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樑翔無語,然後點了點頭,微笑說道;“謝謝提醒,我想問一下,這裏到底是哪兒?”

正在這個青年剛想說話的時候,卻聽一聲怒喝;“殺……殺光他們……”

青年一震,推了一把樑翔,大吼道;“快逃,不要血氣方剛的就出來拼殺,要想一下家裏面”

然後青年衝入了人羣,與人們大戰了起來。

血液飛灑,血光迸現,人們站作了一團,打得熱火朝天。

但是老大受傷的這一邊,卻是節節敗退,死亡的人們也越來越多了。

正在這個時候,樑翔忽然發現自己的褲管被人扯了扯。

低下頭去,只見那滿身鮮血的男人一臉蒼白的說道;“我想,我離死不遠了,我想要強者大人幫我救救這羣兄弟……”

然後他咳嗽幾聲,吐了幾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樑翔頓時無語,他根本就沒有傷及致命,而且他受的傷也沒多重,死不了……

但樑翔看了一下男子,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錢袋,然後猛然擡起了頭,怒吼;“別打了!”

聲音非常剛強,非常洪亮……可惜,裏面夾雜着一絲清脆,人們聽見並沒有理睬。

樑翔像是受到了什麼侮辱,憤怒的狂吼一聲,迅速走到人前,大聲怒吼;“你們給我住手!”

這個時候,人們停止了動作,迷惑的看着樑翔。

樑翔見人們停住了手,頓時一笑,說道;“大家有事好商量,何必打打殺殺的?”

所有人一愣,隨即不再管樑翔,自顧自的拼殺了起來。

甚至還有一個人主動抄着刀子衝向樑翔,想要砍死這個多事的混蛋!

樑翔冷哼一聲,身上陡然爆出璀璨的血紅色靈氣,滔天而起,把四面八方正在戰鬥的人們,全部撞了十幾米遠。

“靈師?”

“是靈師?”

“真的靈師?”

“是真的靈師?”

“……”

人們愕然不已的看着樑翔,手中的武器也反射出了樑翔那沖天的璀璨靈氣。

“朋友,你要什麼我可以給你,請你不要干涉好麼?”那個光頭男人走了過來,臉上堆滿了笑容說道

“叫我不要干涉啊?好啊~”樑翔眯了眯眼,輕笑道

“強者,你……”正如死人一樣的趴在地上的那個男人突然撐起了腦袋,說道

“你不是要死了嗎?”樑翔扭過頭來,說道

“我……”那個男人埡口無言,隨即又躺在了地上,繼續裝死!

“請開出條件吧!爲了這個有名的膽小鬼得罪我們黃蟒傭兵團,不值得!”光頭笑道

“得罪你們?我會怎樣?”樑翔眯了眯眼,微笑道

樑翔原本只想懲治一下他們,但是他們觸動了樑翔的神經,得罪?樑翔最討厭的就是得罪兩個字,一般電視劇裏說出這句話的都是反派,最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剛纔差點殺死勸告他的那個青年。

“我們傭兵團也有靈師強者……而且是三重天的高手,看你不過一二重天……”光頭男人忽然輕笑了起來,不再說話。

“好吧!我承認,我現在只不過靈師一重天,也不會戰技……是一個新手!”樑翔輕笑,緩緩走向了那個光頭男人。

光頭男人彷彿被樑翔的笑容感染了,大笑道;“對對對!來我們工會,我們一定會給你最好的待遇”

樑翔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口燦爛的白牙露出,光頭男人被晃得一楞。

而後一拳頭狠狠的打在他的鼻樑上,鮮血頓時飛濺,撒在了空中。

“啊……你幹什麼?”光頭男人捂着鼻子憤怒的咆哮道

碰!

迎接他的是一口燦爛的白牙,還有那奪命的拳頭,狠狠的再次襲擊在可憐的鼻樑上。

“啊……你找死啊?”

碰! “殺,殺!給我殺死這個混賬小子!”光頭老大捂着鮮血狂涌的鼻子,大聲說道

“殺……”一個男人搖晃着武器,衝了過來。

樑翔瞥了他一眼,也微微一笑,然後……

“啊……老大,靈師強者太厲害了,我也中招了”那個男人捂着流血的鼻子,退到了人羣后面說道

“尊敬的強者,我根你無怨無……”

碰!

光頭老大整個鼻樑完全被打塌陷了下去,鮮血狂噴,胸前被染的血紅……

“你……”

碰!

樑翔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剛想說話,就是狠狠的一拳頭!

“你等着!”光頭老大迅速跑到人羣后面,憤怒的咆哮,而後他看了一眼四周的人們,搶過一柄武器扔向樑翔,怒吼道;“大家給我殺死他,殺了我賞他金幣一個”

人們頓時一下興奮了起來,嗷嗷直叫抄着武器衝來。

但樑翔的笑容依然那麼燦爛,僅僅只是舉起了拳頭,隔空狠狠的向光頭老大就是狠狠的一拳頭。

一道璀璨的光芒從拳頭出飛濺而出,衝向了那個光頭老大。

碰!

光頭老大的鼻子完全被強烈的勁氣轟成一片血肉。光頭老大也瞳孔收縮,迅速轉身連滾帶爬的就跑了。

嗷嗷……

樑翔瞥了一眼衝來的人們,血紅色氣血滔天而起,所有人被撞飛。而後他指了指遠處,說道;“連你們老大都逃跑了,你們還想幹什麼?”

