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格雷斯嘀嘀咕咕的跑回去了,原有的一百五十米設計被格雷斯推翻了,改成了一百二十米的設計,而精靈之城的設計人口一下子就提高了兩倍,老劉原本是按五萬人城市設計的,現在變成了十萬人的中型城市了。這個啼笑皆非的結局是老劉根本想不到了。

一直睡到正午時分,老劉餓醒了,懶懶的躺在自己的樹屋裏,啃了幾個安德莉亞送來的水果後,老劉才起身下樓,老婆們一如既往的在打麻將,克洛麗亞贏得金幣都能坐在屁屁下當凳子了,幾個人都沒有理會老劉,任憑他獨自出了屋子。

“大姐,我們是不是有點過分啦,你看哥哥今天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哦。”

阿黛兒打出一張二餅後才曼斯條理的說到。

“還不是爲了這個死丫頭嗎,你不說快點勾引老公,我們都盡力在幫你啦。”

阿黛兒說完就在克洛麗亞的頭上戳了一下。

“夫人我”

“還夫人夫人的,我們都看你人好纔想着成全你的,你不是也喜歡他嗎,今晚給你個機會,到他房裏去勾引他,只要他動了你,就一定會娶你的,到時我們姐妹一起多開心啊,就這麼定了,回頭奧莉薇婭準備好龍犀肉,露莉幫克洛麗亞化妝,我去找一套勾人的衣服來,哎!別動手,我胡了!”

四個美人兒一起算計老劉,安德莉亞也早就被幾個媽媽給收買了,老劉今晚想不就範都難嘍,他註定是要娶這個36D的漂亮粉絲兒當老婆了。

與此同時,老劉騎着阿福出現在外城,這裏全部都是狼人再負責建設,達芬奇正和安庫尼在指揮建設城牆上的防禦塔,由於狼族現在還不能徹底相信,老劉暫時不會派精靈怒火的戰士或是終結者,參與這裏的日常防衛工作,最多是派一些手下在這裏做監工或者監軍,八大金剛就是這第一批。

“海恩斯參見主人!”

八個人分佈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裏,城頭上只有海恩斯一個人在看守。

“海恩斯,你的老婆最近對你如何呀?”

海恩斯難得發呆一次,這下就給老劉問愣住了,怎麼主人關心起我老婆來了,難道是想要回去嗎?

“回稟主人,我老婆對我很好,把我的金幣都給整理的很規矩,家裏也收拾的很乾淨。”

“哈哈哈哈,是把你的金幣收的很乾淨吧?海恩斯,我們主僕一場也有快三個月了,這段時間你一直跟着我東奔西跑的,我早就想給你找個老婆,安個家了,原來我想你做這個精靈外城的城主,但是我想你一定不會同意吧?”

海恩斯一聽老劉要讓他做城主,連忙給老劉跪下了。

“主人,您不要海恩斯了嗎?我還要跟隨您去殺教會的混蛋呢,請主人一定不要丟下海恩斯啊!”

“我不說了嘛,是原來想過的,不過你不當城主也行,你那七個兄弟就留下,替我來管理這個城市吧,他們也都娶了狼族的老婆,想必管理起來會容易一些的。”

海恩斯把義氣二字一丟,當下就出賣了幾個兄弟。

“我那幾個兄弟雖然看着傻,但都是管理城市的好手啊,主人您太有眼光了。”

老劉給了海恩斯一個任務後,就打發他離開了,至於安排剩下幾個傻大個的事情,老劉決定自己再觀察一下,把城市各方面的工作分給他們七個人,這幾個人都和海恩斯一樣看着傻,但是心眼兒多着呢。

“安庫尼,召集你的族人過來,我要開會了。”

安庫尼早就看到老劉了,不過老劉沒叫他,他也不敢過來,就在一邊等着老劉吩咐,現在老劉下令,安庫尼立馬跑去召集族人了,很快一萬多個狼人都聚集到城門下,等着老劉給他們分派任務。

“你們這些狼人是我兄弟的族人哈,我也不能太刻薄了你們,而且作爲給你們的考驗,在過去這幾天的時間裏,你們表現的都不錯,所以我決定暫時把這座精靈之城交給你們來打理,具體的工作就交給你們的族長安庫尼來分配,你們在這裏工作的期間,我會按照每天一個金幣的標準給你們發放工資,同時也會按照世界上最公平的價格供應你們生活物資,暫時就是這些了,繼續工作去吧。”

老劉的話無疑是一顆重磅**,當時就有好多狼人被鎮昏了,這些昨天還爲了生存擔憂的狼人,只是在老劉一念之間就過上了小康生活。野狼城的年人均收入還不到三十金幣啊,現在一個月就三十金幣啦?這還是苦力嗎?是長工嗎?

