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歡迎您訪問8810讀書吧,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首發站!

《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 伍俊文拿着一大堆律師的資料來見餘飛,餘飛正在辦公室裏吃着早飯,他爲了清淨已經把辦公室的電話轉成自動錄音,反正他不會接那羣白癡律師的電話,文雍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伍俊文來了就問:“有什麼事情麼?”

“蠢貨律師被我打發走了,留下了這些資料,還有被他們保釋的人的資料,你可以看看,然後決定見不見他們。E3最新更新”伍俊文很從容的轉身離開,他是個商人不想做非法生意,剩下的事情就由余飛和自己的兄弟徐懷慶解決,他估計本地的生意又要火爆了,那些律師要倒黴了,搞不好因爲賺賊的錢全家會死光,徐懷慶可是個厲害的傢伙,他可比自己的手狠。

文雍打開律師的資料,他沒時間律師的執照是真的假的,只大概看一下這些律師曾經打過的官司,以及看他們要保釋的人是誰,當然被保釋的人他很熟悉,他在本地時間長,對那些黑幫首領的名字耳熟能詳,餘飛看都不看,他只問文雍:“他們保釋的人有沒有問題。”

“全是人渣和混蛋,其實早該死了,幸虧你把他們抓起來,要不還不知道他們在外邊作惡多久,按照這些人所做的事情死一萬次也不多,另外他們早該死了,即使你找檢察官起訴他們,最多幾年後就放了,他們威脅收買執法人員賄賂法官檢察官,總能大事化小的解決,其中主要原因是那羣該死的律師,這些人都統統該死。”文雍比餘飛更痛恨賊,更痛恨律師,他缺少的只是手段和權力。

“你立即複印所有律師的資料,主要是他們的住址,我會解決他們,你就不用操心了,以後他們不會保釋那些社會敗類,我向你保證,完成複印後資料放在我辦公桌上,你帶全排人繼續執行臨檢任務。”餘飛說完抓緊時間吃飯,然後去換了套便裝,他還有他的工作。

回到自己的宿舍餘飛拿另一部手機裝上新的電話卡打給徐懷慶,“能不能租一架飛機,我就想用,另外今天我們見個面,這個號碼你記下,以後就用這個號找我,你的新號碼呢?”

“等一下。”徐懷慶關了衛星電話,拿出一個搶來的手機,他拿出一個新的卡裝了進去,然後給餘飛打了回去,“你要個飛機可飛行員呢?另外你見我有什麼事情,電話裏說不方便麼?”

“我給你拿點資料,順便用下飛機,你有駕照你開就可以,能開飛機馬上來我的兵營們,一會士兵就出去執勤,你可以直接開飛機進來拿資料,另外我要運一點東西。”餘飛掛了電話走出宿舍,辦公室裏複印的資料都放好了,文雍剛出去集合士兵,車輛發動起來以後全副武裝的憲兵離開兵營,營區裏只有他一個軍人,剩下的就是嫌疑犯。

沈三被單獨關押了很久,餘飛用非法手段轉賬走了他所有的錢,他該幹掉沈三,不過他需要把他的所有財產都沒收,他有十幾個個別墅,養着不少情婦,每個別墅裏幾乎都有密室,他需要的是密室保險櫃裏的錢財,他不光要滅了口,還要這個賊的所有家產,他的手下襲擊警署的案件還沒了解,餘飛也不想用正當手段瞭解。

租來的直升機很快的到達,餘飛把沈三從拘留室裏弄出來,這個人提供的線索他已經用了不少,很多賭場都被他查封,其他犯罪活動地點他已經掌握,他就要過河拆橋了,這個罪犯對他毫無用處。

“這個傢伙是誰,幹嘛嘴被堵住了?”徐懷慶好奇的問,餘飛說:“只是個快死的傢伙,你把飛機開到個沒人的地方,我需要你在準備一輛車,我需要到市區辦個案件,另外你準備點炸彈,我需要炸個房子,還有他,具體炸那我沒想好,你可以準備一下。”

“我正好有個助手,我讓她準備車,炸彈我來弄,不過我要回船上才能拿到炸彈,你要等我一會,你要多少炸藥,要炸成什麼樣子呢?”徐懷慶開着飛機往碼頭上走,餘飛說:“要把一個人炸的很乾淨,無法做屍體檢查。”

“馬上就好。”徐懷慶駕駛飛機到了僻靜的碼頭,他立開駕駛艙直接回到船上,很快的提着一個包返回到飛機上,船上還下來個女孩,餘飛以爲徐懷慶是單幹,原來他真的有助手,那來的那麼漂亮的女孩呢,似乎女孩被他派出去找車去了。

“先飛到僻靜的地方等車,車來了我開車去辦事,你把炸彈給我,其他的就沒什麼事情了,我自己會使用炸彈的。”餘飛做出安排後飛機再次離開碼頭,徐懷慶認真的駕駛飛機,餘飛問:“你的船停在這裏,你進進出出的被人看見了很不方便。”

“沒打算在這裏呆太久,感覺這裏也沒什麼人很方便的,我的船是遙控駕駛的,我要願意可以讓他離開港口,別人可以看見我下船,但是沒見我上船,我不會故意暴露行蹤的,你要去那用車,我提前告訴他。”

“去廢棄的碼頭,讓她把車開到那裏,然後你們倆一起坐飛機離開。”餘飛從飛機上往下邊看的風景,很大的城市也很漂亮,可惜這不適合守法的公民呆着,誰願意每天出門被搶被偷,誰願意被人勒索綁架呢,誰願意跟賊做鄰居?

飛機停在了空無一人的廢碼頭上,這裏沒有一艘船,一輛雪弗蘭suv停到了飛機旁邊,餘飛提着裝滿炸彈的包下了飛機,順便把沈三也拉下來,他早就想處決這個傢伙,今天總算個合適的辦法,餘飛單獨開車離開,麗薩問徐懷慶,“你爲他工作?”

“只是合作,合作的好就多幹幾天,不好我就離開這裏你想去那。”徐懷慶看看飛機的油表,油量已經不是很多,還不如把飛機送回去,還是自己的船上舒服一點,他駕着飛機離開碼頭,爲了不被人看見他操縱者直升機低空盤旋了幾圈才離開。

餘飛開着車就來到了沈三的家裏,他有很多個別墅,養着不少情婦,不過他有單獨用來辦公的住宅,裏邊並沒有什麼人,存放的都是他的現金和產權證書之類的東西,餘飛要的就是這些東西,他會把沈三的錢都弄乾淨了纔會放過他。車停在沈三的家門口,餘飛問:“是這裏麼?”

“就是。”

餘飛提着包踢開房門,直接了保險櫃,他把沈三也帶了進去,沈三說出密碼以後餘飛親自打開保險櫃,裏邊有點現金,其他的都是土地和房屋的產權證,餘飛拿到這些可以當做犯罪分子的財產予以沒收,犯罪分子的房地產拍賣後會由他保管。

產權證書和現金都裝進餘飛的包裏,炸彈放在空蕩蕩的保險櫃的旁邊,隨後餘飛把沈三拉到保險櫃旁邊,他出了別墅就按下了炸彈遙控器,爆炸威力極大的炸彈瞬間把房子徹底炸燬,餘飛滿身是瓦礫的倒在地上,“***,威力實在太大了。”

房屋的廢墟繼續起火燃燒,遠處有人報警,消防隊的車輛響着警報開了過來,餘飛把證件戴在身上,消防員剛想滅火餘飛就說:“都不要動,這裏是刑事案件的現場,嫌疑人已經死亡,案件馬上就要了解,請你們不要破壞現場,你們可以走了。”

在爆炸現場不遠的地方文雍正在執勤,他立即帶着幾個人來到現場,他看見餘飛就知道發生了什麼,被餘飛刑訊逼供的沈三肯定是死了,這下這個案件可以瞭解了,餘飛不會受到任何指控,這件事沒人知道,真相不會寫在結案報告上,總之惡人死了,禍害一方的傢伙不在了,大家應該高興。

