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歐陽玄和周洪二人吃過飯,沒有一起回到宿舍,而是有著自己的打算,歐陽玄打算去看看秦壽,而周洪卻想去戒律堂接取一些任務。

「秦壽。」,歐陽玄走到秦壽的門前,敲了敲他的門,卻沒想到,開門的竟然是灰衣。

「灰衣導師,您怎麼在這裡?」,歐陽玄被幫他開門的灰衣嚇了一跳,不解的問道。

「小玄,你來了?」,白衣也從裡面走了出來,「你忘了,還是你昨天提醒我的。五行之中,金可生水,所以我才把灰衣找來。」

「哎呀!」,歐陽玄一拍自己的腦瓜,「對不起,我給忘了。」

「沒事,先進來吧。」,這回卻是灰衣開的口。

和白衣的樣子不同,一直以來,歐陽玄與其他的導師都不怎麼接近,但是靠近了看,卻發現灰衣的年紀似乎沒有白衣和黑衣等人那麼老。

雖然頭髮是一樣的有些花白,但是面容倒是姣好,甚至還能看出,年輕時一定是個美男子。

「老師,秦壽的情況怎麼樣了?」,一進門,歐陽玄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秦壽,臉色相比昨天,已經有了一些好轉。

「嗯,還沒有痊癒,身體上還有一些傷,重要的是經脈,多虧你的提醒,我讓灰衣來幫忙,所幸已經回復了七七八八,只不過還非常的脆弱。卻已經沒有性命之危,不用擔心。」,白衣捋了捋自己的鬍子。

時光不及你情深 「歐陽玄。」,秦壽此時正醒著,看到歐陽玄來到,連忙示意。雖然聲音沙啞,但是看得出,恢復的還不錯。

神醫嫡女 「你不知道,你那天可真是厲害了,連周雲都嚇了一跳!」,歐陽玄走了過去,面帶微笑的看著躺在床上的秦壽。

「謝謝你來看我。」

「謝什麼,我又沒送禮。」,歐陽玄聳了聳肩,「再說了,我們是朋友,這不是應該的嗎?」

「朋友么。」,歐陽玄的話在秦壽的心裡擴散,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人修鍊,一個人成長,即使有共同執行任務的夥伴,也只是為了互相的利益,對於這個小時候隨便玩一會兒就可以得到的稱呼,在此刻他的耳朵里,卻顯得那麼貴重。

「其實,我來這裡,是想順便向你打聽一下,霸凌天的情況的,畢竟過幾天就要比賽了,我想多了解一些。」,雖然不太好好意思,但是他還是問了出來。

「沒問題…」,秦壽聽到歐陽玄這麼說,苦笑著點了點頭,對於歐陽玄的請求,他很了解,畢竟霸凌天確實強大,如果不多了解一些,誰都不敢保證自己能贏得了他。

「明天吧!」,歐陽玄說道:「你現在大病初癒,還是不要多說話的好。」

一旁的白衣也同意他說的,「你的傷還沒有完全醫治,還不可以多說話,明天再說,你現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養傷。」

秦壽還想開口,卻看房間內的兩個導師都皺著眉頭,面色嚴肅的瞪了他一眼,只好妥協,向歐陽玄投去了歉意的眼神。

「那我就先走了。」,看到秦壽同意,歐陽玄準備離開,為了應對比賽,他還得多做一些準備。 「盧老。」

老盧還是一如既往的在藏書閣門口,一下一下的用自己手裡的藏書閣鑰匙,一下一下的掃著地,聽到有人跟自己打招呼,才抬起頭。

「是你啊。」

「嘿嘿,是啊。」,歐陽玄摸了摸腦袋,「上次的書還是在那個位置嗎?」

「嗯,我又多找了幾本,你去看看吧。」

「太好了!謝謝盧老!」,聞言,歐陽玄好像是得到了什麼禮物一般,連忙彎腰行禮,十分開心。

迫不及待的來到自己平時看書的地方,卻爬上了一臉的黑線,表情十分鬱悶,因為那個位置上,此時正做著兩個女生。

「你怎麼在這裡。」,歐陽玄黑著臉問道。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嗎?」,女孩抬了抬下巴,「馨兒,你的書找到了嗎?」

