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楚無環看着韋霸面色如常的樣子,佩服的五體投地,老韋果然有輔國之才,多年前就運籌帷幄,老楚真是佩服,敬仰!

韋霸面不改色的重新坐回席位上,心裏已經樂翻了天,沒想到讓巨虎王這傻子這麼一鬧,老夫在朝中更是聲望再壓蕭怒一頭,現在百官看老夫的眼神已流露出敬畏之色,好!哈哈哈哈哈。

鐵勒拉着巨虎王坐在了自己的龍椅上,眼神微瞟了一眼坐在秦抗天旁邊一臉鬱悶的白虎,笑道:“來,臣工們,隨朕一同舉杯滿飲此杯,共祝大秦和萬獸國國勢昌盛,永遠如兄弟,更祝太昊帝君壽體綿延!”

百官們趕忙站起身來,滿飲杯中之酒。

秦公公顫巍巍來到白虎面前,端起桌上的酒壺將白虎面前的酒杯斟滿了,陰笑道:“您老隨意,不要客氣。”

白虎望着秦公公戲弄的表情,險些沒氣暈過去。

秦公公嘿嘿笑着轉身正要離去,白虎低聲吼道:“站住,老閹驢!”

秦公公猛地轉過身來,枯樹一般的老臉陰沉下來,冷冷的看着白虎。

白虎呲牙一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不知你想不想聽。”

秦公公無聲的吧嗒一下嘴,無所謂的看着白虎。

白虎奸笑道:“你的老祖,老子的三妹找到了,聽到這個消息你是不是很興奮?”

秦公公身子一晃,驚喜的看着白虎:“真、真的?老祖現在何處?”

白虎陰笑道:“你不用着急,她會見你的,不過老東西等你見到她時,就不會這麼開心了,因爲她要扒你的皮!”

“爲、爲什麼?”

秦公公昏眊的老眼露出驚疑。

白虎猙獰的笑道:“你竟敢對老子如此不敬,他是老子的三妹,你說你應不應該被扒皮抽筋!”

秦公公身子一軟,險些癱坐在地上,枯樹般的老臉已沒了一絲血色,呆滯的看了半天白虎,慢慢轉身失魂落魄的回到鐵勒身後,眼神流露出茫然和恐懼望着殿頂。

白虎心滿意足的將面前的酒杯端起仰脖灌下,又美滋滋的倒上一杯,眯着眼睛低聲哼起小曲來。秦抗天和元寶相視一笑,紛紛搖搖頭。

酒宴一直喝到月掛中天才散去。

寢宮內,

鐵勒坐在龍椅上,秦抗天,蕭怒、韋霸、白虎、巨虎王、韋小寶、元寶還有鈕瑟等侍衛圍坐在鐵勒身旁,鐵勒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秦抗天的臉。

秦公公站在鐵勒身後,依舊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看樣子還沒從驚駭中醒過神來。白虎心情大好,一直眯着眼哼着小曲幸災樂禍的望着秦公公。

鐵勒溫情的笑道:“皇兒,現在都是自家人了,你該告訴朕你是怎麼想的,怎麼突然又回來了?”

秦抗天將在萬獸國的經歷一五一十說了一遍,鐵勒和蕭怒韋霸全都聽呆了,臉上全是震驚,半晌,鐵勒說道:“這麼說,妖界的通道最遲一年就會崩塌,天下已危如累卵。”

秦抗天點頭道:“因此孩兒這才從萬獸國回返大秦,看起來兒臣必須要去聖地了,父皇放心,這一回兒臣料聖地不敢玩什麼花樣,畢竟現在的形勢連聖地都自身難保,咱大秦現在必須和聖地聯合共抗外敵,至於聖地嘛,這一次兒臣會將聖地的虛實探查清楚,爲將來剜去這個毒瘡取得第一手的資料。”

蕭怒和韋霸臉色一變,吃驚的看着秦抗天,他們沒想到秦抗天竟然想消滅聖地,眼裏的秦抗天突然開始變得陌生起來,太祖鐵木真的影子逐漸在與坐着的秦抗天重合。

鐵勒低垂着雙目,右手把玩着龍書案上的茶盅,陷入了沉思。

秦抗天笑道:“父皇放心,剿滅聖地是在平滅妖界之後,兒臣不會輕舉妄動的。”

鐵勒望向秦抗天,點點頭,眼中露出讚賞之色。

秦抗天看了一眼蕭怒,說道:“兒臣這次從萬獸國帶回大秦三十萬地龍族勇士和三十萬龍族,地龍軍已被兒臣組建成一支新的精銳,大秦黃金絞殺軍,由元寶二哥任統帥。兒臣沒有事先請示父皇,請父皇不要怪罪。”

鐵勒擺手笑道:“將來大秦的天下都是你的,你這麼做自有你的道理,今後除了皇孫之事,朕不能放權,必須親自監管外,大秦所有的軍政外交你都可自行辦理,不必請示朕,朕只有一句話,父子同心,其利斷金。”

