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正在爭執當中突然又有一隻狸貓侍衛突然飛起來向胖男人的身上撞過來。

“哎喲!”胖男人叫了一聲。

“反了你這隻下賤狸貓了,居然敢撞老子!”胖男人一巴掌拍在撞他的狸貓侍衛臉上。

“饒命啊大帥,小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撞上您了!”那隻狸貓侍衛連忙磕頭道。

“胡說八道,我看你就是預謀好的,去死吧!”胖男人臉上的橫肉都一動一動的。

然後這個部隊整個都大亂一團。

“哎喲,你竟敢動手!”一隻狸貓侍衛瞪着面前一隻滿臉無辜的狸貓侍衛說道。

“不是我乾的,我根本動都沒動,我……”另一隻狸貓侍衛正想解釋什麼就突然也吃了一拳。

“好啊你,我都說不說我乾的了,竟敢打我,老子打死你!”狸貓兇狠地說道。

“早看你不順眼了,來打啊,老子還怕你不成!”另一隻狸貓侍衛放狠話說道。

於是有了大白在裏面的從中作梗,很快這個部隊像菜市場一樣的熱鬧。

“主人,你交代的事情我都辦好了。”大白說道。

“很好。”王宇點點頭。

王宇將大白又收入了體內世界,用分身對着大白說道:“大白,你要好好修煉一番,這本《窮奇之王功法》你收好。”

“是,主人。”大白很慎重地將功法接了過來,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嚴肅認真。

“吱呀~”一聲兩個丫鬟身後跟出來一個白白淨淨的少年,但是從那一對狐狸耳朵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就是剛剛那個小狐妖。

“嗯,很好,你們都退下吧。”王宇揮手道。

“是。”兩個丫鬟退了下去。

“怎麼了,還害羞呢?”王宇難得軟下語氣蹲下來與小狐妖平視着說道。

“沒,沒有。”小狐妖咬脣道。

因爲剛剛洗了澡,小臉蛋都是紅通通的,要不是有一對耳朵和尾巴王宇以爲他是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姑娘呢。

“你叫什麼名字?”王宇問道。

小狐妖垂下眼簾攥着手心說道:“我……我叫小花。”

“很好,今天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找掌櫃的再訂一間客房。”王宇說道。

“不……不要!”小狐妖一下子用自己瘦的擱人的胳膊拉住王宇的衣角。

“怎麼了?”王宇微微皺眉道。

小狐妖放下來手,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害怕一個人睡,以前都是孃親抱着我睡的……”

這小狐妖一提自己的孃親淚又差點涌了出來。

“別別別,你可千萬別哭,一間房就一間房。”王宇最見不得女人和小孩子哭了。

“好。”小狐妖破涕而笑。

王宇實則心累的一匹,他真的是太難了,平白無故同情心氾濫撿了個兒子,他可不喜歡這種沒胸沒屁股的男孩子啊,還要陪這個小屁孩睡一夜,簡直就是要他老命。

雖然王宇是極其不願意,但是還是跟這瘦的擱人的小狐妖講究了一晚上。

至於這孩子他要爲他孃親報仇什麼的,王宇壓根不想管的那種,他真的是一點也不想管。

但是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屁孩居然會趁自己不注意偷跑出去,雖然王宇懶得管,況且這小屁孩是死是活跟自己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但是還是忍不住要去尋找一下,畢竟是自己救下來的生命,既然幫了就一幫到底。

打定主意之後王宇便開始尋找小花的身影,要是狗子在他找人就不用這麼難了,狗子的鼻子可是一聞一個準的那種。

這時候巫啓在王宇的體內世界開口說話了。

巫啓說道:“主人,我可以找到小花。”

“嗯?你可以?”王宇顯然感覺比較迷惑性。

“是的,主人,我可以跟蹤靈魂氣息,精準鎖定。”巫啓回答道。

“那好,你來幫忙找找。”王宇將巫啓從體內世界放了出來。

巫啓閉上眼睛釋放靈力鎖定氣息,大約過來一刻鐘的時間。

“主人,在東南角的方向。”巫啓說道。

“好,你帶路。”王宇說道。

“是,主人。”巫啓回答道。

臭屁熊孩子,回頭一定要打他一頓,淨是找事!