“謝謝殺神大人的恩賜啊!”

安庫尼最先回過神來,連忙跪下磕頭啊,這哪是仇人啊,這是再生父母啊!

“不必謝了,待遇是你們自己爭取來的,想謝我就好好的建設城市吧,我想除了這裏,世界上也沒有你們的容身之處了,接下來就先建設居住區吧,每戶給你們五十平米的面積,位置就在南城一帶,需要用什麼材料可以找達芬奇大師商量一下,這段時間你們的吃穿還是我來負責,工資照付。”

安排完狼人的事情,老劉開始仔細的檢查起這座外城來,由於外城是以防禦爲主,所以達芬奇是按着歷史上最著名的馬起諾要塞來設計的,城牆的厚度高達五十米,上面除了有箭垛女牆,還有十個大型的箭塔,離近點兒看都跟小城堡似的。老劉又進到箭塔裏面看了看後不禁感嘆,這要是沒有火炮之類的攻城武器,想拿人命填下這座外城,怕是隻能等到城裏糧食耗盡了。

巨獸郡主城裏,米爾頓正在發表講話,聽衆就是他手下那些個近衛隊員和一些基層軍官。

“劉易斯先生摧毀聖德蘭邊境小城堡的事情,大家肯定都已經聽說了,來自教會和聖德蘭帝國的報復,大家肯定也想到了,作爲你們的國王,我現在宣佈,金倫思進入戰爭狀態!城內所有人員不許隨意出城,都把城門給我看緊了,還有把你們的盔甲刀劍都給擦亮!另外告訴你們的手下,這次我們和精靈怒火傭兵團一起做戰,要大家都給我精神點兒,誰丟了金倫思男人的臉,軍法處置!”

軍官們聽到要和精靈怒火傭兵團一起戰鬥,一個個纔來了精神頭兒,不然就巨獸郡這點人,打個狼族強盜都費勁,要對抗教會和聖德蘭的聯軍,那也就是等着送死。

聖.德蘭東部的聖山上,教皇拿着比利.德蘭送來的書信,神情出奇的平靜。對於漢斯的死,他早就感覺到了,現在只不過就是再次證實一下而已,和老劉的想法一樣,他也想把這次的爭端擴大,不過目的卻不是想通過聖德蘭那些軍隊取得勝利,而是另有一個驚天的陰謀。

“通知湯普森皇帝,要他召集聖德蘭全部的軍隊,和我們教會騎士團一起備戰,等我請到神諭之後,就開始討伐金倫思的異教徒,同時通告大陸上所有信徒,是時候向光明神奉獻的時候了,要他們來聖山和我一起聆聽光明神諭,共誅妖邪。”

湯普森.德蘭聽到教皇的旨意後,就把兒子的書信塞進壁爐裏了,開始給遠在邊關的比利寫了一封回信。

“比利我兒,帝國與精靈怒火的衝突以不可避免,爲父已經接到教皇的命令,集全國兵力對巨獸郡發動攻擊,你身在邊關當速謀對策,早日脫身事外,爲我德蘭家保留血脈。各種緣由不便細說,但你要切記不可再回德蘭帝國。”

湯普森爲了擺脫教會的控制,早在十年前確定皇儲時,湯普森就把這個最聰明最懂事的兒子派到邊境去,而不是立爲皇儲留在自己身邊,當時還想着會有一天找機會東山再起。不過看如今的形式,德蘭帝國的衰敗已經在所難免了,到時自己這個傀儡皇帝也就算當到頭了,只能趁現在還有一點時間,讓兒子脫離聖德蘭,到別的國家另尋機遇去。

湯普森的擔心並不多餘,自己那三百萬軍隊已經在教會的光環下,養尊處優數十年,別說是對陣滅世殺神的手下,就算是強盜土匪都沒打過幾次,可以說失敗從教皇下令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而這些軍隊現在已經是德蘭家族的全部家底兒了,如果到時來個全軍覆滅,那麼德蘭家族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肯定是連個傀儡都沒得做,教皇可以隨便找個殺手把自己宰了,重新在聖德蘭的土地上建立一個真正的教會國家。

