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楊一凡一米的距離都沒有他這樣害怕,他卻自己先行奔潰了。

本來相比較而言張哥存活的理會比楊一凡還要大上不少,他完全有時間讓回程卷讀秒成功的,可是他最終還是沒有堅定的相信楊一凡。

他的死,可以說是自取滅亡。

在張哥奔潰向著蠍子衝過去后,楊一凡看著眼前的黑暗,感受著蠍子衝過來的凌冽氣勢,心情卻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自己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只能交給老天了。是死是活,就在這一秒鐘了。

一股還帶著血腥味道的味道最先進入了楊一凡的鼻孔,楊一凡知道那是之前被砸死蝙蝠的味道,看來它們就算被砸死也難得全屍,不知道一會兒自己會不會也這樣。。。

腥味后那股氣勢更濃,向著楊一凡撲面而來。凌冽的氣勢打在他的臉上就似刀刮一般,讓他臉上每一個毛孔都能感受到恐懼的感覺。嚇得汗毛在豎起的同時,豎毛肌也收縮了起來,在皮膚上形成了一圈一圈的雞皮疙瘩。

楊一凡清楚的知道蠍子的螯肢距離自己已經很近很近了,甚至可能已經靠近到自己二十公分的地方,用不了一秒鐘時間,那鋒利得如同鐵鉗的螯肢就會落在自己的身上。

「希望這傳奇系統和遊戲裡面一樣,在玩家死亡後會讓他們在安全區復活吧。」

這是楊一凡最後一個念頭,然後他便感覺到螯肢刺進了自己身體,隨後就是一陣劇痛襲來。

還是。。。失敗了嗎?

一陣熟悉的空間拉扯感傳來,彷彿只過了一秒鐘,又像是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那種空間拉扯終於結束,自己重新恢復了對身體的掌控。

看著四周熟悉的場景,楊一凡心神一陣恍惚。成功了,自己再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或許是蠍子攻擊自己的時候,自己回程卷的讀秒已經完成,所以即使它打到自己,讓自己進入了戰鬥狀態,依然沒能打斷回程卷的使用,自己還是回到了之前設置的回程點。

「咦,這不是我們老三嗎,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我睡覺之前沒有看到你?」

楊一凡設置的回程點正是他在旦復大學的學生寢室里,此時曹鵬正穿著底褲,睡眼惺忪的看了楊一凡,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要起床去尿尿。

楊一凡還沒有回答,曹鵬突然一下驚叫了起來,聲音響徹整棟男生宿舍大樓。同時他的眼睛瞪的比牛眼還大,反身從自己床上扯下一條毯子,捂在了楊一凡的。

「老三你這是怎麼了,被人用虎頭鍘腰斬未果嗎?怎麼傷的這麼重啊,流了這麼多血!啊,不行,我得趕緊打急救電話讓醫院派車來。對了老三,120的電話號碼是多少?」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楊一凡看著急的暈頭轉向的曹鵬有些好笑,他這一笑就扯到了身上的傷口,同時之前因為劫後餘生而忽視掉的劇痛重新襲來,刺激著他全身上下每一條神經。

低頭向著痛楚傳來的方向看去,之前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血都已經快蔓延到整張床了,就連曹鵬的那條毯子,也很快被自己的鮮血侵染。

楊一凡看著自己的傷口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連忙扔了道治癒術在自己的身上。

自己在傳送前被蠍子的那道攻擊夾在了腰上,就像曹鵬說的用虎頭鍘腰斬未果一般,自己的腰直接被蠍子的螯肢給夾斷了一半,都隱約可以看見裡面同樣被夾斷的大腸小腸十二指腸了。

也幸好楊一凡自從傳送回來就沒有再動過,不然以他現在的傷勢,恐怕只要有一點動作,內臟都會從他的腹部掉出來。

「老三你別打電話!」

楊一凡制止了曹鵬的動作,隨後再次深呼吸了一下,平復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同時一把撕下自己已經被鮮血染的通紅的毯子,把它包紮在自己腰間的傷口上,確保自己不會在移動的時候肚子里少點什麼零件。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手機版閱讀網址:m. 醫院當然是不能去的,不提為什麼自己受了這麼重的傷還不死,會不會被弄去為醫學研究做了貢獻,醫院能不能治好自己都是不好說的事。

