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楊嘯也不客氣,兩盤肉而已,再難吃也能吃光。

兩人吃完早餐,兩人一起出門。

剛開射門,肖玲對面房間的門也打開了,羅浩從房間裡面走出來。

「肖玲,早啊,」

然後,羅浩整個人就僵住了,愣愣地看著楊嘯和肖玲。

肖玲也僵住了,愣愣地看著羅浩,然後非常勉強地笑了笑,

「早,羅浩。」

楊嘯微微一笑,對羅浩揮揮手,

「羅導師,早。」

肖玲趕緊拉著楊嘯快速離開。

羅浩感覺腦海一片空白,臉色慘白,愣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我擦,這麼快就同居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咳咳!」

賀翎和慕容夢雪的離開,讓這空蕩蕩的議事廳更顯的有些凄涼和孤寂,即便四人坐在裡面,也是沒有什麼交流,終於是趙青舒沒忍住,乾咳兩聲,看向正襟危坐的慕容辰:

「久聞慕容家家大業大,聽說世界聯盟都有貴家一席之地,今日所見,果然名不虛傳,名副其實啊,哈哈!」

先是一頓誇,可惜慕容辰懶得搭理他,面沉如水,自己更擔心小妹那邊的情況

這個趙青舒,之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見誰懟誰,除了那個神秘的龍家,和默不作聲的慕容家外,他是懟了個遍,如今卻是主動搭訕,慕容辰也不想招惹這麼一尊玩意兒

「額…呵呵!」

看到慕容辰不搭理自己,趙青舒尷尬的呵呵一句,默默鼻子,這並不耽誤自己的話癆,連忙又說:

「您家大業大的,一出手就是8000金幣啊,把我的價格碾壓了,又加上郭家之前的籌碼,這一下可就十拿九穩了啊,超過這個價,這縣城可就不值了,果然是商業世家,拿捏的十分到位啊!」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慕容辰瞥了他一眼,略有不爽,繼續保持自己的目不斜視,也不看他,淡淡的問道。

「價高者得,這是拍賣的規矩,我們都懂,在您面前,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趙青舒意有所指,話語之間陰陽怪氣的,又往室外不遠處的小亭那邊看了看,用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說:

「嘖嘖嘖,早知道今天我就該引來我那一群妹妹,比這金幣什麼的可有用多了,還是慕容家老手啊,一來,金錢,美女都帶上了!」

此話一出,其餘幾個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僵,這話里的意思可真是犀利啊

空氣中似乎有著一股濃濃的火藥味在迅速蔓延

慕容辰的臉色更是一下就陰沉下來,原本看上去儒雅的他,此刻卻是如同一尊兇狠殺神般,冰冷入骨的眼神盯著趙青舒,幾乎是咬著牙說:

「你在找死!」

慕容身旁的呂青,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的遠離了慕容一些,郭秋林和龍遠山,更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今天交易失敗,對於三家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這個瘋狗趙青舒能咬慕容家一口的話,也是幾家樂見其成的事情

十大家族的關係本來就是互相競爭,靠著利益暫時弄出來的一個聯盟罷了,只要一家倒下,其餘幾家獲得利益就會越多

「呵呵!」

聞言,趙青舒也是斂去了笑容,表情陰冷一笑:

「找不找死的,實在不至於,若是在下有哪句話得罪了慕容公子,還是要請多多擔待!」

這話說的,慕容辰的瞳孔不由得一陣緊縮,雙拳捏緊,指節作響,卻也知道現下多說無益,只能準備繼續無視他

可趙青舒卻不準備就此作罷,又補刀:

「改日,我帶兩個妹子,登門拜訪,定讓慕容公子忘卻不開心!哈哈哈!」

這話簡直就像點燃火藥的一顆火星!

「砰!」

話音未落,慕容辰的整個身子就唰的一聲躥到了那趙青舒的面前,強大的爆發力和速度,讓其餘幾人都大吃一驚,一個眨眼之間,慕容辰對著趙青舒就是一記重勾拳!!

趙青舒連忙抬起胸口

拳頭狠狠地砸在了趙青舒的胸口之上!

沉悶的聲音響起,幾人都是暗暗吃驚,這平日里以儒雅公子出現的慕容辰,竟然有這等實力,雖然不知道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光看那肉眼都要跟不上的速度,那沉悶響亮的聲音,就知道這一拳實在是不輕!

趙青舒步步緊逼的諷刺慕容夢雪,終於是讓慕容辰爆發了

「厲害!若不是我這金子鎖城甲,恐怕慕容少爺這一拳就能要了在下的命!」

吃下慕容辰一拳的趙青舒,像個沒事人一樣,還不忘了讚歎一句

慕容辰面露驚疑,連忙後退兩步,自己剛剛可是用盡了全力,竟然連人家的胸甲都沒打破,看來是個保命的寶物啊!

看到慕容辰後退了兩步,趙青舒冷笑一聲,微微漏出一絲衣服裡面穿著的泛著淡淡金光的鎖鏈重甲,讓眾人都是一陣唏噓

這傢伙,怪不得這麼囂張,敢情是帶了保命東西來的,走哪都穿重甲嗎?