“讓他們看着這裏,你跟我去一下拍賣中心。”餘飛開上車帶上文雍離開,沈三的家當全部落入餘飛之手,他們很快的把產權證書以犯罪所得的名義拍賣,餘飛這下總算把沈三這個負擔給丟開,他可以放心的繼續做事。

“那個傢伙是誰呀?”麗薩喝着飲料問。

,“你打聽他幹什麼?”躺在甲板上曬太陽的徐懷慶戴上太陽鏡,他發現今天天氣不錯,不過他沒心情看餘飛給的資料,要幹掉一大堆分散的目標的確需要好好一下,他不會急着出手,麗薩放下飲料,“我想找個男友,你又不是很想幫忙,所以我只能自己想辦法。”

“我不很想幫忙?我幹嘛要幫個不瞭解的人,你也會拿着槍打人,我都會害怕你何況別人,萬一找你做女友那天因爲點小事鬧翻了,那我的帆船不就成了《史密斯夫婦》的家了麼,倆人還要火拼一下,實在的太恐怖了,槍在手上,可保險應該在這裏。”徐懷慶指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意思是用腦子控制武器。

“你是擔心和我合不來我會殺掉你?你把我也想的太恐怖了,你也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合不來各走各的,我會要你的命麼?”麗薩感覺他的想法真是太奇怪了,他根本不信任自己,剛纔說出來的都是幌子而已,他是怕以後跟自己鬧翻了,自己把他的事情抖摟出來,自己做了污點證人他就完蛋了。

“算了吧,我還是不參與的好,那傢伙叫餘飛,你喜歡他可以去找他,不過他是個憲兵軍官,每天忙着抓賊沒時間理你,另外有個女警察跟他關係不錯,你難道還想進去攪合別人麼?”徐懷慶看了看他,繼續閉上眼睛曬太陽。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晚上還要出去辦點事,不是去夜總會發財,夜總會總死那麼多人,除了傻瓜還誰去呢,你要不要一起去開開心。E3更好看E3GHK”徐懷慶整理着自己的裝備,他只拿了兩支自動手槍,以及幾枚手榴彈沒拿其他的什麼東西,麗薩當然不會放過發財的機會,她只是問:“對付誰?”

“幾個討厭的律師,幹掉他們就沒事了,不用殺全家不用縱火。”徐懷慶依然換上潛水衣服,不過他沒用氧氣瓶之類的裝備,就是潛水鏡和一身潛水服,他準備游泳到岸上繼續開始他的工作,麗薩馬上換衣服一起離開帆船。

離市中心很遠的高檔住宅區佔地面積非常大,所以根本沒有辦法修圍牆,保安只能開着電動車在綠草坪上巡邏,有假山和池塘的地方還有景觀燈,公園一般的住宅小區內***通明,馬路一直從住宅小區外延伸到每一個別墅前,幾乎每家的門前都有監視攝像頭。不過這片別墅區的保安人員並不多,他安全是因爲他的後臺本身很強硬。

蓋這些別墅的是一家財力雄厚的地產公司,當然不是普通人經營的,他可以用低於市場價十倍的價格買到土地,蓋的這麼漂亮自然是暴利,物業管理也難度不大,如果那個小毛賊敢到這裏搗亂,那他的雙腿很快就不屬於他了。憑藉着實力物業公司也不在乎保安人員少,反正沒人找麻煩,僱傭的員工越少他們利潤越高。就因爲沒有賊敢光臨,這裏跟擺設一樣的保安就更加放鬆自己,該喝酒的喝酒,該打牌的打牌,有的乾脆在辦公室裏打電腦遊戲,他們纔不怕賊搗亂,只能是賊害怕被他們的後臺報復。

徐懷慶潛入這裏非常謹慎,就像是從高空空降下來的特種偵察隊一樣,既不急於進入,也不着急跟敵人接火,只是小心的仔細觀察,這裏***通明根本用不上什麼夜視器材,不過爲了確認目標他需要進入房間再動手,這個住宅區內的住戶都是些有錢的律師和醫生,還有不少做非法生意發了橫財的傢伙,不誇張的說在這裏扔幾枚毒氣炸彈,殺死的人裏沒有幾個是乾淨的。

資料上有律師們的住宅地址,徐懷慶早就把門牌號記憶在隨身攜帶的本子上,另外還有這些人照片,資料都是餘飛提供的,他只要動手就可以。他用望遠鏡觀察到了別墅門前的監視器,感覺這個東西到處都有,很容易把他們拍攝進去,怎麼才能不被拍攝到呢。“你看見那麼多監視器沒,怎麼才能不被看見?”徐懷慶問她。

“從後門進入,或者先把監控室拿下,這個你很在行。”麗薩拿着槍看着他,徐懷慶說:“夜總會是個相對封閉的地方,用炸彈炸掉服務器也沒什麼問題,只是這裏非常開闊,保安都是分散開的,不容易全部幹掉,我不想搞出太多的附帶傷害,這些人未必跟那些打手一樣該死,不如我們混進去穿上他們的衣服,前邊草坪上有個電動車,我們就穿那兩個傢伙的衣服。”

麗薩跟着徐懷慶貓着腰無聲無息的往前走,到了電動車跟前兩個保安還沒發現他們,一個正拿手機看體育比賽,一個拿着手機看電影,徐懷慶掏出噴劑式迷藥直接噴到倆人的鼻子裏,爲了讓他們昏迷的更久,還用注射式的迷藥又來了一下,然後扒下保安的衣服穿在身上,把兩個昏迷的保安捆起來放在樹叢裏,電動車安靜的走在住宅區內的小路上,沒人居民發現什麼異常,監控室的保安偶爾看一下屏幕,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

“就是這裏。”徐懷慶開着保安的巡邏車來到一座別墅的跟前,這次他也不在乎什麼攝像頭,手裏拿着迷藥就上前按門鈴,開門的正好是律師本人,他拿起噴劑對着律師一噴問題就解決了,隨後他走進律師的豪宅裏,尋找他的家人,徐懷慶並不是要殺這個人的全家,他想餘飛也是說個氣話而已,乾脆把這些人都噴暈了捆起來,不讓他們短時間內報警就可以。

麗薩穿着保安的衣服也跟着進了別墅,她進去可沒忙着先把律師先生幹掉,而是戴上提前準備好的手套開始找她喜歡的東西,進入主人的臥室她直接翻女主人的首飾盒,裏邊的東西她也不管值錢不值錢,全部裝進自己的包裏,反正律師很有錢,他的老婆總不會在家放很多假首飾,另外本地人不太喜歡用信用卡,因爲國內收入署會調查他們的資金來源,很多錢進了銀行就被國家執法部門監控到了,另外還要交稅,很多律師總幫犯罪集團辦事所以非常有錢,犯罪團伙可不想通過複雜的洗錢手段再把錢存進銀行,乾脆直接給律師現金,這個細節麗薩非常清楚,她進了房間四處亂翻了不少錢,她感覺沒白來,不過她還想弄開保險櫃,只是今天沒帶炸藥,否則弄開它還是很容易的。

徐懷慶知道晚上要幹很多事情,沒時間在這裏發財,把別墅裏的男女主人以及他們的孩子和傭人全部噴暈後他直接拿着注射器把毒藥注到律師的身體內,這樣無聲無息的幹活更有意思,並不是都要靠槍來解決的。幹完這些事他催促麗薩,“今天晚上很多事情要做,別在這裏耽誤太久。”

麗薩只好轉身離開別墅,繼續開着電動車尋找下一個目標,徐懷慶拿出自己的記事本在上邊劃掉一個地址,然後繼續下一個目標,整個晚上電動車都在住宅區裏開來開去,居民們習慣了無事可做的保安四處遊蕩,反正這比他們沒事坐着瞎玩要好,遊蕩也是巡邏麼,總不能上班什麼也不幹吧。

記事本上被劃掉的地址和人名越來越多,快到十二點的時候很多人家都關燈休息,徐懷慶感覺繼續冒充保安登門有點不妥當,半夜保安上門很不正常,爲了不引起懷疑他讓麗薩開車離開,雖然沒有把所有人幹掉,不過名單上少了十幾個人,明天餘飛看到電視新聞就會高興的。

“你的包塞的夠滿的。”脫下保安制服的徐懷慶看地上有個水坑,就把衣服扔了進去,麗薩也換下並不合身的制服,“我又不是很貪心,回去現金分你一半,首飾我賣掉了也分給你一些,你看怎麼樣?”

