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樣態仿若鮮血,卻又不是血。那是搖曳宛如海市蜃樓的漆黑火焰。

緊接着,那陣黑色火焰化成形貌扭曲的馬。

尖聲的嘶鳴撼動大氣,為火焰籠罩的柏油路則被烤得焦黑。

「你竟然在這種大街上使用眷獸!」

姬柊雪菜立刻從箱子內取出「雪霞狼」備戰。

「沒事,小雪菜。」

面對想要咬自家孩子的野狗,人類會怎麼做?

輕則追打驅逐,重則當場打死。

羅恩會怎樣?

「知道嗎?我曾經很喜歡一個漫畫家的漫畫,他裏面總是有很多奇思妙想,我也嘗試儘可能還原效果,雖然說打你一巴掌就夠了,但是誰叫我無聊呢!試試這個……牙彈!」

7017k 要不說蕭平君身體好呢,一口氣跑出兩里地。

再跑一半,就上鎮了。

今天上午他基本上可以不用幹活,反正閑着也是閑着,就上街買點生活用品。

陳桑不知道蕭平君平時把小狼崽藏在哪裏的,這時候要是它隨便仍在這裏,要是遇到個什麼猛獸,估計就成了盤中餐。

一想到這麼毛茸茸的一小團,被吃了,就覺得挺心疼可惜的。

她將小狼崽捏著後頸提起來,放進了空間。瞬間還給它拿了個紙箱,鋪上軟墊,給它當小狼窩。

又擔心會餓著小傢伙,她又去活畜區,抓了只雞過來,拴著雞腳防止跑了,小傢伙會吃不着。

到時候得餓得哇哇叫。

出了空間,陳桑像是找到了人生目標一樣,一路上哼著小曲,又蹦又跳。

這段時間,劉長志一直在挑糞。

像他這樣的白斬雞,挑了小半桶,肩膀背都直不起來,走起路來,左顛右擺。

晃得糞桶里的糞水激起了渾濁的浪花。

熏得陳桑都要嘔了。

劉長志看到陳桑,一下子變得驚喜。

以為她是來給自己送吃的。

可是她正用一種曾經他看她的眼神,看着自己。

劉長志要是眼睛還沒有瞎的話,那個眼神叫做嫌棄。

她竟敢嫌棄自己?

當初可是她眼巴巴的跟着自己的,而且,還一副非他不嫁的樣子。

劉長志心氣高,接受不了這樣的轉變。

他氣呼呼地放下糞桶,激蕩的糞水濺起,在他的褲腿上,鞋面上。

這……是他上上個月攢錢買的一雙新回力。

就是為了在知青群里彰顯自己的身價。

現在,竟然濺上了噁心的糞水!

一想到這糞水怎麼來的,劉長志自己倒先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陳桑白眼,「智障!」

劉長志只顧著擦鞋,沒聽清陳桑說什麼,抬頭問她,卻沒耽誤屁股坐下去。

「你說……啥?」

話音未落,劉長志感覺屁股傳來一陣冰涼。

緊接着是驚破天的哀嚎。

你大爺啊,他竟然一屁股坐在糞桶上。

還好死不死的坐上了糞水。

劉長志只感覺自己的世界一陣白切黑。

陳桑忍不住笑出聲來,「老話說得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說着捂著鼻子從劉長志跟前走過。

劉長志也算是愛乾淨,他自認為至少和這些農村人比起來是這樣的。

他埋頭用乾草擦拭鞋面還有屁股後面,但是看到陳桑走遠,他就顧不上乾淨了。

那是他的口糧!

