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柳淮安買了兩塊用稻絮花做成的餅,其中一塊遞給了項天笑,另外一塊叼在嘴裡輕聲說道。

「沖著你們來的?」

柳淮安一邊咀嚼一邊斜乜了項天笑一眼。

「謝了。」

項天笑接過來咬了一口,點了點頭,「不過……這幾股都充滿了血氣,我……應該不認識這些人。」

「不認識?」

柳淮安怔了怔神,「那是跟思晚有關的?」

「等一下,思晚和阿籬呢!」

這個時候,兩人才意識到,原本在他們面前的慕思晚和柳東籬突然間消失不見了。

「該死!」

只顧著感受那股氣息還有跟柳淮安說話,項天笑竟然一時間沒去注意他們兩人,卻沒想到竟然消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

但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無論他們怎麼找,始終找不到他們的身影。

好像從來就沒有來過一樣。

夏沁城也就只有這條街才能欣賞到飄絮的景象,所以全城的人基本上都會聚集在這裡,也顯得非常擁擠。

「天笑。」

突然,柳淮安拍了一下項天笑的肩膀,嘴巴靠近他的耳朵輕聲說了起來。 嗖!嗖!嗖!

相比於之前繁華的街道,別的街道就顯得冷清無比,而在其中一條街道上,幾道身影正在不停地穿梭著。

「沒想到這小娘皮居然有人外人境的實力,這下子算是賺到了!」

過了一會兒,幾道身影停在了一扇鐵門面前,夜光照在了他們的身上,雖然看不清他們的臉,但是卻能夠清楚地看到,有一個人腋下分別夾著兩個人。

赫然便是昏迷過去的慕思晚和柳東籬。

「另外兩個沒有抓到,實在是太可惜了,那裡人太多,不好下手。」

「管他呢!有這兩個人在,我們這個月,也算完成了任務。」

噶!

說著,其中一個人伸手推開眼前的那扇鐵門,幾道身影便隱入那黑暗之中。

嗖!嗖!

就在那幾人走進去之後,兩道身影突兀般出現。

「看來真如你所說的那樣子,慕思晚和柳東籬真的被擄走了。」

「那是……因為阿籬以前整天守在我身邊陪我煉丹,他身上的氣息我實在是太熟悉了,當時我的鼻子就聞到了一股氣息,這股氣息夾雜著他身上那令我再熟悉不過的丹藥味。」

「你的鼻子還真的是狗鼻子。」

「要不是因為我的狗鼻子,我們恐怕還會漫無目的地尋找他們兩人的身影。」

「厲害厲害,在下佩服。」

沒錯,這兩道身影便是悄悄趕過來的項天笑和柳淮安兩人。

「不過……你還真的令我驚訝啊!你的身上明明沒有修者的氣息,速度居然跟得上我,你很不簡單。」

柳淮安笑了笑說道。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你懂的。」

說著,項天笑便握在鐵門的門把手上,用力一轉。

咔!

那鐵門直接被項天笑給蠻橫地扯開了。

「滴!恭喜宿主觸發任務,拯救慕思晚柳東籬,任務完成獎勵:1000經驗值,任務失敗懲罰:兩人淪為笑指天的奴隸。」

就在項天笑邁步走進屋子裡面的一瞬間,腦海中的系統提示聲響起。

奴隸?

笑指天?

到底是誰?

聽到這裡,項天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

一旁的柳淮安問道:「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其他的東西。」

「你知道笑指天嗎?」

項天笑一臉凝重地問道。

柳淮安聞言,眯著的雙眼竟微微睜了開來,眼底的精光一瞬而過。

「當然知道。」

「說說看。」

「……」

……

「原來如此,那就有點麻煩了。」

項天笑臉色陰沉了下來,「為什麼會被那些人給盯上,明明跟他們沒有什麼交集。」

「像他們這種人,不是交不交集的關係,對於他們來說,這個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他們的獵物,而他們自翊為獵人。」

「殊不知,獵人一旦進入某些獵物的地盤裡,一個不小心的話,可能會成為獵物口中的食物。」

柳淮安的眼睛重新眯了起來,嘴角輕揚。

「比如……我們。」

項天笑也配合他說了一句。

「你不簡單,也很有趣,和你成為朋友真的很不錯。」

柳淮安伸出了自己的手。

項天笑微微笑了笑,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

「那麼……獵物狩獵……開始了……」

…….

