憑什麼手段逃出我的手掌心。」

祝英德深吸一口氣,森冷地說道。

「好!有少門主出手,那小子定然必死無疑。」

「對了,少門主,我現在就給柳家的人傳言,讓他們務必聽從少門主的差遣。」

柳族長不愧為活了幾百年的老狐狸,竟然就這麼三言兩句之間,將一個人情送了出去。

果然,祝英德停了他的話后,很是受用的點了點頭,抱拳說道:「既然如此,那本少門主就先在此謝過了。」

「為了防止那賊子在此逃走,本少門主就不多加叨擾了,這就告辭。」

「好,那老夫就在此靜候少門主的好消息了!」柳家族也站起了身子,將祝英德送出府外。

他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臉上的笑意瞬間變冷,陰狠地呢喃道:「小雜碎,敢弄死我柳家人,老夫要讓你不得好死!」

「哼……」

今天,若是祝英德沒有前來,他幾乎都要自己動手了。

可是,現在有一個現成的打手,他自然就不需要去操心了。

反正,他也從祝英德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來了,這祝英德肯定不會放過莫宇辰的。

對於這一點,柳家族長非常有信心。

……

陰陽古殿的地宮中。

在陰陽帝君的操控下,莫宇辰所在的地宮,三年時間又過去了。

此時的莫宇辰,渾身上下全都浸泡在靈液當中。

而那顆陰陽通天獸的內丹也懸浮在莫宇辰天靈蓋之上,緩緩地釋放出點點星輝,不斷的落在少年身上,與他融為一體。

莫宇辰咬緊牙關,忍住身上那難耐的痛癢感。

這一刻,他感覺就像有億萬隻螞蟻在啃食他的骨髓一樣,這陰陽通天獸的內丹實在是太恐怖了。

「真不愧為是天地之間的寵兒,一顆內丹竟然就能擁有如此狂暴的陰陽之氣。」

「也辛虧是我的肉身足夠強橫,若是換成別人的話,現在估計已經死了,還練個屁的槃涅金身。」

莫宇辰內心發出無限的感嘆。

他發現陰陽通天獸的稀缺,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畢竟像是如此逆天的妖獸,如果太過泛濫的話,哪裡還有人類存在的可能,天靈大陸早就被它們統治了。

噼里啪啦!

……

陡然間,莫宇辰身上爆發出一陣骨骼脆響的聲音,如同是一陣急促的雷音。

很快,莫宇辰身上的紫金之光也爆發出來,彷彿是將他身上的血液徹底點燃一樣。

此時,他體內的血液,散發著滔天的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我滴乖乖!」

「這小子到底是人還是妖獸?」

「他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橫的肉身。」

陰陽帝君感受到莫宇辰身上的血肉之氣,頓時被驚呆了。

原本他還在擔心莫宇辰的肉身能不能扛得住陰陽內丹的衝擊,可是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 此時此刻的莫宇辰,如同是一頭暴怒的神龍,身上的氣息毫不掩飾地爆發而出,讓周圍的空間震動不已。

同一時刻。

少年身上的遍布的龍鱗也爆發出無比冷厲的寒芒,如同是一片片利刃一樣,寒氣逼人。

「好可怕的龍氣!」

「要不知道提前知道,老夫甚至都以為他是一頭神龍了。」

陰陽帝君再次被莫宇辰震撼了。

他無意之間暴露的天賦,讓陰陽帝君這個萬年前的老妖怪,都忌憚不已。

靈藥池中,少年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

「混沌造化訣,給我煉!」

莫宇辰怒目圓瞪,暴喝一聲,催動著修鍊功法煉化頭頂上的陰陽內丹。

剎那間,強大的陰陽通天獸內丹被莫宇辰的混沌造化訣煉化。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對於這樣的結果,莫宇辰他並不驚訝。

因為你要知道,混沌造化絕可是他那個神秘師傅傳給他的功法,凡間一顆小小的妖獸內丹,怎麼可能擋得住它的煉化。

緊接著,莫宇辰調動陰陽內丹被煉化的那股力量,開始融入自己的經脈之中,正是進入了槃涅金身的關鍵時期。

「還有兩天時間。」

「只要堅持過去,我便成功了。」

莫宇辰臉上憋得通紅,忍住自己身上難耐的痛癢感。

他知道,只要自己將槃涅金身修鍊成功,那他的實力將會再次提升,到時候參加群雄逐鹿盛會,也會更加的穩妥。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群雄逐鹿盛會過後,帝央秘境便在等著他們。

要知道,帝央秘境可是天靈大陸的天才集中營,如果他不提前未雨綢繆的話,那到時候可就危險了。

莫宇辰向來就一個最求至極的人,他可不希望自己被別人比下去。

……

轟隆隆!