所以湯普森懷疑這次戰爭根本就是教皇的一個藉口,派人招惹那個滅世殺神,然後借他的手清除掉德蘭家的殘存勢力,最後再光明正大的佔領整個聖德蘭 或許到時連名字都換掉了,改叫什麼呢?教會帝國還是教皇帝國?一場牽動整個世界的戰爭,就在幾方勢力的謀劃下醞釀着,誰會成爲最終的勝者呢?留給諸位自己想吧。(全書完)

扯淡完畢,繼續講故事,幾方勢力現在各懷心思準備世界大戰,幾方勢力中老劉的目的是,藉着這場戰爭給精靈之城立威,徹底消除世界上那些敵對勢力的威脅,順便實現自己世界第一軍火商的夢想。

米爾頓的目的是藉着這次世界大戰,多搞一點戰爭賠款啥地,好擺脫窮苦的生活,再借機收服兩大家族,當上真正的金倫思國王。

教皇的目的更簡單,因爲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暫時涉狼也不知道。

湯普森現在只想趁亂讓自己的兒子比利脫離聖.德蘭,擺脫教會的控制,自己再闖出一片天地。

同樣得到這個消息的還有世界上各大組織的首領,他們雖沒有太大的能力,但是也都想在這次戰爭中得點好處,商會首當其衝,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囤積糧食裝備等戰略物資,準備賣給參戰的雙方。

戰士工會則是忙於做等級評定,因爲有很多光明信徒都想去參戰,捍衛光明,不過現在測試用的鐵板明顯是薄了許多,很多人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等級徽章,等級高價錢就高,所以戰士工會也算是海撈了一筆。

盜賊工會之前因爲老劉大鬧黑爾塞絲和烈焰城的事情,被烈焰帝國制裁的元氣大傷,現在也想借世界大戰恢復一下,所以就組織人手在世界範圍內收集各種情報,賣給需要的人,因爲張正雙方的牽連甚廣,所以這個買賣現在也是相當賺錢。

半獸人的族長達卡爾開始藉機聚攏那些散落在外的同胞,準備等着老劉一方首戰告捷後,就着老劉的風頭宣佈建國,他自從見過火神炮之後,就對老劉崇拜至極,所以對於世界上流傳的一些,老劉必敗的傳聞根本置之不理。

蛇人族的族長絲葛利現在是唯一一個舉棋不定的人,由於他的手下有很多都在各國的暗殿工作,所以消息比別人都靈通,無論從雙方領地上居民人數的對比,軍事實力和全世界的態度上看,老劉和米爾頓必敗。他們只有一城可守,兵力五萬,還遭到大陸上半數以上的民衆仇視,另外在他們身後還是之前就打過一次的烈焰帝國,現在的老劉可以說是要接受來自全世界的挑戰也不爲過,所以斯哥利已經不敢把籌碼壓在老劉身上啦。

最後就是昆頓,由於事情被老劉瞞下了,所以等到消息傳到達拉特的時候,已經是老劉派兵摧毀小城堡後的第五天,這時教皇已經宣佈了討伐異教徒的命令,昆頓和彼得威廉姆簡單的分析了一下形式後,都發現老劉這次有點玩大了,算上光明教徒和聖德蘭的正規軍,老劉幾乎要面對一千萬人的攻擊!這裏面還有教會的神級和聖級。

“彼得呀,這次咱們就算不死也得扒層皮了,劉易斯的禍闖的太大了。”

彼得深知這一千萬人是個什麼概念,當年他在金倫思閱兵的時候,只一百萬人都是漫山遍野的看不到邊際,這要是一千萬人……

衆人都憂心忡忡的時候,老劉那個惹禍精依舊在忙着搞建設,他從地球帶來的新科技新方法,在這破敗的異界大放異彩,勤勞質樸的矮人只用了短短的三天時間,就修建了三萬多間住房,雖然牆面看着有些歪歪扭扭,但是矮人們一個個都非常開心,很多都直接找到心儀的位置直接住下,連地下城裏的家當都不要了。

爲此老劉不得不又修建了一個小型的木材加工廠,把採伐回來的木材加工成半成品的桌椅牀等,分發給矮人們自己拼裝傢俱。這樣一來老劉前世學的木匠手藝又得以流傳,這無疑給萬能神使大人的光環上又增加了不少神祕感。 由於木材廠的工作很危險,所以老劉在給出每天五十金幣的高工資後,就把這間工廠的運作交給了安庫尼了,這也給了狼族一次發展的機會,加以時日後的七匹狼牌傢俱,那都得是貴族才用的起的高檔消費品。可是矮人們卻一直因此鄙視狼人的手藝,認爲他們都是用矮人的傢俱練出手來的。