“可以,我們還是快點離開吧。”徐懷慶沒有開着偷來的汽車回到偷車地點,直接去了離海最近的地方,然後從水裏游回到自己的帆船上,帆船安靜的向公海上行駛。海灘上只留下汽車和輪胎痕跡,並沒有什麼腳印,即使有也被海浪一點點的沖掉,這又是一次悄無聲息的襲擊。

早晨起來憲兵的軍營外依然來了一些律師,數量顯然少了跟多,餘飛站在角樓上看了看就回到了辦公室,電視新聞裏先是出現景色優美的住宅區,隨後是成羣的警車出出進進,不少人是被黑色的專用塑料袋從家裏擡出來的,電視臺的女主播正在介紹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刑警進入別墅沒發現什麼腳印,也沒什麼可以的指紋,更沒有血跡,死去的人都是律師,顯然這是故意殺人,不過現場的財物損失很大,又不像是故意殺人,難道是搶劫,可房間內的孩子和女主人以及傭人只是昏迷,他們並沒有受到任何威脅,對他們來說只是被個保安用什麼東西噴了一下就開始昏睡,一切都跟夢一樣,只是夢醒來家裏多了個死人而已。

命案現場沒有血跡,做的真是乾淨漂亮,同樣也當過僱傭兵的餘飛非常佩服徐懷慶的手段,在夜總會裏一個人打十幾個打手,槍戰他一個人搞定,到了住宅區內居然無聲無息的幹掉這麼多人,做的非常好看,那些律師死之前肯定不知道是誰殺了他們,更不知道是自己安排的,“真是個天才,可惜他不應該幹這個,他應該去特種部隊和特工學校當教官,這才適合他。”

“討厭的律師少了很多,原來都在家裏。”文雍也看着辦公室裏的電視,不過他可不是專門來看這個的,“長官,關押了那麼多人該審問的都要抓緊,羈押期限是固定的,到時候你還要帶着他們上法庭,已經拿到逮捕證的,應該把相關材料移送給檢察官,然後就是等着開庭了。”

“沒關係,我們今天就把那些東西送給檢察官,我不怕他們不起訴,更不怕法官不處理那些人渣,我們有自己的渠道,別太在意庭審結果,今天就不臨檢了,我們去檢察官辦公室。”餘飛站起來穿好了制服,提着公文包就領着文雍離開兵營。

在檢察官辦公室的感覺除了昏昏欲睡什麼都沒有,檢察官挨個的查看卷宗,犯罪嫌疑人的資料、證物照片等一大堆東西,檢察官似乎看的很入迷,最後也沒提什麼問題,“很好,證詞和供詞基本沒什麼出入,我想法官應該會按時開庭,剩下的事情就是的,開庭時候法官會通知你們,我想他們不會逍遙法外的。”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餘飛睜開眼看着天花板,自己到底在那呢?昨天喝多了怎麼從外邊回來的呢,他發現天花板不是軍營宿舍裏的那種,雯倩拉開窗簾走到牀邊,“你醒了,感覺我家舒服不,呆在這裏習慣麼?”

怎麼會在她家裏呢?餘飛一直感覺跟她的關係進展的太順利了,對於生活一直不怎麼順利的他來說總感覺不對勁,自己只是對她喜歡,因爲來不及想明白自己到底愛誰,所以他沒有努力推進兩人的關係,這麼順利難道沒有問題麼,首先她不會是警察裏的內部犯罪調查科的吧,自己穿着制服幹了很多事情,根據法律警察和其他執法部門可以調查自己,另外憲兵總部內還有專門調查憲兵內部犯罪的祕密調查部門,她不會是幹這個的吧,自己跟她已經這樣,很容易讓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萬一自己被指控利用職務犯罪,那等待自己的只有死刑。E3更好看E3GHK

“以後你要願意就住我這裏,住在兵營也沒什麼意思,我最不習慣排隊打飯,你很喜歡這樣的生活麼。”雯倩覺得認識他這麼短時間就搞定他真是值得慶幸,這個木頭腦袋還是很容易對付的,自己總算把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搞定,以後不用爲了嫁給誰而發愁,她把餘飛的衣服扔在牀上,“衣服洗好了,槍油的味道夠大的。”

“就快每天枕着槍睡覺,難免有槍油的味道。”餘飛穿上衣服看看手機,文雍已經發來短信,上邊是開庭時間,看來他要快點趕回去帶着嫌疑人出庭,真是夠費事的,他回了一條短信,告訴文雍把士兵都帶上用來押送嫌疑人,然後準備離開雯倩家回到兵營。

“你要去那,不吃早餐麼?”

“是出去吃還是你做呢,要不就在路上吃,能把我送回兵營麼?”餘飛拿上自己的東西就準備出門,樓下確響起汽車的喇叭聲,雯倩打開窗戶往下開,巡邏車已經來接她,蕭燕下了車,“該上班了,快下樓。”

雯倩在家換好制服領着餘飛離開自己家,蕭燕發現雯倩很有本事,這麼快就把這個小子搞定,看來她還是很有效率的,顯然自己動作慢了很多,蕭燕以前買好了東西,雯倩上車就打開紙袋,拿了寫餘飛平時喜歡吃的給他,然後她才自己開始吃早餐,蕭燕發現自己很尷尬,沒想到撞上了別人的隱私,所以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她心裏還是有點佩服雯倩,也不避諱自己。

把餘飛送到了地方警車離開兵營,走出去很遠了蕭燕才問,“你還真行,這麼快就把他收到自己家裏,我都沒想到你效率這麼高,什麼時候結婚呀,定沒定日子,想要什麼禮物呢?”

“他似乎很有顧慮,還不知道這樣的關係能保持多久。”雯倩喝着紙杯裏的咖啡,然後閉目養神,蕭燕又說:“應該有顧慮的是你呀,他有什麼顧慮,你長得又漂亮又有本事,他能找上你是他的運氣好,你就打算以後跟他過了?”

“我感覺他顧慮我的以後,他的工作比我們危險的多,他這麼幹下去肯定把所有的賊都得罪了,或許他擔心這些人用各種手段報復吧,如果他很快的能把事情擺平,我想他基本就沒什麼顧慮了。”雯倩知道餘飛在想什麼只是不知道他做什麼,他需要一個能自己保護自己的老婆,看來目前只有自己能勝任。

“犯罪嫌疑人坐那輛車?”文雍集合起部隊請示餘飛。

“把他們塞上軍用卡車,手銬腳鐐全用上,嘴用膠布貼住,眼睛也全部蒙上,卡車運送所有的嫌疑人,駕駛卡車的穿好防彈背心戴上頭盔,找多餘的防彈背心固定到駕駛室的兩側車門裏,我去找保安公司借用防彈車,我們的士兵全部坐防彈車,我們那些不防彈的吉普車也留下。”餘飛感覺自己沒有把犯罪團伙一網打盡,處理單個落網的犯罪分子肯定容易出事,他們的同夥可能營救他,也可能殺掉他們免得他們當污點證人,所以多做點準備,如果憲兵坐着卡車,賊用衝鋒槍就能擊斃車上的憲兵,自己只有一個排,損失不起士兵。

職業保安公司給憲兵排提供了三輛防彈車,餘飛在車輛租用合同上籤了字,然後坐在特製的防彈車裏,這種車用途很多,是一種貨箱型卡車改裝的,銀行拿它當運鈔車,警察們用他押送重要的嫌疑人,或者運送容易受到攻擊的證人。伍俊文把合同收起來,“你可以先跟上級要裝備,不給你再租我的車麼,我的車就在眼前,你總這麼花錢萬一沒錢怎麼辦呢?”