忽然間,一道極其狼狽的身影飛出了爆炸中心,狠狠地摔在地上。

周圍的那些武者們見狀,紛紛驚懼萬分的散開。

很快,凌正陽衝出爆炸中心,傲立在虛空之中,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身上的氣息無比的狂暴,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而倒在地上的洪無敵,則是滿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眼神中充滿憤慨。

「看來你這段時間以來,修為也長進了不少啊!」

「可惜,就你這點實力想要與我抗衡,還不夠資格!「

凌正陽語氣淡漠地說道。

洪無敵聞言,怒得幾乎要將牙齒咬碎,雙拳捏得咔咔作響。

沒錯,他又輸了,而且是被凌正陽碾壓性的擊敗,就像是莫宇辰擊敗他一樣。

此時此刻,洪無敵心中無比的失落。

一直以來,他在江南郡都是頂尖的天才,可是僅僅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卻接二連三的被人擊敗,這對他的自信心,無疑是一個慘重的打擊。

遠處,江南郡的那些天才們,一個個搖頭晃腦的嘆息著。

他們感嘆洪無敵真的是生錯了地方,以他的天賦,倘若是出生在別的郡城,那他可能就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天才。

可是,江南郡城這一代中,不僅出了一個柳相,而且還有一個凌正陽。

而且,這兩個人不管是實力還是在家勢背景方面,都不是他洪無敵可以比擬的。

「哈哈……都給我去死吧!」

猛然間,蛟炎的聲音從不遠處的人群中傳來。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在場的眾多武者見狀,連忙望了過去。

https://tw.95zongcai.com/zc/64389/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只見此時,那些圍攻蛟炎與張慕白的武者們,全都被蛟炎一記卷身抽飛,重傷落地。

而在人群中央的蛟炎,雖然渾身的傷勢不輕,但是他卻非常興奮地大笑起來。

多久了,他這股怨氣已經憋了多久了。

今天,終於讓他痛痛快快的發泄出來。

「那是誰?怎麼實力也那麼變態,竟然以一己之力,抗衡將近二十位出竅境九重的強者。」

「他就是蛟炎,傳說中江南郡城的第一暴露狂……」

「什麼……他就是蛟炎?」

……

周圍,那些還有一戰之力的武者們,全都驚嘆不已。

就連倒在地上的洪無敵也不例外,同樣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個曾經的手下敗將。

不久前,他曾經在蛟炎受傷的情況下羞辱他,可是今天,對方卻無強勢的站在他不遠處,讓所有曾經嘲笑他的人仰望。

「哈哈哈……好樣的!」

不遠處的凌正陽見到這一幕,頓時開懷大笑起來。

他此時內心也徹底被蛟炎鎮住了。

要知道,前不久那要程度屈辱,要是換成常人,心態能不崩就已經燒高香了。

可是蛟炎他卻像個沒事人一樣,不僅靠著自己克服心魔,就連修為也更上了一層樓。

「哈哈哈……」

蛟炎聞聲,暢快地笑了起來。

他這一刻的笑容,非常的真摯,誰都能感受到他的豪邁。

「二哥,你別笑了,我都要死了!」

張慕白躺在不遠處的地上,聲音極其幽怨地哀嚎著。

蛟炎聞聲,連忙收起他那狂妄的笑聲,跑去照顧他的三弟。

而這一刻,在他們兩人的連續發威下,靈宮內瞬間也安靜了下來,沒人再繼續打鬥。

洪無敵求助地看著遠處那安然打坐柳相,希望他能出手。

可是對方卻好像是死人一樣,竟然毫無動靜,依然緊閉著雙眼打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