蕭怒和韋霸全都一震,震驚的望着鐵勒,陛下這番話豈不是從此刻起,太子就是監國攝政了!蕭怒和韋霸相互看了一眼,急忙站起身來,衝秦抗天叩拜道:“臣蕭怒(韋霸)參見太子監國。”

秦抗天大驚,望向鐵勒。鐵勒得意的笑道:“朕要將皇位讓與你,你對朕胡說什麼,忠孝之道,因此朕不退位,但皇兒必須監國。好了,你什麼都不要說,接受你義父和你未來的老泰山的跪拜吧。”

秦抗天眼含熱淚望着鐵勒,哽咽道:“兒臣爲大秦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鐵勒站起身來將秦抗天拉到龍椅上坐在自己身旁,開心的說道:“朕終於要過清閒舒心的日子了,你們兩個老傢伙也起來吧,想必心裏都樂開了花了吧。”

蕭怒和韋霸站起身來,尷尬的互相笑着。

秦公公擡起頭,枯瘦的老臉剛露出笑容,就瞟到白虎不懷好意的笑容,驚得打了個寒顫,又趕忙將頭低下了。

好半天,秦抗天才將心情平復下來:“還有三十萬龍族。”

蕭怒心裏一顫,急忙望向秦抗天。

秦抗天微笑道:“三十萬龍族除了青龍一族大約近五萬劃歸青龍軍外,餘下二十五萬龍族我想成立一支新軍。”

蕭怒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失魂落魄的看着秦抗天。

韋霸則是精神一振,接着也緊張的望着秦抗天,削弱青龍軍的實力當然是韋霸願意看到的,可是成立新軍就不僅僅關係到青龍軍,與白虎軍也是休慼相關。

“新軍?”

鐵勒將兩位老臣的神情看在眼裏,心裏暗笑,問道。

秦抗天興奮道:“父皇,孩兒想建立一支縱橫天下所向披靡的勁旅,這隻勁旅應該是大秦精銳中的精銳,這支軍隊的名字叫龍驤!”

元寶不自在的挪動了一下屁股。

秦抗天笑道:“龍驤絞殺互爲犄角,定能橫掃天下!”

元寶臉色和緩下來,有些尷尬的笑了。

蕭怒和韋霸互相瞟了一眼,落寞的嘆了口氣,憑單兵作戰還是集團軍作戰,青龍軍和白虎軍都遠遠不是龍驤和絞殺的敵手。

蕭怒落寞的苦笑道:”看來老夫真的老了,從太祖皇帝始,就縱橫天下的青龍軍到了老夫手裏該落幕了。”

韋霸也哀怨的望了一眼秦抗天,低下頭不吱聲了。

秦抗天抱拳道:“義父,蕭相,抗天這麼做絕沒有削弱青龍白虎兩軍之意,眼下大戰在即,抗天心裏想的都是怎麼增強大秦的軍力。”

蕭怒笑道:“殿下不必如此,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老臣雖已老朽,但還沒到冥頑可憎的地步,爲大秦老夫義不容辭,只是不知龍驤軍的統帥可有合適的人選?” 秦抗天臉色一紅,望向鐵勒,鐵勒微笑道:“若是朕沒猜錯,皇兒是想在大秦年輕一輩中選,讓朕猜猜,既在軍營摸爬滾打過,又是青年才俊的,在我大秦可是不多,皇兒該不會是?”

鐵勒笑眯眯的望着秦抗天。

蕭怒和韋霸腦子也在快速轉動,可是腦子依舊一團迷霧,委實想不出這個人是誰,都齊刷刷看着秦抗天。

秦抗天紅着臉說道:“龍驤軍的統帥我想讓蕭三妹妹來擔任。”

鐵勒大笑道:“正如朕所料,朕的兒媳是不二人選,皇兒,舉賢不避親,朕沒意見。”

秦抗天大喜,翻身跪倒,羞紅着臉笑道:“多謝父皇。”

鐵勒呵呵大笑着攙扶起秦抗天,衝他捉狎的眨眨眼睛。

獨家星婚 蕭怒驚喜的呆住了,眼裏放射着光芒,喃喃道:“竟然是三丫頭,丫頭你真是讓爲父大吃一驚。”

“臣也認爲太子妃娘娘是最合適的人選,臣贊成。”

韋霸躬身說道。鐵勒點點頭,眼中露出讚賞之色。

“父皇,孩兒認爲接下來還有幾件事要抓緊從速辦理。第一大秦與萬獸國的礦石貿易,孩兒與太昊帝君達成共識,由大秦派遣官員到萬獸國探查礦源,每年所出礦石大秦可運回三分之二。”

“太好了!兵器的利鈍關係到大秦的軍力和國家的長治久安,有了萬獸國上等的鐵礦石,我大秦的軍力會更加強盛!朕看就讓工部堪輿司楚玉擔當這個職位。”

蕭怒笑道:“楚玉是兵部令玄武軍元帥楚無環的遠房堂弟,此人精於礦藏勘測,爲官清廉,是合適人選。”

