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楚南踏著月色往回走,迎面吹來的是清涼的晚風,周圍除了一些蟲鳴之音就是一片靜謐。

「秦東。」宮寒星追了出來。

「師姐,你剛回來,怎麼不早點去休息一下。」楚南道。

「其實裡面也沒有什麼危險,沒什麼好休息的。」宮寒星回答。

「那……師姐你現在要去哪?」楚南問,他是想回去研究研究自己神魂中的彼岸花的。

「不知道。」宮寒星說道,但卻仍然亦步亦趨的跟著楚南。

楚南有些無語,想了想道:「不如去喝一杯?」

「喝酒啊,臭小子,你該不會是打什麼壞主意吧。」宮寒星咯咯笑著,轉爾又道:「倒是忘了,你有你家的小鬍子。」

就在這曉雲峰的崖邊,兩人就著月色,一人拿著一壇酒,就這麼邀月而飲。

「你有娘嗎?」宮寒星突然問道。

「誰沒娘啊,難不成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楚南笑道。

「臭小子,你知道我什麼意思的。」宮寒星白了楚南一眼。

「從來沒見過,或許見過我也記不得了,我有記憶起就被拋棄在了一個兇險的地方自生自滅。」楚南道。

宮寒星怔了怔,幽幽道:「我還以為我已經夠可憐的了,沒想到你比我還可憐。」

可憐??

楚南心中更是無語,一個是天靈星界超級大宗青雲派一峰之主的獨女,一個是下星域旮旯里的孤兒,這差距可是雲泥之別了。

「是不是那時你的生命里出現了一個高大的男人替你擋風遮雨,所以你就開始喜歡男人了。」宮寒星問。

楚南頓時滿頭黑線,殺人般的目光盯著宮寒星,這女人,腦子裡裝的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是?」宮寒星見得楚南臉色難看,小心的問。

「我喜歡女人,我的好師姐,你少添亂了行不?」楚南憤而叫道。

宮寒星連連點頭,道:「好了好了,我明白,你別激動行不行?」

楚南感覺腦仁都有些痛,這女人怎麼就是說不通呢。

看著楚南那吃人似的目光,宮寒星不覺有些心虛,她端起身邊一壇酒灌了一口以作掩飾。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急了,她嘴角有一絲酒水溢出。

就在她要擦的時候,一隻手先一步到達,幾根手指勾在她的下巴上,一隻大拇指輕輕的試去了她嘴角溢出的酒水。

如同一股電流從身體表面竄過,令得宮寒星感覺到身體一陣陣酥麻。

「你……你……」宮寒星感覺腦袋當機了一般,除了聽到怦怦的心跳聲,她無法對楚南的行為作出反應。

楚南也有些口乾舌躁,他真的很想吻下去,就像上次一樣。

不過一想到上次,楚南就一個激靈清醒過來,金葉道人上次就警告他,如果對宮寒星做了些什麼,第五肢不保。

一想到這裡,楚南有些尷尬的抽回手。

宮寒星也清醒過來,心中說不出來是失望還是憤怒,失望什麼,憤怒什麼,她亦無法表述。

氣氛一下子就凝滯了起來,楚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不是說你喜歡女人嗎?」宮寒星突然冷笑道。

「那……那是當然。」楚南看著宮寒星如刀子般的目光,乾咳一聲說道。

「你剛才是想證明這一點嗎?」宮寒星根本不放過楚南,問道。

「呃……我那個……」楚南吱唔著,他的確是這麼想的,但他不敢承認啊。

宮寒星突然傾身,雙手捧著楚南的臉,小嘴惡狠狠的湊了上去。

「唔……」楚南的眼睛頓時瞪大,渾身僵滯。

好軟的小嘴,還帶著清甜的味道,鼻間也儘是女兒香。

楚南的大眼與宮寒星的眸子就以幾寸的距離對視著,良久,宮寒星的美眸突然閃了閃,就要抽身。

但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按在她的背上,又有一隻大手摟在她的腰上,隨即,楚南噙住了宮寒星的嘴唇,舌頭如靈蛇般滑了過去。