“上邊不給是他們的事,我要讓士兵無故的陣亡,那可就是我的責任,如果有錢我連送嫌疑人出庭的差事都承包給你,我只坐你的車看你的職員做事就可以,生意可以慢慢來,你管理監獄保護兵營時間長了自然會轉化成公司的聲譽,名聲大了自然就好擴大經營,我們出發了。”餘飛坐上防彈車,車隊威風八面的開了出去,他坐在車上用手機給徐懷慶發短信,催促他繼續對付律師,因爲還有不少該死的律師沒死,

“今天又要做事了,繼續去對付該死的律師。”徐懷慶拿出個手提箱,箱子外形非常普通,跟槍械公司給高檔槍配備的一點都不一樣,這個箱子更像是經常坐飛機的人用的提箱,體積也不大,似乎很難把太大的武器裝進去,麗薩看着他打開箱子,裏邊是分解開的psg-1狙擊步槍,因爲箱子尺寸小,槍的很多比較長的部件是斜的放在裏邊,徐懷慶拿出一盒子彈,都是狙擊步槍的專用子彈,麗薩認識這些是穿甲彈,輕型裝甲車都可以擊穿。

一直以來她都以爲徐懷慶是個瘋狂的傢伙,自己也見過他的精彩表演,沒想到他對殺人還挺專業的,居然直接拿出穿甲彈,“你是怕那些人穿着防彈背心躲在防彈車裏吧,可以在他們下車之後開火,那樣就不用浪費這麼貴的子彈,普通狙擊專用彈比這個便宜呢。”

“我也知道他很貴,不過不會有浪費的,反正當地法律不允許私人有槍,即使律師們請了保鏢也沒什麼好武器,頂多是幾支沒用的手槍,我是不太喜歡大白天的就出去幹活,你開車送我去,不用你動手,如果你也想過癮,這裏還有支m-21,拿着比較輕便。”徐懷慶準備好武器放在防水包裏,他繼續用海豹突擊隊那一套,忽然從水裏冒出來,不暴露自己據點,他可真辛苦,還不如買個房子住下來,去那裏也方便,不過船最大的好處就是出國方便。

“我只想看看你的本事,不用拿這麼重的槍,我也不想你跑到樓頂或者陽臺上開槍,那太容易暴露自己,還不如我開着車,你坐在車裏,一支手槍就能解決的問題,何必動用笨重的裝備,你開槍後我開車離開,找個大商場的停車場把車丟下就可以,還是我潛水上岸找車,你把船開到離碼頭遠一點的地方找沒人的地方上岸。”麗薩換上潛水服,把一套乾衣服裝進防水包,她先離開帆船游到海里。

“是我搞複雜了麼?”徐懷慶駕着帆船離開碼頭。

現代化的摩天大樓裏有很多公司,甚至很多家知名的律師事務所,拿着手槍的徐懷慶坐在一輛出租車裏,麗薩弄來的出租車很順利的就把他送到了市區,不過他可沒工夫辨認進出大廈的那個人是律師,還不如找上門去解決,他戴上一頂棒球帽,然後戴好墨鏡,口袋裏裝了幾張照片,後邊他還寫着地址,這樣幹完了就把照片燒掉,自己準備的資料也就銷燬了,他下了出租車很從容的走進大樓內,這裏人來人往保安根本不怎麼注意這些人,他們也注意不過來。

坐上電梯徐懷慶往到了高層,出電梯還有指示牌,所有在這層樓的公司單位都在電梯口設有標牌,看一下事務所的門牌號然後他拿出照片確認一下地址,又熟悉了一遍律師的長相就大步走進事務所。事務所的接待人員問了幾句就讓他進了律師的辦公室。

徐懷慶進去假裝是跟律師談話的,他假裝要掏出自己的名片,律師低頭看資料的時候他已經把槍拿在手裏,格洛克17手槍裏裝滿了空尖彈,他瞄準律師的腹部和胸部連開三槍,隨後確認死亡後他起身離開,從他進來到出去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接待員還奇怪這個人這麼快的出來,就好奇的問:“這麼快就談完了?”

“是的,他答應當我的法律顧問了,他正爲我準備點資料,讓你不要進去打擾他,回頭見。”徐懷慶從容的走了出去,然後他繼續坐着電梯從高層往低層走,在他感覺這個大樓裏律師事務所林立,至少有很多家,不過他不用挨家都去,這裏的律師並非都上了死亡名單,即使在名單上的也有一半死在家裏。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現代化的大樓內一小時內連續死了幾個名氣很大的律師,現場除了幾枚彈殼之外沒有任何痕跡,裝修豪華的律師事務所裏幾乎都有地毯,乾淨的地毯上沒有任何痕跡,更沒有嫌疑人留下的任何證據和線索,徐懷慶走出大廈的時候纔有律師的助理和祕書發現死亡的律師,此時他已經坐上出租車離開現場。E3小說

餘飛坐在跟保險箱一樣安全的防彈車裏,他打開今天要出庭的當事人資料,資料裏還寫着辯護律師的名字,他用手機輸入幾個名字發給徐懷慶,問他這幾個人怎麼樣了,徐懷慶坐在出租車上拿出自己的記事本,又看了看剩下的幾張照片,沒有餘飛問的幾個人,他很快的回覆這些人已經度假去了,餘飛知道那些人是去鬼門關度假去,所有他緊張的心放下了,討厭的律師不用在法庭上耍嘴皮子爲嫌疑人解脫,看來可以把開賭場的傢伙先判刑關押起來,自己做的事情正在順利的進行。能關進監獄的就先關起來,很能耍手段逍遙法外的就直接幹掉。

押送嫌疑人的車隊向通往法院的馬路上正常前進,開始上班的雯倩還是有點不放心,這可是餘飛第一次上法庭,萬一有狡猾的律師爲難他怎麼辦,法官因爲證據不足當庭釋放嫌犯,這些人只要走出法庭打個電話餘飛就有生命危險,還是跟着去看看,反正州法院也是她的巡邏區域。

“跟着押運車我們去法院那看看。”雯倩在車裏穿好防彈背心,她把警隊配發的m9f手槍子彈上膛,隨時準備應對可能出現的意外,蕭燕看她如臨大敵的樣子也跟着緊張起來,她也不顧炎熱的天氣也停下車套上厚重的防彈背心,隨後駕駛警車繼續跟隨憲兵的車隊。

法院周圍住着很少的居民,也沒多少高樓大廈,只有一些種植者花草樹木的公園,因爲遠離居民區這裏遠不如市中心的公園人多。很多已經看到法庭開庭公告的人開始準備,犯罪集團的幕後首領讓手下的小頭目做兩手準備,能營救就儘量救人,營救不成就幹掉即將上法庭的人,以免所有人都牽連進去。

馬路旁邊的公園後門聽着很多輛車,車上的人已經提前下來,藏在靠近公路邊的樹木後面匪徒很臨時僱傭來的殺手準備好了他們認爲很厲害的武器,從國外買來的民用霰彈槍以及走私來的ak-47人手一支,子彈上膛後他們等待着車隊的到來,另他們失望的是憲兵沒有開着平時用的車,防彈車有好幾輛,卡車只有一臺,難道防彈車上坐的是自己人,憲兵還坐在卡車上?