忙完了木材加工廠的事情,老劉已經很累了,由於之前老婆們都不方便,所以這四天里老劉一直是走到哪住到哪。即斷了對女色的念性,又深入基層體查了民情,真可謂是一舉兩得,但是眼看着六天的時間到了,老劉的心裏又開始長草了,家裏的老婆輪流在他眼前閃過,看來今晚是免不了要好好的哈皮一番了。

老劉帶着餐廳裏製作的幾種美食,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樹屋,和每回一樣,老婆們依舊是在打麻將,不過這次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連克洛麗亞也都穿着真空裝,雖然是面布料子做的睡衣,胸前兩個凸起也明顯可見,克洛麗亞也感覺到了老劉的目光,但是除了兩頰發紅之外,並沒有遮遮掩掩的動作。

“老公啊,你褲袋裏裝的什麼呀,怎麼會動啊,是不是又給露莉帶了什麼寵物回來呀?”

阿黛兒在老劉身上瞄了一眼後指着小老劉的位置問到。

老劉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連忙捂着小老劉跑上了樓,在他身後立刻就傳來了三個老婆的笑聲。

“太不像話了,怎麼能這樣拆我的臺呢,這個阿黛兒今晚一定要狠狠的打屁屁才行。”

老劉一邊叨咕着,一邊把小老劉掖好了,又緊了緊褲腰帶,才重新下樓來。有克洛麗亞在場,老劉也不好嘴花花,只是要老婆們速戰速決,打完麻將好開飯。

“老公啊,上回我們帶回來的那個水之靈你還記得吧。”

老劉正盯着奧莉薇婭的葡萄吞口水呢,聽到阿黛兒問話,就哼了一聲算做回答了,阿黛兒又接着說到。

“那個小東西好有孝心哎!昨天說想替我們在樹上弄一個蓄水池,倒時就可以製造一個室內的小瀑布,留着我們冬天洗澡了,安德莉亞也答應幫忙改建樹屋,現在就等你同意了。”

“好啊,好啊,真是太好了。”

老劉繼續瞄着幾女的桃子,喉結不時的動一下,也不知是餓的流口水還是怎麼的了,幾個老婆都明白老劉的心思,對於這樣欺騙老劉也都很不安,於是早早結束了牌局,開始吃晚飯。

“老公啊,一會兒瀑布弄好了,我們想試一下哦,可不可以在外面等我們一會兒啊?”

老劉想說要一起進去洗,可是克洛麗亞在邊上坐着呢就沒敢說,只是應了一聲就繼續摟菜,吃着吃着老劉才覺得不對,爲什麼洗澡還要請示我啊?

“阿黛兒,那個洗澡的地方在哪呀,聽你說好像是在樹屋裏吧?”

“哥哥,浴室就在你房間裏,你那裏是頂層,弄着方便,現在安德莉亞可能都弄好了,吃完飯我們就上去看看。”

呃!把我房間改成浴室啦!那我住哪呀?我以後怎麼和老婆們一起哈皮呀!老劉丟下手中的麪包果就跑到自己房間去了。晚了!老劉的大房間現在就剩下三分之一了,其餘的地方都被一個巨大的木質浴盆給佔了。

何以念一葉扁舟 “安德莉亞!你這壞孩子,看我怎麼打你屁屁!”

一直都不做聲的安德莉亞聽到老劉發火了,連忙解釋道:

“爸爸不要打屁屁啊,人家是爲了爸爸才這麼做的,是媽媽們說以後要和你在水裏玩打屁屁,我才答應的,它們還說你知道後會獎勵我的。”

“這樣啊,看來媽媽們這幾天也很想我嘍,桀桀桀桀,好,就給你獎勵,說說想要什麼吧,我的乖女兒。”老劉聽完解釋立刻變臉。

“我什麼都有了,暫時想不到要什麼獎勵了,以後再要行嗎?”

怎麼說安德莉亞只是一棵樹,除了水和陽光她還真的不需要什麼獎勵了,於是老劉就欠下了安德莉亞一個獎勵,也不知以後人家會問他要什麼。

接下來幾個美女在老劉的房間裏盡情洗白白,老劉是一如既往的在樓下偷看,不過這次老劉好運到頭了,幾個美女洗了一會兒就開始聊天,眨眼之時就把老劉出賣了。

“姐姐,你說老公現在幹什麼呢?”