楊一凡也是學醫的,自己明白自己的傷到底有多重,以科學的方式根本解釋不清自己為什麼沒死。

當然這傷肯定不能不治,既然不能去醫院,那麼就需要自己解決了。

楊一凡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隨後他的眉頭便緊緊的皺了起來。因為他感受到在施展了治癒術之後,自己的傷勢並沒有任何的好轉。

傷口沒有癒合的跡象,鮮血依然嘩啦啦的往外流淌。

這樣可不行啊!

雖然照目前的情況看,治癒術雖然沒有楊一凡想象中的效果,但多少還是有一定效果的,至少讓他的傷勢不再惡化,控制住目前的情況了。

楊一凡低頭開始沉思,一旁的曹鵬一臉擔憂的看著他。

曹鵬也明白楊一凡應該去做什麼被敵人給擊傷了,江湖中的事他也只是個新手,甚至是比楊一凡的手還要新。此時要是龔宇也在就好了,他是世家子弟一定會明白現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辦的。

現在要想恢復健康只有倆個辦法,其一就是升一級,無論多重的傷勢自然都會全部恢復。

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應該楊一凡剛剛升過級,現在不過還有500點經驗而已,距離升級的7000經驗,差了足足6500!

以楊一凡目前的情況,讓他去殺人、做任務、或者是重新進入自然洞穴去刷怪,都不怎麼現實。

那麼,就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這個辦法還是落在楊一凡的老技能——治癒術上面。

現在自己的治癒術是LV2,而且升級任務只差最後一個病人了,一旦把治癒術升到LV3,那麼功效將會經歷一次飛躍,治癒現在的傷勢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是雖然現在自己逃出了菜鳥營,但以自己現在這幅鮮血淋漓的模樣,顯然是不可能再混進手術室,完成最後一個任務進度了。

因為鮮血一直都在流淌,所以換衣服洗澡這些辦法都沒什麼用,一旦要不了多久,新的衣服依舊會被鮮血浸透。

楊一凡此時還有心思胡思亂想,如果自己現在去賣血,一定會得到很多很多的錢吧,反正這些血流出去也浪費了。

再要不然叫老大下樓去買包鹽,再拿上一個臉盆,把自己流出來的血都接在盆里,撒上些鹽,等到血液凝固后,做盤毛血旺嘗嘗味道?

病人其實還是很好找的,只要楊一凡狠狠心,現在出去隨便抓個流浪漢,什麼話都不說直接就是一頓胖揍,打他個生活不能自理,這樣重症病人不就有了嗎?

可難就難在這任務是需要和其他醫生一起完成的,如果自己像上面那麼做的話,難保和自己一起做手術的醫生不會報警把自己送進警督局。

那麼願意幫自己的醫生又去哪裡找?這還真是個問題了。

見楊一凡一直不說話,曹鵬更加急了,再次開口嚷道。

「我說老三你為什麼不讓我送你去醫院,你的傷這麼重,不治療可不行啊!而且就算你不去醫院,至少也讓我給你包紮一下啊,好歹我也是旦復大學醫學系的高材生勒,你這樣一直拖著可不是辦法啊。」

旦復大學醫學系高材生?