心急的匪徒扣動了扳機,ak-47劇烈的槍聲持續的響起,在隔音效果好的防彈車裏聽這種槍聲還以爲是放鞭炮,餘飛拿着對講機喊,“所有車輛停車,立即對襲擊者展開反擊,儘量不要放跑他們,動作快點。”

三輛防彈車右側的射擊口全部打開,六挺機槍迅速對樹叢裏開火的傢伙射擊,其他憲兵打開防彈車上邊的天窗,憲兵從這裏探出身體向樹後邊的敵人開火,文雍打開押運車的後門跳到車外,藉助向右打開的半扇防彈車門做掩護,依託着車門向敵人開火,m-16a2步槍打着點射挨個消滅愚蠢的敵人。

“怎麼回事,他們爲什麼拼命射擊卡車呢?”文雍邊打邊問,餘飛下了車看後邊的卡車,關押着十二個嫌疑犯的卡車被打成蜂窩,右側的輪胎全部被打爆,卡車都有點向右傾斜,車內的駕駛員穿着防彈背心縮起身體躲避子彈,因爲車門上固定着件防彈背心,擊穿卡車右側車門的子彈被防彈背心全部攔截下來,威力巨大的由ak槍打出的子彈幾乎要把防彈背心打爛。卡車上的帆布車棚幾乎被打成漁網,裏邊的十二名要上法庭的重要嫌疑人被子彈打的血肉模糊,即使馬上有救護車來搶救,他們生還的希望依然不大。

“消滅來犯之敵,裝甲車掉頭直接開到路邊,機槍手把槍架在車頂,其他人跟着車衝過去,消滅所有人的,不要放走了他們。”餘飛用對講機指揮自己的士兵,憲兵排已經全部在這裏了,想要求別人支援那是不可能的,警察是不會幫助自己,還是靠自己的好,他從車上拿上自己的步槍,m-16a2步槍下邊還掛着m203榴彈器,他裝填好榴彈對着敵人密集的地方打過去,隨着榴彈爆炸幾個匪徒倒在地上不再開火,三臺租來的裝甲押運車開足馬力衝進公園,車頂上的機槍手迅速射殺與自己距離最近的敵人,其他憲兵跟着裝甲車繼續邊行進邊射擊。

餘飛帶着下車戰鬥的憲兵衝進公園裏,用密集的火力射殺逃跑中的敵人,所有自動步槍和機槍都快速連發射擊,擊斃的匪徒成片的倒在地上。此時一輛警車衝到公園後門,留在車上準備隨時接自己人撤離的匪徒一看是警察來了,頓時車內的匪徒感覺退路沒有了,他們拿出自動步槍對着忽然冒出來的警車開火,瞬間警車被打成蜂窩,雯倩打開車門翻身下車,用半自動警用手槍向好幾個匪徒還擊。

憲兵衝進公園迅速沿着匪徒撤退的路線追了過去,公園後門爆發出更激烈的槍聲,餘飛看警車到了這裏就知道是雯倩不放心自己跟着來了,車被打成這樣人不會有事吧,他加緊對匪徒的圍攻,憲兵手中的武器繼續高速的噴射出致命的子彈,匪徒的車輛跟他們一起變成篩子。

“我投降,別開槍。”一個被嚇壞了的匪徒扔掉槍舉起手,作爲一個經常跟警察和其他幫派火拼的角色,他從來沒見過如此猛烈的打擊,幾千發子彈瞬間打向五十多個匪徒,這些平日裏打打殺殺的匪徒那是憲兵的對手,加上餘飛這個不要命的僱傭兵,戰鬥力更是匪徒能比的,餘飛過去抓住投降的匪徒親自給他帶上手銬,“把他帶回去審問,立即打掃戰場,報告彈藥消耗。”

“一班班用機槍消耗彈藥兩盒。”這兩盒子彈就是四百發,幾乎戰鬥開始後機槍手的手指就沒離開扳機多久,中間除了換子彈槍幾乎沒停火,“一班通用機槍消耗子彈兩盒。”操作着m60機槍的射手迅速報告,三個班報告完了餘飛明白,這幫人真是拿打仗當打靶,可勁糟蹋子彈,機槍手就打了兩千多發,把公園的護欄樹木打的面目全非,步兵也開始報告消耗,文雍一個彙報,“消耗彈匣五個。”

這裏的匪徒真要人多一點分批攻擊憲兵最後可能一發子彈都剩不下,這麼浪費是在難以跟匪徒拼消耗,幸虧匪徒頭腦簡單不懂戰術,餘飛把抓住的匪徒交給其他人,他走過去查看警車,車已經徹底打報廢了,雯倩從地上爬起來,防彈背心上還留着兩發子彈,她也感覺防彈衣有點單薄,子彈打上來實在很疼。

“這麼危險的場面你不該來,多危險呀,萬一你有事我該怎麼辦。”餘飛看看雯倩沒受什麼傷就放心了,雯倩把槍裝到槍套裏,“你還用不用去法院了,去看看嫌疑人是死是活,真要死了也活該,他們犯的罪早該判死刑,只是沒他們的全部證據,如果他們都死了這個城市還能稍微好點。”

雯倩和餘飛徒步穿過公園,卡車上的憲兵已經下了車,卡車上已經全是屍體,沒有人存活下來,每個屍體上至少有十個以上的彈孔,“他們這是罪有應得,只遺憾的是他們死在自己的人的手裏,平時講什麼義氣其實都是狗屁,到最後還是爲了自己。”雯倩站在公路上,警車壞了只能搭車返回市區向上級報告。

“文雍,集合部隊,留下兩個裝甲車和兩個班看着現場等我回來,我去通知法官不要開庭了。”餘飛鑽進車裏,又看看呆站在旁邊的雯倩,“跟我一起去趟法院,一會我們就回來,那些人都死了也就沒人威脅我們的安全。”

武裝押運車開到法院門前,法警們都聽見了幾百米外的槍聲,他們如臨大敵的都拿出長槍準備戰鬥,全副武裝的法警把法院裏三層外三層的保護起來,法官在庭上等待着嫌疑犯的到來,檢察官坐在右邊的公訴人席上都有些昏昏欲睡,餘飛帶着幾個士兵走進法庭,他很禮貌的看着女法官陳佳芳,“法官大人,嫌疑犯不能出庭,他們已經被自己的同夥都打死了,我們還在封鎖現場,這些人已經全部死亡,他們所犯的賭博罪也不用審了。”

穿着法官袍的陳佳芳長長的嘆了口氣,看來今天的工作十分輕鬆,以後該死的刑事犯罪嫌疑人都要死在自己的同夥手裏那自己這個大法官還幹什麼呢,這份高收入的工作那簡直太好做了,她很客氣的說:“你繼續去偵辦案件吧,需要法院簽署逮捕令隨時可以找我,我下班的時候也可以給我打電話。”隨後她遞過一張名片。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罪犯們自相殘殺倒給你省了不少的心,既不用關押在監獄擔心他們生出事端,也不能讓你受那羣無賴律師的氣,送我回警局吧,我需要申領一臺巡邏車,下班後我來找你。”雯倩坐上並不舒適的裝甲車,餘飛親自開車先送他回去,槍戰現場還被封鎖着,憲兵打掃着戰場,被繳獲的槍支超過六十支。

幹掉了律師的徐懷慶感覺沒什麼事情做就返回自己的帆船上,他的帆船上有足夠的玩具讓他消遣,他把自己的飛艇從倉庫里弄出來,充氣之後飛艇就懸浮在帆船上空,麗薩也跟他一起上了飛艇,飛艇安靜的飛往陸地上空,徐懷慶欣賞着獅子城的風景,離海邊不遠的一處公園很快的吸引住他的目光,“你看哪裏,怎麼那麼多士兵呢?”