所有人爲之一愣,隨即扭過頭去,只見自己老大已經消失,所有人一陣慌亂,隨即迅速一鬨而散,追了過去。

“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了吧,這裏到底是哪裏?”樑翔轉過身來,微笑道

所有人看見樑翔那燦爛的笑容,一個哆嗦,立即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鼻樑。

之前勸告樑翔的青年走了上來,微笑道;“想不到大人竟然這麼厲害,竟然是靈師強者,而且年紀還這麼小……

樑翔點了點頭,微笑道;“”呵呵,這裏到底是哪裏啊?”

他點了點頭,微笑說道;“大人,這裏是傭兵城外三十里地的魔獸森林最外圍”

“哦~”樑翔點了點頭,隨即想起墨小月,劍眉立即皺在了一起,說道;“你知道不知道傭兵團裏面有一個叫李真的人物?”

青年一愣,隨即說道;“叫李真的人太多了!不過最出名的有一個叫李真的,是熱血傭兵團的團長,他是一個老好人,只不過他的兒子是一個廢物,他還有一個善良漂亮的女兒……”

樑翔一楞,隨即說道;“這個傭兵團在哪裏?”

青年微笑道;“這個傭兵團就在城裏的酒館附近駐紮”

“哦~”樑翔點了點頭,正想轉身,青年卻忽然喊道;“大人,很感謝你救了我們,但是你就這樣走了麼?”

樑翔轉過身來,皺眉道;“怎麼?”

青年行了一禮,而後說道;“請大人稍等一下,我給大人一樣東西!”

青年迅速轉身,走道人羣裏面,而後又在一個翻倒了的馬車裏面拿出了一個正方形的物體,裏面像是一個籠子,用一塊黑布蒙着。

裏面一陣陣的傳來呸呸的吐口水的聲音,還有一陣低聲暗罵。

樑翔一楞,接過了籠子,把黑布掀開。

只見小白狼半蹲在籠子裏面,鋒利的指甲在籠子上畫着圈圈,嘴裏不住的暗罵;“王八羔子,小王八羔子,狗曰的!呸!如果不是你害狼大爺把力量消耗乾淨,會讓這羣垃圾抓到?別讓我遇見你,遇見你我……”

正在它剛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卻聽一聲森冷的聲音,說道;“遇見我會怎樣?”

“當然是罰他給我洗腳,給我洗毛,給我找母狼,最後完成一切之後,我再把它狠狠的吃了!”小白狼咬牙切齒的說道,隨即它渾身一陣,扭過頭來,見樑翔一臉森冷的看着他。

“啊……王八羔子,你終於出現了,我要殺了你……”小白狼像是見到了殺父仇人一樣,赤紅着眼睛張牙舞爪的怒吼道

“大人……它……”青年有些擔憂的看着籠子,說道;“大人,它會不會對您造成危險?”

樑翔哈哈一笑,狂笑道;“哈哈哈哈哈……當然不可能給我造成危險了,聽到他說的話,讓我想起了一個完美的計劃……哈哈哈哈……”

而後他從逗裏掏出一大袋金幣,遞給青年說道;“看你們大部分人都很餓的樣子,而且出了隊長外,沒一個有一點肉,你們拿去過日子吧,這裏面的錢,足夠你們過一輩子了”

樑翔輕笑道,而後搖晃着籠子,狂笑道;“山不轉水轉,你又到我手裏了,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對你那麼粗暴了……”

樑翔臉上露出了森冷的笑容。

小白狼一個哆嗦,急忙諂笑道;“我只不過開玩笑的,小王八羔子!”

“哼!”樑翔冷哼一聲,扭過了頭,向青年點了點頭說道;“好了,你們可以走了,去過好日子吧!”

正在樑翔剛想轉身的時候,卻聽撲通一聲,然後青年哀求的說道;“請大人做我們團長吧,讓我們過上好日子!”

樑翔一愣,然後傭兵團一陣嘈雜,隨即又是撲通撲通好幾聲,幾十號人一起跪了下來,說道;“請大人做我們團長吧……”

“不可以……不可以!我纔是你們的團長!”正在裝死的團長突然站了起來,憤怒的咆哮道

所有人紋絲不動,看也不看他一眼,緊盯着樑翔

“你們不是有團長麼?爲什麼還要找我?”樑翔轉過身來,迷惑道

“大人,我們現在這個團長,他只不過是仗着他家有錢,有勢,強行逼迫我們做他的團員!我們裏面好多親人都是他殺死的,因爲只有把我們親人殺了,他們才無所顧忌,更賣命而他做事。”青年淚流滿滿的說道

樑翔瞥了一眼那個已經陷入瘋狂的男人,說道;“那你們爲什麼不反抗?”

“反抗過了,我們反抗過了!全部都受到了嚴厲的懲罰!我們好不容易找到老婆,初夜都會被這個混蛋奪走,後幾次我組織人打算偷偷殺了他,但是我一殺了他,全團的人都會受到追殺!”青年近乎狂吼的說道 “混蛋!”那男人憤怒的咆哮一聲,衝了過來,想要狠狠的殺死這個青年。

樑翔冷哼一聲,那男人立即如遭雷擊,一下倒在了地上。

“大人,如果,這一次你走了,那麼我們回去,肯定會受到無盡的折磨,因爲我們在戰鬥中失敗,差點害他死亡……”青年低聲說道

“小王八羔子不要你們,我要你們,我是天狼族的皇帝,如果你們投效我,殺死這個小王八羔子的話,我可以給你們無盡的財富!”小白狼忽然說道

青年看也不看它一眼,直接對樑翔說道;“大人,他的身上又傳信用具,只要他死了,他的家族立即就會派人來報仇!請大人不要殺死他,連累了自己”

樑翔點了點頭,低聲說道;“你們都起來吧!”

青年點了點頭,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