聽到這裡楊一凡眼前一亮,不知道在系統的判定裡面,醫學系的學生算不算醫生。還是說只有拿到行醫資格證的,才算是真正的醫生。

想到這裡楊一凡連忙在腦海中對著潛水的系統問道。

「系統老大,旦復大學醫學系的學生算不算醫生?如果我和學醫的室友一起做這個手術,算是那個任務的進度嗎?」

畢竟有求於系統,楊一凡不光沒有在心底偷罵它了,反而還少見的用上了敬語。

系統猶豫了幾秒鐘,似乎是在思考或者查詢資料這樣的情況到底算不算。

「醫師學徒也算是醫生。」

系統沒有一絲感情的聲音響起,雖然聲音冷的掉冰渣,但說話來的話卻讓楊一凡的眼眶瞬間就濕潤。如果可以的話,他一定會抱著系統狠狠的親上幾口,以感謝他的認可。

沒錯,楊一凡就是準備讓曹鵬當作他的醫生助手,倆人一起救治一個病人,把自己治癒術技能等級提升起,隨後他才能治好自己的重傷。

那麼現在萬事俱備,就只差一個病人了。

「老大,幫我個忙行不行?」

「停停停,我已經有女朋友了,照顧弟妹的事情你還是交給老二吧。哦不對,以老二他那神奇的修鍊功法,你怎麼可能交給老二,要是交給老二的話,還不如交給我呢!」

楊一凡聞言嘴角一陣抽搐,要不是現在就只有他和曹鵬倆個人的話,少了醫生助手任務同樣會完不成,楊一凡一定會讓曹鵬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然後再讓他做那個被他們救治的重症病人。

「我是說老大你能不能背我出學校,到學校后大門那邊小巷子里?」

現在楊一凡的狀況依然不是很好,能夠避免運動就盡量避免。若是他自己走出學校,行動間還要是不是的停下來,看看自己的腸子有沒有漏出來,如果露出來了還要用手抓住把它們再塞進去。

實在是有些過於麻煩,所以索性便直接讓老大背自己出去,正好讓老大跟自己一起出去,就在那個巷子里把任務給完成了。

曹鵬聞言有些奇怪的看著楊一凡,有些弄不懂他現在都傷成這B樣了,還要去那裡做什麼。

「去那裡做什麼,我聽說晚上的時候有很多不良人士都聚集在那裡,我們現在過去不是自投羅網嗎?」

「廢話那麼多,就問你一句話,去還是不去!」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雖然話是問的去還是不去,但在楊一凡的心中卻只有一個去的答案。因為如果曹鵬選擇不去的話,那麼楊一凡一定會再問一次,直到曹鵬答應自己為止。

「去去去!誰叫你特么是我兄弟,就算是自投羅網被打個鼻青臉腫,搶的渾身口袋一樣空我也要去!」

說完曹鵬也不再言語,他知道楊一凡想要去那個地方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只要照做就行了,一定不要耽擱了兄弟的病情。

曹鵬來到楊一凡的床邊,輕輕的把楊一凡扶了起來背在自己背上,隨後一把推開寢室大門,風風火火的離開了男生宿舍大樓。 因為天色已經很暗了,再加上在楊一凡的囑咐下,曹鵬都是選的偏僻小巷前行,所以他背上渾身是血的楊一凡也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更沒有熱心群眾舉報到警督局裡面去。

「好,在這裡了,把我放下來。」

在一條異常偏僻的小巷裡面,楊一凡叫曹鵬把自己放了下來,靠在了牆上。

曹鵬依言把楊一凡輕輕的放了下來,然後緊緊地盯著他,等待著他下一步的吩咐,眼神中儘是緊張的神色。

「老大,你說我們是不是兄弟?」

楊一凡突然開口,問了曹鵬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曹鵬微微一愣,然後想也沒想的回答到。

「老三你說的什麼話,你都叫我老大了,我們怎麼可能還不是兄弟?有什麼事能夠幫到你的,儘管開口,老大罩著你!」

楊一凡並沒有立刻回答曹鵬,反而很認真的盯著他的眼睛,直到盯得曹鵬都有些渾身發毛了才突然問道。

「那是不是無論什麼事情,你都願意幫我去做?」

曹鵬張口就想說『這不是廢話嗎,我可是你老大,刀山火海都不在話下!』。但一看見楊一凡那認真的眼神,曹鵬心情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直到楊一凡不是在開玩笑,他反而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老三先告訴我要我去做什麼事情?」

楊一凡卻輕輕的搖了搖頭,再次問及之前的問題。

「老大,你是不是什麼事都願意幫我去做?」

聽到楊一凡再次提及這個問題,明白楊一凡要想讓他去做的一定不會是什麼好做的事情,這件事情要麼非常棘手,要麼就會讓自己異常的為難。曹鵬的心情更加的緊張了,說話都變得有些結結巴巴了。

「只。。。只要不是讓我去殺人放火,我。。。我就沒問題!」

楊一凡聞言再次搖了搖頭。

「不是殺人放火。」

不待曹鵬鬆一口氣,楊一凡再次說道。

何秦合理 「但也差不多了。」

額?