奧莉薇婭的身材最苗條,甚至都有些弱不禁風的感覺,現在盤起頭髮來,看着更加憐人了,老劉恨不得從水裏鑽出去把她現在就給吃掉。

“那還用說嗎,一定是在樓下偷看嘍,他都幾天沒回來了,不饞死纔怪。”

克洛麗亞一聽說偷看,連忙把胸口捂起來了,可是36D可不是想藏就能藏起來的,捂着這裏,那裏又露出來了。

“克洛麗亞,別捂着了,就你身上那點東西,早都給那個色鬼看光了,以前怕嚇到你我們纔不說的,我老公會透視的,隔着衣服就能看到。”

阿黛兒說完還在克洛麗亞的身上揩了下油。

“那我怎麼辦啊?我,羞死啦!”

“誰碰到她都是一樣了,看你是姐妹才說的,奧莉薇婭和他認識的時候還蹲在樹杈兒上呢,想想都好笑哦。”

阿黛兒的魔抓摸摸這個弄弄那個,最後惹起了三女的反抗,一起收拾了這個惹禍精一頓。

“克洛麗亞,不用在意的啦,反正你喜歡他,就嫁給他好了,不然可就吃大虧了,你要是同意啊,我們今晚就成全你哦。”

阿黛兒終於是說出來了,克洛麗亞雖然知道早晚會有這一天,但是也羞得不敢說話,小美人家教極嚴,對這些事情都一無所知,不過克洛麗亞還是點頭同意了,小美女心裏現在百味交雜,對老劉有崇拜,有恐懼,還有來自家族的使命,總之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安德莉亞,你不是會用那個什麼魔法把我們從房間抓來嗎,等一會我們走了,你就把你爸爸抓來吧,嘻嘻!”

就在三個老婆的刻意成全下,老劉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克洛麗亞,不過這樣還不足以平息老劉心裏的**,最後還是把四個老婆都弄到自己的房間裏,瘋狂了半宿纔算完事,第二天一早,老劉就向克洛麗亞許願,只要戰爭一結束,馬上就找卡斯特羅提親,正式迎娶克洛麗亞。

“嘻嘻!怎麼樣,小美人,姐姐沒騙你吧,不過好事可不光這些哦,回頭還要讓老公給你做一套裝備哦,我們都有的,要是你沒有就吃虧了,給姐姐說說你都會些什麼,回頭姐姐幫你要。”

克洛麗亞還真就會點不同尋常的東西,是啥呢?當然是魔法嘍,不過克洛麗亞的魔法並不被家族重視,作爲一個戰士世家的女兒,克洛麗亞跑去跟沒落的法師學習魔法,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所以她這個天賦被他爹給埋沒了。

“我,我說了姐姐們不許笑話我,我是水系的,水系的初級法師。”

“呃!豪斯特家居然出了個水系的法師!那你不成了家族的剋星了嗎!”

“都說了不許笑我嘛,我從小就這樣,所以我爸爸什麼都不讓我學,所以我自己現在只會用冰箭,所以我就只是個初級法師,所以所以……”

克洛麗亞所以了半天,也沒弄出個所以然來,和幾個姐姐比起來,克洛麗亞的確是最沒用的一個了,不過女孩子要那麼厲害有用嗎?又不用上戰場去拼命。

克洛麗亞這個疑問馬上遭到了三個姐姐的鄙視。不要忘記她們都是神使夫人特戰隊的成員啊,老劉之前可是說過的,這個特戰隊就相當於護國戰神般的存在,一旦有別人都搞不定的事情,就該是老婆們大顯身手的時間了。奧莉薇婭是三個姐姐中反應最激烈的,她的隊長可是拿精靈族長換來的,要是來上這麼一個拖後腿的姐妹,這個隊長的臉可就丟大了,在狠狠的教訓了克洛麗亞之後,奧莉薇婭就走了,衆人還以爲她真的生氣了呢,結果等到奧莉薇婭回來的時候,帶着一個可以迅速提升實力的寶物,塞給了克洛麗亞。

“姐姐,給我一個水碗幹嘛呀,雖然這碗挺漂亮,但是哎呦!”

克洛麗亞話沒說完,就被一邊兒的阿黛兒給戳了腦袋,疼的直哎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