韋霸也點點頭:“臣也認爲楚玉是最合適的人選。”

秦抗天笑道:“另外我想讓蕭相的兩位愛孫,蕭大和蕭二兩兄弟,作爲大秦帝國的使臣常駐萬獸國。一來這樣可以保持兩國的信息暢通,二來也可監督礦石的開採量。”

鐵勒和蕭怒的眉棱骨都是一跳,鐵勒欣喜的看着秦抗天,皇兒越來越成熟了。蕭怒則感激的看着秦抗天。

鐵勒突然皺眉道:“礦石的問題雖然解決了,可是冶煉鐵精和玄鐵又是一個天大的難題,大秦根本沒有大規模冶煉打造的能力。”

蕭怒臉色也暗淡下來:“陛下所言極是,鐵精和玄鐵都是極難冶煉鍛造成兵刃的。這個難題一日不解決,我大秦就是空歡喜一場。”

秦抗天笑道:“父皇,蕭相,不必擔心,這次我在萬獸國請來了三位冶煉高手。”

秦抗天將三名老狼人和數百萬比嘟獸的事情說了出來。

鐵勒興奮站起身來,仰天大笑道:“太好了!這真是天助大秦,皇兒這件事你辦的太漂亮了,真不愧是大秦的儲君,時時刻刻心裏都裝着大秦,好,那三名老狼人現在何處?”

秦抗天笑道:“現在都在義父的白虎軍大營內。”

鐵勒興奮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朕第一件事就是要召見他們,工部鍛造司司長非他們莫屬。蕭相明日就爲他們安排好府邸,記住一定要豪華,他們的待遇要提升到六令的等級。”

蕭相笑道:“陛下放心,臣一定安排妥當。”

鐵勒點頭道:“他們是我大秦的國寶,因此他們的府邸要派重兵把守,閒雜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府邸大門十米。乾脆將他們所住的那條街上的百姓另遷別處,將整條街都送與他們。”

“是!”

蕭怒暗暗咋舌。

鈕瑟等侍衛也震驚的看着鐵勒,這位皇帝陛下好大方啊!狼族的福氏兄弟羨慕的不停吧嗒嘴,真恨不得自己也會打鐵。

秦抗天笑着瞧了他們一眼,搖搖頭,接着說道:“第三件事,是要儘快將龍驤絞殺兩軍的練兵大營選好,這兩處地方要離京都不能太遠而且還要隱蔽,不能讓妖界有所察覺。這一次去萬獸國,給我一個警醒,妖界一直在大秦有暗探。”

鐵勒心驚的連連點頭:“皇兒言之有理,這次皇兒遇險,朕到現在心裏都不踏實,因此京都也要加強防範。”

韋霸躬身道:“是,臣會讓京都每條街道在日落後都有重兵巡邏。”

蕭怒昏眊的老眼一亮:“陛下,臣想到兩個好地方。離京都百十里外有幾座大山,流入京都外城的易水河正是從其中的兩山夾隔處流經過來的,那兩座山當地百姓叫它們大小涼山,涼山相隔之處有數十里的丘陵平原。陛下,那裏正好可以作爲龍驤軍訓練的大營。”

“絞殺軍訓練營地在何處?”

元寶迫不及待的問道。

蕭怒笑道:“離大小涼山幾裏遠有一處峽谷成口袋狀,易守難攻,谷內沒有人煙是一大片野草野花盛開之地,峽谷內同樣有一個天然大湖,風景十分迷人。”

蕭怒說完,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抗天。

秦抗天一愣,猛然反應過來,有些口吃道:“蕭相說的不會是我曾經到過的那個峽谷吧?”

蕭怒嘿嘿笑道:“不錯,殿下曾在峽谷內大戰妖蠍,回想當日,殿下真是神勇無敵。”

秦抗天尷尬的撓着頭,臉色已紅的要滴出血來。白虎和韋小寶恍然大悟,同時露出**的笑容。

元寶興奮的站起身來:“太好了,絞殺軍的訓練大營就是那裏!”

話剛出口,元寶的黑臉一下子漲紅了,鐵勒笑道:“元寶既然你喜歡,好,絞殺軍的訓練大營就選在那裏。”

元寶大喜,翻身跪倒:“兒臣多謝義父。”

韋霸瞧瞧自己的兒子,見韋小寶一臉的輕鬆,氣的差點沒暈過去,實在忍不住了,躬身說道:“陛下,殿下,不知臣的犬子小寶有何能用得到之處?”

蕭怒微微一笑,老傢伙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鐵勒含笑道:“韋卿認爲你的公子能擔當什麼重任?”

韋霸老臉一紅,眼神瞟向秦抗天。

秦抗天瞧向韋小寶,韋小寶臉色一紅將頭低下了。秦抗天笑道:“小寶大哥是大秦少有的人才,不能輕動,他的大才要如何施展,我還沒想好,義父不必心急。”

韋小寶立時擡起頭來,臉上都透出得意的光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