曹鵬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和殺人放火差不多,那可都是些犯法的事情啊。自己長這麼大,螞蟻都不忍心踩死一隻的,現在兄弟叫自己去幹壞事,自己應該去做嗎?

楊一凡這次沒有再賣關子,直接說出了他的目的。

「我要你從這裡出去,把一個人拖進來打成重傷,想來憑你現在的實力,這應該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聽見楊一凡的目的曹鵬一下子愣住了,表情也瞬間僵在了臉上,心中卻在瘋狂的咆哮。

『老大,這不是以我現在的實力,把人家打成重點很簡單的問題,因為這根本就不是重點啊!重點在於我為什麼要去打別人,還要打成重傷啊?無緣無故的,我又不是非正常人類,怎麼下得去那個手啊?!』

在心中腹誹了楊一凡好一會兒,曹鵬終究沒有把這些話說出來。口中回答的時候就有些唯唯諾諾,顯然不情願照楊一凡說的去做。

「可我為什麼要去打人家啊,而且打人可是犯法的,到時候我被抓進去了老三你給我送飯啊?」

「這就是我今天準備教你的。」

楊一凡臉色一正,深深的看著曹鵬。

「第一課就是江湖險惡,有的時候不是你不去招惹別人,別人就不會來惹你,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禍從天降了。」

「可我還是覺得這樣去打人家很不厚道啊,說不定人家上有老下有小,誰的生活都不容易啊。再說了,老三你為什麼非要讓我去打別人啊?雖然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但我知道絕對不只是教我的緣故。」

僅僅只是因為楊一凡想教導他的原因,曹鵬依舊不想去隨便抓一個人就到。

「好!既然你想要原因,那我就給你一個!」

楊一凡斷然一喝,嚇了曹鵬一跳。然後他直直的盯著曹鵬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

「之前你不是問被警督抓進去了,會不會給你送飯嗎?我的答案是,不會!」

看著曹鵬呆愣的眼神,楊一凡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再次說道。

「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做的話,我可能是活不過今晚了,又怎麼可能再去給你送飯?」

「什麼!」

楊一凡的話讓曹鵬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急沖沖的上前想要查看楊一凡的狀況,同時連聲說道。

「老三我不是讓你去醫院嗎,你就是不聽。看你一直這麼淡定,我都以為你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了,怎麼又會活不過今晚?還莫名其妙的讓我去把人打成重傷,這是為。。。難道,這和你的傷勢恢復有關?」

曹鵬終於回過了味來,連忙抬頭去看楊一凡的反應。待看到楊一凡那一臉的肯定后,曹鵬沉默了。

一方面是自己同寢室的好兄弟,一方面是自己所受的長久以來的法制教育。

曹鵬感覺自己正在進行著一個艱難的選擇,難度甚至超過了那次糾結於是否像王如坦白自己身體的缺陷。

良久,良久。。。

楊一凡並沒有催促曹鵬,只是靜靜的等著他,等待他的選擇。

無論最後曹鵬做出了什麼選擇,楊一凡都不會怪他,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追求,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

當然了,如果曹鵬選擇了拒絕,楊一凡只能打電話求助海芋公子,讓他幫自己安排一場手術了,想來以他的身份地位能量,這也許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一旦最後這樣做了,楊一凡雖然已經會和曹鵬是朋友,但也僅此而已了。兄弟,這輩子都沒有了可能。

但如果曹鵬選擇了幫助楊一凡,那麼楊一凡就會把曹鵬當作一生的兄弟,就如同那鬼屋的時候,龔宇頂著玄級高手莫天悲的巨大壓力,強撐著就算咬碎了牙都想要保住自己。

對此,楊一凡都把它們深深的記在了心底。一旦他出了什麼事情,楊一凡絕對會想盡一切辦法,就算是豁出了性命也要去幫助他。

這,就是楊一凡承認了的兄弟!

而現在,曹鵬就在自己的考驗下面。

通不過,朋友你好,朋友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