剎那間,宮寒星的大腦就一片空白,根本無法再進行思考。

在曉雲峰暗處,金葉真人陰沉著一臉,他抬手就要教訓一下這個膽敢不聽他警告的小子。

但就在這時,兩聲嘶啞的咳嗽在背後響起。

金葉真人轉過頭,就看見龍婆佝僂著背,悄無聲息的站在他的身後。

「老爺,老婆子認為,秦東末嘗不是小姐的緣紛,既是有情人,就隨他們吧。」龍婆用蒼老的聲音道。

金葉真人沉默了一下,隨即輕嘆一聲,轉身離去。

而龍婆看著擁吻在一起的兩個年青人,那滿臉的皺紋舒展了開來,無聲無息的隱沒。

當四片嘴唇自如膠似漆的狀態中分離時,宮寒星的目光還一片迷離,竟然還本能不舍的追蹤著楚南的唇,不願就此分離。

但瞬間,宮寒星就有如雷擊,從混沌中清醒。

這時,她才發現,她不知何時叉腿坐在了楚南的大腿上,雙手也伸進了楚南的衣襟里,正撫著他結實的胸肌。

「啊……」宮寒星尖叫一聲,用力的推開楚南,一時沒控制好力道,楚南直接被她推得往後翻了幾個跟頭。

楚南爬起來時,宮寒星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是原地,還有兩個酒罈倒在地上,酒水正泊泊流出。

「也太不負責了吧,強吻了我就跑,好歹給個說法啊。」楚南嘀咕著,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嘴唇里還滿是清甜芬芳。

這時,楚南又突然做賊似的四下看了看,想著金葉真人應該沒發現吧,若是發現了這後果可嚴重了,雖然是宮寒星先吻他的,但一個暴怒的父親可不會這麼想。

而在一個房間里,宮寒星做在寒玉製成的梳妝台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這個是自己嗎?

鏡中玉人兒雙頰帶著兩抹末散的桃紅色,櫻桃小嘴更是紅腫光滑,那雙眸中水意盈盈,這種由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嫵媚之意,是那麼的陌生,那麼的令她感到無措,她之前從來不認為這樣的感覺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宮寒星伸出小手,撫著自己紅腫的嘴唇,雙眸又迷離了起來。 ?「大哥,你這是咋了?」小灰看著有些心神不定的楚南,問道。『≤頂『≤點『≤小『≤說,x.

楚南愁眉苦臉,道:「沒什麼,只是擔心我弟弟。」

「弟弟?大哥,我跟你這麼久,沒聽說你有弟弟啊?」小灰也是詫異道。

「啪」

小灰的腦袋被楚南的大手拍了一下,它痛呼一聲,無辜的看著楚南。

「沒發現你這麼蠢啊。」楚南瞥著小灰道。

小灰一臉茫然,它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楚南弟弟是誰啊。

就在這時,楚南的弟子令中突然震動了一下,一條信息傳了過來。

楚南挑了挑眉,身形閃了出去。

「小鬍子,有什麼好事啊?」楚南在曉雲峰外看到了小鬍子晴野,表情有些奇怪。

「沒什麼事,只是見你都沒來找我,那我便來找你了。」小鬍子道。

「我找你幹什麼?你又不是美女。」楚南翻了個白眼道,想起了宮寒星誤會他的事,又想起那一個吻,他只覺頭都是痛的。

小鬍子伸出摸了摸自己的八字須,道:「你真沒什麼要問的?」

楚南十分肯定的搖頭,一臉的堅定。

「關於我與喬千雙的事,你沒有一點兒興趣?」小鬍子再問。

「我早猜到你來青雲派的目的不純了,現在知道了,但與我沒什麼關係,我只是有點兒心疼上官蘭諾,唉,多麼可愛的一個小美人啊,生生被你糟蹋了。」楚南嘆息道。

「我怎麼糟蹋她了,我……我有這本事嗎?」小鬍子怒聲道。

「你糟蹋人家的心了。」楚南哼哼道。

小鬍子頓時沉默了,她無法反駁。

楚南見得小鬍子模樣,也不再撩撥,問道:「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小鬍子抬頭看了楚南一眼,還有點氣鼓鼓的,這帶著女性化的生氣神情放在這張臉上末免有些奇怪了。