也難怪歐陽玄會鬱悶,因為坐在他位置上的,就是李蓉兒。

「找到了。」,李馨兒奔奔跳跳的跑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李蓉兒對面。歐陽玄平時來的這個位置上可以做四個人,而且採光非常好。

可是現在,兩個採光最好的位置都給霸佔了,這讓他心中更加的鬱悶。可是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這個李蓉兒,一點也不像女孩子。」,歐陽玄在心中抱怨。

「嘿嘿,你能有什麼辦法。」,影一臉笑意,看到歐陽玄吃癟,他好像特別的高興。

歐陽玄還想要開口反駁,卻發現他說的是真的,自己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煩躁的將手裡的書隨便向後翻了幾頁,卻掉出了一張紙,

「咦!這是什麼?」

「這是…,靈陣??」,隨手將掉在地上的紙張撿起,歐陽玄驚訝的看著上面的圖案。

「這個是…束縛陣。」,影當然也看到了他手裡嗯紙張,「而且,似乎還挺強,比書上記載的束縛陣要強很多,不過你得好好研究一番。」

「嗯!」,好像是找到了新大陸,歐陽玄將心中之前的鬱悶橫掃一空,認真的研究著面前的靈陣。



三天後,擂台。

這三天里,其他的選手早已將自己的比賽比完,剩下的,就是等著歐陽玄與霸凌天的比賽。

甚至,得知今天,是將榜第一,也就是榜首爭奪戰之後,學院里能夠來看比賽的院生,也都來到了擂台的的觀眾席,甚至有的不惜站著也要看。

「馬上就要比賽了,緊張嗎?」,秦壽坐在歐陽玄身邊,他的傷勢依然沒有痊癒,但是只看比賽卻是問題不大。

「放心吧,我一定努力,不辜負你的期望。」

比賽的前兩天,歐陽玄按照約定,來到了秦壽的宿舍,將霸凌天的信息全部告訴了歐陽玄,甚至還將自己的的期望告訴了他,「幫我贏!」

這局比賽,公孫俊並沒有想往常一樣詢問選手是否願意開始比賽,而是一開始就飄在擂台上空。

歐陽玄和霸凌天二人一起走上了擂台,看著擂台對面,各自的對手,兩人的眼神里都有著驚人的戰意!

「歐陽玄。」,霸凌天的嘴角始終帶著一絲微笑,「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是嗎?」,歐陽玄搖了搖頭,因為他也等了很久,「那你還在等什麼?」

言畢,歐陽玄率先衝出,而霸凌天卻像往常一樣,站在原地,只是,面對歐陽玄的衝擊,他的嘴角收起了微笑。

「加油!!」

「小玄!打敗他!!」

周洪知道今天是歐陽玄的最後一場比賽,特地過來給他加油,看到他率先出手,更是興奮的兩隻油膩的手,手舞足蹈。

「速度不快,但是為什麼,我會感受到一絲壓力?」,霸凌天看著越來越近的歐陽玄,不由得一拳揮出。

歐陽玄看到他出手,也不甘示弱,將萬一準備好的拳頭揮了出去。

砰!

二人的拳頭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響聲。因為反作用力,歐陽玄向後退了兩步,順勢拉開了距離。

「什麼!」,感受到拳頭傳來的衝擊,霸凌天卻顯得十分不可置信,「這不可能!」

歐陽玄的這一拳,突破了霸凌天對自己力量的認知,因為他被歐陽玄這一拳,也給打退了,甚至如果不是快速的反應,自己都有可能會吃癟。

「這怎麼可能!」,台下的周雲也驚訝站了起來,「凌天最引以為傲的,可就是力量啊!再說,那天和我對戰,他的力量也沒有這麼大吧!」

「哼哼,我就知道!」,相比於周雲的驚訝,秦壽卻顯得頗為平靜,「這個小子,跟我對戰的時候,竟然還敢放水。」

「幹得漂亮!」,周洪揮了揮自己的拳頭,看到歐陽玄佔了上風,他內心也越是激動。台下的觀眾也都紛紛為他加油。



霸凌天穩住身影,看著面前拉開了距離,準備再次衝鋒的歐陽玄,心頭巨震,任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向最為強大的力量,竟然會在一個小自己四五歲的學弟身上吃虧,他又哪裡知道,歐陽玄泡了整個童年的葯浴,現在體內的藥力激發,再給歐陽玄一些時間,他還真的可能在這方面吃癟。