咔擦!

砰!

一間大牢的鐵門打了開來,緊接著,兩道人影被扔了進去,赫然便是被抓走的慕思晚和柳東籬。

砰!

鐵門再度被關上。

「唔……」

這個時候,原本躺在地上的慕思晚緩緩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只見她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坐了起來。

「我……我到底怎麼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環境,一時間,慕思晚立刻回過神來。

「這……這到底是哪裡!阿籬!」

四處張望著,慕思晚發現柳東籬正睡在她的身邊,讓她不禁鬆了口氣。

「阿籬……阿籬……」

「怎麼了?思晚姐姐!」

柳東籬被慕思晚給晃醒了,揉了揉自己惺忪的雙眼。

「我們被抓了。」

「什麼!」

聽到被抓,柳東籬立刻清醒了起來。

「沒事的,思晚姐姐會保護你的。」

慕思晚緊緊抱著柳東籬,嘴裡喃喃地說道。

「思晚姐姐,我……我們是不是會被壞蛋給吃掉。」

說到底,柳東籬還是一個小孩子,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會害怕,所以便忍不住緊緊抱著慕思晚的嬌軀,身體猶如觳觫般顫抖著,帶著哭聲說道。

「不會的,有思晚姐姐在,不會有事的。」

說完,慕思晚便環顧了一下周圍的一切。

牢房一眼就能望盡,除了地上的一些草垛之外,再無其他。

「看來……只能強行破開這道牢門了。」

慕思晚打定注意,鬆開了摟住柳東籬的手。

「阿籬,等一下啊思晚姐姐,思晚姐姐帶你出去。」

我願意 說完,便邁步來到了牢門跟前,深呼吸了一口氣。

砰!

猛然間抬腿踢了過去,牢門發出了一聲悶響,但是卻紋絲不動。

「這……這是精鋼!」

慕思晚伸手摸了摸牢門,美眸不由得瞪大了開來。

啪!啪!啪!

突然,一道鼓掌的聲音傳來。

「沒想到居然此物,還不錯。」

一道人影緩緩出現在慕思晚的面前。

一襲華麗的衣裳套在他那肥豬一般的身上,每根手指都戴著一枚亮閃閃的戒指,說話間動起嘴唇,嘴裡鑲著兩顆金色的門牙,渾身充滿了暴發戶的氣息。

「你是誰!」

慕思晚一臉冰冷地說道。

「長得真漂亮,不錯……不錯!」

胖子那侵略性的目光在慕思晚的身上遊走著,最後點了點頭滿意地說道。

「我說了,你到底是誰!」

胖子的目光令慕思晚一陣厭惡,語氣更加冰冷起來。

但是她卻絲毫不敢亂動,因為她從這名胖子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很強!

這胖子很強!

但是沒有比她強多少。

慕思晚也沒有料到今晚會出現這種情況,根本就沒有把她的武器帶出來。

要是有武器在身,就算應對眼前的這名胖子,也有了一絲底氣。

只見胖子扯了扯自己身上那華麗的衣服,臉上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意。

「笑指天夏沁城分部,金大牙。」 「下三流,笑指天!」

慕思晚的目光不由得瞪大了起來。

「喲!沒想到你居然還知道下三流,看來……你也不簡單啊!」

金大牙也沒有想到慕思晚居然知道笑指天,稍微有些驚訝起來。

「在明派裡面人人喊打的組織,誰會不知道,似乎……在暗派裡面,你們笑指天似乎也很不受待見啊!」

慕思晚不留痕迹地退到了柳東籬的身邊,一臉冰冷地說道。

「人人喊打?我勸你還是不要多說為好,難道你不知道禍從口出嗎?」

金大牙臉上泛著一抹冷笑。

「只要把你給賣了,我離成功又更近了一步。」

「你……你打算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