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極品靈石!

竟然是極口靈石!

顧銘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二品武徒,不合格!」

「三品武徒,不合格!」

專屬婚期:前夫來襲 城主府的年輕一輩,陸陸續續測試著。

測試速度很快,眨眼間就已經測試了六人,但是全部都不合格。

南陽城城主或許早就料到了這一點,畢竟想要進入冰武學院,至少達到四品武徒。

然而,就在測試到第八個人時。

「覺醒四品武徒,實力達到二品武士,不錯!」

越達滿意地點頭。

聽了他的話,顧銘不由的皺眉,難道覺醒的武者之力和實力沒有關係嗎?

「超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覺醒武者之力和現在的實力沒有關係嗎?」顧銘低聲向顧超問道。

顧超搖了搖頭,「沒有關係,只有覺醒武者之力的等級越高,今後的取得的成就也就越大。而現實的實力,是可以靠外力增長的。」

「就拿我來說,我現在的實力是九品武徒,但是我覺醒的是五品武徒之力,但是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夠一招秒殺城主府的那小子!」 顧銘聽明白了,覺醒武者之力代表著這個人的資質,也就是看他今後能夠走多遠。

難怪當南陽城的四大家族聽說自己只覺醒了三品武徒之力,會嘲諷他。

原來三品武徒之力,根本就是墊底的。

只有超過四品以上,才算是合格。

而且顧銘發現他們顧超幾人的體內,始終都存在著覺醒時的那幾道靈石之氣。

回想起自己所斬殺的那些強盜,他們死後所浮現的能量並不多,也只是幾道靈氣。

想到這裡,顧銘終於明白過來。

實力境界可以增長,但是覺醒的武者之力是一生不變的。

只有覺醒了武者之力,才能成為武者,但是從覺醒武者之力那日開始,就已經把武者分為了三六九等。

只要是境界相差不大,覺醒力高的人一定能夠戰勝覺醒力低的人。

如果境界差的太大的話,那麼覺醒力就算是再高,也沒有用。

這時,在場的人聽了越達的話,頓時喧嘩起來。

「那不是城主的小兒子錢康嗎?」

「真是好運氣,只有他一個人被選中了!」

接著,越達扭頭看向天武學院的兩人。

「錢家自古以來加入的就是我們天武學院!」

天武學院領隊導師是一個中年人,他叫古星辰。

錢康的資質還算是不錯,天武學院這邊自然也不想放過,而且正如古星辰所說,天武學院這邊有著許多錢家人,錢康應該會選擇進入天武學院。

「我選擇天武學院。」

錢康看向古星辰,恭敬的行禮。

天武學院那邊有他們錢家人,他過去的話,自然也有個照應。

對於這一點,越達早就料到,所以並不在乎,繼續測試。

接下來是紀家。

紀家子弟開始陸陸續續上去,不過前面的那些人都只是擺設罷了,沒有一個能夠通過的。

很快,就輪到紀家的最後一個,紀家的大小姐紀蘆雪。

「真是漂亮呀!」

底下的人,見到紀蘆雪后,兩眼放光,一副狼樣。

紀蘆雪不僅容顏出眾,而且天賦異常,今後就算是不能夠成為強者,也能夠到找一個很好的歸宿。

「聽說紀蘆雪覺醒了五品武徒之力,鐵定能夠進入冰武學院,如果我能夠娶她為妻的話,就算是死也值了!」

許多人心中暗想著,口水都流了出來。

台上的越達見到紀蘆雪后,眼睛不由地閃動了兩下,他早就知道紀蘆雪的情況,這次考核只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

「覺醒五品武徒之力,實力五品武士!合格!」

越達故作樣子地說道。

「下一個!」

還不等越達轉身,古星辰直接說了一句。

天道圖書館 他知道紀蘆雪是冰武學院內定的,所以也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浪費口水。

紀家人全部測試完了,接下來則是於家。

於家前面的幾個人同樣都是不合格,很快就輪到了于軍

「五品武徒之力,實力九品武士!合格!」

越達滿意地點了點頭,可是他知道,天武學院的另一位導師原來可是於家的長老,眼前這個人一定不會選擇他。

「不算,資質很好!」

果然,古星辰身邊的那個人忽然開口說道,他就是於家曾經的長老,叫做於煜。

聽到於煜的話,越達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也想爭取于軍,可是看他們天武學院的樣子,是不打算放棄的。