也是個奇葩!

只見趙青舒扭扭自己的脖子,似乎是在舒展自己的身體一樣,對著一臉警惕的慕容陰惻惻的一笑:

「既然慕容公子打完了,也該輪到在下出手了吧?」

聞言,慕容面色微微一變,自己可是一個綠品武將!就算放眼整個玩家界,也沒有幾個能吃下自己全力一擊的吧?

慕容辰背對著呂青,呂青看不到情況,但是也大概推斷出了這個趙青舒和慕容的情況,這兩人一個比一個厲害,還好自己沒有得罪那個趙青舒,硬吃下慕容一拳,還能還手,太厲害了也,想到這,呂青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一絲冷汗

龍遠山從頭到尾,除了慕容的速度讓他有些動容外,表情一直都很淡定,看著兩人打鬥,也不勸架,也不幫誰,就這麼觀察著

靠得最近的是郭秋林,幾乎是觀察到了整個戰況,這個慕容竟然有綠品的實力,讓自己很吃驚,趙青舒依靠寶甲,吃下人家的一拳,倒是不吃驚,讓自己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趙青舒要對慕容出手了?

明知道對方是綠品實力,還要去打,說明這個趙青舒本身也是有實力的,個個都是深藏不漏啊,這兩人,一個剛剛最囂張,一個剛剛最沉默….動起手來,還真都不含糊

「嗖!」

貌似是熱身的趙青舒,面色一狠,一記重拳猛地就朝慕容辰砸去!

慕容臉色不變,下意識地抬起右肘就擋下了他這迅猛閃電般的一拳,但是那拳頭上傳來的巨大力道,倒是讓慕容暗叫不好,這趙青舒的勇武竟然在自己之上!?

天才小邪妃 一拳失利,趙青舒另一拳也是連忙轟然而上!

一開始就沒想著給慕容喘息的機會,

隱約之間,慕容辰似乎看到了他拳頭之上閃爍著的詭異的光芒…. 羅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小區的,他感覺內心被針扎一般,整個人也是恍恍惚惚的,他在樓下的一個長椅上坐了一會兒,好不容易冷靜下來。

自己一直喜歡、追求了數年的女孩,一夜之間就和別人同居了,這個打擊真的不小。

……

肖玲帶著楊嘯跑出了小區,便徑直去學院行政辦公樓上班去了。

一路上,肖玲都在自責,

「我怎麼那麼大意,怎麼會讓楊嘯留在我房間裡面過夜呢?這下慘了,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唉,怎麼辦?」

肖玲心神慌亂,脖子耳根赤紅髮燙,最後歸罪到了楊嘯頭上。

「這該死的楊嘯,都怪他。」

楊嘯拿著那本生死跌打法則和肖玲的筆記本,滿腦子想的都是如果提升修鍊速度,根本無暇去想其他的事情。

楊嘯沒有回去圖書館,而是回到宿舍睡了一覺,到了下午才起床,胡亂吃了一點東西,又開始修鍊生死迭代法則。

生死迭代法則是五百年前的一位基因進化者偶爾悟道研究出來的一種方法,這種方法並沒有得到大量的推廣普及,應該是有缺陷,或者不夠完善的地方。

那位超級強者的前輩一定也是機緣巧合,配合自身的各種條件,才讓這生死迭代法則發揮了提升基因進化空間的效果。

楊嘯修鍊過天蠶訣,一共九級,每一級修鍊完之後,四項屬性就能打開1點升級的空間,只要有足夠的基因藥水,就可以提升。

這就好比在挖溝渠引水灌溉一般,先要把溝渠挖出來,挖多一米,水就能夠向前流動一米。

楊嘯現在要做的工作就是不斷挖溝渠,提升基因進化的空間,然後再利用海量的基因藥水來實現進化提升。

楊嘯修鍊了一整天,體內的那股暖流逐漸增強,全身暖洋洋的,很舒服。

……

飛豹學院一號競技場可以坐三千人。

整個初級學院部有一萬多人,幾乎所有人都非常期待秦月和楊嘯的這場生死挑戰。

學院內已經很久沒有如期刺激,值得期待的事情了。

原本這種生死挑戰,觀看這都是免費入場觀看的,但是這一次實在有太多的人想觀摩這場決鬥,很多人三天錢就開始去境界場佔位了。

這些佔位置的人也不肯一直在境界場守三天三夜,大多是在座位上放一兩件私人物品,比如一本書,一件衣服,一個水杯等等,以示這個座位已經有人佔領了。

不過,因為位置有限,後來的人找不到座位,便會將前面佔位人的東西給挪走,擺上自己的物品。

因為這個,1號競技場已經發生了十幾起輕微的鬥毆事件。

學院領導權衡再三,決定對這場生死決鬥收取每人100晶幣的門票,只有購買了門票的人才能夠進入競技場內觀看。

余路以生 消息一經放出,學員便蜂擁過來購票,三千多張門票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很快,大家開始炒作門票,最高賣到了一萬晶幣一張。