“沒什麼奇怪的,憲兵執行任務麼,打開電腦看下新聞部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麼?”麗薩放下望遠鏡打開自己的掌上電腦,新聞網站上已經有了簡短的消息但是還沒照片,是匪徒爲了營救被抓的同夥在法院附近設伏,企圖營救出同夥,結果全部被憲兵擊斃,要去法庭被審判的嫌疑人全部死亡。

“情況不錯,看來我最近可以度假,有人碰巧幫餘飛辦了事,如果他抓的賊都被同夥打死,那這些人就用不着巧舌如簧的律師爲他們辯護,我們也不用找律師的麻煩,就讓賊互相打我看個熱鬧。”徐懷慶看過新聞反倒來了興趣,拿起望遠鏡從高空觀察下邊的情況,被打出很多彈孔的警車和軍車格外引人注意。

“如果真是這樣他拼命抓賊就可以,我們就沒生意可做了。”麗薩靠在座椅上,享受着飛艇安靜又舒適的座艙,坐這個慢騰騰的傢伙倒是很舒服,關閉了發動機也不會掉下去。徐懷慶說:“如果所有違法的人,都能被法律公平的制裁,那世界上就不會有我這樣的人,如果那個罪犯所屬的幫派無力派人滅自己的人口,我們也可以躲在路邊幹掉要上法庭的人,然後警察和憲兵繼續認爲是犯罪集團所爲,這樣不是更好。”

“那你的合夥人怎麼跟你算賬呢,是按行動次數算還是按打死的人數算,如果每次他只送一個人上法庭,那我們是不是很累,帶着全套裝備出去,然後撤離時候還要躲避警察。”麗薩感覺這麼幹活也很難長久,錢又少又辛苦。

“我的裝甲車怎麼樣,沒讓你的人受傷吧,這可是普通武裝押運車,你要總開着這個,把賊都激怒了我可沒辦法了,他們要拿rpg火箭筒轟我的車,那你們可危險了,不過他們連槍都打不準,恐怕一時進化不到會用火箭的水平,不過你可要提高警惕,那個女警察怎麼樣了,她送你到了兵營後就跟着車隊走了。”伍俊文撫摸着裝甲車上的彈坑有點心疼,挺漂亮的車被打的這麼難看。

“她沒事,我把他送回警察局,巡邏車被打成蜂窩,通過這次事情我才感覺你越來越重要,能不能幫我弄四輛輪式裝甲車,帶柵欄式裝甲的,我要提前預備點裝備,如果有了斯特瑞克那樣的車,柵欄式裝甲能減緩rpg火箭彈的攻擊威力,我只要不被路邊炸彈炸就沒事,如果用v-150和btr-80那樣的裝甲車,重機槍子彈都能擊穿車的裝甲。”餘飛因爲這次伏擊已經萌生出購買武器的念頭。

“國防部不是有vab裝甲車麼,從法國進口的十分不錯,有的地方憲兵有那東西,你可以跟上邊要。”伍俊文只是開僱傭兵公司的,可不是賣軍火的,軍用裝甲車那樣設備他手裏也沒有,餘飛說:“別跟我提vab裝甲車,那東西可以用m-2hb機槍和dshk46機槍打成篩子,在重機槍子彈跟前那就是塊麪包而已,我希望坐在不會被打穿的裝甲車上,我想要四臺斯特瑞克。”

“那可是大型軍火商通用動力公司生產的,軍隊採購價格每臺數一百五十萬美元左右,還有很高的運費你負擔的起這麼昂貴的價格麼。”伍俊文打算用價格嚇走餘飛,不過餘飛依然很頑固的說:“反正國防部沒空檢查我沒收了多少贓款,我可以用這些錢買裝備,反正不是爲我自己花了,難道你還有什麼好的意見。”

“你可以去我的船上看看,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租借給你幾臺btr-80裝甲車,我可以輕鬆的給車上裝上反應裝甲和柵欄式裝甲,那要看敵人用什麼彈藥,你別買東西,租我的東西維修保養我可以負責,你可以省下不少心,我還有一些不安裝任何武器的mt-lb裝甲車以及bmp-2,我管它們叫裝甲安全車,以前我們都用過那東西,比你買新的要便宜,你時有很多錢,可你要跟本地犯罪集團對着幹,花錢的地方還很多,你申請他們晉升你,給你一個連的士兵或許能好意點。”伍俊文不光是忙着自己的生意,他也希望自己可以盡力幫助他改變目前的情況,本地治安好了他可以開展更多的其他生意,而不是單純的發展保安業務。

“我會的,把你的東西弄來,需要mt-lb充當裝甲牽引車,可以用來幫我把壞掉的車拖走,需要四臺btr-80,裝甲要能抵擋重機槍子彈和火箭筒,東西到位後你準備一個租借合同,我會立即支付幾個月的租金和維修費,我要去提審嫌疑人,明天早晨我還要帶其他人去法庭上。”餘飛說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文雍打掃完戰場也撤了回來,被憲兵擊斃的人已經全部拍照兵提取了指紋,所有他把屍體存放在附近的殯儀館,匪徒使用的武器和車輛他也完好無損帶回來,這些都是證物,匪徒死了不等於結案,只有抓住背後的主使者才能結案。

餘飛坐在辦公室裏,他打開空調看着電子郵件,傳真機此時發來兩份重要的傳真,一是上級派遣一名軍械士官學校畢業的下士來獅子城憲兵排出任軍械士官,另外更重要的就是總統要視察憲兵排,憲兵在維持本地治安中大出風頭,總統當然要來視察,他仔細查看了一下時間,總統來的時間和士官報到的時間幾乎一致,看來自己又要忙一大堆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回來了,武器放進了證物庫。”文雍疲憊的坐在椅子上,餘飛說:“精神點讓大家快點洗澡換衣服,總統要來視察,你不要太驚訝,不久以前我在軍校參加畢業典禮的時候還見過那個老頭。”餘飛脫下防彈背心和作戰服就開始準備。

士兵們聽說總統要來馬上也都去準備,軍營內連個站崗的也沒有,大家都換上參加重大活動的禮服後纔出來列隊集合,餘飛爲了減少麻煩直接出去指揮職業保安公司的僱傭兵先撤到自己的營地裏,免得有些形象不好的被總統看見,總統車隊在幾架直升機的掩護下開到了憲兵的軍營內,車隊裏的防彈車下來一大幫總統衛隊的保鏢。

總統的加長型豪華防彈車的車門被保鏢打開,身穿西服的總統走下轎車一眼就認出了餘飛,“我們又見面了,你是個優秀的狙擊手也是個好軍人,你在本地做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電視新聞上都說你是邪惡剋星,打擊犯罪的英雄,他們還說如果世界上真有超人、蝙蝠俠和蜘蛛俠他們也不如你,他們的效率遠沒有你高,感謝你在這裏所做的工作,長這麼大我第一次見打擊犯罪效率如此高的執法人員和單位。”

“謝謝總統。”餘飛跟總統握手,不少隨行的記者也馬上拍照,這些照片明天就能在首都和其他各州的報紙頭版上出現,總統依然握着餘飛的手,“剛纔那些話是我以總統的身份說的,我以一個父親的身份跟你談些事情,我們去你的辦公室談。”

總統在一大羣保鏢的簇擁下來到憲兵排狹窄的辦公室,這裏只有兩名貼身的保鏢,總統身後站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她穿着陸軍作戰服手裏提着軍用揹包,總統說:“這是我的女兒雅雲,剛從陸軍軍械士官學校畢業的,她不擅長和周圍的人打交道,以前在學校成績也不理想,所以她沒上高中而去軍隊的學校學習,她被分配到人員緊缺的憲兵排工作,我希望你能儘量多幫助她,你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發郵件,我不想因爲自己目前的身份給她造成什麼麻煩,作爲一個軍官你該怎麼管理就怎麼管理,可不要因爲我放鬆軍隊的各項紀律。”

