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樑一刀倒是沒有多大反應,面色平淡地道:“連夫人過謙了,連少堡主也是人中龍鳳,想必這次金雷武會一定能夠大放光彩吧!”

在其他派別面前被提到金雷武會,連洪面子上有些掛不住,誰不知道連家堡向來在金雷武會中排名倒數第一,樑一刀這麼說無非是想諷刺他而已。

冷傲霜倒是十分沉得住氣,輕輕一拉快要暴走的連洪,一臉笑意地道:“驚刀門實力雄厚,這次武會一定能夠力壓飛鷹閣榮登雲雷鎮第一幫派的寶座吧!呵呵…..”

樑一刀面色一變,輕哼一聲不再言語,甩甩衣袖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

齊南海也微笑不語,對於坐在樑一刀下首沒有絲毫不快,他的兒子齊嶽也坐在他旁邊。

元昊眼睛斜瞟着這邊,對於他們幾人的明爭暗鬥着實好笑。

梁平長着一雙吊三角眼,眉目之間有些陰狠之氣,坐在樑一刀旁邊四處打量。很快,他就發現坐在對面的元昊很是悠閒地斜靠着,吊兒郎當地樣子與他英俊非凡的外貌實在不相符合。

一雙狹長的三角眼閃過一絲疑慮,他想到此人從未見過啊!看他居然也坐在上首位置,難道是連家堡中的什麼人!

齊嶽一頭隨意扎着的長髮顯得放蕩不羈,和他爹齊南海一樣,樣子粗獷,應該是一位豪爽之人。此時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左右張望,似乎是在尋找什麼身影,但失望的眼神說明他並沒有見到希望見到的人。

客人都來得差不多了,整個大廳望去兩邊坐滿了賓客,外面傳來的陣陣歡笑聲將氣氛烘托得十分熱烈。

“我說你小子,有沒有正形,多少人看着你呢,現在你坐在這裏可是代表着連家堡,你不嫌丟人老頭子我還要臉皮呢!”

張叔實在望不下去了,元昊根本不管自己的形象有多差,我行我素地剝着一盤香豆,配着果酒吃得別有滋味。

“嘖嘖…..真不錯啊,張叔,你要不要來一顆!”元昊嬉笑着朝嘴巴里扔進一顆香豆,故意磕巴着弄出響聲,滿臉陶醉神色、

“哎,真是遇人不淑啊…..別說你認識我啊!”張叔無奈地搖搖頭,背過臉去,露出花白的腦袋。

“嘿嘿…..”元昊聳聳肩,小心地不讓油漬弄髒身上雪白的錦袍,這可是兩位小丫鬟花大功夫才整好的!

“玄甲軍東海郡統領孫新光臨連家堡~”又是一聲高喝聲響起,在場之人紛紛站立起來,準備迎接這最後一位客人。

玄甲軍三個字終於讓元昊悠閒的樣子頓了一下,星目眯了眯,似笑非笑地朝大廳門口望了一眼。

張叔注意到元昊的表情,眼中光芒閃現,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連洪快步上前,笑道:“孫統領百忙之中還能光臨我這小小的連家堡,連洪不勝感激吶!”

只見一位一身玄甲軍統領鎧甲的青年漢子龍行虎步間出現在衆人面前,虎目一掃,一股難言的氣勢蓬勃而發!

“連堡主相邀,孫某怎敢不來!”重重抱拳沉聲笑道,孫新看來和連洪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一臉欣喜地拉着孫新來到右邊首位上坐下,原來空出的位置是爲玄甲軍統領準備的。

元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連洪明白神衛軍已經是徹底得罪,要想安穩在大秦國內發展,必須找一個能和神衛軍相抗衡的盟友。而正在飛速崛起的玄甲軍自然是第一選擇!

連洪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孫新身爲東海郡玄甲軍統領,一身水脈修爲同樣是靈照圓滿之境。

東海郡是大秦國最東邊的一個郡,背靠大海,南邊同百越國相隔着一座大山。本來東海郡一向是由玄甲軍和神衛軍共同管轄的,但如今神衛軍在東海的勢力被元昊一股腦消滅,玄甲軍現在可是一家獨大,此時再不巴結,豈不是浪費時機?

元昊誤打誤撞地格殺了神衛軍在東海郡的統領,又殺滅了一大幫神衛軍高手,也算冥冥之中幫玄甲軍出了一份力。

連洪和冷傲霜回到正中主座上坐好,望着滿滿一大廳的人,真是覺得豪邁頓生,自豪之感油然而起!

不過,他也明白這些人中真正敬佩連家堡的卻是沒有多少,從大廳中貴賓的身份就可以看出一二。

除了驚刀門和海鯊幫之外,整個雲雷鎮中較爲有實力的人家其實沒有來多少,因爲他們都畏懼一個叫做飛鷹閣的大勢力!