「現在還在比賽。」,霸凌天眉頭一皺,重新恢復理智,強行穩定住不安的情緒。

「做的不錯。」,對於出現了這樣強大的對手,霸凌天似乎也變得戰意沸騰。

「過獎了!」

歐陽玄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再次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腳尖點地,再次向著霸凌天衝鋒而去,拳頭上包裹著靈力,顯然這一次,他打算用盡全力。

霸凌天瞳孔微縮,也朝著歐陽玄衝去。一對如缽大拳上更是被火紅的靈力所包裹,顯然也是打算傾盡全力。

場上的人打的熱火朝天,台下的觀眾也都激動的大聲吶喊,並且分為了兩派,一個為霸凌天加油,一對為歐陽玄鼓勁。

轟!!

二人附加了靈力的這一拳終於撞在了一起,響亮的碰撞聲再次刺激著觀眾的感官。

「天哪,這兩個傢伙是不是人,拳頭和拳頭相碰撞,竟然還能發出這種聲音。」,周雲撇了撇嘴,對於二人的行為似乎頗為不屑,「真是野獸行為。」

「我相信,如果霸凌天聽到這句話,他不會介意把這一拳放在你身上。」,秦壽聽到他的嘀咕聲,淡淡的說道。

「唔……」 再次用肉體的力量互相碰撞,二人雖然也都後退,拉開了距離,卻也都感受到對手的不凡,但是這一次的碰撞,卻明顯的是霸凌天佔了上風。

「看來,我的力量還是比他大的。」,這一次的優勢,似乎給了霸凌天一絲保心丸,讓他對於自己的力量又有了一絲信心。

「看來我的力量還是比不上這個霸凌天。」,力量上比不過霸凌天,歐陽玄的眉頭微皺。雖然他早就猜到這個情況,但是真的面對這個現實的時候,他還是有一些可惜。

「你確實很強。」,霸凌天重新站了起來,看著同樣起身的歐陽玄,「可惜,還需要時間沉澱。」

話音剛落,他腳步輕點擂台,腳下出現了幾圈靈力波動,將整個擂台掃蕩。

「看來他要用靈技了。」,影出聲提醒,「你要小心了,這個霸凌天的手段層出不窮,可別受傷了。」

「嗯,我明白了。」

比賽前,秦壽就告訴過歐陽玄,霸凌天有個習慣,就是每次使用靈技之前,一定會用元素引動,來增加擂台上的火屬性靈力濃度,為自己的攻擊增幅。

果不其然,將整個擂台的火屬性靈力引動,霸凌天也將身體里的靈力調動。

「試試這個吧。」,霸凌天一部跨出,高高躍起,再次向著擂台落去。

「又是這招。」,歐陽玄一看他的動作,急忙往遠處閃避,因為霸凌天對付秦壽的時候,他就見識過了。雖然這樣會失去攻擊他的機會,卻比自己受傷要好的多。

轟…!!