“沒問題。”餘飛很簡短的回答。

WWW_ тTk án_ C〇

“那好,那我就不在這裏多做停留,有空我們可以多交流。”總統能來這個小小的兵營就是莫大的榮幸,還指望他在這裏吃午飯麼,總統車隊來的也快走的也快,雅雲把自己的檔案交給餘飛,她就是憲兵排的新成員。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這裏還算舒服的房間只有一個,就是軍官的單人宿舍,我收拾一下你就可以搬進去住。”餘飛開始打掃自己的房間,把垃圾扔出去之後他提着一包自己的行李去了文雍的房間,雅雲提着自己的行李走進軍官宿舍,這裏比她想象要舒服一些,有空調還有必要的傢俱。

文雍的宿舍有兩張牀,餘飛搬進來以後把東西放在一邊,餘飛沒等他問就先說:“我不是搬進來跟你住的,過幾天我就不在軍營裏住,我想在外邊找個地方住,這裏多了一個人,我們自己要多注意,立即把兵營拘留室的人全部押到隔壁的監獄,軍營裏越乾淨越好。”

“這些事你不用操心我可以來辦,抓住的人都在我們這裏有指紋資料,不過即使都順利庭審他們的也判不了幾年,我們手裏的證據是在太少,必須把他們帶到州司法部指紋鑑定中心,提取他們的指紋供全國警察查詢,我想他們犯的罪不光是賭博和持有槍支,只要他們離開這個地方,我們做的事就沒人知道,如果那些人指控我們不給他們吃飯,慢慢的掀開蓋子,那我們倆的前途就全完了,我們被踢出軍隊犯罪集團繼續控制這個骯髒的城市。”文雍對整個事情看的很清楚,他們所做的違反法律的事情是爲了消滅犯罪,可對手也不是傻瓜,一旦讓罪犯胡說八道,外界肯定忙着指責憲兵。

“很好,我跟你一起去,就準備,。”餘飛感覺這麼做也很妥當,當然這些人也不會對外界說憲兵虐待他們,因爲自己還留着一手,他拿起手機給徐懷慶打電話,告訴他自己要讓他幫忙打掃點人渣,務必準備好最強力的武器。

“美女,我們又要開工了,要對付很多人,開始選武器吧。”徐懷慶從船的底艙拿出幾個箱子,有的是供彈箱,憑麗薩的閱歷她認識那個箱子是幹什麼的,雖然她在現實中沒見過,但是在老電影《鐵血戰士》裏見過,很多電影裏有他正在擺弄的這種武器,這就是用六根槍管轉動起來發射子彈的m134機槍,《黑客帝國》裏該機槍被裝在飛機艙門旁邊,極其恐怖的射速可以把沒有防護的人打成肉泥,即使穿着防彈背心在輕裝甲車裏也很危險。

徐懷慶檢查了機槍後確認沒有問題,又查看電源和供彈箱,麗薩看着恐怖的機槍,“他們又沒坐在防彈車裏,用這麼重的武器幹什麼,有m249就可以解決,帶着它多累呀,到底要對付幾個人呢?”

“目標有很多,爲了保險我們用穿甲彈。”徐懷慶繼續坐着周密的準備,在距離他帆船幾公里外的一處倉庫裏也有人忙碌着做準備,丁延正在組裝他最喜歡的mk46機槍,兩百發的彈鏈上全是曳光彈,他還給機槍的槍口上裝好了消音器,畢竟是偷偷的去殺自己人,幹嘛弄出那麼大的動靜呢。

穿着西裝帶着太陽鏡的中年男人從防彈奔馳轎車上下來,“你準備的怎麼樣子了,這次他們可是要帶所有的嫌疑犯去提取指紋的dna樣本,如果真的成功了,這些就不是被關進監獄幾年的問題,可能是一輩子住監獄裏或者被執行死刑,他們所做的事情警察一直沒法查出來,因爲警察無法鎖定目標,這次如果憲兵辦成了,很多案子他們都能破獲,本地的所有幫會和社團都會完蛋,包括我們。”

“老闆,我們只是走私了點高檔跑車和汽車零件,有這麼嚴重麼,走私這點東西不會被判死刑,最多就是十幾年而已,幹嘛要幹掉那麼多人?”丁延繼續不緊不慢的檢查自己的武器,中年男人摘下墨鏡點上一支雪茄,“我們的車買給了些不可靠的人,他們用我們的車撞死對頭,販運毒品,甚至綁架殺人的時候都開着我們的車,還有他們撞死不少不肯跟他們合作的警察,他們被抓我自然被牽連,我不想白乾一輩子,一旦我被憲兵抓了,一輩子賺來的錢頃刻之間就沒了。”

“找個洗錢專業點的人把錢變乾淨不就沒事了麼?”丁延放下槍坐在子彈箱子上,他掏出手槍檢查了一遍,心裏有了底就不再擺弄武器,抽着雪茄煙的中年人說:“在外人看來我也是黑社會,其實我比他們乾淨,我不放高利貸不欺負普通人,我也很少賄賂警察,我跟他們是有區別的,你跟我了兩年多,你看我手下有人會動刀動槍的麼,我是靠這個賺錢。”他指了一下自己的頭,意思是他是靠智力犯罪而不是暴力。

“如果幹掉他們那你就不乾淨了,那些餘孽還是會來尋找你報復的。”丁延看着自己的老闆手裏的雪茄,雪茄冒着淡淡的煙,中年男人說:“憲兵抓的都是打手,都是沒腦子的傢伙,他們死了這個城市就更安全,省的他們總是向我收保護費,我還有幾家店鋪的,另外我不想我兒子被人綁架,也不想有太多流氓騷擾我女兒,那些打手都是臭無賴,你殺掉他們的時候不用內疚,另外我做走私生意所有人都知道,我手下是沒有會打打殺殺的人的,我一向不用暴力,就用一次而已,一是自保二是爲本地做點貢獻。”

“那你爲什麼不去當俠客,早點動手把他們都收拾了。”

“在這座城市裏最容不下的就是正義,沒人能改變這個局面,只是憲兵乾的很漂亮,我很欣賞他們,如果是他們查我走私,我把該交的稅款補上不就沒事了,我還是能回到正道上來,不用花錢給那些混蛋,你快去快回,不要暴露你自己,完事後不用走還回我家當保鏢,你要跑了警察反倒懷疑你。”中年人回到車上,自己開車離開倉庫。

丁延拿出幾粒薄荷糖放在嘴裏,稍微有點清涼的感覺後他把機槍裝進包裏,然後提着包開車離開倉庫。市中心上空飛行的無人駕駛遙控飛艇上式汽車專賣店的廣告,不過丁延早在上邊安裝了攝像機和數據傳輸設備,他打開掌上電腦就可以利用飛艇偵察他想知道的地區,距離飛艇幾公里外的憲兵軍營已經打開大門,幾輛運送嫌疑犯的公交車從裏邊開了出來,那些被憲兵抓住的地痞流氓打手殺手全在車上,正式自己出手的好時候,他把幾個m72火箭筒也塞進大提包裏,開着一輛改裝過的轎車直奔市中心。

州司法部距離憲兵軍營有很遠的一段路,丁延提前開着改裝車來到憲兵車隊的必經之路上,他看見客車上的駕駛員似乎是憲兵,就感覺有些不好辦,萬一打死個軍人那不有麻煩了麼,憲兵會追查自己,爲了減少這個麻煩必須給他們製造點麻煩,讓憲兵離開徵用來的公交車。

丁延坐在自己的車裏,端着mk46機槍,他瞄準行進中的一臺公交車開火,公交車的輪胎馬上癟了下來,車也沒法正常前進,緊張的憲兵立即剎車,隨後拿着m-16步槍走下客車,看看輪胎然後跑到馬路邊偵察子彈是從那飛來的,好幾個開車的憲兵都離開車,端着槍在路邊警戒,看他們的動作還是很專業的,他自言自語道,“這下你們安全了,一會立即臥倒就可以。”他提着裝了火箭筒的包下了車。