……

秦月這兩天一直在學院的練功房內鞏固自己的基因進化境界,並且和韓破、石敢當等人對練,感悟基因進化提升之後的威力。

秦月現在的戰力相比之前已經提升了數倍,可以輕鬆打敗韓破五人組成的陪練小組。

韓破、石敢當等人這兩天被秦月揍得鼻青臉腫,痛不欲生。

「老大,你太厲害了。」

「楊嘯那小子明天肯定不是你的對手。」

「帝級境界就是不一樣啊,哪怕只是隨便一招,戰力都比以前厲害太多了。」

……

秦月微微一笑,信心滿懷,問道:

「楊嘯那小子這兩天在幹什麼?」

「老大,根據兄弟們的彙報,楊嘯任然在圖書館一樓看書呢。」

秦月愣了一下,問道:

「你們說,這個楊嘯是不是入魔了?整天呆在圖書館一樓幹什麼?簡直無法讓人理解,你們說,他是個正常人嗎?」

「我看不是,如果是個正常人,還會和老大您搶女人嘛?哈哈…」

「哈哈…..」

……

耶律彩雲白天特意去了圖書館找楊嘯,沒有找到。

冰兒這兩天都是和青兒在一起,也是睡在耶律彩雲的別墅。

耶律彩雲獨自一人來到了楊嘯的宿舍,敲了敲門,沒有反應。

楊嘯上午關了房門,睡得正香呢。

耶律彩雲敲了幾次,看見沒有回應便離開了。

她後來又去找了高樓和陳蒼山,大家的都說沒有見到楊嘯。

高樓嘀咕道:

「楊嘯不會是覺得打不過秦月,躲起來嗎?」

耶律彩雲白了高樓一眼,

「楊嘯射這樣的人嗎?大家分頭去找找吧。」

高樓等人分頭找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

彩雲怕冰兒擔心,所以沒有把消息對冰兒說,冰兒問起叔叔的時候,彩雲還說楊嘯在圖書館看書,讓冰兒別去打攪叔叔。

肖玲在傍晚的時候,去圖書館找楊嘯,也沒有找到,尋思了一番,便回去休息了。

……

楊嘯一直在房間裡面修鍊生死迭代法則,體內的暖流越來越強烈,慢慢在體內能夠聚集城一個炙熱的圓球。

但是,按照書中的解釋,總覺得有些不對,除了這股暖流之外,身體並沒有別的變化,基因屬性系統也沒有變化。

「恐怕是我太急切了,哪裡這麼容易的,先修鍊著試試看了。」

楊嘯自己安慰自己。

這一修鍊又是大半夜,直到凌晨四五點中才入睡。

……

末世喪屍戰神 今天是楊嘯和秦月生死決鬥的日子,按照比賽規則,上午十點正式開始決鬥。

現在,1號競技場內已經人滿為患,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決戰時刻的來臨。

除了學員之外,教導處主任朱鵬,導師羅傑,肖玲,以及數十個導師都到場觀看,大家都想看看那個曾經打敗過肖玲的楊嘯,到底有什麼能耐。

耶律彩雲,高樓,陳蒼山,冰兒,青兒以及十多個楊嘯的同班同學也都到場了。

這些票都是陳蒼山從票販子哪裡高價買過來的,大家準備給楊嘯當拉拉隊,吶喊助威。

影帝的圈寵喵妻 九點半左右,秦月緩步走入了競技場舞台中央。

全場逐漸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緊張地等待決戰開始。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拳頭未至,凌厲的拳風卻是迎面而來!

看那趙青舒拳頭之上閃爍著詭異紫色的光芒,慕容辰就立刻面色大驚

就連一旁的郭秋林,龍遠山,看到那紫色光芒包裹的拳頭之時,也是面色一驚:

「紫品高級武技!?」

「拳法?」

這武技本來就是稀罕物,雖然各大郡城裡面都有傳授武藝的武館,但是能夠稱之為武技的卻是稀罕,賀翎從呂布手裡打劫的那些紫品武技,也都是稀罕物,一般人都是沒有的,市場上也是千金難求,要麼是特么厲害的武將死後掉落,要麼是厲害的武將自己的寶貝,又或者像趙子龍師傅那樣的武學大師,才能有這種紫品和紫品以上的武技,當然了,市面上的垃圾武技也是很多,大多都是綠本,能有一個藍品,都會被哄搶而去

也怪不得兩人吃驚了,這武技本來就難得,眼下這個趙青舒的武技還是如此實用的拳法,好的武技可是越階挑戰的必備之物,更別說這個趙青舒的勇武似乎還在慕容辰之上!

「砰!」

果然!

紫色光芒的拳頭威力大增,即便是慕容辰用胳膊肘來迎擊,還是不敵趙青舒這一拳!

劇猛的力道從胳膊肘上傳來,讓慕容辰身子一顫,不由得連連後退,這才止住了身形,面色卻也隨之慘白,如遭重擊

「好強!」

慕容辰凝重的面孔之上浮現出一抹驚恐,這個趙青舒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紫品鎖城甲,紫品武技,而且勇武還不在自己之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