王宇跟着巫啓到達了東南角方向相當荒涼的地方,方圓幾裏只有這一個由木頭打造的圍牆和大門的建築物孤零零地立在這裏。 “巫啓,確定人在裏面還活着是吧?”王宇問道。

“氣息微弱,如果再晚一點可能就會死了。”巫啓面無表情地回答道。

“我先進去,你負責營救小花。”王宇說道。

“是。”巫啓說罷便消失了蹤影。

王宇纔不會莽衝進去,莽衝進去的都是憨批,當時那個穿着白金蟒袍的胖男人修爲爲八階妖將,在沒有搞清楚敵人是塊什麼料的時候,王宇是不會跟他們正面起衝突的。

蹲在建築物外圍觀察情況的王宇忽然看到不遠處來了一個馬車,馬車十分高檔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有錢的妖獸那種。

“王大人,前面就到戒備所了。” 異界之血脈沸騰 一個瘦的快成杆的狐狸趴在車窗邊說道。

“嗯。”裏面傳來一陣渾厚的聲音。

車簾微微吹起,王宇看到一個十分肥胖的手上面戴滿了各種戒指,這時王宇心中打定了一個主意,心神一動便到了那個高等馬車裏面。

“啊……”看到突然出現的一隻猴子,馬車裏面的胖老爺想叫一聲,但是被王宇堵住了嘴巴。

“噓。”王宇將食指放在嘴巴說道。

然後另一隻手從胯下抽出了花魂劍擱在了這位胖老爺已經胖的沒脖子的脖子上面。

“王大人,您怎麼了,小的剛剛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響?”外面的狐狸問道。

“沒……沒事。”胖老爺臉上冷汗直冒。

“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我看看能不能夠抵押你的一條命。”王宇說道。

“是……是。”胖老爺哪裏敢怠慢非常利索地將自己的手上戴的,耳朵上的還有那些首飾都交了出來。

王宇有些不大滿意地搖了搖頭說道:“不夠。”

胖老爺又在王宇的看護下面將自己座下面一個寶盒打開,裏面是一隻非常高檔的儲存戒指,王宇看到之後也是眼前一亮。

他沒有想到這裏還有可以儲存活物的戒指,居然在這裏碰到了。

“咳咳,很好。”王宇說道。

看着面前被扒的只剩一條內褲的胖老爺,王宇真是感慨萬千,果然是越有錢的人越惜命。

“那……是不是……”胖老爺嘗試着交流道。

“嗯,表現不錯,沒你的事情了。”王宇說罷一巴掌劈在胖老爺的後腦勺上面。

然後將這胖老爺收入到剛剛那個高檔儲存戒指空間裏面,然後用白皮玉面面具一變模樣,再穿上剛剛這位胖老爺的衣服,完美複製了一遍這位胖老爺。

“王大人,我們已經進入戒備所了。”馬車外面的狐狸恭敬地說道。

“嗯,我知道了。”王宇撥拉着自己手上金光閃閃的戒指。

變成胖子才能感覺到胖子的痛苦,這簡直都胖成一個球了,連脖子都給胖沒了,這一身彪子肉還真不是白養的。

“王大人,該下馬車了。”狐狸說道。

“好。”王宇費了好大勁才挪動開這肥豬一樣的身體。

戒備所裏,地下牢獄。

“還真是一個不自量力的小子,居然還有膽子跑回來,揚言什麼報仇,報仇,你倒是報啊!”白金蟒袍的胖男人用鞭子不斷抽打綁在十字架上面的少年。

十字架上面的少年傷痕累累,已經奄奄一息。

“報!王大人已經來了。”一個狸貓侍衛跑過來報道。

“知道了,哼,這次就先放過你小子。”胖男人惡狠狠地說道。

突然白金蟒袍的胖男人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看地下的通道,空無一人。

“黑帥,怎麼了嗎?”一旁一個狸貓侍衛問道。

“沒什麼。”胖男人說道。

錯覺吧,怎麼感覺剛剛有個人影經過的感覺,胖男人搖搖頭將這個疑問忽略了過去。

“您好,王大人,歡迎來到我們戒備所裏面,我是這裏的總管事,您可以叫我瀟灑哥。”一個精瘦幹練的中年男人說道。

“嗯。”王宇淡淡嗯了一聲。

但是心中早已經是驚濤駭浪,他沒有感覺錯吧,面前這個叫瀟灑哥的中年男人居然是妖皇級別的。

“哈哈哈哈,歡迎王大人大駕光臨寒舍,有失遠迎啊!”身穿白金蟒袍的胖男人也走了過來。

“嗯。”王宇還是鼻子輕哼一聲。

“來來來,王大人,請坐。”胖男人連忙拉過來一個上好的座椅。

王宇屁股剛挨着座椅,“咔嚓”一聲,這由上好紅木打造而成的座椅就四分五裂了。

“……”王宇。

“……”其他人。

胖男人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然後又連忙堆起了笑容,對王宇說道:“那啥,王大人請稍等,我馬上去安排人再去搬過來一個座椅。”

“哼,不必了。”王宇一甩手,臉上橫肉一晃一晃的。

“是。”胖男人也不敢說什麼話了。

“哈哈哈,王大人不要生氣,今天我們可是爲王大人準備的極品,保證包您滿意。”中年男人說道。

“什麼東西?”王宇眼球一轉,將自己暴發戶的氣質拿捏的死死的。

“是這樣的大人,我們早就爲您準備好了,來人,把東西呈上來!”中年男子說道。

“遵命!”然後幾十個狸貓侍衛將一個巨大無比的籠子拖了過來。

爲了保持神祕感一般還用紅布遮着。

Leave a Comment