雖然不能說都是些小魚小蝦,但想到自己的連家堡燙金請帖居然有不少人回絕,連洪心中還是有些不忿。

作爲多年夫妻的冷傲霜怎會不明白丈夫心中所想,玉手輕握住連洪的大手,給了他一個寬慰的笑容。

連洪笑着看看妻子,微微點頭,雙手擡起虛按一下,示意場中衆人安靜。

連洪站起來,端着滿滿一杯酒高聲道:“今日,諸位光臨我連家堡,招待不週之處,還請各位海涵!連洪敬各位一杯,以表謝意!”

說完一仰脖子喝盡酒水,場中之人紛紛舉杯回敬連洪,場面十分熱切。

元昊笑着對張叔道:“連堡主還是蠻有一套的嘛!老頭你看那些人都被他忽悠得高興不已…..”

張叔瞪了他一眼訓道:“什麼叫忽悠?你這小子真是沒禮貌,再過不久你就要喊他一聲岳父大人嘍!”

可惜的是場中人聲鼎沸,元昊自顧自地喝着果酒,也沒有在意張叔對自己嘟囔些什麼。

孫新喝完一杯之後,放下酒杯,目光一掃之下眼睛一抖,虎目凝視着對面一位素未蒙面地英俊少年郎,側着頭想了想,突然眼中大方光芒!

元昊魂識中一陣警覺,忽然覺察出有人注意着自己,目光一凝,卻發現是孫新一臉和善笑容地對着自己舉杯遙遙敬酒!

“咦?!他好像認識我!”元昊有些奇怪,雖然都是玄甲軍的兄弟,但東海郡自己可是第一次來,孫新也是第一次見,他怎麼會認識我呢?!

心裏想着,元昊同樣笑着對他示意了一下,兩人心照不宣地相視而笑。 冷傲霜注意到這一切,若有所思地輕點了下頭。

連家堡侍女魚貫而出,人人手端着一份做工精美地佳餚來到衆人面前,宴席正式開始!

“嘿,連堡主今日相邀我等前來,不會就是光吃一頓飯吧!連堡主有什麼好事情要告訴大夥,還請快些講明啊,要不然我等可是心中焦急啊!”

宴飲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大廳中有一個人站起來高聲叫到,趁着酒勁一陣起鬨。

不過讓他這麼一叫,在場之人都是高聲附和,所有人都叫嚷着讓連洪別賣關子。

就連樑一刀和齊南海都齊齊望着連洪,他們來此本就不是爲了吃喝。因爲前些日子,他們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飛鷹閣連結神衛軍悍然對外出遊玩的連家堡少堡主連天豪和堡主千金連黛霏襲擊!

其目的他們自然在明瞭不過,只是讓他們更爲驚訝的是,飛鷹閣不但沒有得手,更有傳聞連帶着神衛軍都是損失慘重,鎩羽而歸!

其中緣由,他們是百思不得其解,這下碰上了連洪廣發請帖,說是連家堡有大事發生,這纔上來一探究竟。

元昊正在享用着一隻烤的金黃的羊腿,吃得滿嘴流油,聽到衆人紛紛亂嚷亂叫,心中猛然出現一絲不好的感覺!

連洪冷傲霜笑着相視一眼,連洪站起來示意大家安靜。

高聲道:“今天邀請大家前來,確實因爲連家堡將會有一件天大的喜事要發生,故而相請大家前來做個見證!”

連洪話音剛落,場中人紛紛交頭接耳地嘀咕道:“天大的喜事!?”

“連家堡能有什麼喜事…..”

“連洪發什麼神經,金雷武會將近,他不想想怎麼提高名次,卻來辦什麼喜事!”

“……就是…..”

場中的議論聲太過嘈雜,連洪無奈只得繼續高聲道:“大家也知道我連洪生有一子一女,長子天豪自是應當繼承連家堡,小女今年也有二八年華,卻是到了該嫁人的年紀了…..”

連洪悶雷般的聲音剛剛將衆人的議論聲蓋過,可是當他說出嫁女兒的事情時,場中馬上炸開了鍋!

“什麼!連洪要嫁女兒了!?”

“聽說連小姐美豔無雙,實乃雲雷鎮第一美人啊!”

“我看是連家堡不行了,連洪向用女兒拉攏一方勢力,保住連家堡吧…..”

“要是嫁給我就好了…..”

“呸!也不看看你什麼德行,要嫁只能嫁給我纔是…..”