「你的選擇呢?」越達還是有些不死心,隨即開口問道。

「我……」

于軍猶豫了一下,隨即目光看向了紀蘆雪,隨即大聲說道:「我選擇冰武學院!」

「好,很好!」越達喜出望外,頓時大笑起來,顯得很是高興。

「哼!」

古星辰和於煜兩人同時冷哼一聲。

特別是於煜,冰冷的目光看向了於家家主,顯然很是不滿,可是于軍已經做出了選擇,他也沒有辦法。

接下來便是顧家測試。

顧家的顧超和顧華,兩人毫無懸念地通過了測試,兩人都選擇了天武學院。

「顧家是否還有人測試?」

就在顧超測試完畢后,越達問了一句。

這時,那邊的于軍猥瑣地笑道:「導師,顧家的顧家還沒有測試呢!」

聽到這話,越達大聲問道:「顧銘,顧銘在哪?」

待這個名字傳開之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顧城眯著眼睛,看向于軍,臉色非常難看。

不僅如此,就顧家的子弟臉色也一樣難看起來。

因為他們都看的出來,于軍是在故意針對顧銘,一定顧銘上前測試,那麼他覺醒的武者之力,自然再也隱瞞不下去了。

「哈哈哈,顧銘,就是那個先天武者,最後只覺醒了三品武徒的顧銘嗎?」

「我看到他了,他竟然也在台上,真是有膽色呀,覺醒三品武徒有什麼資格加入學院呢?」

「沒錯,還是滾下來吧,免得給你們顧家丟臉。」

底下的人,大聲開始嘲諷起來。

聽到這裡,越達也明白了過來,然後順著于軍的目光,落在了顧銘身上。

于軍和紀蘆雪兩人,用著看戲的眼神看著顧銘,顧銘出醜,他們的心情自然會很好!

顧銘早就知道于軍他們會如此,一臉的平靜,並沒有將他們當一回事。

「我進行實戰考核!」顧銘淡淡的開口。

於家測試結束后,顧城派人過來,告訴顧銘參加實戰考核,而且這個命令是顧家老爺子下達的。

顧銘很快就想通了顧家老爺子的意思。

顧銘的聲音一落,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然後轟然大笑。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他還想參加實戰考核,他有病吧?實戰考核可比測試考核更加嚴格!」

「沒錯,我就沒有聽說過有誰能通過,我看顧銘一定是瘋了。」

「別這麼說,萬一顧銘運氣好,直接通過了呢?哈哈哈……」

那些議論者放聲大笑,不停地嘲諷著顧銘。

然而,顧銘依舊面無變化。

看到這一幕,古星辰滿意地點了點頭,隱隱之中,他感覺眼前這個少年,並不簡單。

越達看了顧銘一眼,眼中閃過不屑之色,在他看來,顧銘根本不可能通過實戰考核。

隨即,搖頭說道:「那你等一會吧,等其他人測試完了再說吧!」 很快,所有人都測試完了。

放眼整個擂台上,除了冰武學院和天武學院的人之外,就只剩下顧銘一個人。

也就是說只有顧銘一個人選擇了實戰考核。

越達瞥了天武學院的古星辰,隨即說道:「這一次我們並沒有帶弟出來,只能向其他家族借個人了!」

「導師,我大哥紀蘆山已經達到了一品武師!」紀蘆雪忽然提醒道。

她大哥紀蘆山,以前是冰武學院的弟子,拜在了越達的門下。不過,那是曾經的事情了,因為紀蘆山已經離開冰武學院好幾年了。

上一次,顧銘將紀蘆山扔進茅房之中,現在正是他報仇的時候。

「好,那就讓他上來吧!」

聽到越達的話,紀蘆雪便朝著台下的紀蘆山投去了眼神。

紀蘆山早就等著這一刻了,立即跳上擂台,冷冷的看著顧銘。

「小子,你做好死的準備吧。上次我並沒有動用武者之力,所以今天我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紀蘆山走到顧銘面前,小聲地說道,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顧銘淡淡一笑,不屑的瞥了瞥嘴!

「實戰考核測試考核要嚴格,你必須能夠打敗武師境武者,才算合格!」

越達雖然不看好顧銘,但還是將規則講述了一遍。

此時,台上台下的人,都做好了看戲的準備。

在他們看來顧家又一次要出醜了。

「你先出手吧,不然別人會說我在欺負你!」

紀蘆山十分不屑的說道。

顧銘聞言,微笑的說道:「謝謝紀少,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顧銘也不推辭,直接一拳朝著紀蘆山的面門砸去。

這一拳,顧銘雖然沒有用全力,但是速度卻無比之快。

好快!

紀蘆山被嚇了一跳,左手迅速抬手,擋下顧銘的拳頭。

然而,顧銘的力量非常大,他感覺自己的手很疼,如果不是他反應快,這一拳下去,他一定會受傷。

「顧銘,你真是找死。今日,我我就要替顧家清理掉你這個廢物。」

紀蘆山冷哼一聲,直接握住顧銘的拳頭,然後用力一扭,而後右手為拳,直擊顧銘的鼻子。

但是顧銘的下一個動作,卻讓紀蘆山無比憤怒。

只見顧銘整個人瞬間向後倒去,同時,一腳踢中了紀蘆山的腦袋。

紀蘆山腦袋被踢中,頓時後退,然而顧銘可沒有放過他的意思,落地后,隨即彈起,直接一個側踢踢了出去,直接將紀蘆山踢飛。

「咦……」

在場的高手們,頓時眼睛一亮。

方才那一回合,顧銘已經戰勝了紀蘆山,而且他的整套動作一氣呵氣,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而且,他的力量很強,紀蘆山顯然已經被踢懵了。

「顧銘,我要弄死你!」

紀蘆山清醒過來后,迅速朝著顧銘再度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