隨著擂台一陣輕微的晃動,甚至連觀眾席都可以感受到的輕微抖動,霸凌天的攻擊落在了擂台上,只可惜,並沒有攻擊到歐陽玄。

「可惡,竟然這麼靈活。」,看到自己的攻擊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霸凌天有些鬱悶。而其實,看到擂台的樣子,公孫俊的臉,比他的更黑…

「我猜他這個靈技雖然威力很大,但是需要的靈力肯定也很多,趁著他現在沒有立刻攻擊,你應該抓住機會攻擊。」

「嘿嘿,這回我們想一塊兒去了。」,還不等影說完,歐陽玄就已經來到了霸凌天的面前,手中的暗屬性靈力涌動,默默運行暗影拳。

「哼,你也吃我這一拳!」

歐陽玄揮起拳頭,對著霸凌天的面門打去,同時分散出多個拳影,想要迷惑霸凌天的視線。

霸凌天皺著眉頭,他最煩的就是這個,為了直接破掉歐陽玄的招數,索性直接后跳一步,避開了這個攻擊。

歐陽玄一拳擊空,卻也不放棄,腳尖一點,再次近身,靠了過去。

「真煩,以為我真的沒辦法對付嗎!」,面對歐陽玄不屈不撓的攻擊,他也顯得有些煩躁,當下也是狠了狠心。

「別怪我!」,看著面前已經近在咫尺的歐陽玄,霸凌天的心中發狠,手上距離靈力,竟然在手掌的前端形成了一個用靈力組成的大手掌,足足有他的整個上半身大小。

「哼!火雲掌!」,口中大喝一聲,他將手掌也打向了歐陽玄,手掌前端的紅色大手掌也跟著動作打了出去,上面還有些絲絲縷縷的熱氣。

「糟糕…」,歐陽玄靠的太近,看到紅色的手掌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暗影拳所形成的拳影又已經被這個掌印給打散,避無可避之下,只能作用流光,飛速後退!

險險的避開霸凌天這一掌,歐陽玄的心中暗嘆可惜,又無奈自己的輕敵。

「哼!」

霸凌天看到歐陽玄被自己的攻擊擊退,優勢已經不存,乘勝而上,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竟然以範圍的攻擊抵消那些拳影的影響,真是厲害。」

周雲看到霸凌天一掌打出就破解了歐陽玄的暗影拳,暗嘆自己怎麼沒有想到。

「這個霸凌天確實厲害。」

影看到歐陽玄吃虧,面色終於開始變得嚴肅起來。「小子,你恐怕不能再藏著掖著了,有手段就用吧,不然怕贏不了他。」

「嗯。」

歐陽玄點頭稱是,看著霸凌天迎面而來的一拳,急忙閃身,好在他的速度比較快,否則這一拳恐怕還真不好受。

避開迎面而來的一拳,歐陽玄並沒有再次拉開距離,而是直接使用暗影拳,揮向了霸凌天的腹部。

「嗯!」

霸凌天見歐陽玄沒有再次拉開距離,而是藉機再次反攻,眉頭一挑:「這小子,還算有點心機!」

「可惜,在我這裡,不頂用!」

心中冷笑一聲,就在歐陽玄以為自己這一拳能夠打在他身上的時候,突然,從霸凌天的身上猛的湧出一股氣勢,甚至就連身旁的靈力都一起帶動。

突然出現的氣勢帶動靈力膨脹,竟然生生將歐陽玄整個人都給擠開,令他的心中駭然,直接順勢一退,遠離霸凌天。

「這是怎麼回事?」

「凌天這是怎麼了?」,周雲站了起來,看著氣息穩定,但是身上陡然而生一股莫名強大氣勢的霸凌天。

「看來歐陽玄有麻煩了。」,秦壽皺了皺眉頭他不知道霸凌天這股氣勢從何而來,但是他知道,這樣的霸凌天更不好對付了。

「這個波動是…」

此時歐陽玄的腦海中,影的神色嚴肅,看著霸凌天的情況,摸著下巴正在思考。

「半步靈皇的氣息!」

突然,他雙目暴睜,不可置信的聲音也傳進了歐陽玄耳朵里。

「你是說,他快要突破靈皇境了!?」。歐陽玄的瞳孔微縮,感覺面前的對手越發的深不可測。

「是的,不過他還沒有破境,估計已經是觸摸到了破境的要點。」,影點了點頭,「所以你這回真的踢到鐵板了。」

「可惡…」,歐陽玄咬緊牙關,看著面前已經將自身的氣勢提升到定點的霸凌天,眼神里多了一絲瘋狂。

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