「聽說你融合了彼岸花的花魂,我……本也是沖著它來的,為什麼不與我們合作呢?」小鬍子道。

終於來了,比自己預估的晚了一點。

「我怕死,以我現在的實力,還是不妄想去觸碰那些不能觸碰的東西了。」楚南道。

「你融合了彼岸花花魂,進入彼岸空間的話,或者會有驚天的收穫呢。」小鬍子道。

「這個可能是有的,但我依然拒絕。」楚南道。

小鬍子貝齒一咬,脆生生的哼道:「你想要什麼就直說吧。」

楚南訝異的抬頭,摟住小鬍子的脖子,嘿嘿笑道:「還挺了解我的嘛,如果你們能滿足我三個要求,我可以考慮一下。」

小鬍子手肘往楚南胸口一撞,怒聲道:「滿足你三個要求,你還只是考慮一下,你玩我呢?」

楚南退開兩步,揉了揉胸口,道:「好吧,一個要求,你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坐下來與你們談,怎麼樣?」

「不可能。」小鬍子哼道。

「那我這也不可能。」楚南道。

兩人瞪著對方,各不相讓,如同兩個賭氣的孩子。

半晌,楚南突然發現,小鬍子的眼睛竟然有些紅了。

卧槽,她不會是想哭吧。

剛這麼想,小鬍子的眼睛內就蒙上了一層霧氣。

這……

楚南目光急忙移開,又偷偷瞥了她一眼,就看到她眼睛內的霧氣已經凝結成了水氣。

「停停停,什麼時候,哪個地方,怎麼個談法。」楚南嘆了一口氣,大叫道。

而小鬍子變戲法一般,眸中淚霧盡去,裂嘴直笑,一口潔白的牙齒十分的晃眼。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在喬千雙的莊園里。」小鬍子說著,一溜煙的消失了。

楚南無奈的聳了聳肩,這小鬍子,竟然來這一套,不過意外的是,自己竟然心軟了。

當然,原本楚南就是在吊著喬千雙她們,對於彼岸一族的空間,他怎麼可能不感興趣,但是他更擔心,擔心什麼呢?擔心的自然是人心。

人心叵測,更何況在面對巨大利益的時候。

對於喬千雙,楚南只是揭開冰山一角,已經能令他感到心驚了,這個女人能撐起水瀾山莊這一份大業,其心計手段可想而知了,而更具體的了解,楚南從天盲道人這個局裡也能窺知一二,她跟青雲派玩手段,還玩得出神入化,她連金葉真人都拉入局,不聲不響的從他身上得到了想要的東西。

而彼岸空間,焉知不是第二個局,只不過這個局卻是針對自己的。

但是,楚南卻又並不想放棄。

於是,當小鬍子找來時,楚南決定與喬千雙談一談。

他信不過喬千雙,但對小鬍子卻是一種莫名的信任,人心雖不可測,至少總有值得相信的人。

不過話說,剛剛小鬍子還用眼淚欺騙了他來著……

楚南心裡盤算著,飛身就朝曉雲峰飛去。

就在進入曉雲峰禁法時,突然間,一道氣浪帶著萬均之勢朝他沖了過來。

楚南在剎那間竟是覺得身體似要解體了一般,血氣激蕩,喉頭一甜,嘴裡滿是血腥味。

更可怕的是,他在這氣浪的衝擊下,竟然感覺避無可避,骨骼都開始噼里啪啦爆響。

再這麼下去的話,他的碎涅之體真的就變成一堆碎肉了。

楚南低吼一聲,全身血管鼓脹,血液在血管里有千尺瀑布墜落般的轟鳴聲。

他不退反進,緊掌成刃,朝前劈斬而出。

斬神!

一道刃光一閃即沒,隨即,這無邊的恐怖氣浪突然一陣陣搖動,驟然間被絞碎。

楚南只覺全身一松,身形急忙飛退。

而就在這時,那禁法之中,一道身影顯現出來。

這是一個馬臉老者,面目陰沉,眉骨極其突出,內陷的雙目閃發著鷹隼般的光芒,此時,他有些驚異的看著不遠處的楚南,但很快,這一絲驚異就化為了殺機。

這殺機儘管很快隱沒,但卻仍被楚南敏感的捕捉到。

楚南心中一緊,這個老者毫無疑問是與金葉真人一個級別的強者,但他與之無怨無仇,這老者的敵意是因為什麼呢?

「你就是金葉新收的入室弟子,看到老夫也不行禮,就讓老夫代金葉管教管教你。」這老者陰聲說著,右手化爪,就朝著楚南抓了過來。

楚南瞳孔頓時收縮,時間之力就要迸發出來,這老小子根本就是要廢了他。

但就在這時,一聲狂吼聲響起,一個身影瞬間射了出來,朝著這老者衝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