路邊的花園沒什麼人,上班時間沒人在這裏閒逛,丁延拿出火箭筒打開保險,直接瞄準坐滿罪犯的公交車開火,m72火箭筒發射出火箭彈後被他丟棄在一邊,一次性火箭筒打完了就可以扔掉,空的發射筒也沒什麼用處,他很冷靜的繼續拿起第二個火箭筒發射,此時憲兵都被巨大的爆炸驚呆了,他們第一次見有人用火箭筒攻擊車輛,接連好幾發火箭彈打過來,裝滿罪犯的公交車被炸成火球,車內的汽油在爆炸後劇烈的燃燒起來,不少全身是火的罪犯帶着手銬腳鐐嚎叫着從燃燒的車裏下來,丁延也驚訝這些人的生存能力,居然火箭彈一次炸不死他們,火也沒馬上燒死他們。

在車隊出發前餘飛就告訴開車的憲兵,一旦有危險就立即下車,他可沒多餘的防彈背心用來加固公交車駕駛座的防護能力,他已經授權徐懷慶擊斃這些可能控告他的嫌疑犯,不過沒想到火箭彈這麼輕鬆的就連人帶車一起炸燬,他還以爲是徐懷慶和他的助手乾的,看見爆炸場面坐在防彈車裏的餘飛沒有很驚訝,他只是看着文雍,文雍拿對講機喊:“不要開火,確認火箭射擊的位置。”

“這下沒人知道我們把他們餓個半死讓他們招供。”文雍放下對講機小聲的嘀咕着,餘飛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用對講機命令,“已經下車的士兵包圍發射火箭彈的地點,其他人呆在車裏原地待命,不要亂動,可能還有人想對付我們。”

剛到達一座爛尾樓頂層的徐懷慶驚訝的看着爆炸場面。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這***是誰呀,搶在我前邊下手,我提着這麼大個包裝着八百發子彈容易麼,還跑樓梯爬這麼高的樓,看來我們白來了。E3無彈窗”徐懷慶把扔在地上包拿起來就準備走,街道上燃燒着的公交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沒人關注樓頂上還有人。麗薩轉身就往樓梯口走,“管他是誰幹的,反正他會給我們錢的,他的目的達到了。”

雅雲報到後留在兵營,她不知道外邊發生的事情,只是收拾房間的時間她把電視打開轉到音樂頻道聽歌,她邊整理東西邊看電視,看到街頭憲兵車隊被襲擊,她迅速換上作戰服跑到院子裏,屬於憲兵的車輛全部停在這裏,他們用的是租借來的車輛,雅雲拉開陸虎軍用越野車的門,車上還插着鑰匙,她開着車就直接奔犯罪現場去。

出事的街道上已經被憲兵和警察封鎖,一臺被憲兵徵用的武裝押運車橫在路上,警車也在路邊閃爍着警燈,消防車用水槍已經噴滅了公交車的火焰,憲兵這纔看清楚現場的情況,車上的人大部分都已經死亡,直接被炸死的也不多,多數人看上去是中毒死亡,公交車的燃料箱已經燒乾了,一氧化碳氣體讓車內的罪犯窒息死亡,着火的時候他們帶着手銬腳鐐根本無法逃跑。

“怎麼會這樣?”雅雲驚訝的看着爆炸現場。

“一點也不奇怪,自從我們嚴格打擊各類犯罪的那一天起就想到是這樣,這次他們用火箭筒乾的乾脆利索,線索就全斷掉了。”文雍看着車內的屍體發着感嘆,雅雲是在首都地區長大的,那裏的犯罪率很低人口也少,很難見到今天這樣的場面,她在軍校裏學的是保養各種陸軍武器,她的專業是初級的,保養排裏和連裏的武器她很專業,對付各類犯罪她並不擅長,“匪徒也太猖狂了吧?”她也只能發出句這麼簡單的感慨。

“讓殯儀館過來收拾屍體,我們準備撤離,每天還有很多事要做,沒時間跟他們耗着,文雍你帶各班繼續在市區街頭執勤,注意檢查所有的車輛,我不想繼續在夜總會裏搜查出任何毒品,告訴大家全天執勤,不願意吃罐頭的我請客,他們餓了想吃什麼都可以,不用拿票據報銷,我請客了。”

“是。”文雍在陌生的女兵雅雲面前不願意說太多的話,憲兵排立即上車離開案發現場,只有餘飛自己在這裏看着屍體,他也以爲是徐懷慶乾的,作爲一個專業的僱傭兵使用一次性火箭筒是最基本的技能,他先以用槍打破輪胎迫使車隊停下,然後挨個轟炸停在路上的車輛,做的十分乾淨希望警察不會注意到他,以後要他辦的事情還很多。

現場只留下兩個憲兵,雅雲還沒時間跟這個排長交流一下,她只知道父親把自己交給他管理,看上去他年紀不大憑什麼把自己交給他管理呢,他也不是正派軍校畢業的,只有大專學歷的軍官註定只能在不重要的部隊裏當小軍官,不會成爲國防軍的核心力量。她迅速的思考過找了個平常的話題開始交流,“你把房間騰出來給我住你住哪裏呢?按照規定軍官住的是軍官宿舍,不能跟指揮軍士住一樣的宿舍。”

“軍官可以自己買房子租房子住,士官也一樣,如果你不喜歡軍營可以搬出去自己住,不過那樣你要起很早上班,我自己會地方,我來這裏也有些日子,也認識一些朋友,找個舒服的地方住應該不成問題。”餘飛感覺呆着沒事,就跟這個總統的千金閒聊。

“是不是你有女朋友了?”雅雲好奇問。

餘飛本來想回答,還沒想明白說什麼,按他跟雯倩的關係應該她算自己的女朋友,不過自己心裏還沒有準備,事情忽然發展到這一步他也感覺意外,自己還沒想過要找不過已經被別人纏住了,就在他猶豫的不知道說有還是沒有的時候一輛警車響着警笛就飛馳而來,急剎車停在路上,車裏的女警察戴着太陽鏡,她探出頭來問:“怎麼回事,昨天剛出事今天又有麻煩,你沒受傷吧?”

雯倩坐在警車裏問,餘飛很尷尬的看着雅雲,然後回答雯倩,“我沒事,我在裝甲車裏,他們要用火箭炸裝甲車那我肯定麻煩了,不過跟昨天一樣他們只對付自己的同夥,你今天還上早班?”

“我下午四點就下班了,用不用去接你?”雯倩沒關掉警察的引擎,她還在執勤一會才能下班,不過她也注意餘飛這裏多了個憲兵的士官,看軍銜是個下士,應該是軍隊中槍炮軍士,負責教士兵使用保養武器的,級別低於指揮軍士,似乎是個剛畢業的年輕女孩,軍隊裏女人越來越多了。餘飛看着警車說:“今天我全天執勤,他們越鬧騰的厲害我們就應該越勤奮的抓捕嫌疑犯,總不能幾百萬人口的城市跟戰場一樣,有興趣你可以看看我們去。”

“這位是誰呀?”雯倩忍不住好奇就問。

“新來的軍械士官,下班後我再給你介紹,先忙工作吧。”餘飛說完雯倩滿意的點點頭,開着警車繼續出去巡邏,此時大街上還是有不少圍觀的人,治安巡邏警察依舊讓行人與被燒燬的公交車保持一點距離,殯儀館的大型冷藏車過來以後開始搬運屍體,在本地工作的殯儀館工作人員習慣了看各種各樣死去的屍體,邪惡的城市每天有人死,槍傷刀傷鈍器擊打傷什麼樣的都有,死人面目全非的也有,血肉模糊的也有,可帶着手銬被燒死的他們第一次見,他們也明白是誰殺掉這些人,他們一點也不驚訝不奇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