總裁的千金寵妻 樑一刀眉頭一皺,搞不清楚連洪今天唱的是哪齣戲。

梁平三角眼閃了閃,對於連黛霏的美貌,他也見過,真是驚爲天人啊!如果能搞到手的話……嘿嘿….

一抹淫光浮出眼底,梁平卻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和那石龍卻是一丘之貉!

齊南海楞了一下,海鯊幫和連家堡向來關係不錯,他也是猜不透連洪到底葫蘆裏賣着什麼藥。

齊嶽一臉呆滯,手足無措地愣在那裏。

本來還在啃羊腿的元昊動作一滯,暗道不好!搞個半天原來是被人強行給上了!

連洪眼睛往元昊那裏瞟了一下,笑着大聲道:“近日連家堡來了一位少年英豪,其人相貌英俊無比,修爲在年輕一輩中罕有敵手,和小女黛霏可謂一見傾心!所謂緣分天定,我和夫人對這位少年英豪也很是滿意,故而在他苦苦央求之下,我和夫人已經答應將小女許配給他!”

“撲通!”

一聲,元昊結結實實地從椅子上摔落下去,再也顧不得盤中美味,擦擦嘴就要站起來反駁!

這…..這是搞些什麼玩意!我何時與連黛霏一見傾心了?我何時苦苦央求你們要將女兒嫁給我了?這不是瞎搞嘛?!!!

不行不行,趁着連洪還沒說完,得馬上跟他講明纔是啊!

元昊忽的一下站起身來,還沒等他跨出一步,就被一股大力死死地壓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死老頭,快放開我!”

元昊惱怒萬分地小聲喝道,早就知道張叔修爲高絕,沒想到如此輕易就將元昊壓制住!

如果要拼盡全力掙脫的話,元昊相信自己還是能夠做到的,只不過大庭廣衆之下不好鬧騰。

“呵呵,你小子就是不安分,給我老老實實呆着,如此良緣真是便宜你了!”張叔笑眯眯地拍拍元昊的肩膀,好像元昊佔了多大便宜一般!

怪不得將元昊安排在張叔身邊坐下,就是要好好看住隨時可能開溜的元昊!

沒想到,冷傲霜答應的給元昊一個正常身份,讓他能夠參加金雷武會的方法卻是這樣!

元昊不否認對連黛霏有那麼些好感,但也僅僅是一名正常男子對美麗女孩的感覺而已,遠遠達不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啊!

這….這是要趕鴨子上架啊!

元昊苦笑連連,如今是想要解釋都沒法,作爲男人,如果他一走了之或是當場拒絕的話,連黛霏大好的名聲可就這樣被元昊破壞了!

望着場中衆人都是滿臉震驚,紛紛扭頭尋找着這位傳說中的少年英豪,連洪陰謀得逞樣的微笑不語。

“下面,就有我來隆重介紹下這位即將成爲連家堡女婿的少年俊傑—–元昊!”連洪高呼一聲,大步走向左手邊的座位處,一臉善意笑容地望着滿臉死灰的元昊。

此刻,張叔已經撤下了對元昊的壓制,他可以自由行動了。可是,這樣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他還能怎麼辦,只能如同一隻等待處決的小雞一般,被連洪一把揪住,在萬衆矚目下被拉到了人前!

“啊!這是哪家公子啊!”

“怎麼從來沒見啊…..”

“看樣子長得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修爲如何了…..”

梁平將三角眼眯成一條縫,微微握拳暗道:“居然是他…..”

樑一刀和齊南海對望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出疑惑。

這到底是什麼人?爲何能讓連洪將女兒嫁給他?

孫新笑意連連地看着元昊,又不留痕跡地看了一眼冷傲霜,眼波流轉間不知想些什麼。

連洪滿意地拍拍元昊,轉過身對着衆人道:“在這裏我還要宣佈一下,後日將要進行的金雷武會,元昊也將代表我連家堡參戰!”

元昊無奈地輕嘆一聲,事到如今,自己再說什麼都不可能了,眼下之法,看來也只得如此了!

“金雷武會之後,我立馬就走!”元昊心中打定主意。

“好了,下面就讓小女黛霏出來跟大家見個面,馬上舉行訂婚儀式!”冷傲霜看大家反應都差不多了,正是時候讓最重要的環節開始了!

“啊!不會吧!這麼快!”元昊大爲吃驚,暗自嘀咕道。

連洪轉過頭用牛眼怒視他一下,低聲喝道:“快什麼快,臭小子別以爲能娶我女兒,要是金雷武會上你不能得到一個好名次的話,老子就讓霏兒同你斷絕關係!”

元昊目瞪口呆地望着連洪,這副表情在連洪看來很是滿意,心裏想道:“嗯,看來這小子還挺緊張霏兒的,不錯….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