他衝上去拽住陳桑的胳膊,肉,全是肉。

親娘勒,他都要餓死了。

陳桑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拽得胳膊疼,一把甩開,恨不得大耳刮子抽他丫的。

「你發什麼神經,離我遠點!」陳桑沒有好臉色。

要是以前陳桑敢這麼跟他說話,分分鐘讓他看不見自己的背影。

但是現在,他太餓了,必須得好好哄着她。

劉長志那雙狹長的三角眼,眼珠子滴溜溜的轉,「桑桑,你怎麼了嘛?是不是還在生氣呢?」

「你到底想幹嘛?」陳桑一見到劉長志靠近,就忍不住後退。

在他面前多站一秒都覺得噁心。 摩托車的時速不斷升高,可陸玖玖的手卻沒有抓Samso

抓的很緊。

一來,她對Samso

的車技有信心。

二么,她好久沒有這麼暢快的吹過風了。

車速抵達到一定的速度,頭盔外的人和車都成為了一道道剪影。

行至無人處,她忍不住將手舉到頭頂,發泄式的為Samso

喝彩了幾聲。

聽到小媳婦的聲音,Samso

禁不住嘴角也彎了起來。

他忽然興起想騎摩托,何嘗也不是想要抒發一下自己攢了五年的戾氣。

5年,人一輩子就算是活到頭也不過20個五年。

最痛苦的時候他不是沒有想過放棄,但他不能,他奶奶在,他背後的兄弟在。

他們可以接受他瘋,接受他病死,但唯獨,不能接受他自、殺。

「叫什麼大聲,小心一會兒路人舉報你擾民。」

「擾民?」陸玖玖歪了歪腦袋,這周圍都是麥子地,他們想聽到,怕是都很難吧?

不過……

一直開太快也不太好,她腳腕有點冷。

「Boss,我們是不是快到了,你該減速了。」陸玖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距離遊樂場只有不到2公里了。

作為雲城最大遊樂園之一,長隆就算是不是節假日,也是有許多遊客的。

「嗯。」

Samso

淡淡道。

開始緩緩放鬆油門。

但…..

5分鐘過去了,都能看到園區入口了,速度卻還是沒降下來。

陸玖玖頓時感覺有些不安:「Boss,你…」

Samso

皺著眉頭將車把轉移了一個方向:「如果我告訴你,剎車壞了呢?」

陸玖玖:?!!

陸玖玖:「Boss,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Samso

沒回答,在人群的尖叫聲中朝著一路朝著另外一邊開去。

他聽到有工作人員在喊,也看到了路邊寫的正在開發。

但……

他控制不了。

摩托車不僅剎車壞了,似乎還被人卡死了油門,他把鑰匙都拔了,車還在瘋狂的往前跑,油錶盤上顯示,距離油耗盡,還要30公里。

而眼前,似乎3公里都走不到。

「Boss!」

「我們跳車吧!」

陸玖玖按著他的肩膀站了起來,看到了壞掉的錶盤,也看到了前面的斷頭路。

被挖斷的橋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深不見底。

而道路兩邊,則是一些稻田,雖然也有落差,但還不至於斃命。

「不行,跳車你怕是會直接出事,現在速度110。」

「你信我嗎玖玖?」Samso

忽然問道。

陸玖玖微怔。

現在問這個奇怪的問題是不是有點……

「Boss…」

「我數三聲,三聲之後你往左邊滾。」

Samso

沒有再說多餘的話,忽然轉了車頭,朝著左邊的水池開了過去。

砰!

摩托車和人一起入水,他在第一時間,將陸玖玖推到了一邊。

***

再次被水淹沒,讓陸玖玖想起了那日自己主動入水。

無數痛苦的記憶襲來,讓她渾身哆嗦,一時間甚至忘了自救。

但隨著小腹里不停傳來熱量,她本能的,便變的強大起來。

不僅很快自己浮了上來,還把Samso

也給拽了上來。

這裡似乎是一處廢棄的了水庫,水的顏色很深,男人身上還纏著野草。

陸玖玖按了幾下他的胸腔沒發現溺水的情況,但奇怪的是,男人的嘴唇顏色很差。

她下意識伸手去觸碰他的面具,鬼使神差的想要看一下這個再次救了自己的男人,畢竟如果剛剛不是他推開她,很可能她就要受傷了。

但就在她的手指即將觸碰到面具時,她的手忽然被他緊緊抓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